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128章 玉雕手中荒古塔,人头何处可安家

第128章 玉雕手中荒古塔,人头何处可安家(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更新最快!

原本只有一尺长的雕像,如今在苏离的眼中,已经如擎天柱一般,显得极大。

苏离仰着头看了过去,就像是看到一尊绝世神女的雕像一般。

这座雕像,通体依然是水晶色,身高达到了恐怖的十七米,整整比普通的妖娆少女高了十倍!

或者说,就像是按照十倍的比例进行放大了一般。

而雕像达到了十七米高之后,她水晶般的身体开始萦绕着一缕缕神秘的道韵灵性气息。

她的肌肉洁白而又晶莹,如顶级的冰种翡翠般,蕴含着极为诱人的光泽。

苏离仰头看着她的时候,甚至觉得,她时时刻刻都会复苏、复活过来一般。

苏离心念一动,身影开始膨胀,刹那之间,他的身高样增幅了十倍。

下一刻,他眼中的雕像,立刻变得不再那么高大而神秘,反而就如真正的小家碧玉一般,透出一股灵秀、娴雅之美。

只见她梳着精巧的云鬓,头顶斜插着一支流光氤氲的玉簪。

她手中轻轻握着一座小型的八层透明古塔,身着一袭绛紫色的蝶戏水仙纱裙,纱裙及膝,露出半截修长如玉的小腿。

她的脚上,穿着的是一双云烟如意水漾凤翼灵靴……

苏离的目光整体扫过这雕像之后,最终落在了雕像的脸上那是一张和魅儿有些神似、却又完全不同的倾倒众生的脸。

弯弯的柳叶眉,大而明亮、灵韵内蕴的双眼,挺翘秀美的琼鼻,以及如樱桃般诱人、可人的小嘴。

她面颊略显红晕之色,面部轮廓比例极其完美,两缕秀发垂在秀脸两侧……

苏离看到这样的一张脸,呼吸也微微凝滞了刹那。

随后,他才想到,这名绝美的女子,他是完全不认识的。

不仅不认识,在他接触的这所有的女子当中,都没有任何女子和这个雕像女子有着特殊的相似点。

其神似魅儿,仅仅在于那种绝美以及那种魅力本身的神似。

或者说,那些绝顶的绝美天骄奇女子,往往都有这种神似的神韵。

苏离仔细的打量着雕像女子的双眼,却也没有从中看到什么血色长条,更没有看出任何的异常。

然后,他走近了这座雕像,伸手摸了摸。

手上传来的,像是真正的肌肤那边温润柔滑,而且破有弹性。

这种手感是极好的。

苏离有些惊讶,随即又尝试着摸了一下雕像身上的纱裙,纱裙的触感冰凉,像是真实的纱裙一样。

或者说不是像,而就是真实的纱裙。

苏离皱眉,将手伸向了……

伸向了雕像女子手中的那座八层荒塔。

这荒塔有些像是九荒塔的缩小版本,但是比九荒塔更加的精准美丽,而且更有灵性。

当初的九荒塔,只是一座残破的废墟古塔而已。

云青萱手中倒是还有另外一件宝物锁魂塔,但是锁魂塔只有两三层,和这‘八层荒塔’结构上也有着明显的区别。

苏离的手触碰到八层荒塔的时候,荒塔竟是血光闪烁,然后,被苏离轻轻松松的拿了下来。

“啊”

忽然间,一种源自于未知虚空的痛苦惨呼声,仿佛忽然传来。

这种声音,很像是苏星河从虚无区域释放出复制款的傀儡死士离暮雪在那黑暗囚笼之中焚烧灵魂后发出的凄厉惨呼声。

苏离心神一动,当即将八层荒塔再次的放在了雕像的手中,这时候,那隐约间传出的凄厉惨呼声,又立刻消失了。

苏离目光中露出了深深的思索之色,接着,他蹲了下来,朝着雕像裙摆上方看了过去。

这并不是窥视什么,而是通过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八层荒塔那一层层的窗口之内到底是什么情况。

苏离凝聚玄术于双眼,开启天机之眼,仔细的观看之后,他的心,不由一凛。

荒塔之中,是一块块的血碑。

是的,血碑!

