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126章 天人引巨秘,雕像控血碑

第126章 天人引巨秘,雕像控血碑(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更新最快!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正文卷第126章天人引巨秘,雕像控血碑面对这一幕,别说是穆清妃了,就算是华紫嫣,此时也是完全懵了。

这时候,已经和本体、布局以及心机毫无关系了!

这一次是真的完全的陷入了惊愕、错愕以及不可思议之中。

除此之外,就是一种莫名的紧迫感、紧张感,以及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惧感。

这第三次幽冥真虚是怎么回事?

忽然之间,就天降盖世巨碑,将这片天地都打成了永恒的黑暗深渊?

这是这个时代毁灭了?!

华紫嫣美眸之中满是震撼、惊骇之色,随即,她的表情变得无比的凝重了起来。

一想到这一幕有可能是事实,并就在之前发生,华紫嫣就一阵强烈的心悸,甚至是本命幽魂、殒寂之魂都生出了强烈的刺痛感。

这是一种源自于生命危急受到绝对碾压之后的大恐怖感。

好一会儿,华紫嫣才脸色阴晴不定的看了神色木然的沐雨兮一眼。

沐雨兮眼中,仿佛有一道血碑虚影闪过。

华紫嫣身体定格了刹那,然后她的头缓缓的扭动了回去,像是刚刚从幽冥真虚里回过神来一般。

她脸色阴晴不定的看向了穆清妃,道:“穆神女,这是什么情况?”

这时候,她的称呼都带着几分尊敬之色了。

穆清妃此时也是有些呆呆傻傻的,像是完全还没有回过神来一般。

直到华紫嫣呼唤她,她才有些心颤的清醒了过来。

她先是本能的看了沐雨兮一眼,然后仿佛看到了一道血碑虚影在沐雨兮眼中闪过,随即她身体微微定格了刹那,僵硬的头部很自然的重新扭了回去。

接着,她像是听到华紫嫣的呼唤而有些心颤的清醒了过来,然后本能的看向了华紫嫣。

此时,穆清妃的脸色一片苍白,整个人像是普通人大病了一场那样,如同风一吹就倒。

“能告诉我,通过刚才那幽冥真虚,我们将过去的什么推衍了出来吗?以我如今的生命层次,竟然感觉毛骨悚然?这种感觉,无数岁月都不曾遇到过了!”

华紫嫣说话都有些颤栗。

以她的心性,可见这种冲击是何其的剧烈,何其的恐怖!

穆清妃的身体哆嗦了两下,接着身体一震,‘噗’的一声喷出大口的鲜血。

鲜血蕴含着一缕缕的幽冥气息,喷在地上之后,这片幽冥领域,立刻摇摇欲坠了起来,仿佛整片天地都开始崩塌了一样。

华紫嫣汇聚一缕紫气,朝着穆清妃轻轻一拍,顿时,穆清妃浑身一颤,接着,那种糟糕的状态立刻恢复了起来。

只是,达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穆清妃无论如何也无法恢复正常了。

她依然像是大病了一场,依然脸色苍白如纸,依然额头上直冒冷汗,也依然嘴角不时喷出血水来。

“反噬吗?”

华紫嫣沉声道。

她对于幽冥真虚的能力有过很详细的了解,却也知道,这种推衍过去,根本不会出现任何反噬,因为过去已经恒定,没有任何变化了!

这不像是推衍未来。

因为未来会干涉因果,而过去,在她看来都不会改变了,还干涉什么因果?

现在,见到穆清妃这般,华紫嫣立刻知道,她太想当然了。

恐怕,过去也一定存在某种恐怖的因果,只不过正常情况下,她没有触及到罢了。

而这一次,触及到了隐藏在过去的平静下方的无边的黑暗与杀戮,触及到了这个世界隐藏的巨大真相的一角。

察觉到了这一点,华紫嫣几乎立刻想到了苏离所说的那些话,一时间,她的心,更进一步凉到了谷底。

看似平静的过去,实际上掩盖了无边的黑暗与大恐怖!

没有发生的事情,说明有一定的天机与造化将其覆盖,但,那些黑暗与罪恶,那些毁灭与大恐怖,却一定都还在!

那么,穆清妃能通过幽冥真虚触碰到这些,那我???

