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163章 烈樱之死,狂刷天机

第163章 烈樱之死,狂刷天机(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更新最快!

苏离平静的看着,心情并没有太大的起伏。

此时,他的本体在他自己的记忆禁区里套了一层玉清分身,所以非常的冷静。

其实,烈狂和烈樊越是脸色难看,越是说明,先前将他们炼死,他们的损失越是巨大。

非但如此,那烈樱说出的话越是凶狠恶毒,手段越是激烈,也越是说明,先前将她打爆炼魂的过程,她越是痛苦,越是损失巨大!

若是当真没有什么损失的话,又岂会情绪这么激动,一个个像是死了亲爹般的脸色难看?

冷静下来之后,苏离对于烈樱所说的‘还有八层手段没用出来’,根本就不信。

别说八层,以她们的能力而言,一方面他们的骄傲不允许他们叠加八层杀机这么复杂,另外一方面,如果三四层杀机都应付不了区区罪域星的罪域之奴,这本身就是他们一种无能的表现!

正是如此,苏离对于先前分身们冥想《皇极经世书》的判断,反而更加的确信了。

这本就是他设置的一个苦肉计的局,踩进去他并不是很在意。

只不过哪怕是一个替身纸人被这么对待,苏离的心情也是很不爽的。

不过,此时苏离也知道,为什么苏叶等人中招了。

这是他有替身纸人的情况下才能以‘本体’去挡死,而若是苏叶等人,一旦杀穿了烈樱等人,然后一道了本源镜,恐怕当场就中招了。

这本源镜这种宝贝,苏离也是第一次见识,拿在手中也没有任何的危机感,但是一瞬间就定住了灵魂和肉身,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如果不是系统,这种战斗,几乎不存在什么悬念可言。

不过,这也只是苏叶等人。

见识到了苏叶的那些手段之后,苏离大概知道苏叶想要走一条什么样的路了。

只不过对于苏叶是不是跪了炎姬,苏离却是不知道的。

但是不要紧,很快,他应该就会面对炎姬了。

“混账东西!想不到你倒是隐藏得挺深的!可惜,哪怕是隐藏得再深,也于事无补!”

“不错,这次确实是我们大意了,才中了你的狠毒手段!可惜你这次虽是有备而来,去也只能含恨而终!”

烈狂和烈樊双眼阴厉的盯着替身纸人,说着一些给自身先前的死亡找回面子的话。

“呸一群废物,被炼死了伤了本源,留下了无法磨灭的道伤吧?看看你们的样子,在这里上蹿下跳的,像是跳梁小丑一般!

输就是输了,还找如此低级可笑的理由,可怜而又可笑的自尊心!

殊不知,越是如此,你们越是平庸无能!”

替身纸人的语气很冷冽、桀骜,对于即将面对的遭遇浑不在意。

烈狂和烈樊闻言,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轰”

顿时,烈樊当场提出了战斧,就要一斧头劈在替身纸人的脖子上。

只是,这时候,替身纸人却只是冷冷的回应了一句:“你敢动手的话,我会让炎姬后悔的!你们虽然剥离了两种能力,但是有一种能力,我是能对自己施展的那就是天机逆魂术!”

烈樊闻言,冷笑道:“那又如何?你用啊!怎么,还想以死相逼吗?!”

替身纸人打量着系统面板分页上的信息,道:“我的身份是一个巨大的秘密,你确定一定要曝光出来吗?我可以保证,你现在这一斧头砍下去,我一定会对自己施展《天机逆魂术》,到时候,我的一切心血,或者说是炎姬的一切心血,都将付之东流!”

烈樊闻言,显然是不信的。

他依然立刻要出手,可此时,烈樱却抬手打出一道烈阳之力,阻止了烈樊。

她走了过来,双眼死死的盯着替身纸人,道:“你想说什么?”

替身纸人道:“罪域星能诞生出如我这般完美的三魂七魄吗?”

烈樱闻言,脸色一沉,眼眸之中带着几分惊疑不定的神色:“你什么意思?”

