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130章 杜鹃花开魔魂变,生死杀劫续新篇

第130章 杜鹃花开魔魂变,生死杀劫续新篇(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更新最快!

冥山府,天机阁。

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

诸葛春秋凝视着远方平野深处的苍茫大山,凝视着身侧的汪洋涌入前方的荒野深处,神色尽显复杂。

他的身边,祁云梦神色无悲无喜,亭亭而立。

“这第九十二块镇魂碑,蕴含天机、时间属性,必须要拿到啊!不能放,真的不能放!”

诸葛春秋怅然长叹了一声,感慨连连。

祁云梦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神色冷静道:“阁主,你这一路上,动用了分身本体无数,每一个分身本体,云梦都尽心跟随。”

诸葛春秋道:“对,这一路上,你的确是真心诚意,尽心跟随。”

祁云梦道:“这一次的杀局,就是乱杀之局,到了九十二块镇魂碑了,九十三和九十四已经是半揭开的状态,所以九十二到手立刻就是九十五!

九十二蕴含的天机和时间,九十五蕴含的是幽冥和真虚。

九十三是亲情,九十四是爱情。

这些,恰恰我们都处于绝对的劣势。

九十二看似我们最占据优势,甚至是我们封镇的他的记忆禁区,但是现在,早已经不比当年了。

阁主,此次我们应该先放一放,好好的处理好天机阁目前遭遇到的困境,这才是最好的选择。”

祁云梦诚恳的规劝道。

诸葛春秋沉吟许久,才怅然道:“此次的事情,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之前,我中了那华紫嫣的一道杀局,虽然侥幸脱离了出来,但是已经暴露了很多的东西了。

如今,很多方面,实在是太过于被动。

所以,这一局若是争一争,其实是有很大的把握脱离眼下的困境的。

可如果要是不争……”

祁云梦叹道:“不争能活,争之必死。”

诸葛春秋闻言,眼神微微一凝,道:“你……”

祁云梦道:“从天梦衍道的手段来看,接下来,将会是一片哀鸿遍野,乱尸横陈。不过,天梦衍道向来也只能表现出一部分的轮廓。

你看,梦思芸拥有这般能力,但是其使用之法,也仅仅只是用来推衍记忆禁区的路,抑或者是用来与诸葛染月构建七阴杀魂阵。

先前,我不是拒绝入局吗?

那便是因为,我在天梦衍道之中,察觉到了一些恐怖的变化。

天梦衍道之中,我入局了,然后以特殊的手段,取代了梦思芸,并真正的将梦思芸衍化成了本体……”

诸葛春秋认真的聆听着。

祁云梦诉说了一些秘密。

说完之后,诸葛春秋陷入长久的沉默之中。

足足近半个时辰之后,诸葛春秋才长吁了一口气,道:“即便我愿意放弃,但是师尊那边,是绝对不愿意的。”

祁云梦道:“牺牲一道七魄之力,衍化本体进去。此次他们都知道你是绝不愿意放弃,也不能放弃,知道你必定会去,那你就以一种不同的方式前去。”

诸葛春秋道:“或许他们想的就是你所想的,然后知晓我的以灵魄本体前往,而不是真正的本体。”

祁云梦道:“一定要这么认为吗?你作为超凡的天机大师,该明白,目前而言,还不可能有人能算计到你能算计他们的算计。”

诸葛春秋道:“此事,一言难尽,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我还是决定了,亲身入局而且,这一次,我准备拉更多的人进去,至少,我这一个层面的,一个都逃不掉吧。”

祁云梦道:“言尽于此,此行我是依然不会去的。”

诸葛春秋道:“你不去便不去,此次我也不会强求。不过,如果有什么异常的变化,记得第一时间遁走。你不入局,要离开自是不会太难。”

祁云梦道:“好,那我先退了。”

诸葛春秋道:“好,你先退。”

祁云梦很快就化作流光消失了。

而诸葛春秋则仅仅只是在原地盘坐了下来,默默吸纳天地间的天机气息和灵气,暂时沉浸于修炼之中。

这般修炼中的诸葛春秋的记忆禁区之中,静静盘坐着的诸葛启明却忽然睁开了眼。

他的眼前,诸葛春秋的身影立刻凝聚了出来。

“心思不纯。”

诸葛启明沉声道。

诸葛春秋道:“我知道,而且她其实也知道我知道,却依然还在提醒。”

诸葛启明道:“很明显,上次让她前往祭坛入局,并去勾引苏离的事情,发生了某些变化,这是一件相当奇怪的事情,具体因果尚且无法推衍,但是,有些事情却可以确定,这一次,机会很大。”

诸葛春秋道:“所以我还是要本体入局对吗?”