华紫嫣想到这一点,脸色立刻变得极其精彩了起来。

这一刻,她几乎立刻就想要将离暮雪也拉进来,与自己一起分析一番。

可是她终究还是忍住了。

“这一次,我原本是放弃了剥夺幽冥真虚的这种能力,但是心中又忽然非常的不甘,想要看看那苏离的情况,结果我就看到了这盖世血碑灭世的一幕?”

“如果没有苏离这一番干扰,那么正常情况下,我一定会获得这幽冥真虚的能力,然后我自己或者是我的人去这么衍化真虚?也一定会出现类似的情况,也一定会发生很多恐怖的隐秘与真相吧?”

“所以,这一下就是被拉进了巨大的漩涡之中了?”

“这穆清妃,果然是囚笼?以此把我拉近巨大的因果之中吗?”

“在我原本已经放弃的情况下,还是牵扯了进来。”

“那么,这幽冥真虚为什么会出现那样的一幕?和苏离一定有关系吗?还是说那天人之魂有问题?其中隐藏着绝世的秘密,一旦有所窥视,将对这个世界产生毁灭的影响?”

“若是如此……这完美级的天人之魂内,蕴含的是何其恐怖的秘密?”

“天人之魂……看样子,我真不能多想!”

“短时间内,轻易不得触碰了。”

华紫嫣几乎立刻就有了想法。

只是这般想法生出,她更加的惊恐了。

她并没有去想,是因为苏离被炼死了,所以才导致了盖世巨碑降临,将整个世界都灭掉了!

甚至,连一丝的这方面的念想都不曾生出。

而这般念头,被她近乎于本能的摒弃之后,她又觉得冥冥之中她似乎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信息。

可是,此时这般时刻,遭遇到这等惊世的秘密,华紫嫣已经完全不敢继续下去了。

哪怕是她这种已经很是强大的存在!

在这一刻,她几乎立刻衍化紫气,强行的抹除自己的记忆。

“嘶”

实力越强,到了这般层次,抹除记忆越是痛苦难受,带来的后遗症也越是多。

而且,很容易留下某些缺陷或者破绽。

但华紫嫣知道,如果不果断去做,后果简直无法想象!

抹除记忆之后,穆清妃还是无法回答。

但没有了那部分记忆,华紫嫣立刻明白,幽冥真虚里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

这事情,是绝对的禁忌,触碰不得。

所以,华紫嫣再次汇聚紫气,去帮穆清妃恢复。

穆清妃的情况又好了许多,然后也不说话,当场盘坐了下来,一指头点在眉心,当场把‘幽冥真虚’能力废掉了。

她异常的果断。

也异常的坚决。

华紫嫣眼中异色闪动,却没有阻止。

好一会儿之后,她像是想起什么来一般,看向了沐雨兮。

沐雨兮一如既往的眼神悲绝,神采黯然。

“穆神女,你这是自废了这一门天赋秘术了。”

华紫嫣叹道。

穆清妃点了点头,道:“记忆斩灭,天赋废掉。虽然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但一定是触碰到禁忌了。

这种情况下,有点儿自知之明,主动斩断任何的关系,并显示足够的诚意,还能有一线生机。

不然,若真是被盯上了,那结果就不用说了。”

华紫嫣沉默半晌,叹道:“不错,如这般因果,本就无比巨大,一旦无意牵扯进去,当立刻自斩。

好在,一般情况下,真正的大人物是不屑于与我们这般蝼蚁计较的。”

穆清妃闻言,再次咳血苦笑道:“蝼蚁,对,如你这般蝼蚁,也如我这般蝼蚁。”

华紫嫣道:“当前,冥山府区域,总共只有两道三道天人之魂……嗯,只有两道天人之魂了吧?那幽冥神女如何三魂圆满?”

穆清妃沉默许久,最终还是摇了摇头,道:“方式很特别,不要问,也不要去了解了。”

她说着,又深深看了华紫嫣一眼,道:“这个时候,你的问题,显得真的有些多了。你不该这么好奇的,难道你如今的情况反而还不如过去?”

华紫嫣道:“你看出来了,我三魂不成,七魄不满,七魄丢了重要的辉光之魄。”

穆清妃道:“怎么丢的?”

