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167章 盘古生太极,一气化苏离

第167章 盘古生太极,一气化苏离(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更新最快!

苏离闻言,立刻面带笑容道:“我这贱奴自是一心侍奉炎姬,又岂敢有半分反叛之心呢?若是有,又岂会冒着天大的风险前来此地呢?我前来此地,真正的目的,也不过是为了来见炎姬你一面而已。”

苏离说着,又认真的看着冷云裳道:“炎姬,你现在这般,情况还好吗?”

冷云裳的双眼盯着苏离看了好一会儿,才渐渐的收敛了那一丝冰冷而炽烈的寒意:“真没有反叛之心?可是,我只要一想到冥想你传授的魂战之法,就会生出致命的危机感。苏叶神子,来,你给我好好解释一下这个问题吧。”

冷云裳说着,脖子以下的部分,自行的燃起一片紫红色的火焰。

很快,在火焰之中,她的身体就呈现了出来。

而原本冷云裳的那一颗人头,也忽然就像是蝉蜕一样脱离了出来,滚落在了地面上。

那一颗人头,还依然是一颗无比苍老的人头,和之前从本源镜中滚落出来的那一颗人头没有任何的区别。

或者有区别的是,人头的那如刀刻般皱纹遍布的脸上,有两道血泪的痕迹。

泪水是冷云裳流淌下的。

而之所以流淌下,大概是看出了苏离的真实身份,感应到了那一份生命之源因而感悟到了她自身最后的一缕意志。

只是,冷云裳终究还是死了无论其在云青萱记忆禁区里布置了多少后手,抑或者是那个本源体如今还活成了一个什么样子,但是冷云裳的‘离魂’,显然是被镇压在了本源镜中并随着本源镜的毁灭而走向了毁灭。

甚至,冷云裳很有可能已经被完全的炼制成了镜魂,和本源镜中的地书碎片融合在了一起。

本源镜被《皇极经世书》彻底的炼化摧毁了,冷云裳这才彻底的得以解脱。

此时,冷云裳的苍老的人头滚落了下来,再次的落在了苏离的脚边,那一双浑浊而蕴含着一缕缕淡淡希望之源的目光,似乎刚好看向了苏离。

苏离心念一动,当场套了一层玉清分身,然后眼神冰冷的扫了冷云裳的人头一眼,抬起脚轻轻的一扫,将她的人头扫到了一边。

他的动作随意而淡漠,浑不在意,仿佛将一个垃圾随意清扫一下一般。

炎姬淡淡的扫了冷云裳的人头一眼,眼中显出了明显的嫌弃、厌恶与鄙视之色。

随即,她才再次的看向了苏离,等待着苏离的答案。

苏离正色道:“那种魂战之法,其实不是源自于我,而是源自于我那个魂奴弟弟,他背后似乎有些来历。”

苏离的语气很是凝重。

炎姬闻言,若有所思的抬头,看向了苏离。

苏离也看向了炎姬然后,他这时候才发现,炎姬这个一身火焰长裙的女子身材非常的炸裂、非常的夸张。

这似乎是一个优化版本的烈樱,而其颜值,充满了异域的风情,却又带着一种源自于骨子里、血脉里的野性!

她一身小麦色的皮肤看起来无比的细腻和柔嫩,但却又蕴含着一股股惊人的灵性。

再加上她那近乎于暴露的、仅仅只是包裹主关键部位的火焰长裙……

一眼看去,苏离体内的鲜血都猛然燃烧了起来,一种源自于血脉深处的原始本能,几乎立刻就无法控制了。

但是此时,套了一层玉清分身的苏离仅仅只是愣了刹那,就恢复了冷静。

不过他却没有立刻表现出冷静的状态来,双眼之中依然如同燃烧着的火焰一般,死死的看着炎姬,像是完全的被奴役了一样,完全的失神了。

苏离很清楚,炎姬此时这么做,一定是试探。

试探什么,对于苏叶的试探!