诸葛启明道:“对,不以本体入局,你几乎是进不去的,光是云青萱的记忆禁区那一层屏障,就一定不会简单。她不过别人设置的囚笼罢了,所以其记忆禁区外,一定会有严酷的淘汰能力,这呈现出来的方式,就是莫大的凶险。

而这一次,诸葛浅韵甚至那神子苏叶,还有这个时代冥山府曾经的那些天骄,都不会坐视不理。

不过,此行我们的目的只需要重创诸葛浅韵,就足够了。

其余的,可交由诸葛青尘自行去处理。”

诸葛春秋道:“嗯,弟子也同样是这么想的。”

诸葛启明道:“如此,可无后顾之忧,你且去吧。”

诸葛春秋躬身行了一礼,道:“如此,多谢师尊不吝指点。”

诸葛启明微微点头,道:“此行虽无太大的后顾之忧,但,你终究是暴露了部分底蕴,且多加小心。”

诸葛春秋再次躬身行礼,以表达尊敬和感激之情。

接下来,诸葛春秋封闭了记忆禁区,而记忆禁区之中的诸葛启明的身影,也同样的离开了。

诸葛春秋从冥想状态之中,渐渐地清醒了过来,然后他看向了远方,眼神极其复杂。

而这无比复杂的眼神,又在酝酿许久之后,化作了坚定与决然的神色。

“天枢古镇!”

那一刻,诸葛春秋忽然对自己运用了一种神秘的天机神术。

然后,他的身体一怔,便在下一刻,忽然化作了一座雕像,并当场倒在了地上。

雕像倒下,很快缩小,变得只有一尺来长,看起来栩栩如生。

而雕像倒下的区域,原本的诸葛春秋却依然还在那里。

他看了看那倒下的雕像,一道天机之力覆盖了过去,那雕像立刻丧失了灵性的色彩,同时脸部的轮廓等等,也都尽数的变得普通了起来。

然后他都不看那雕像一眼,任由那雕像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里。

诸葛春秋的身影,也很快消失在了此地。

诸葛春秋走后许久,祁云梦的身影出现了,她目光四顾,最终看到了许多乱七八糟的雕像之后,她汇聚一团火焰,将这诸多雕像全部焚烧了起来。

这般情况,一直持续了百余个呼吸。

最终,那些雕像尽数化作劫灰之后,祁云梦的身影也再次的消失了。

这一次,她离开得非常的果断。

她离开之后,时间又过了近半个时辰,诸葛启明的身影出现在了此地,他的目光四顾,不断的扫过这片区域,最终,他的目光锁定了那诸多雕像焚烧之后的劫灰。

片刻之后,这些劫灰又被一缕缕强大的天机火焰焚烧一次。

这一次,连劫灰都没有留下,彻底化作了虚无。

诸葛启明这般手段施展完之后,身影同样很快消失。

时间又流逝了半个时辰。

诸葛启明于虚空之中沉寂了片刻之后,虚无的身影穿行四方,没有察觉异常之后,继续守候了一个时辰。

这一次,依然没有任何察觉之后,诸葛启明虚无的身影才重新凝聚,然后彻底离去。

时间又过了半个时辰。

地面上,一道被火焰烧出的焦黑土坑里,一缕淡淡的绿意一闪即逝。

那是一块天机圣玉,而且只有小指甲大小。

只是,这一块天机圣玉此时显化之后,便直接遁入了地下,彻底的消失不见。

……

“可以出发了。”

诸葛浅韵看了诸葛绮妍一眼,沉声道。

诸葛绮妍躬身行礼道:“好的小姐。”

诸葛浅韵道:“不必担心,诸葛启明已经断了诸葛春秋的后路,此次,他必定会为此付出最大的贡献。

镇魂碑之天机魂碑有了诸葛春秋的天机之力,又有了归蝶一脉的时间之力,还有那苏离的真虚天禁所蕴含的过去的时间之力,以及那梦思芸所蕴含的未来的时间之力,差不多可以完成真正的血祭与蜕变了。

