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142章 禁区崩天道,星河破真虚

第142章 禁区崩天道,星河破真虚(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更新最快!

孤月残峰外,天机断崖旁。

已是黄昏日暮,红霞漫天高挂。

苏叶一行五人,面对如血残阳,皆没有说话。

苏叶的提议,诸葛嘉怡、诸葛嘉云、诸葛浅韵以及苏星河四人都听到了,但是没有一个人开口。

诸葛浅韵更是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回应,哪怕,此时的苏叶眼眸中,充满了深深的期待之色。

在诸葛浅韵看来,这种计划本身,并不是一件能随意允诺的事情。

更遑论,苏叶此人名气虽然很大,可是诸葛浅韵知道,他的实力是远远超过他的名气的。

而最可怕的是,他的心机又远远的超过了他的实力。

和这种人合作,诸葛浅韵知道,自己绝不能在头脑发热的时候做任何的决定。

不做未必会对,却一定不会错,可若是贸然去做了,极有可能就会万劫不复!

“好,那我便好好考虑一下,最迟,三五天之后给你答复。”

诸葛浅韵回应道。

苏叶微微皱眉,道:“此事,已经刻不容缓了!我们派下去的、蕴含本源的本体,已经无法感应到了。”

诸葛浅韵道:“无法感应到,但是莫要急,那风乾云在现实里死了,但是在记忆禁区里,不是还没死吗?这不就是变化?”

苏叶叹道:“这恐怕并不是变化,而是记忆禁区里的时空,已经发生了变化,那已经成为了我们的过去了所以,过去的风乾云本身就是没死的,所以他才可以活在里面。”

诸葛浅韵略微迟疑,道:“你们说,我们现在,其实已经到了未来?”

苏叶道:“不,我们现在就是在现在,而去了那记忆禁区的我们,相对于现在的我们,已经处于过去了……记忆禁区的世界,可能是复刻的某段过去的世界场景,以至于时间规则成了过去的。

我这么说,你能理解吗?”

诸葛浅韵道:“去了记忆禁区,可以看成那一段时间在现实里,其实已经凝滞了对吗?而实际上,现实我们现在一直在继续向前。但是记忆禁区里发生的一切,已经属于过去了。”

苏叶道:“不错,的确如此。”

诸葛嘉云愣了愣,莫名的低下头,眼中满是狐疑、疑惑的神色。

这两人说的每一句话的每一个字他都懂是什么意思,可结合起来,他咋就听懵了呢?

诸葛嘉怡沉思了片刻,看了诸葛嘉云一眼,诸葛嘉云有些错愕,随即逐渐恍然。

他明白了。

随即,他的脸上,也显出了无比骇然的神色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

记忆禁区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将所有人封锁进时间的法则里,进行灭杀吗?

诸葛嘉云不敢去想。

苏叶这时候才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天人之魂,一定是一个巨大的突破点,只要我们能突破天人之魂的核心区域,就一定可以看到核心的秘密,就一定可以真正的凝聚属于自己的、完美的天人之魂,就一定可以走出镇魂碑的封印,就一定可以杀穿镇魂墓!就一定能进入通天塔之中,走出那条不朽永生之路!”

诸葛浅韵沉吟半晌,声音凝重道:“一定要研究天人之魂吗?!”

苏叶道:“一定!”

诸葛浅韵道:“这天人之魂,其实不是被我镇压的,我无法解开,更无法将她释放到你的天人之魂的魂域里,让她去攻破天人之魂的领域秘密。”

苏叶道:“只有真正的天人之魂,才可以破解那天人之魂的禁忌区域。不然,我们付出一切就算抢夺到所有镇魂碑上的能力,汇聚一身,冲破了九十九层镇魂碑的封锁,又如何呢?

进入镇魂墓中会有结果吗?

更遑论是镇魂墓背后的通天塔?

我已经想明白了,没有完美的天人之魂,一切都是虚妄!任何的努力,都没有任何意义!

但是天人之魂,一定是有办法凝聚的!