也就是说,她和苏叶之间的关系或许不简单,但是或许也有很多的不同更有可能,炎姬已经知道他不是苏叶,只是控制了苏叶。

苏叶见到她会是什么表现,苏离不知道。

而且,苏离的过去的记忆里,也没有关于炎姬的详细信息,这些记忆,似乎被彻底的封禁了,而且还是封禁了十八层的封禁。

炎姬道:“你上次效忠我的时候,说了什么?”

苏叶道:“我根本就没有效忠你,你想问什么?”

炎姬忽然笑了,笑起来的她,就像是燃烧着的烈焰玫瑰。

“你这次来,想做什么?”

炎姬说着,又瞥了一眼那漆黑色的天机魂石,神色颇为平静。

显然,她对于苏叶的魂奴神子弟弟的魂战来历,一点儿都不感兴趣。

她不感兴趣,苏离想撸天机值都找不到方法,总不可能强行逼迫她听吧?

关键是,如果按照炎姬能和妖索、妖菱一战的能力来计算的话,他现在这个苏叶唯有开启《璇玑战魂》状态,才能和演技一战了。

“我原本是准备帮云青萱解除记忆禁区的封镇,却意外来到了通天塔中。”

苏离实话实说。

他已经确定,炎姬不是巧合的避开他的话语之中的陷阱,而是这人聪明得过分,根本就不中他的陷阱。

之前提及传递魂战场景,对方接都不接话,显然是不接受。

接着苏离提及魂奴弟弟的来历神秘,对方半点儿兴趣都没有。

这连着两手的手段,苏离都没用出去。

这么一对比,苏离发现,还是人族那些家伙头铁呆傻,说一个秘密立刻一个个八卦之心就来了,恨不得全部听到。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苏离自己也是颇为无言以对。

“嗯,意外挺好的。”

炎姬一句话就将苏离接下来准备的言语圈套击碎,并中断了接下来苏离的谈话的主动权。

“这次,是我的意思。你刚打入冷云裳的血河本源,看样子手段已经运用得比较纯熟了,也就是说,你对于《鲲鹏吞天术》的领悟,已经很不错了?达到了什么层次?”

炎姬的询问,又让苏离很是懵逼。

他甚至无法判断,炎姬这是使诈还是真的让苏叶修炼了那什么《鲲鹏吞天术》。

总之,这炎姬对付起来,实在是棘手之极。

更重要的是,如果炎姬说的话本身是假话,他要是信了,还会被反撸天机值。

眼下,天机值虽没有动静,但是苏离知道,再这样下去,暴露是迟早的且不说,还会步步陷入被动。

“我修炼的是《天机星河血煞炼魂术》,目前修炼得还算不错。刚才你不是吸纳了部分精气魂本源吗?是不是觉得非常的舒服?是不是意犹未尽,还想要?”

苏离当下扭转了心思,化被动为主动最坏的结果也就是暴露罢了,这种地方,谁怕谁啊!

“不错,不错,有趣,有趣之极。”

炎姬深深的看了苏离一眼,道:“这一块天机魂石,里面镇压的不是你的天人之魂,也不是你们人族的天人之魂,而是异族青丘狐族的一名皇族血脉玉狐血脉的圣女的天人之魂,你是不是想打开?”

苏离看向了那漆黑色的天机魂石,道:“不错,我确实想打开。”

炎姬道:“你若是打开了,而我告诉你的一切如实,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苏离道:“意味着,那道天人之魂脱困了,然后发现了这片天地的虚空节点,然后会入侵这片区域。”

炎姬道:“不,意味着我们这片星河的区域彻底的暴露了,到时候青丘狐族的攻击来临,我们这片星河的部分种族,就要被大屠杀了。”

苏离道:“与我何干?”

炎姬道:“我们这片星河种族,都并不弱小,不然,我也不会亲手将这玉狐族的圣女的天人之魂镇压。但是,这片星河里有一种种族,是真正的低贱血脉,是废弃的血脉的堆积地,是罪域之奴。

那里,就相当于是我们的垃圾场,垃圾场终究还是有些用的,可以盛装很多垃圾。

可一旦暴露了,这个垃圾场一定会被清理掉。”

苏离道:“若是出现动荡,最先受罪的,往往确实是最弱者。”

炎姬道:“弱是原罪。兴,弱者罪;亡,弱者罪。但,一片星河诸多种族,若是没有一个卑劣的罪域种族来逗乐子,大家也未免会变得很是无趣。”

苏离道:“烈樱、烈狂和烈樊都死了,死得很惨。”

炎姬道:“我发现了,被杀穿了。烈樱和烈狂是被妖索和妖菱杀的,但是烈樊,是被你炼死的,你已经开肆无忌惮的动用全部实力了吗?不怕魔变吗?难道,你真的愿意为了我而化身天机之魔?”