这一次,云青萱这个囚笼,用得还是非常好的,这是个明面上的杀局,但是他们必须得进去。”

诸葛绮妍深以为然,道:“不错,必须得进去因为不进去,那镇魂碑必定会被我们所获取,而且,那时候,不过是我们和诸葛春秋一方合作罢了。”

诸葛浅韵道:“此次,我便不亲自去了,这件事,全权由你处理,神子也不会亲自下场,因为你便已经足够了。

苏荷此次受到了一些打击,还有些被变异的天人魔魂入侵了,这个情况有些严重,你注意防范一下。”

诸葛绮妍沉声道:“绮妍明白了。”

诸葛浅韵道:“苏荷的情况虽然有些不对,但是你也莫要因此就有所小觑,你要明白,他们所表现出来的任何情况,你都不要去轻信。以苏星河的本事,他表现在外的,永远可能不到千分之一乃至万分之一。苏荷被他看中并培养了一番,不会那么简单的。

所以那所谓的变异的天人魔魂入侵,一方面可能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就如我所说,情况很严重。

如果是假的,那你就要注意一下这一场杀局的更深一层的因果了。

华紫嫣杀魂者的身份显化出来之后,当年那些人,怕是都要出来了,因而,此次其中恐怕必定有异变。

我如今最为担心的,反而是那公乘青蝶,希望她不会是当初的那位杀穿两大府之人。”

诸葛绮妍道;“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诸葛浅韵道:“你也说了是‘几乎’而不是肯定,对吗?”

诸葛绮妍身躯微微一颤,道:“确实,小姐,绮妍明白了,一定会小心谨慎的!不过,此次之行,必须得用本体了,不然动用分身,当场就要被杀成一片。”

诸葛浅韵道:“此次都是本体,没有例外。”

诸葛绮妍道:“那……那人如何处理?真任由他重新成长吗?”

诸葛浅韵轻笑了一声,道:“想自斩脱离杀局?哪怕是已经成了普通人,也终究是逃不掉的。而且,苏星河这个魂奴神子计划,确实是无懈可击,如果不是那苏离自己显化出来,我们倒是确实还无法堪破。

所以,神子那边的意思,是第一时间动手,抹杀掉他!

你亲自出手,他一旦死掉,那,其所有命气等,都好加持到你的身上。

斩掉他,也能暂时让局面混乱。”

诸葛绮妍道:“神子这是……不愿承担一丝的风险了。”

诸葛浅韵道:“不错,一丝的可能性,都要灭杀于萌芽的状态!”

诸葛绮妍道;“那绮妍明白了。”

诸葛浅韵道:“此行,我虽不入场,但是关键时刻,你若是有什么危机,可以控制那诸葛染月,我可强行以她为跳板,激活天枢神眼的底蕴,跳进去。

不过如此一来,她的作用就彻底的暴露了,以后这枚棋子就不好用了。

所以,能尽可能不用就不用。”

诸葛绮妍道:“小姐请放心,小姐必定不会有动用这颗珍贵棋子的机会。”

诸葛浅韵道:“希望吧,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去吧。”

诸葛绮妍躬身行礼之后,很快,身影便渐渐消失了。

诸葛浅韵立于原地许久,美眸之中,多了一道坚决的神色。

许久之后,诸葛浅韵也离开了此地。

……

天路的尽头。

天路尽头谁为峰,一见青萱皆成空。

当云青萱无比轻松的踏空而行,站立于黑暗魔渊的上空,逸散出一股股和华紫嫣全盛时期差不多的神秘、强大的恐怖气息,以及一身无比深邃的生命层次底蕴气息的时候,现场所有人都明白了,这就是那个杀穿两个大府的、婴变境圆满级的绝世天骄奇女子。

那个引领了‘记忆禁区’的传奇绝世奇女子!