华紫嫣道:“当时不知道,被魅儿第一次复苏之后,通过冯芊芊替死,把辉光之魄斩进去了。不然你当九窍琉璃圣体那么好凝聚,那么好跳出来吗?我估计,这辉光之魄,已经被魅儿炼化了。”

穆清妃道:“这么看来,她的七魄差不多圆满了。”

华紫嫣道:“那她的天人之魂一旦脱离控制?”

穆清妃道:“对,那也一定就圆满了,到时候以她的境界,将无人能钳制了!”

华紫嫣道:“那她也一直是在拿自己本体布局了?”

穆清妃道:“无法确定,我这方面是不如你的,你不知道的事情,我自是也不知道。而且你没了辉光之魄可能是真,也可能依然在套我。你们这群人,真的是心太脏了。

我不过想留一场因果于你,结果转手我就被你引入一场深渊,如今什么都丢了!

甚至,我都在想,我在此地斩断的幽冥真虚天赋,你是直接可以吸收的吧?毕竟,这里虽是我的领域,却笼罩在你的领域里。”

华紫嫣道:“真没有,看到你那般情况,我是疯了我才去接手这种东西,嫌本体还活得不够悲催吗?”

穆清妃道:“以你的存在和我说这句话,这就已经是不当人了,你那是悲催,我这是什么?此地,不宜久留,出去吧。”

华紫嫣道:“沐雨兮好像没有自斩记忆,她情况也一直这样?她应该看到了结果。”

穆清妃无奈道:“又来了,又开始好奇了?她这种近乎于寂灭的状态,确实是看到了,却也什么都不在乎。你问的话,她肯定敢说,但是你确定要听?听了再斩一次记忆,然后再好奇了又继续听?”

华紫嫣:“……”

穆清妃道:“自斩几次记忆也算不得什么,痛苦而已,谁没承受过?可如此反复挑衅那等‘巨大的因果’,你确定是想活下去?”

华紫嫣:“……”

穆清妃看了沐雨兮一眼,她已经不准备再干预了,什么布局什么囚笼弄半天,什么好没混上,反而已经彻底的栽进去。

如今核心的幽冥真虚天赋都丢了,得不偿失。

所以说,确实是不做不错,做得越多,错得越惨。

穆清妃挥手撤销了幽冥真虚,而华紫嫣则也意识回归。

时间流逝得并不多,华紫嫣身边,离暮雪以眼神询问,华紫嫣摇了摇头。

下一刻,她沉思之间,又看了穆清妃一眼,道:“你们且先离去,沐雨兮也带走。”

沐君逸双眼冷冷的锁定着华紫嫣,沉声道:“确定了?苏大师死了?”

华紫嫣道:“天人之魂和变异的殒寂之魂,肯定是都没了。但本体应该有本源存在,未死,却也废了。”

沐君逸道:“确定吗?”

华紫嫣道:“让沐雨兮去找诸葛青尘,就知道结果了。”

沐君逸道:“你和清妃是将沐雨兮炼制成了囚笼吗?或者,你们已经被她控制了?”

华紫嫣道:“她即便是穆清颜,也绝不可能控制我华紫嫣!只是发生了一些意外罢了你到底走不走?!”

沐君逸道:“我这人除非不说,一旦打开话匣子,就想说个够看样子你已经达到了目的了,清妃的幽冥真虚天赋,你夺走了吧?这才是你最终的目的,其余都是无所谓的对吗?给你夺取到更好,夺取不到也不亏!”

华紫嫣无奈道:“穆清妃,带他走吧!”

沐君逸还想说话,华紫嫣眼眸一凝,禁锢之术显化,当场将沐君逸完全封锁。

下一刻,她念头一动,紫气涌出,沐君逸、穆清妃和沐雨兮当场被送出了这片区域,并于刹那之间,飞出了数千里。

送走了穆清妃三人,华紫嫣又看向了诸葛绮妍,道:“你想斩杀苏离的话,其实已经成功了,对吗?”

诸葛绮妍眼神微微黯淡了几分,遗憾道:“可惜没有能亲自出手。”

华紫嫣道:“你确定亲自出手你能拿下他吗?”

