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139章 地书破碎毁天道,血河杀机查因果

第139章 地书破碎毁天道,血河杀机查因果(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更新最快!

/

那一幕的场景,让现场跪在地上的五人,神色无比的凛然,眼中的惊恐之色,再也无法形容。

好一会儿之后,苏叶才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神色有些凛然的道:“反噬了!而且还是极其严重的反噬,直接连带造化本源,都被杀穿了!”

诸葛浅韵神色颇为阴晴不定,好一会儿之后,她看了一眼她的昆虚镜镜子里,云青萱的记忆禁区区域里的风乾云,反而还活得好好的,仿佛反而根本不受到什么样影响。

这时候,诸葛浅韵隐约之间,仿佛已经察觉到了什么重要的信息一般但,她却一时间无法想明白自己确定的那一道重要的信息,到底是什么。

她很少出现这种情况,可但凡出现,就一定代表着发生了什么和她有关、但却又让她无法确定的事情。

诸葛浅韵沉思之间,近乎于本能的想要掏出她的宝贝地书碎片,然后,就准备进行查看到底是什么因果。

可是,这以后她却忽然记起,好像很多年以前,她的地书碎片早就已经离奇的丢失了。

这般,以至于诸葛浅韵不由微微愣了刹那,伸手的手在空中微微僵直了片刻。

“地书碎片都丢失很多年了,我却一直总是以为这地书碎片没有丢失,因而总会产生一些错误的记忆。”

“总是莫名的、明明的记得这大宝贝还在身上,却每每在使用它的时候才记起来,它已经不在了。”

诸葛浅韵心中微微叹息,这才下意识的看了看苏叶,却见苏叶眉心破开了一个很恐怖的血洞,整个人还一抽一抽的,像是随时都要死去一样。

一看到这一幕,诸葛浅韵的脸色也有些挂不住了。

“苏叶你装的太假了,装真点吧!我们难道那么像是白痴吗?”

诸葛浅韵的语气之中,充满了深深的不满之意。

听到诸葛浅韵的话,诸葛嘉云这才骇然失色,然后他感应了一下自己差点儿连生命底蕴都被杀穿的糟糕伤势,心情之复杂已经无法形容。

按照诸葛浅韵的意思,苏叶这是没受伤?

所以,其余人受伤没受伤?

所以,合着最终那风乾云惨死得连本源都全部炸穿了,而他诸葛嘉云,好不容易累积起来的生命底蕴,这次也近乎于全部葬送,几年苦修都白废了?

而这些人,反而都没事的?

诸葛嘉云的一张俊逸的白脸上,脸色也是相当的难看。

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诸葛嘉怡,却见诸葛嘉怡脸色同样惨白,像是随时要死似的,一抽一抽的,那样子,就和苏叶的模样一般无二。

顿时,诸葛嘉云的心态彻底崩溃了,这一刻,他恨不得冲上去,将诸葛嘉怡这女人狠狠抽两个耳光你天赋共生的弟弟你也骗啊,你不当人啊,你是要学那云青萱干死她弟弟那样来干死我吗?

诸葛嘉云心情糟糕的时候,那苏叶却咳嗽了一声,抬手朝着眉心一抹,顿时就恢复了原状。

“浅韵你别误会,其实这事儿还真不是我的错毕竟,我都亲自参与去魂战了,我难道不是除了那风乾云欻拉第一个遭遇凶险的人?

我确实是没事,但是你知道,作为一位超烦的天机大师,对于冥冥中的生死危机,往往也有一丝特殊的感应的。

先前,那风乾云出手的时候,我忽然就察觉到了不对,当场非常果断的自斩掉了那我一道投影本源,然后将封印转移了出去。

接着风乾云的杀机就爆发了!

或者说,那并不是杀机,而是一种反噬那风乾云凝聚斩仙飞刀红葫芦,葫芦被他凝聚了出来,却当场遭到了反噬。

那红葫芦上的人头变成了巨兽的脑袋,张口一口就把风乾云和我那投影本源体给吃了。

连带着,我分裂出去的那本体都同时炸了。

我将那备份的本体,给转移到了分裂出去的那本体的记忆禁区里,结果这事情刚做完就炸了……

为了避免你们心里不平衡,我只来得及看了诸葛嘉怡一眼,就将她的伤势仿了一份,毕竟这种伤势具体是什么样的反噬伤势,还真不太好装。”

苏叶倒是无比坦然的讲述了一番事实。

这番话说出来,众人显然都是半信半疑的关键是,就算是真的,可谁他妈敢信啊!