其次,才是七魄。

七魄其实真不难,照着那苏离的七魄,让那诸葛青尘复刻一份,我们再好好研究一番就行了。

但天人之魂不同。

目前,冥山府一共就三道天人之魂,苏离的那一道,我倒是想动手,但是却显然很是无能为力。

魂战我们没有任何人挡得住他的特殊杀魂手段。

可除了魂战之外,再怎么出手,也仅仅只是能将他毁灭,而不是将他的天人之魂镇压。

这种情况,你们想必也是知道的。

那么,除了这苏离的一道天人之魂之外,就只剩下两道了。

两道,一道是我这份天人之魂,也是那苏离的,目前还没有攻破,也已经没什么希望攻破了。

另外一道,就是魅儿的。

魅儿的天人之魂是相当厉害的,我知道镇压非常难,但是此时确实是一个好的机会!”

苏叶再次声音凝重的劝道。

这次,他说话的时候,身上还逸散出一缕缕淡淡的道韵气息。

这般道韵气息,让诸葛嘉怡美眸不由自主的看向了他。

然后,诸葛嘉怡收回目光的刹那,眼中的疑惑神色一闪即逝,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苏叶被入侵了?”

“他是想救魅儿的天人之魂?”

“还是,仅仅是因为他经常穿行于那魂域的血海之中,磨砺出了类似于苏离的那种大道气息?所以很像是那苏离?”

“抑或者这两兄弟,其实就是一个人,只是故意敌对、相互算计造成的某种假象?就像是最开始的华凌殇和华凌濯一样,一个在明,一个在暗?”

“或者,像是诸葛浅韵和其妹妹诸葛浅蓝一样,以诸葛浅韵的绝世天骄,来隐藏一个毫无存在感的普通妹妹诸葛浅蓝。”

“但实际上,诸葛浅蓝才是镇压魅儿的那个人吧?”

诸葛嘉怡心中念头一动,却当场斩灭,并将这诸多念头化作一道道痕,烙印到了记忆禁区,形成了复杂的生命密码。

这些生命密码,哪怕是她自己,都需要繁复的手段去破解才可以看懂。

而这般信息,她也不会传给弟弟诸葛嘉云知道,因为他藏不住。

不过,当这般疑惑生出的时候,诸葛嘉怡心中的不安感加强了很多。

她总觉得,这是一场在生死边缘跳舞的凶险杀局,不能再轻易沾染了。

因此,此时她已经开始想退路了。

但这时候即便要退,也一定要损失惨重才退,不然表现得明显了,就无法退了。

诸葛嘉怡心中的念头闪过之后,就再次的变得恬静了起来,然后,她一如既往的如大家闺秀一般,娴雅而安静的聆听着苏叶的说法。

诸葛浅韵则已经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她其实很想作出决定,却还是忍住了,准备好好考虑一番。

好一会儿,苏叶依然没有等到诸葛浅韵的回答,不由轻叹了一声,道:“罢了,我也知道你们顾虑太多,倒是我急了。”

“主要,还是那种源自于冥冥之中的危机感应有些太强烈了。”

“此时,那便暂且放一放吧。”

苏叶见众人都沉默不语,而诸葛浅韵虽明显意动却又依然十分抗拒,便知道暂时没戏了。

他心中也不由感慨这些人,真的是老谋深算啊,这样都不入局!

“唉,看样子,想要将魅儿释放出来,真的很难啊。”

“不过,我也已经尽力了。”

这念头莫名闪过,以至于苏叶微微错愕了一下,然后像是没有感应到自己心中这份心思闪过一般。

诸葛浅韵道:“我一直不明白,地书碎片怎么忽然就从我手中消失了。”

苏叶道:“我也不明白,但是这种情况,确实应该像是被剥夺走了导致。”

诸葛浅韵道:“但是被剥夺走了,也不至于记忆丢失吧?这应该是地书碎片被摧毁了!”

苏叶道:“地书碎片,什么东西能将其摧毁?!”

苏星河沉吟道:“传说之中的天书,天书可以摧毁、甚至是吞噬地书!”

诸葛嘉怡闻言,忍不住有震惊,道:“天书又怎么可能出现在我们这种罪域之地?”