苏离道:“烈樊确实是被我杀穿的,烈樱是窥视我的封禁秘密被反噬死的,只有烈狂才是被妖索杀死的。

不过这些因果算在妖索妖菱他们身上也没毛病,若不是他们咄咄逼人,也不会出现这般一幕。”

苏离说着,无视了炎姬,看向了那一座通天祭坛。

祭坛的场景,和七龙祭坛真的极其的神似,如果不是这片天地的环境的辨识度更高,那种浩瀚如渊的天地法则气息时时刻刻萦绕,苏离都会怀疑,他这是进入到了七龙祭坛区域了。

炎姬眼神复杂的看了苏叶一眼,道:“苏叶,你真的变了,变得更疯狂了!不过,这样的你,我反而更喜欢了!来吧,我们再次合道一场,这次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厉害!”

苏离闻言,抬头看向了炎姬。

炎姬双眼之中火山闪烁,那是一种炽烈的、足以焚烧人的所有七情的火焰。

不过,苏离只是静静的看着这种手段的确厉害,但是和魅儿的魅惑手段比起来,差了许多。

至少,玉清分身的状态,是完全能抵御的。

所以,苏离对视着炎姬那一双火热的眸子,神色却异常的平静。

他默默的看向了那滚到了一边的冷云裳的人头,然后走了过去,将人头重新捡取了起来,并将上面沾染的灰尘擦掉。

随后,他看了看这样的一片天地,终究还是将这颗人头收到了乾坤戒指里。

原本,他是想放在记忆禁区之中,但是考虑到之前炎姬藏身于这人头之中已经蛰伏了一波,他便不想再引出记忆禁区的一些异常了。

之所以收了冷云裳这颗人头,主要是他不希望,人族的先祖在异族的战场死了,连个收尸的都没有。

之前那一脚,原本是想和炎姬虚与委蛇一场的。

但一阵交锋下来,苏离知道,他完败了。

他对炎姬一无所知,而炎姬对苏叶却知之甚深。

也就是说,这一局对峙从一开始,他就陷入了被动,哪怕是不在意被揭穿身份暂时的主动了,依然不够。

是以,苏离此时直接不再遮遮掩掩,改变了应对的方式。

收了冷云裳的人头之后,他才看向了炎姬,道:“我已经见识了你的厉害了,重新自我介绍一下,苏离,万物复苏的苏,悲欢离合的离。”

苏离眼神平静,双眸冷静而冷冽。

炎姬收敛了眼中的欲火,道:“不装了?进入这一刻的刹那,时间出现了断层,我就知道了你是苏离。

这一路上,我都在看着,透过本源镜看着。

但是我没有想到,你们人族,竟是出了这样一位天骄,就连苏叶,也被你逆魂了。

这已经不是天机逆魂术,而是天机逆命术了吧?

当真是了不起。”

苏离淡然道:“没你厉害,本源镜都碾碎了,你却反而还活着。”

炎姬道:“本源镜中,只是我的一缕本源分身罢了,而且有冷云裳顶在前面替死,她都没有彻底死绝,我又岂会有事?”

苏离道:“确实是天机逆命术,而眼下这一具躯体,确实也是苏叶的,不过你知道了又如何?这份信息,传递不出去了吧?”