信了说不定下一阶段遇到事儿就死翘翘了。

诸葛浅韵倒是信了九成,这一幕,其实和她的情况差不多有一件事她其实是没有说的,就是那先前所谓的‘反噬’,其实是假的。

因为在凶险爆发的刹那、她冥冥之中已经有所感应,所以在关键时刻以昆虚镜将此时的她和她暗藏在这具身体的记忆禁区里的真正本源体斩断了联系!

而那七窍淌血,其实是斩断和本源体的联系后造成的部分伤势。

也正是因为和本源体斩断了联系,她眼下这一尊本体,反而伤势不深。

她眼下这个本体,只是凝练了几千年的造化本源分身而已,也就是这个分身,就是那诸葛绮妍的主人。

所以说,她一直以来,都是将这个造化本源分身当成是本体,也一直是以这个身份在行动。

这样哪怕是关键时刻被人直接杀穿了,她可以在最凶险的那一刻斩断和本源体的联系,依然可以活下来,以免在某种恐怖的时刻被人一瞬间全部杀穿了。

这种情况,其实她也是不信的,毕竟作为真正的天骄,大家在这种层次,实力就算各自有所保留,但是具体多强也有所判断。

可就是因为这一些防范之心,却不想这一次竟是真的生效了。

只是千算万算,诸葛浅韵也没有想到,她这个本体只是记忆禁区炸了,受到了一定的反噬,但是记忆禁区里那个本源体,却因为存在于记忆禁区里,差点儿被那场毁灭的‘爆炸’给当场炸成虚无。

这一下,才是她神色十分惊疑不定的原因若非是早一步斩断了联系,这记忆禁区恐怕会被当场灭世!

诸葛浅韵心中惊疑不定的同时,也深深的意识到,这号称最安全的‘记忆禁区’,从现在开始也不安全了,也不能玩了!

又要开始想其余的安全的地方‘保本’了。

只要能保本,那么其余随意浪都不会输得太凄惨,而若是赢了,那就是血赚!

这种心态下,看到苏叶那低劣的、完全模仿诸葛嘉怡伤势的表现,诸葛浅韵的心态也是一下子就炸了。

这该死的玩意,简直不是人!

明明知道凶险万分,还特意要去试!

关键是,他没有损失,大家都有损失,他就是血赚!

更关键的是他这一手将那风乾云给灭掉了之后,她又少了一个很得心应手的好助力!

虽然说她平素对那风乾云没什么太好的脸色,但是也没有刻意的疏远,以至于很多时候,风乾云还是能给她一些不小的帮助的。

虽说特别重要的事情也无法完全信任的交给他,但是他确实也算是一个比较合格的工具人了啊!

这么好用的工具人,再往哪里找呢?

诸葛浅韵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苏星河,但是下一刻她立刻就放弃了。

一方面,苏星河背后的那个穆清雅,她还是不想招惹的。

另外一方面,则是苏星河是那苏离的父亲,眼下她两次被那苏离的战魂杀道一击就杀死了。

虽然她都有试探、以及没有真正拿出实力,以此来降低自己在众人心中的份量的意思,但真正打起来,诸葛浅韵也不认为她的结果会好多少。

诸葛浅韵沉吟之间,还是收敛了情绪,淡淡的看了苏叶一眼,道:“现在好了,你居心叵测,导致风乾云被一杆子杀成串了!

接下来,我们还如何和那大量夺取天机造化本源的公乘青蝶争斗?

她手中不仅有八荒塔,还有着九十二、九十四和九十五块镇魂碑!”

苏叶见众人目光阴晴不定的看着他,他淡然一笑,露出一脸和蔼而阳光的模样,朗声道:“不用担心,我们这里还有九荒塔不是吗?”

诸葛嘉怡闻言秀眉蹙起,有些忌惮的看向了苏叶。

苏星河本能的看了诸葛嘉云一眼,心中暗自为他祈祷小子,你被盯上了,估计要完了。

诸葛嘉云闻言,脸色立刻难看了起来,他忍住怒意,沉声道:“九荒塔并不完善你们难道不知道吗?而且,这一次就是因为你的那些建议,九荒塔中的九荒神凰能量本源,已经彻底耗尽了!

你现在提这个,是不是又想着让我去充当先驱者去送死啊?”

苏叶无奈的道:“诸葛嘉云,我苏叶乃是天机神子啊!是真正的神子般的人物,又岂会如此工于心计?我都说了那风乾云是意外,而且这种魂战,难道不是身在战场中最为凶险?