苏星河道:“苏离有句话说物极必反,大智若愚!意思是,越是低贱之地,有时候也越发是高贵之地!

这世间每一个引领时代的绝世道主,虽然我不愿意说什么难听的话,但事实便是他们的出身都非常的低贱!

我们这个世界,被称之为‘罪域之地’,我们所有人都是罪域之奴,都被镌刻下了‘永生为奴’的命运!

但我反而一直觉得,我们才是最为高贵的存在!

我们的血脉,我们的传承,才是最高贵的存在!

地书这种重要的东西都在我们的世界出现,那么出现天书岂不是很正常?

再者,那苏离小崽子既然可以冥想盘古大帝,那么他师尊是人皇岂不是很正常?

不然,像是我们这般存在去冥想盘古大帝,你去试试?

信不信当场反噬杀死你!”

苏星河的一句‘反噬杀死你’,说得苏叶心中猛的心神一凛,仿佛整个人被闪电般击中了一般。

“我被侵蚀了?!”

苏叶愣了愣,随即开始冥想,冥想那他和风乾云被斩仙飞刀葫芦秒杀并被吞噬的一幕。

他的神情肃然了几分。

他还想继续想下去,但下一刻,一种完全不同的念头覆盖了过来怎么可能,我苏叶乃是当前冥山府年轻一辈真正的天骄啊!和其余天骄都完全能撄锋的存在,岂会被侵蚀?

我这所有的想法、所有的执念、所有的手段明显都是我自己啊!

这刹那之间荒谬的想法刚诞生,就被苏叶当场抹掉了。

而此时,苏星河的声音继续响起:“所以,这种事情,我觉得,我们不能就这么淡化了!

那一定就是天书。

而如果是天书,那么天书又出自于谁人之手?

是云青萱、幽月、穆清雅?

是华紫嫣?

或者是还没有出手的穆清颜?

抑或者是诸葛启明这阴险的老狗?假死逃生出去了?

还是说,这次死活不进入这一局的苏荷和祁云梦这两个小辈?

抑或者,就是那苏离那魂奴小贱种?

或者干脆就是魅儿在布置终极杀局?”

苏星河说着,又认真的推衍了片刻。

只片刻,他便七窍炸开一片片的血痕。

但是他没有在意,而是坚持推衍完之后,才叹道:“此次,我确实是完全陷入被动,甚至像是自身的天枢秘法之天眼都被盖住了一样,完全无法窥视到一丝的真相。

这在以往是完全不可能的!

但是这一次,实在是太奇怪了,太奇怪了!

我们几十年几百年,甚至像是华紫嫣云青萱等人,两万年才走到这一步,忽然就全部崩了!

这不对啊!

我们虽然不是如何能运筹帷幄,但是大家相互之间也有些默契的吧?有多大能力拿多少宝贝!

镇魂碑这种至宝,我们要启动、激活等等,都要设局引导,然后最终各凭本事拿,也不会真的到生死仇杀的地步,毕竟这东西真拿到手,好处又有多少?

我们都是稳中求胜,甚至说句不好听的话,这碑最终谁能拿到大家其实也都差不多心中有数了。

无非就是蹭点儿好处罢了,然后适当配合一下,下一次获取另外一块对应的。

同时有合适的镇魂秘宝,大家交换一下而已。

可是现在成什么了?

都疯了似的往杀局里跳,一个一个的死,一个一个的被杀穿!

这绝对是有人在背后搞事了啊!”

“包括,就刚刚这会儿,风乾云就死了!”

“风乾云虽活在了记忆禁区,但是现实死了,那记忆禁区里的时间法则不对等,一旦同步,当场绝对是要炸穿的!”

“所以,再这么下去,我估计我们全部要死,一个都逃不掉!”

“这一点如果还不能意识到,那么你们就真的是被蒙蔽天机了!”

“能蒙蔽你们天机的,又到底是什么?毫无疑问天书!”

苏星河再次开口,而且每一次说话,他都会咳一口血!

他的情况,随着他的说话,而逐渐变得严重。

这当真是以死血谏了!