炎姬道:“看样子,你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

苏离道:“弄死你,就什么都知道了。”

炎姬道:“哈,哈哈哈哈哈,当真是可笑之极,这句话,几万年前我就经常听到,可惜说这些话的修行者,却没有一个还活着,反而我炎姬,一直活得好好的。”

炎姬说着,又道:“说一句你不太爱听但却也是事实的话眼下除了你们冥山府,其余大府,已经跪得七七八八了。

可惜的是,他们以为跪了就可以有出路,就可以趁着混乱多争取一些自身发展的好处,却不知,他们跪和不跪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反倒是你们,负隅顽抗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更遑论,你一来我就判断了出来,如你这种蕴含特殊顶级血脉的完美三魂七魄修行者,是绝不可能诞生于罪域星的。

所以,你应该就一位异族,为了人族古老的传承而去的异族。”

苏离道:“我的确是异族,但是是归墟时代之前的洪荒时代的人族,那一个时代的人族,乃是万族之皇的皇族。而我苏离,乃是人皇的弟子。”

炎姬笑道:“你说得很好,却忘记了,罪域星的毁灭以及崛起的所谓文明,其实都掌握在我们诸天种族之手。

所以你说的那些骗骗你们星球的土著也就行了,想从我这里截取造化本源?

这种手段诸天万族用过几万年几十万年了,在我眼中,这样的手段,不啻于小儿科一般。

苏离看了炎姬一眼,笑道:“是吗?”

说着,苏离当场施展系统的天机玲珑手段,并开始修改。

苏离修炼的是诸葛浅韵在档案世界里被斩仙飞刀杀穿的那一幕,而那一幕,苏离将其修改成了在罪域星,炎姬被斩仙飞刀杀穿的场景,然后直接将这一道场景打入了炎姬的脑海之中。

这一次,修改的天机值翻倍,花了十万。

打入炎姬的感应之中,又花了十万。

这种损耗,让苏离意识到,罪域星的天道崩得有些厉害了。

所以,在那种崩溃的天道下修行出来的实力,恐怕也根本不是完整的所以,苏叶等人的实力……有很大的瑕疵。

恰恰就是因为天道不完整,所以天道下的那些功法就不完整,哪怕是他们自己觉得无比的完整,也仅仅是因为天道不完整这个最大的上限形成了限制。

如此一来,这些天道的不完整的方面被异族掌握之后,恐怕就会抓住这些瑕疵,一击就能杀穿。

想到这一点,苏离心中更加的悲哀这罪域星这整个星球的修行者,未来太黑暗了。

“我当初没有修行那个世界的功法,仅仅是害怕成为天道下的棋子,却不想误打误撞的选对了路。

若非如此,恐怕此时面对炎姬,她锁定我一个‘天道瑕疵’,当场就能将我杀穿。

所以,苏叶的千分之一的实力,是动用的完整部分的实力?其余的部分施展出来,就会暴露破绽?”

“所以苏叶的三大核心功法,全部都是自创,而且还是参悟异族的天赋神通来创造出来的功法?”

“看来,这就是真相了。”

“所以,我化身苏叶,因为我不存在于那片残缺的天道之下,所以我完整施展苏叶的功法却没有破绽,所以才可以和妖索妖离争斗一二?”

“所以,最开始我炼死了那烈樊等人之后,他们的脸色难看,是因为没有想到我的功法没有残缺,反而杀伤力惊人?”

苏离判断了出来之后,打开系统面板看了看。

系统面板分页上的信息冷清多了。

可怜一百多号分身,牺牲得剩下屈指可数的几个了。

好在很快就可以再次的施展这种手段进行分裂了。

唯独可惜的是太清分身暂时沉寂了,得等十天左右才能重新恢复正常衍化。

沉思之间,苏离看向了炎姬。

“消费了20万天机值,老子就不行撸不出你的本源!”

此时的炎姬听到苏离的反问,不由嗤笑道:“是!想从我们手中截取造化本源?人族的天骄一直都在努力,却从来都没有成功过!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炎姬无比自信的说着,却忽然之间,身心一凛,接种一种源自于气血之中的冥冥感应,让她忽然感应到了一幕血色火海之中的恐怖场景。

在那一片血色的火海之中,仿佛有一只血色的葫芦忽然长出了人头,生出了翅膀,像极了天羽族的本命神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我的1978小农庄 诸界之深渊恶魔 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建了一个超一线 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我的系统总想逼我表白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聊斋之问道长生 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