就是那种从天而降的巨大血碑!

每一座血碑,上面都仿佛淋上了无比浓郁的血水一般。

苏离扫过那些血碑所在的地方,却发现,这第八层的血碑,一共有十块,全部都是血色。

苏离又往下看了过去。

第七层也是十块血碑。

第六层也是。

……

下面每一层都是。

而越是到下方,血色越是淡薄。

到了第一层,第一块之后,苏离清晰的看到,那块血碑,已经化作了普通的色彩。

那是一块镇魂碑。

镇魂碑上没有祭坛,也没有文字,也没有壁画。

但是,镇魂碑的中间区域,有一片小小的空洞。

其中,一颗人头静静的卡在里面,瞪大了双眼,似死不瞑目。

她的双眼里,是两道血色的巨碑印记。

而此时的她这颗人头,苏离已经有些熟悉了这,正是这个雕像的人头!

或者说,这个雕像的人头,被镇压在这一块镇魂碑中,抑或者是生长在了这块镇魂碑中?

苏离看到这一幕,整个人也有些发懵。

更可怕的是,苏离看到的那人头的双眼的情况,和沐雨兮的情况,一模一样!

所以,沐雨兮很快就要被镇压到这样的镇魂碑中,然后形成血碑?

镇魂碑为什么会变成血色巨碑?

真虚体悟的终结为什么一定是巨碑降临,毁灭世界?

苏离心中的疑惑更多了。

而在这种荒塔之中,他对视那碑中的人头的双眼,却并没有什么血光遁入他的眼中。

这一点,他非常确定因为在冒这个险的时候,苏离已经召唤了一道分身顶替了上去,而他的本体就在旁边监视着。

确实是没有。

而后,他用本体也去测试了一下,结果同样没有被‘感染’。

“是已经被镇压了,不具备传染性,还是雕像就在此地?”

“这八层荒塔里的所有镇魂碑加起来,一共是八十块。”

“这些都是已经被夺取了的镇魂碑?夺取了之后,镇魂碑就变成了血色巨碑?”

“还是说,夺取了镇魂碑后,孕育镇魂碑的地方会生出血碑?像是掉了一颗牙长出一颗新牙?”

“那这第一块镇魂碑,是何人夺取的?是这个女人吗?她夺取镇魂碑炼化后,结果反被镇进了镇魂碑之中?我去,镇魂碑该不会本身就是个囚笼吧?”

苏离莫名的心中一跳,随即心神一震。

他意识到,他多半推测到部分真相了。

第一个夺取镇魂碑的,那一定是绝世的天骄,不然不可能拥有如此手段。

可是眼下,她竟是变成了雕像?

而且,还被系统商城给刷新了出来,被他购买了?

系统商城这是产出生命来了吗?还是产出了这个世界的修行者?

抑或者……不是这个世界的?

苏离的念头纷至杳来,随着本体和分身的不断思考,诸多念头赢更加的复杂。

但,每一个可能的念头,都无比的令人心惊肉跳。

好一会儿之后,苏离不再观看八层荒塔,而是陷入了沉默之中。

荒塔只有八层,总共只有八十块镇魂碑或者是血色巨碑。

那八十块之后的呢?

如今的九十二、九十三和九十四呢?

接下来的九十五呢?