这话说得掷地有声,甚至能引动天地间的道则气息变化和震荡。

天边,残阳如血,时间仿佛流逝得很缓慢。

苏星河的话,也无比的振聋发聩,让现场四人,都立刻神情凝重了起来。

苏叶深吸一口气,道:“我隐约之间,也往往能察觉到一丝不对,但是问题其实不大。

我的意思是,看看记忆禁区最终谁获得最大的好处,不就一目了然了吗?

到时候,谁有天书,其实是可以看出部分端倪来的啊。”

诸葛浅韵道:“不错,我的昆虚镜,还是可以看到那发生的一幕的。”

诸葛嘉怡又莫名看了苏叶一眼,美眸之中带着几分思索之色。

诸葛嘉云碰了一下诸葛嘉怡的手腕,挤眉弄眼的以眼神示意道:“姐姐,喜欢他快去追求嘛,他若是当我姐夫,嘿嘿,那就没人和我抢浅韵仙子了。”

诸葛嘉怡闻言,俏脸上的肌肉都不由抽了抽,表情也颇为精彩。

这个弟弟……

诸葛嘉怡瞪了诸葛嘉云一眼:“别瞎说,姐姐在想问题。”

诸葛嘉云道:“我知道,是想怎么成为他的道侣的问题对吗?其实我也总在想,如何才能成为浅韵仙子的道侣的问题,这问题可太难了。”

诸葛嘉怡叹道:“她你不用想了,你过去就是个工具,而且还是没什么价值的工具。”

诸葛嘉云不以为意,道:“工具用顺手了,就舍不得扔了,自然就上位了。这点儿耐心都没有,还谈什么修行啊,咱们修行者缺那点儿耐心吗?而且现在的我确实是配不上人家,人家看不上不是很正常吗?

人家看不上,你有资格当个工具人还不乐意了?

像是我这种人,其实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诸葛嘉怡无奈以眼神回应道:“行,你就是太有自知之明了对了,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你要记着,我们的交流方式一定不要暴露明白了吗?不然,我们此次恐怕要被抽走殒魂之魂去祭炼魅儿的天人之魂了!”

诸葛嘉云闻言眼瞳一缩,立刻道:“我不明白,刚说了什么,我斩掉了,这种事情别告诉我!我守不住!姐姐,如果不行就退,你放心,我帮你替一替,没死的真有问题的话,好好对我那个分身吧。那个我已经斩断了联系了。”

诸葛嘉怡叹道:“会的,那个我也斩断了所有因果,只不过,她现在跟着诸葛染月混进来了,而诸葛染月恐怕和诸葛浅蓝有关,就怕逃不掉。

不过若能逃掉,放心,姐姐养你一辈子,让你一辈子花天酒地都没事儿。”

诸葛嘉云叹道:“现在真想当个凡人……”

诸葛嘉怡道:“能破掉镇魂墓,我们就有机会进入通天塔,那就有机会了。”

诸葛嘉云道:“姐姐,此次交流我会再斩三次记忆,然后,依靠对那诸葛浅韵的感情来填补残缺的记忆,你就别再点醒我了,不然我生命层次太低,怕是被人轻易堪破这一层防守。”

诸葛嘉怡道:“我知道,这种事情我经常在做,不然每隔一段时间,你就会忘乎所以,自鸣得意。不过你再持续这么自斩……这一辈子就起不来了。”

诸葛嘉云道:“没事,我能顶在姐姐前面当个先驱者,其实也不错。只要姐姐好,弟弟一辈子都无忧无虑的逍遥,岂不是更好。”

诸葛嘉怡道:“可惜,我们姐弟之情,终究还是无法撼动亲情碑。”

诸葛嘉云道:“我们已经尽力了就好,没什么遗憾的,只能说,风苍穹对风遥的父爱真的很伟大。这方面,公乘青蝶都输了。”

诸葛嘉怡道:“也对,不过无论如何,镇魂碑都是落在我们这群知根知底的人手中,而不是外府之人。”

诸葛嘉云道:“外府之人?这次没来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我的1978小农庄 诸界之深渊恶魔 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建了一个超一线 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我的系统总想逼我表白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聊斋之问道长生 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