替身纸人道:“什么意思,你既然不明白,就不需要明白了!但,我和你们是不同的,如果我一点儿好处都看不到,别指望我如何尽忠职守,明白了吗?”

烈樱闻言,双眼死死的盯着替身纸人。

而替身纸人此时也同样双眼死死的盯着烈樱。

“轰”

下一刻,烈樱双眼之中闪烁着无比幽冷的烈阳印记明明是非常炽烈的烈阳,明明无比的炽烈如火,却在此时变得无比的阴冷刺骨。

这是极阳生阴!

光是这种能力,烈阳一脉对于镇魂碑的掌控就有极大的优势,因为他们不需要填棺者,不需要镇魂者更不需要养魂地,直接依靠这种能力,就可以完整的激活镇魂碑!

这就是先天上的差距。

但是此时,烈樱却冷冷的凝视着替身纸人,眼中显化出这样的印记。

“放开灵魂防守!”

烈樱厉声道!

“你确定?!”

替身纸人同样冷笑!

烈樱道:“不错,我确定!我相信,炎姬大人必定不会责怪的!”

替身纸人也不含糊,当场放开了灵魂的防守,并打开了记忆禁区的封锁。

与此同时,替身纸人再次看到了系统面板分页上的信息那是苏离的本体和分身记录在上面的信息。

不仅仅是信息,也是一种命令!

所以,说到底,替身纸人此时代表的,就是苏离的本体意志。

而苏离此时这么做,是在做什么呢?

是在撸天机值!

是在‘以理服人’,以及准备动用天机玲珑。

动用当初对付魅儿那一套,在记忆禁区设下一局,牵扯到一份巨大的因果。

天机玲珑功能之中,蕴含着强大的修改功能,而修改之后,可以以天地为棋盘以众生为棋子衍化一场棋局,将人拉进去并生出冥冥之中的感应。

也可以不这样。

那么,苏离准备做的事情是什么呢?

就是将一些禁忌的画面修改出来,形成‘过去的记忆’场景,放置在记忆禁区里,让烈樱去触雷。

这般做法,和计划无关,仅仅是苏离心中不爽,要报仇而已他报仇,从来不需要十年,往往都是当场就报了!

至于这三个人,是死是活,抑或者这片小世界会不会弄得崩灭,苏离是一点儿都不担心的!

苏离没有动用核心的穿越方面的秘密,而是一些先前每一次造成灭世的画面场景信息,以及一个模糊的人影向他跪拜的场景。

这个模糊的人影,苏离从苏叶的记忆里提取出来了炎姬的部分身影记录,但是并没有详细的表现出来。

将这些修改好之后,形成了记忆深层的封锁记忆,然后让那烈樱去入侵。

至于入侵的手段,这些东西甚至不需要他去布置,因为烈樱让他主动的放开了防守啊!

所以,这种入侵其实是没有任何难度的。

即便如此,苏离依然像是苏叶那样,设置了十八层封镇虽然苏离也不知道这十八层封镇的意义是什么,但是他相信,其中也一定是有因果有意义的。

所以,苏离开始设置记忆禁区分层。

开始的时候,这种分层苏离并不明白,可渐渐地,苏离便意识到苏叶为什么实力仅仅次于‘混沌钟’了就因为这十八层封镇!

这十八层封镇苏离依然没有弄明白其代表的意义,但是十八层记忆禁区弄好之后,苏离发现,其形成了某种可怕的天机、因果方面的增幅!

这种情况下似乎也有某种弊端,就是实力很难以发挥出来,就像是背负了一座泰山前行一样,举步维艰。

可若是有一天,释放了这座泰山之后,那实力的发挥,就非常恐怖了!

如此判定来看苏叶的实力发挥,其实是有诸多限制的。

可奇妙的是复印了苏叶的他施展苏叶的实力的时候,却并没有限制?

“这或许是一个可以好好利用的方向!”