而此人,如今将记忆禁区的手段显化了出来,当场将天路上的所有人震慑到了。

而当她将这般真相诠释出来的时候,没有任何人质疑什么,也没有人传讯出去。

到了这种地方,除了前行之路,已经没有了后路。

因为来的时候的那条神奇的天路,此时已经消亡了。

所以,前方便是黑暗魔渊。

后方,同样也是黑暗魔渊。

脚下的天路,也在一点点的消失,很快也会是黑暗魔渊。

所以,所有的路,都只剩下了即将出现的黑暗魔渊之路。

在这种情况下,又有什么是需要顾虑的呢?

“诸位,接下来,希望大家可以齐心协力,共渡难关。只要你们不生出异心,我云青萱,以魂道立誓,保你们安全。”

“至于,一些区区变异的天人级魔魂入侵的事情,不足为虑虽然你们可能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了,出发吧。”

云青萱说着,抬手一挥,顿时,前方的黑暗魔渊,当场开启了一条神秘的虚空古路。

这条路,一片黑暗,一片荒凉。

但是这时候,却没有任何人出言反驳什么。

诸葛青尘点了点头,第一个走了出来,道:“走吧,其实云青萱的诚意已经很足了。正常而言,此次,我们安心当个工具人就行了。”

阙辛延道:“其实现在结果先出来,反而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毕竟,先前是没有活路的,而现在,已经有了活路。可以活下去,很多时候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了。”

诸葛染月道:“如此一来,我对此行,反而充满了信心,苏离,你也要有些信心啊!”

魅儿道:“苏离大师可能又要受到打击了,他会认为,云青萱是想要将他灭掉,获取一些好处。”

沐雨兮道:“这么想,难道不是很正常吗?云青萱真没有这种想法吗?她的话能信吗?”

云青萱道:“沐雨兮,不能因为我先前不待见你,你就这么说吧?”

沐雨兮叹道:“确实,现在说这些,都为时过早,走吧,反正不是也已经没有选择了吗?”

云青萱道:“其实这就是我给你们最好的选择,如果真的有无数的选择的路,那么你们只会不断的去选择而现在,这唯一的一条路虽然黑暗,但是一直走下去,是有光明可以看到的。

因为,我们都是拥有希望之源的,不是吗?

你们可以怀疑所有,但却不需要怀疑希望之源本身。

这就是我的诚意。

如果这都不愿意信,那我确实也无需再多说什么了。”

沐雨兮道:“你若直接说这句,我们多半就都信了。”

云青萱道:“我好歹也终于从底层站出来了,请允许我稍微可以短时间的膨胀一下。”

魅儿笑道:“好了,现在你已经足够膨胀了,要是让苏大师膨胀起来了,那他会让你很舒服的。”

云青萱呼吸一滞,也是有些无语的白了魅儿一眼。

魅儿吃吃一笑,以示回应。

诸葛染月俏脸上的表情略微有些精彩果然,苏离那些乱七八糟的粗鄙之语,都是魅儿这个勾魂的妖精教导出来的。

诸葛染月不由有些回忆往昔,最终,却只是化作一声唏嘘长叹。

黑暗的虚空古路,通往一座浩瀚的深渊古地。

古路仿佛一片透明的湖面,湖面之下,却全部是黑暗的湖水。

但是人走在上面,除了会荡漾出一圈淡淡的透明涟漪之外,就没有任何的异常出现。

而此时,苏离也同样走了上来。

在众人努力的尝试去营造一种略显欢快的氛围的时候,他反而最是冷静。

因为他此时就是个分身。

他的本体此时也不在天机圣印里,而存在于记忆禁区里。

这是一个非常奇葩的操作。

这就代表了,一旦他的分身全部死光,他就会困在自己的记忆禁区里,彻底出不去了。

但,这样比天机圣印更加的有保证。

云青萱玩了这一手之后,苏离忽然意识到,天机圣印这种非系统出品的东西,哪怕是经过了《皇极经世书》的冥想而没有察觉到有什么问题,小心一些,总不是过错。

另外一方面就是,真虚天禁能力达到了炉火纯青级之后,他对于‘记忆禁区’的运用,已经熟悉了起来。

结合之前结印下的神秘莫测、鬼神惊悚的各种八卦阵法,苏离相信,这种东西,别人要么不去碰,碰了那绝对是要死成劫灰的!

为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我的1978小农庄 诸界之深渊恶魔 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建了一个超一线 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我的系统总想逼我表白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聊斋之问道长生 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