我都去了战场了,结果我进去战场的本源凝练的本体也死了啊!

而且我的本源凝练的一道更强的本体也连同其记忆禁区一起炸了啊!

你们连本体都没损失,我都损失了两道本体,你们现在真当我没损失啊?

合着你们当我这本源凝练出的本体是无穷无尽的呢?

若是如此,我就是有十个魂奴神子弟弟给我提供造化本源,也不够花啊!而且我还就一个,还不愿意给我提供造化本源呢!

我有抱怨吗?

你们的伤势是很惨重,但是能恢复啊,我损失两具本体了我说什么了吗?我向大家问责了吗?”

苏叶一脸激动、无奈的神色,就像是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关键是,众人一想,哎也对啊,他可是损失了两具造化本源凝练出的本体呢。

本体这种东西,就是一个真正的自我,这种损失,确实是损失惨重!

诸葛嘉云心中的愤懑也忽然消失了站在苏叶的角度来看,对方确实是没什么错的,就算真有那么一点儿小心思,却肯定也没有想过是这么严重的后果。

毕竟,他确实是以本体进了风乾云的魂战战场,而且还是第一个就被反噬杀死的!

而且,两具本体可真不是小损失!

至少,损失一具的话,诸葛嘉云自己就是无法接受的,相比较而言,自己被强力反噬牵连,损失大量的造化本源,但是这些都还不够凝聚一具本体呢!

这么一算,他亏了三倍的造化本源,而自己只亏了一倍的造化本源,自己确实也没啥好计较的。

如这种事情,也就是见到那苏叶装伤,诸葛嘉云才无比的生气,再加上风乾云被杀穿了,他才无比的惊怒。

如今仔细一想,好像也就风乾云倒霉,这样都被杀死了,这确实和苏叶没太大的关系。

毕竟,苏叶乃是超凡的天机大师,提前在死亡降临前感应到了危机自己逃离了出去。

而那风乾云就是个废物,死到临头了逃不掉,被直接反噬杀穿了,那能怪谁?

自己为了保他,连九荒塔中的九荒神凰本源之力都耗尽了!

想到九荒塔这至宝的本源损耗严重,诸葛嘉云肉痛的脸上的肌肉都抽搐了起来。

而诸葛嘉云的脸色的细微变化仅仅呈现了万分之一刹那,苏叶却心中安定了下来妥了,又一个。

苏叶想着,下意识的就想要调出自己的地书碎片,去看看自己谋夺的这些天骄的命格加持如何了。

可是他的手刚伸出一半,就僵在了虚空,然后脸色立刻变得格外凝重了起来。

下一刻,诸葛嘉云刚准备提及让众人一起损耗造化本源给九荒塔凝练九荒神凰的造化本源的时候,苏叶忽然站了出来,看了诸葛浅韵一眼,道:“诸葛浅韵,你随我来,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与你私下说说!”

诸葛浅韵微微蹙眉,道:“现在这种时刻,再大的事情,若是不开诚布公的话,岂不是更加的没有团结之心?

这样一来,接下来对付那公乘青蝶,只怕是我们也没机会了!

我觉得,你们所有人都依然小看了公乘青蝶。

而且,这一次华紫嫣也加入进来了,这是一名复苏的杀魂者,想想她曾经被逼到绝境之后忽然绽放出来的实力我不认为,我们之中有任何人能打得过她!”

苏叶道:“其实我无所谓的,但是我一旦开口说让你们大家都听一听,我怕到时候出事了,又像是风乾云这样,让我来背负责任!

这种事情,你们决定好了,我也就不插嘴了。

你们决定要不要听,你们的所有决定,我都认同。”

苏叶不以为意,反手就将决定交给了诸葛嘉云、诸葛嘉怡和苏星河。

苏星河道:“我没有意见,就看你们姐弟了。”

诸葛嘉云脸色有些复杂,他很清楚,这种关键的信息,要是不掌握,说不定后面一个不好就会中招。

可同样因为是无比关键的信息,一旦被牵扯到更复杂的真相里,就像是陷入泥潭的普通人,挣扎都挣扎不了。

诸葛嘉云不由看向了诸葛嘉怡。

诸葛嘉怡眼神清明,她直接点了点头,道:“既然是一个团体,就一起进退吧,现在没有了冥希坤和风乾云,我们这边只有五人了。那风乾云虽很奇怪的还活在记忆禁区里,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将是他的本源体都被杀穿了,这本体出来也是废物一个,不堪造就,最多就是个囚笼的命运了。”