“这十八层封镇具体是什么情况,到时候再看看就知道了。”

苏离思索之间,很快就将十八层记忆禁区的陷阱设置完成。

这般弄好之后,一百多号分身全部都冥想《皇极经世书》仔细检测了好几次,确定没有什么异常漏洞之后,便彻底的安置好了。

如此,苏离也已经耗费了二十万天机值。

正常修改是五万一次,但是这次修改的东西有些多,而且画面太过于禁忌,以至于耗费了四倍的天机值其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在十八层记忆禁区里修改,损耗不是一般的大。

其实,他也仅仅只是将场景在外修改了一番并投递进去罢了,但是即便如此,依然多耗费了15万天机值。

如今,他的天机值只剩下可怜的273718点了。

但是,苏离却有极大的信心,要么这烈樱没事但是被撸一大笔的天机值。

要么,就是被禁忌反噬,然后身死道消。

到时候的话,那就是其背后的存在亲自出来面对当前的局势了。

无论哪一种,反正他自己只损失十万天机值而已!

此时,替身纸人当场冷冷的扫了烈樱一眼,脸上的桀骜、冷厉神色溢于言表,却也彻底的放开了灵魂的守护。

烈樱眼中的烈阳印记当场就印入了替身纸人的眼瞳之中。

这种情况,就像是天机魂毒一样,立刻遍及全身。

这时候,替身纸人除了系统面板上的信息之外,其余所有一切,已经变得身不由己,仿佛被控制了一般。

不过,替身纸人依然不急,不慌。

他彻底的放开记忆禁区之后,烈樱衍化的烈阳印记,化作一道虚拟的幽魂,遁入到了替身纸人的记忆禁区,然后不断的探索了下去。

第一层,没什么重要的记忆,就是和苏叶的部分记忆重合,很是正常。

第二层也差不多。

第三层……

一直到第十八层。

只是,每深入一层,烈樱的压力就会变大几分,同时,她的神色就会凝重很多。

哪怕什么信息都没有,十八层本身的这种分层,都让烈樱的呼吸都粗重了起来。

最终,进入十八层之后,烈樱看到了一幕幕极道毁灭的场景。

每一个场景都是记忆片段,都是毁灭的灾劫。

而在场景片段的最后,她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血色霓裳羽衣身影在朝着血水囚笼之中的王者跪拜。

那个模糊的血色虚影是谁,不言而喻。

因为,烈樱是见过炎姬的最真实的造化本源形态的。

而这种形态,就是那模糊的血色身影的形态。

所以,那一眼,烈樱就知道,那一定是炎姬,那也一定是苏叶!

苏叶,竟是烈阳一族的皇族血脉传承者?

是烈阳一族将来的王?!

看到这一幕,烈樱终于心生无尽的恐惧!

在那一刻,她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思索那么,苏叶进入罪域星,就是为了亲自去统帅、去征服,甚至去将那里发展成为全新的烈阳一族的分族?

抑或者是谋夺那边的特殊血脉、执掌那边的天机神殿的绝世天机,融合两大种族的特征,走出一条全新的征战之路?

烈樱忽然无比的后悔,后悔窥视到这样恐怖的信息。

但是十八层的记忆禁区啊!

那样一来,在此地窥视如此禁忌,造成的影响会多么的巨大。

这个世界,要完蛋了!

烈樱察觉到这一幕之后,无比的恐惧。

“轰隆隆”

那一刻,整个记忆禁区瞬间崩碎了,天地当场就彻底毁灭。

而烈樱,则毫不犹豫的自斩,刹那之间她退回了十七层。

呆愣之间,她立刻再次自斩,而此时,十七层记忆禁区也开始炸裂。

……

最终,自斩十八次之后,苏离最后的一层记忆禁区相安无事,所有的防守也重新的开启了。

烈樱,则在十八次自斩之后,本源枯竭。

回到通天塔前,她从一个妖娆的女子,成了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妪,眼神干枯而腐朽,整个人原本那一身如烈阳般狂暴的气血,也已经尽数的枯竭了。

