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135章 真虚天禁见系统,记忆杀阵斩至尊

第135章 真虚天禁见系统,记忆杀阵斩至尊(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更新最快!

苏离先是一愣,随即以这个神秘女子的目光看向了那男子。

但就在那一刻,那男子眼中忽然凝聚出了两道血碑印记,印记逸散出很灼目的光彩,显得非常的凌厉直接。

苏离心神一凛,便觉得他的双眼被这一双蕴含着血碑印记的目光狠狠刺中了。

下一刻,一种无法言喻的心悸感油然而生那一刻,仿佛连灵魂,都在刹那之间被这血碑印记刺穿了一般,他的身体呆滞在了原地,连思维都停滞了。

然后,苏离眼前的视野忽然化作一片血光,同时他也听到了一种很奇怪的声音。

“噗”

这声音是脖子断裂的声音。

这声音也是用锋利的斧头砍头、砍中了颈骨而发出来的声音。

血光散开,整个世界仿佛忽然变成了一片黑暗。

下一刻,苏离的意识回归,回到了真虚天禁的状态。

然后,苏离本能的收回了真虚天禁功能,然后伸手摸了一下他的脖子杀雕分身的脖子。

他的手上,已经染满了那种夹杂着冰冷与炽烈的猩红鲜血。

脖子处,似乎有一道被砍过的印痕,痕迹不深,但是却已经在大量的流血。

苏离抬手汇聚一道玄气,朝着他的脖子之地抹了过去。

很快,脖子处的伤势被玄气笼罩,并开始恢复了起来。

这伤势,看起来仅仅只是普通的割伤,而且也非常容易恢复。

但,真的是这样吗?

十二分身根据这件事,也立刻的分析了起来,只是因为信息量实在是太稀少而无法有更进一步的结果。

但方向上,却有两个一个是和镇魂碑蕴含的终极秘密有关,也就是可能和虚空中的巨手、神秘巨兽等有很大的关联。

而另外一个方向,则是和烈日之中的砍头者、血色巨碑有一定的关系。

这种推衍的结果,信息量有些大。

但是不要紧,苏离并不在意,慢慢来,继续推衍就是了。

而且推衍也并不怎么损耗时间,特别是那种真虚天禁可能在过去的场景里呆了很久,但是回到真虚天禁的状态,实际上才呼吸之间而已。

这一点,也是穆清妃能和华紫嫣一边完成‘幽冥真虚’一边观看他和苏星河战斗的原因所在。

此时,这般情况,倒是给苏离省下了很多很多的天机值。

苏离思索片刻后,又看了看远处的虚空,虚空轻微的颤抖着却并没有当场飞出镇魂碑,所以那九十二块镇魂碑,还是没有能激活。

“这场景,有些意思通过镇魂碑,进入镇魂碑中,然后穿过镇魂墓?”

“之前我杀死清霜的时候,清霜说了一句‘少爷,造化尽头镇魂墓,镇魂墓中万魂悲(碑),!少爷,快些放弃,放弃,放弃,快些去寻死吧……’”

“然后,当时在档案世界里,穆清雅也同样对我说了一句类似的话‘离儿,阿娘错了,阿娘错了,阿娘错了所以,阿离你快去死吧!快去死吧,别活着,别’。”

“为什么,总是会在死亡之前说这样一些话?她们死亡之前的那一刻,又到底历经了什么?”

“再看看。”

苏离开始头铁,他打算将这一切彻底弄个明白毕竟,虽然靠忽悠能忽悠不少天机值,但是有些事情忽悠着忽悠着,苏离发现,竟是还真有些契合点存在。

以至于,他自己都怀疑,这镇魂碑、镇魂墓以及什么鬼星空巨坟、星空巨兽,该不会真连城一串了吧?

还有那什么不朽骨之类的东西……

特别是,那云青萱的所谓的传承,为什么竟然是华夏那边的一首古诗?而且云青萱竟然可以发音如此的标准!