诸葛嘉云道:“若是这样,他连囚笼都不配了!既然我姐姐嘉怡这么说,那我也没意见。”

诸葛浅韵道:“苏叶,说吧。”

苏叶沉吟半晌,才道:“我之前在判断自身的一系列很诡异的经历的时候,习惯做一件事将一些离奇、无法解释以及难以判断的信息、记忆场景等等,都记录在《地书》碎片里。

地书碎片,是可以抵消诸多天道因果和劫难侵蚀的。

所以这些信息,一直都存在。

而且,我本人也养成了一种这样的习惯,身体形成了本能。

但是刚刚我在准备记录风乾云的死亡的一些不合理点的上才忽然发现,我的《地书》碎片没了。

然后我忽然记起,原来我在很多年前就意外的丢失了地书碎片。

但是我明明又记得我应该在之前还拥有《地书》碎片的。

所以我在想到这一点之后,自己的记忆又告诉我自己我记错了,我是以前丢失了地书碎片,然后最近却一直在回忆地书碎片里的信息,所以形成了误导。”

诸葛浅韵闻言,眼瞳微微一缩,道:“我也是如此。”

随即,她又无比肃然道:“但这就是事实,就是真相,难道不是吗?记错了就是记错了!”

苏叶道:“以我们这种存在,很多人都记错了吗?拥有地书碎片的那些人,现在,全部联系一下,就知道了。”

诸葛浅韵道:“全部联系没用,如今可以联系一下那公乘青蝶,看看她是否出现这种情况,就知道了。”

苏叶道:“那若是出现了,又如何?”

诸葛浅韵道:“若是出现了这般情况,那就是我们的地书碎片被夺走了,而且还有人篡改了我们的记忆。”

苏叶道:“能夺走地书碎片,还篡改我们的记忆,那我们还进这一局?有必要吗?我们就直接抹脖子自斩本源吧,还抢夺什么镇魂碑,还想着将来探什么镇魂墓!

更别提将来打开镇魂墓进入那不朽通天塔了!”

诸葛浅韵叹了一声,道:“我看看吧。”

苏叶道:“注意安全。”

诸葛浅韵道:“这不是你的目的吗?我一死,所有造化本源和天机命气,一定就全是你的了。”

苏叶道:“你这话说出来,我也无言以对,确实我的天人之魂就是这种天赋,但是你若说我希望你去死,那就太过了!”

诸葛浅韵叹道:“魅儿的天人之魂,能剥离出来吗?我觉得我快扛不住了。”

苏叶道:“天人之魂,永远都是我们无法了解的存在,其实我到现在都没有摸清我那魂奴弟弟的那道天人之魂到底是以什么为核心的,这其中的隐秘,实在是无法以三言两语来形容。

总之,就是很难,很难!”

诸葛浅韵拿出的昆虚镜定格了刹那,随即没有立刻看,而是询问道:“如何难?!”

苏叶叹了一声,道:“我衍化给你们看看吧,别说我又算计你们,随便凝练一道灵魂本源吧,万分之一就可以了,你们损失得起别侥幸,必死的!”

苏叶的话,让现场四人都不由一愣。

哪怕是苏星河,都不由脸色微变。

众人迟疑了起来。

苏叶道:“我以天人之魂立誓,此次乃真心实意,不是为了算计,也不是有什么叵测居心,就是真心让你们看看天人之魂的攻坚有多么艰难!”

他这话一出,众人立刻眉开眼笑。

诸葛浅韵美眸含笑:“早这么说,早就相信你了!”

苏叶无奈苦叹:“我是天机神子啊,我说一句话我都立下天人之魂誓言,我不要脸的啊?而且,若非这般关键时刻,我管你们信不信啊,爱信不信呗!”

苏叶的话,以及那无奈之意,让诸葛浅韵心里也是颇为认同的。

其实,对于大家这等层次的人而言,立誓本身就落了下乘,弄得好像自己求着别人信自己似的。

至少,这种事情放在诸葛浅韵自己身上,她是非常反感的。

所以,她说话做事,从来不立誓,甚至连话都很少说。

此次若非是被苏离打懵了,逼急了,她也不会如此积极参与。

因为目前而言,她确实没有办法应对那苏离的魂战那那里是魂战,那简直已经不是人了啊!

一点儿天道都讲不通,一点儿法则都不沾染,一点儿逻辑都没有,却偏偏出手就是秒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我的1978小农庄 诸界之深渊恶魔 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建了一个超一线 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我的系统总想逼我表白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聊斋之问道长生 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