此时此刻,她跪在了替身纸人的面前,浑身发抖,七窍淌出枯竭的黑血。

黑血中,甚至没有半点儿灵气。

而此时,系统面板上,苏离有些奇怪的看着其中的一幕。

【天机玲珑,将烈樱之离魂打入永恒迷失域,获取因果值1点,获取天机值300万。】

这般信息出现之后,苏离也是有些懵。

他看了看系统面板。

天机值:3373718。

因果值:2。

一时间,他有些迟疑。

而烈樱这般跪在地上之后,就这样当场的跪死了。

是的,死了。

跪成了一尊雕像,枯朽、斑驳。

烈樊和烈狂完全看呆了,似乎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情况。

两人看向镇魂碑上枷锁着的替身纸人,第一次觉得异常的恐怖与忌惮。

至于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但是之前的对话,他们听到了。

所以,此时他们小心翼翼的走向了烈樱的出乎,尝试着打出一缕烈阳本源之力,涌向了烈樱。

可就在这一缕本源的烈阳之力没入雕像上的时候,雕像忽然之间‘喀嚓’一声崩碎了,接着倒在地上,化作漫天破碎的粉尘。

这片粉尘,没入地面,就像是一层光洁的细沙一样,均匀而细密。

替身纸人冷冷的看着这一幕,神色无悲无喜。

反而是杀死,若有所思,当场又动用天机玲珑手段,尝试着将先前修改的画面打入烈狂和烈樊的脑海之中。

但是这一次,苏离发现,五万天机值无法消耗,手段也施展不出去。

反而是烈樊和烈狂身上忽然生出一缕缕淡淡的血光,两人立刻显出了毛骨悚然之色,十分精惊疑不定的看向了替身纸人。

“很好看的信息,你们两个要不要也看看?”

替身纸人说着,主动放开了灵魂防守。

“不用不用了!我不管你施展了什么手段,反正,我们完成自己的任务就行了!”

烈狂当场就从心了。

看什么看,没看到烈樱真正的殒落了吗?!

烈樊的心情,也同样是差不多的,此时非常的震撼也非常的难以形容。

要知道,烈樱可是在族中算是精英的存在了啊,竟是莫名其妙的就这么死透了,连一缕离魂都没有逃遁出来,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烈樊又看了看璇玑印中的烈樱的魂印痕迹彻底灭掉了!

魂灯都熄灭了,这说明,烈樱完了。

烈樊看了烈狂一眼,烈狂已经收敛了所有戾气,神色阴沉而又不安的盯着镇魂碑,脸色颇为阴晴不定。

烈樊沉声道:“走,按照计划执行,将他羁押到通天祭坛之地就行了,其余,一切自会有对应的变化,不需要我们太过于纠结。”

烈狂道:“好,也只能如此了,此次的事情,多半这苏叶所说的话是真,恐怕其……身份不简单,烈樱就是不信,所以触碰到了天大的秘密!”

烈樊道:“不错,要说,也只能怪这烈樱太过于桀骜,先前被炼死本源损伤巨大,咽不下这口气,去抽他脸,估计是身份极高,因此觉得尊严被践踏了,利用真相的大因果将烈樱灭掉了。!”

烈狂道:“不错,唯有真正的真相因果才可以,也就是说……”

烈樊沉默不语,却还是点了点头,没有多说话。

烈狂道:“那这般镇魂碑??”

烈樊道:“既然他真和炎姬大人有关系,那就按照衍纪大人所说的去办吧,剩下的事情我们就不要干涉太多了。我们的实力,还不如烈樱的一成战力呢!“

烈狂道;“我也正有此意。”

两人说话之间,抬手卷起镇魂碑,走入了通天塔之中。

这一次,苏离通过替身纸人的这一系列手段,隐约又明白到了一些信息恐怕,苏叶不全力出手,是害怕记忆禁区的十八层封镇崩塌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我的1978小农庄 诸界之深渊恶魔 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建了一个超一线 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我的系统总想逼我表白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聊斋之问道长生 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