这其中蕴含的信息量就有些恐怖了。

再次进入那种类似于虚无的状态,苏离再次以‘真虚天禁’尝试去查看先前清霜死亡的那一幕以及冷云裳死亡的那一幕。

这一次,在他的真虚天禁之中,终于恢复了正常,回到了云青萱从天空降落而下的那一刻。

那一刻,云青萱并没有理会诸葛启明,而是看向了他苏离化身的杀雕分身。

而这时候,苏离也清晰的看到了真虚天禁之中的他自己。

或者说,这并不是他自己,而就是那个将人头放在镇魂碑之中卡着的杀雕分身。

只不过,那种灵性以及存在感,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分身,反而像是拥有自己的意识似的。

苏离怎么看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那是他吗?

那就是一个及其婉约、娴雅而又如小家碧玉、大家闺秀气质的另类魅儿啊!

颜值一样都是绝颠,但是气质上又截然不同!

看到这样的颜值,苏离自己都深深爱上自己了!

苏离正想着的时候,就看到云青萱忽然哽咽开口道:“娘亲,真的是你吗?你……为何成了那苏离……苏大师的分身了呢?莫非,他……是娘亲您选择的承载躯体、夺舍躯壳吗?”

云青萱没有理会化作万道流光逃遁的诸葛启明,反而对杀雕分身开口道。

她那种真挚的眸子之中,蕴含着深深的期待之色。

这时候,苏离还想着我又不是你娘,怎么会理你?

可这想法刚生出,苏离就无比惊悚的透过杀雕分身眼瞳之中忽然冒出的那一缕血碑印记红光,呈现出了一抹交流的信息。

“芸萱,是娘亲……”

这一道信息非常晦暗、而且极其的模糊。

如果苏离不是此时处于真虚天禁的那种上帝视野,他是绝不会发现这样的信息的。

果然,苏离立刻发现云青萱浑身凝滞了刹那,眷厚她眼中的那种真挚的亲情猛然汹涌、爆发了出来!

“娘亲,是你吗?”

云青萱又眼中泪光闪烁,喃喃道。

苏离心神一凛,他的视野完全锁定了杀雕分身的绝美双眸。

而杀雕分身在那一刹那,眼眸中的血碑印记中,仿佛出现了无比痛苦、凄惨、惊恐甚至绝望的意志芸萱,快逃,快逃,千万千万不要救我,快逃,快……

云青萱一瞬间就看懂了杀雕分身的眼神中蕴含的意思,是以那份对于母亲的关心、牵挂等亲情,刹那之间如决堤般,一发而不可收拾!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换源神器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那一刹那,云青萱的美眸之中,立刻涌满了泪水。

这泪水出现得非常直接,而且泪水还很足。

这种无比真挚而深厚的亲情感情,在接收到雕像之中这般的信息之后,当场就彻底爆发了!

与此同时,当这种信息呈现出来的刹那,杀雕分身的双眼中的血光微微一震,当场就炸散了。

而这时候,作为真虚天禁之外观看这一幕的苏离,忽然如电光火石般想起了当初他在这一刻,太清分身忽然之间生出了一种冥冥之中的感应,推衍出了一种特殊的念头!

那时候,这个特殊的念头,让当时苏离的那个玉清分身都不由一阵心悸。

这是一种非常正常、但是又非常奇怪的想法,在现实里,苏离是完全想都不会去想的。

但是在档案世界,苏离却不但想了,而且准备去尝试一番。

那是什么想法呢?

那就是等将这里的人杀光之后,再在档案世界里去推衍之前的‘真虚天禁’,去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同的过去发生过而他却不知道。

正是这种想法,使得他就像是从未来回到了过去,然后,看到了他在过去里忽略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因而产生了某种冥冥之中的感应?

“所以说,这从系统商城购买的‘未知雕像’,她就是‘公乘青蝶’?”

“之前,不是连公乘青蝶的天机值都有收割吗?公乘青蝶不是还活着吗?怎么成了我手中的雕像了?这明显就很不对啊!”