这些,隐约之间,形成了一条很可怕的因果线,似牵一发而动全身。

苏离结合诸多分身,反复推衍之后,终究还是被困在了这一步,无法获取对应的因果。

沉思之间,苏离将雕像收回到了系统天机商城携带的储存空间之中。

接着,他凝聚玄术,汇聚灵气形成了一座雕像一座先前那名绝美女子的雕像。

只是,当玄气形成这般雕像的时候,当场就炸了,化作了一片血雾。

当下,苏离又再次的凝聚玄气形成这般雕像,雕像快要形成的时候再一次的炸成了血雾。

苏离当下又在阵法之中汇聚了一些风水玄术的力量,以稳定雕像的结构,却依然再次的炸了。

而且每一次,一定是雕像快要形成的时候炸掉。

苏离以系统尝试去锁定这雕像,却也无法锁定。

从这一点来判断,雕像的确是死物,但无论是那无比真切的肌肤触感和弹性,还是其眼神、灵性的气息等等,都和真人没有任何区别。

要说唯一的区别,就是其体型是真正的巨人体型,高达十七米,比之正常情况下的普通修行者,身材比例等都提升了十倍。

除此之外,苏离判断不出任何的差别。

苏离收回玄术,也不再尝试,而是一个人默默的在这片区域徘徊了许久。

好一会儿之后,他重新盘坐下来,并静静的冥想。

这一次,雕像没有结果,但是关于真虚天禁方面,十二大分身倒是有了一些新的判断。

关于真虚天禁能力,苏离先前就想到过一件事曾经在面对华紫嫣的时候,他曾经有想过,累积天机值,然后进行一场真虚体悟,并购买潜龙丹……

但是当时这种想法的执念虽深,却在获取大量的天机值之后,他并没有这么去做。

所以,如果和穆清妃幽冥真虚里面的十次推衍结果一样的话,那么真相应该是……

第一次,拥有系统的他,选择了体悟真虚,然后在真虚体悟之后使用‘档案复印’功能,复印了‘沐君逸’,所以他在曾经推衍别人未来七天的人生档案的时候,出现了沐君逸提着斧头、背着镇魂碑而远去的画面?

也就是说,他曾经推衍了未来,未来出现了一幕现实,而如今随着时间流逝,他当下所在的时间点其实就是过去的未来。

如今,他在这个时间点,用真虚天禁之法,推衍个过去,又推衍出了一个类似的结局?

而之所以确定沐君逸是他,依靠的就是那一道道神秘的惊雷之音,以及沐君逸的那种表现!

那么如此看来,在神子苏叶没有出现之前,哪怕是华紫嫣这位‘杀魂少女’,都不是沐君逸的对手?毕竟,如果不是排在档案复印排行榜第一名,以他苏离的心性,选择复印又有何用?或者说,华紫嫣是不可复制的?那显然也不可能!

如此一来,复印了沐君逸之后,沐君逸的实力,加持他苏离的各种能力之后,已经可以碾压这一局并获得胜利了!

那么为什么这个选择没有出现?

是发生了什么后续的事情,导致了这一局哪怕是以他苏离的能力结合了沐君逸的能力都失败了?

难道是沐雨兮?因为最后的结果是他背着镇魂碑,带走了沐雨兮。

苏离沉思之后,又开始思考第二次的推衍结果。

第二次的推衍结果,更加的离奇,也更加的震撼。

这同样是发生在过去的事情,而这一次,他复印的是神子苏叶。

在真虚天禁能力之中,神子苏离的能力具体无法判断,但是明显可以看出,那是一种碾压的局势。

可是,要以档案能力复制神子苏离,那么就一定要在现实里和苏叶形成因果关联。

但是现实里,有哪里有机会、什么时候会有那种机会见到神子苏叶?

见到了苏叶之后,还要产生直接的因果关联?

这一切,显然是有些离奇,也有些匪夷所思。

但是在思考之中,很快,玉清分身又冥想出了一些结果因果关联,未必一定是要进行人生档案能力的查看,而是完全可以利用之前阙辛延、诸葛青尘之类的手段,直接以巨大的真相将他们拉入真相的因果之中,产生关联。

这也是一样的。

当然,这种情况肯定没有系统直接锁定来得更加的完美和顺利,甚至有可能产生了因果关联也并不是直接的因果关联。

但,这的的确确也是一种可行之法。

那么这两次推衍之后的第三次。

第三次是一次意外,这一次意外的结果就是他苏离准备不太妥当,真的被华紫嫣炼魂炼死了,结果华紫嫣剥离出了他的某些因果,因而尝试着去剥夺这很可能窥视到了系统或者是穿越者的核心秘密,因此导致天降血碑毁灭世界!