诸葛绮妍道;“他的攻击方式很特殊,但并不是无懈可击,不是吗?其实,只要以特殊的囚笼之法锁住他,再以炼魂之法,三四个时辰,差不多直接炼死了,没什么意外的。”

华紫嫣的心莫名的一跳,道:“这的确是个好办法,可惜没法尝试了。”

诸葛绮妍道:“短时间确实不行,但,只要他本体本源还在,以诸葛青尘的反抗之心,肯定是要加以利用的。总之,后面会看到的。

不过短时间,他的确差不多算是跳出去了。”

华紫嫣深以为然,道:“不错那么,暂时我就不干涉你们双方的战斗了。”

华紫嫣看了离暮雪一眼,离暮雪立刻微微点头。

然后,华紫嫣看向了诸葛春秋,道:“接下来,你想做什么,都随你了这次,在你的囚笼之中暗藏领域,算我华紫嫣欠下你一份因果。”

华紫嫣说完,和离暮雪身影一动,化作两张冥纸,当场飘落而下。

纸片飘飞的时候,忽然化作两张燃烧着熊熊冥火的冥纸,然后很快熊熊燃烧完毕,化作一抹抹冥灰散落于四方。

华紫嫣的领域撤销,属于诸葛春秋的杀局才真正出现。

只是,诸葛春秋这般形态,反而情况有些不对。

苏星河看了看苏荷,又看了看诸葛绮妍,这才对着诸葛春秋冷声道:“生死一战?还是明日九十二块镇魂碑再行一战?”

诸葛春秋冷哼一声,嘶吼了起来,然后,当场衍化熊熊烈火,竟是在自我化道,自斩?

无尽魔气席卷了过去,但是很有,诸葛春秋就被无尽魔气席卷,然后化作蕴含天机气息的魔气,遁入地下消失不见。

也不知道是真的自斩了,还是彻底的化为天机魔了。

苏星河深吸一口气,反复推衍之后,神色依然无比复杂。

诸葛绮妍看向了苏荷,轻叹道:“这是这几千年来最稀烂的一局,没有任何人有所收获,反而每个人都曝光了大量的底蕴!”

诸葛绮妍说着,笑着看向苏星河道:“苏大师的这一手‘魂奴神子’计划,可谓是惊天动地泣鬼神,小姐听闻之后,都对苏大师这般手段,夸赞不已。”

说着,她又补充了一句道:“苏叶神子听了也说好。”

苏星河神色没太大的变化,只是呼吸粗重了几分。

“苏荷仙子,明天的九十二块镇魂碑,注意一下烈日动向。今晚的事情,就算是一场磨砺了。”

诸葛绮妍道。

苏荷沉吟半晌,道:“你的灵动之魄还你。”

诸葛绮妍道:“不必,先前不是说赠予苏荷仙子一份么?先前已经答应了,此次算是应诺吧。另外,绿漪无碍,只是被镇魂镜反噬有些严重,过些天就好了。”

苏荷冷声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诸葛绮妍摇了摇头,道:“她没你想的那么差,其实当初我如她这般的时候,是远远不如她的。苏荷仙子,有空不妨多和小姐探讨一番。”

苏荷脸色有些不愉,但诸葛绮妍却也直接踏入虚空,化作流光消失。

苏星河看了看斑驳的华氏古族祖地禁地,沉吟半晌道:“走,去找那诸葛青尘!我要看看那小贱种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苏荷呼吸一滞,顿时有些头皮发麻。

好一会儿她才道:“父亲,那还……动手吗?”

苏星河道:“我自己尚且不知道这魂奴神子计划是真还是假,如果我真把我自己当囚笼,那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我自己根本不可能知道!所以,我仅仅只是去看看。目前而言他已经自斩退局,不参与,也就无所谓了。”

苏荷道:“但是他答应了云青萱,明天不是还会参与进来?”

苏星河道:“答应在前,自斩在后,这份因果,我们得认。我辈修行之人,虽心狠手辣,厚颜无耻,但有些基本的秩序规则,还是都会遵守的。如果这都做不到,以后连入局的资格都没有。另外,你不要好高骛远,那诸葛绮妍的话,是一番好意,有意与你结下一份好的因果,你切莫当成嘲笑讥讽,暗恨于心好好培养绿漪,她确实不错。”

苏荷内心一颤,道:“是,父亲。”

苏星河道:“你的灵动之魄的事情,我去找你母亲,然后让那沐君逸复刻一个小时候的你来,用你自己补充自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我的1978小农庄 诸界之深渊恶魔 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建了一个超一线 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我的系统总想逼我表白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聊斋之问道长生 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