苏离心中虽震撼,却也有些震惊。

不过,那真虚天禁那一幕,还在继续发生。

接下来是诸葛启明说那句‘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这句话说完之后,苏离留意着诸葛启明,却仿佛忽然透过诸葛启明的头部,看穿了他的记忆禁区。

他的记忆禁区,竟是完全复刻了云青萱的记忆禁区,竟是一个及其相似的小世界。

而在这个小世界里,苏离见到了另外一个冷云裳。

这个冷云裳,被足足九道秩序枷锁锁住了身体,囚禁在一处火焰囚笼之中。

而随着诸葛启明这句话说出,那些话语立刻凝聚成了神秘的天机符文,符文化作一道道青色的洪流,悄无声息的涌向了冷云裳的头顶。

忽然之间,冷云裳浑身一震,接着猛的抬头。

她的眼中,遍布血泪,遍布无尽的悲恸与哀婉。

那是一种悲痛欲绝却也情感极其深邃的眸子,就仿佛是失去了至亲至爱之人的那种无尽悲绝的眼神。

这种眼神,瞬间便已经凝聚到了极点!

而身上套着杀雕分身的那个苏离,却对这一切,完全没有任何所知。

冷云裳在诸葛启明的记忆禁区里痛苦的咆哮,并瞬间引出了大量的、无比真诚而深邃的感情。

当这些感情涌出之后,冷云裳终于停止了咆哮,再次的抬头看向了远方。

那一刻,她的情况仿佛迎来了最大的光明她仿佛透过记忆禁区,看到了另外的一个自我。

“轰”

诸葛启明的记忆禁区猛的开启,然后画面一变,云青萱猛的朝着诸葛启明杀了过去。

诸葛启明心念一动,开启记忆禁区衍化的防御禁区之门,并当场遁入记忆禁区深处。

那一道门,当场就留在了虚空。

这时候,云青萱那一击打出来的瞬间,同样一股神秘的空间之力,猛然卷向了冷云裳。

冷云裳的身上,一道无形的光芒一闪即逝。

那一幕,就像是苏离的本体和分身的转换一样,刹那之间,就已经完成。

而这时候的冷云裳,已经从一个本体,忽然就化作了一只奇奇怪怪的东西。

像是傀儡也不是傀儡,像是雕像也不的雕像。

而关键是这一幕,非但诸葛启明不知道,云青萱不知道,就连苏离驾驭的那杀雕分身眼瞳之中,也没有异常的神色变化。

这般情况,极其的诡异。

更诡异的是,苏离的视野想要拉近一些,看一看诸葛启明记忆禁区里封镇的那名和冷云裳一模一样的女子的时候,那女子忽然抬头,一双凌厉的、蕴含着两道血碑印记的的双眼猛的看向了他。

“轰”

那一刻,那囚禁着的冷云裳眼中那两道恐怖的血碑印记猛然炸出很灼目的光彩,显得非常的凌厉!

苏离心神一凛,便再次觉得他的双眼被这一双蕴含着血碑印记的目光狠狠刺中了!

下一刻,一种无法言喻的惊悚、不安感觉油然而生那一刻,仿佛连灵魂,都在刹那之间被这血碑印记刺穿了一般,他的身体呆滞在了原地,连思维都停滞了。

然后,苏离眼前的视野忽然化作一片血光,同时他也听到了一种很奇怪的声音。

“噗”

这声音是脖子断裂的声音。

这声音也是用锋利的斧头砍头、砍中了颈骨而发出来的声音。

血光散开,整个世界仿佛忽然变成了一片黑暗。

下一刻,苏离的意识回归,再次的回到了真虚天禁的状态。

苏离抬手摸了一下杀雕分身的脖子,脖子上,又是鲜血横流。

而他的手上,同样摸了一手的猩红的血。

这血,既炙热又冰冷。

炙热如沸腾的热水,很是发烫。

而冰冷,则犹如雪地里的寒冰,很是刺骨。

苏离沉默了半晌,随即想到那被他杀了之后最为奇特的、如果一具行尸走肉般的尸体的冷云裳,一时间,因果仿佛有了完整的联系。

只是,是这样吗?