而这种天降血碑的过程,又是属于‘真虚体悟’中的经历。

所以,华紫嫣和穆清妃第三次到底推衍到了什么呢?

她们窥伺到了‘档案世界’里、发生在过去的某一幕场景,因此惊动了系统?所以当场就被反噬了。

这种反噬并不严重,因为她们并没有真正的窥伺到任何的秘密,仅仅是有所触及到真相的边缘而已,然后,就被镇压了。

反而是沐雨兮,把这一幕看了下来,而没有选择抹除记忆,因此被巨大的血碑盯上了。

那么血碑盯上了她,正常而言,其目的一定就是抹杀其某种记忆?

可如今,这像是病毒一般靠眼神凝聚光芒就可以肆意扩散的血碑印记,又是怎么回事?

沉思之间,苏离准备让一道分身去试试看。

而这个分身,苏离选择了一具上清分身。

之所以没有选择身外化身,是因为身外化身的能力,有些屏蔽异常能力。

选择好上清分身之后,苏离离开记忆禁区,同时身影出现在了外面。

下一刻,苏离的身上,一股淡淡的道韵气息生出,然后又逐渐的消散。

苏离睁开眼来,轻呼出一口浊气。

魅儿则立刻关切的询问道:“苏大师,怎么样,情况如何?”

苏离点了点头,道:“有了一些结果,这么说吧,过去虽然已经恒定,但是过去对于过去的过去来说,就是未来。在过去的过去的场景里,过去既然就是未来,就有无限可能。

虽然过去已经恒定了一种可能,但是其余的可能,却依然存在于天道的发展轨迹里,只是不曾显化出来罢了。

这么说,能明白吧?”

魅儿还没回答,风浅薇立刻道:“当然明白,这若是都听不明白,岂不是傻子?”

诸葛染月近乎于本能的看了风浅薇一眼,却没有说话,只是眼神有些怪怪的。

风遥微微皱眉,仔细体悟了一番之后,倒是确实听明白了。

其余人,很快也都明悟到这话是什么含义了。

苏离说着,便又道:“所以,她们推衍出了一些可能会发生但实际上没有发生的过去,也就是过去的过去的未来,以至于,触碰到了一些很浩劫的冰山一角,甚至窥视到了一些不该窥视的秘密,所以……”

所以什么,苏离也就没有再说了。

在场也没有一个傻瓜,最傻的风浅薇都能秒懂,那触碰到这种浩劫禁忌会是个什么结果,便不言而喻了。

魅儿道:“那你没事吧?你是不是也触碰到了?”

苏离笑道:“也不算触碰到,就是大体以真虚天禁看了一下,了解到了那种异常的趋势,便立刻断了,是以影响不大。”

魅儿松了口气的,道:“那便还好。”

苏离回应之后,似是本能的看向了沐雨兮。

而沐雨兮也在此时恰好看了过来。

魅儿的身影原本本能的想要往苏离身边靠,去遮挡一下沐雨兮的目光,却在身体微微挪动的刹那,又止住了。

随后,她才慢慢靠近了过来,秀挺而精致的鼻子轻轻的吸了一下,微微低头的同时,美眸之中的思索之色一闪即逝。

而此时,苏离的身体微微一僵,而后,他这分身,眼瞳中的血碑印记也立刻出现了。

那一刻,这一具分身仿佛一下子投身到了无尽的血海之中,被鲜血化作的火海焚烧。

仅仅是一幕错觉,当错觉出现之后,这些信息便立刻开始变淡,而苏离自身却完全不知道。

只不过苏离早已经打开了系统面板,将一切的信息全部的瞬间记录在了系统面板分页上。

因此,他表现出来的呆滞,要比别人略微长了一刹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我的1978小农庄 诸界之深渊恶魔 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建了一个超一线 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我的系统总想逼我表白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聊斋之问道长生 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