苏离沉思之间,开启了第三次的真虚天禁。

然后,这第三次真虚天禁开启之后,画面一转,忽然出现在了他启动‘真虚体悟’之后的瞬间。

那一刻,他似乎迟疑了一下之后,也同样的祭出了杀雕分身。

不过他并没有一个个的杀,而是没有说任何话,当场拿出那八层的荒古塔,对着这片世界直接一塔镇压了下去。

“轰”的一声,虚空当场炸裂,被他锁定的云青萱、冷云裳甚至苏幼茹等人,全部都被一塔当场镇成了血雾齑粉。

而云青萱一死,这片虚空当场炸了,足足五块镇魂碑飞了出来,却被那逸散出神秘辉光的荒古塔当场释放出翠绿色的光芒,一举吸收了回来。

杀雕分身苏离刚准备收取八荒塔,便在此时,诸葛启明、诸葛嘉怡、诸葛嘉云、诸葛浅韵、苏叶、风乾云、苏星河、幽月以及冥希坤一行九人,当场杀了出来!

而之所以苏离一眼就识别出了九人,是因为这九人杀出的刹那,苏离的那道玉清分身竟是在真虚天禁里调用了系统,以‘人生档案’瞬间消耗天机值查看了这九人的人生档案。

而这一局最牛逼的是,这一行九人竟是当场联手困锁荒古塔,而且,他们的神情还非常激动、震惊,并且当场放下了所有的因果仇怨以及各种谋算!

苏离以一种很特殊的视野扫了一眼玉清分身调出的系统面板信息,只见玉清分身在系统面板信息分页上记录道:“诸葛嘉怡、诸葛嘉云都完成了化凡一源并即将蜕变为化凡二源……如此,判断八荒古塔为镇魂碑的收容之地。

那么,那镇压妖岚也就是清霜的九荒塔,九荒祭坛,一定就是破碎的‘九荒塔’碎片,需要进行收集!

只要完成‘九荒塔’的凝练,可强行夺取别人收走的、编号九十以上的镇魂碑!

由此推测:所有布局、抢夺镇魂碑的修行者,都成为了更上层的工具人,帮他们收集镇魂碑,然后直接以容器召回,连带将这些工具人收割。

由此给出建议:暗中通过‘人生档案’这个基础功能,调查所有和‘九荒塔’相关的信息。一旦握住了真正的‘九荒塔’,这镇魂碑除非是被炼化成为‘不朽骨’般的状态,不然必定会被九荒塔收回……”

苏离莫名其妙,他尝试着凝聚自己的意识降临,去翻动玉清分身凝聚出的系统面板分页,想看到更多的信息。

这时候,玉清分身忽然猛的一颤,瞪大了双眼。

下一刻,整个世界忽然定格了。

接着,血碑出现,神秘的雷霆炸响,虚空中所有飞行着抢夺‘八荒塔’的诸多天骄,也全部骇然失色。

“轰轰轰”

他们尽数施展手段,虚空刹那如烟花炸裂,那一刻他们的手段、战力,让苏离一阵窒息。

哪怕是他的杀雕分身,都无比惊惧。

“轰”

毁灭的血碑毁天灭地,当场镇压了下来!

虚空当场粉碎,化作无尽黑暗。

而那杀雕分身,却忽然冲天而起,身体竟是和那巨大的血碑猛的撞击在了一起!

“轰”

巨碑一震,当前的世界毁灭的刹那,一颗巨大的人头滚落了下来。

这颗从巨碑中滚落的人头,是魅儿死不瞑目的人头。

苏离的真虚天禁世界,直接炸了。

他从真虚天禁之中清醒过来的时候,远方的天空中,足足五块镇魂碑疯狂的飞舞着,像是打了无数的鸡血一样,根本控制不住。

它们像是开心得发疯了的孩子一样,无比淘气的在虚空飞舞、追逐,甚至不时相互碰撞。

而云青萱则一脸呆滞、震惊、懵逼的看着这些镇魂碑,并不断的施展情感的手段,却毫无用处。

而诸葛启明,也脸色难看,各种手段尽出,手中的天机结印更是来来回回施展了无数次,都没有半点儿反应。

“我他妈这是从真虚天禁里推衍了个啥?”

苏离清醒之后,这次他这杀雕分身脖子没流血,七窍也没流血但是那一颗美丽的人头都掉了下来,并滚在了地上,像是死不瞑目似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我的1978小农庄 诸界之深渊恶魔 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建了一个超一线 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我的系统总想逼我表白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聊斋之问道长生 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