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124章 摧毁杀局揭真相,自斩三魂化道生

第124章 摧毁杀局揭真相,自斩三魂化道生(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更新最快!

整个领域里,一片死寂。

苏离口中说出来的消息,简直像是惊世神雷,将现场所有人都炸懵了!

无论是化身小型祖龙魔的牛逼诸葛春秋,还是超凡天机大师苏星河,抑或者是变得无比冷静的苏荷,都全部的瞪大了双眼。

不是他们无法控制自身的情绪。

而是这时候,已经没有任何必要去控制任何情绪了。

此时,哪怕是沐雨兮,俏脸上的表情都万分的精彩。

而杀魂者华紫嫣,以及其身边的追随者、拿自己身体当试验品、囚笼的离暮雪,也花容失色。

因为,这个消息实在是太恐怖了!

更恐怖的是,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那么神子苏叶、诸葛浅韵以及诸葛启明甚至神女穆清颜,那真是布置得一手绝杀的好杀局啊!

华紫嫣活了上万年,从殒寂时代创立杀魂道,一局屠杀十万天骄开始,到如今,从来都立于不败之地!

但是她也知道,她面对的对手,又是什么样的存在。

无论神子苏叶在苏星河眼中有什么天人之魂的欠缺,有什么七魄方面的瑕疵或者是太过于圆满,都不影响神子苏叶是真正的绝世天骄的事实。

对于修行者而言,七魄太过于完美反而是错吗?

太过于完美,的确会因为太过于完美而找不到瑕疵,也找不到进步的地方。

但同样因为过于完美,足以让人无法击溃!

同样的道理,无论苏离是不是想要搅局,苏离以完美三魂说出来的那些话,都依然蕴含着大道之音,至道之音,无比的振聋发聩,让人根本无法有丝毫的忽视。

这简直就像是要将这些话语强行的塞进他们的身体、他们的灵魂里一样。

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

苏星河呼吸急促,口中喷出白气,额头上也已经冒出了冷汗。

这时候,他时时刻刻都很想进行推衍是不是这样,是不是这样?

但偏偏,此时处于被压制的状态,根本不可能去推衍。

“这些,其实也不算什么重要的事情,因为,真正重要的事情,我还没有提及到。”

“这其中,当然也还有更多的隐秘,但是我却忽然不想说了,说了,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那么,就说一点,终极真相吧。”

苏离说着,看向了华紫嫣等人。

华紫嫣等人,还处于深深的震撼之中,眼神复杂,神情凝重。

这时候,没有人阻止苏离。

而这,恰恰是他所需要的!

所以,苏离更加蕴含道韵,身披七彩霞光的灵魂,也更加的璀璨,更加的震撼人心。

“其实,这这世间的真正因果、终极的真相……”

苏离说着,沉吟了许久,才接着道:“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件事你们总是会在生死存亡或者是某种关键时刻,忽然内心无比心悸,然后似乎听到了冥冥之中的某种惊雷声?然后才会忽然清醒过来?”

“不要看我,也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

“因为,拥有完美的天人之魂,不,或者说是拥有无比完美的三魂七魄,才可以真正的感应到这个问题的真相。

而且这个真相,如今,无论你们愿意听还是不愿意听,我都会说给你们听。

因为你们现在不听,将来也一定不会有机会再听了!”

“因为,我们活在了别人的推衍之中。”

“是不是很不可思议?”

“一点儿都不可思议。因为每一次命格的变化,就一定会有一些天道的某种提醒。这个世界的天道,也是在抗争的,只是抗争得很无力。

而一个能影响天道的存在,又会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所以我一直在想,镇魂碑到底是什么呢?

仅仅只是镇压的魔吗?

那么其中又为何有那么多的镇魂秘宝呢?

这些,我总是想不到答案。

而华紫嫣你将幽冥真虚打入我脑中的时候,我又听到了惊雷的声音,恰好和你威慑诸葛春秋的惊雷重合。

这是不是太奇怪了呢?

诸葛春秋也不是白痴,难道不知道忽然挑衅毫无意义,然后你为什么忽然要用雷劫劈他呢?

因为他忽然之间异动,然后你心血来潮,本能的就要用雷霆威慑对吗?

那么你们这种念头为什么忽然就生出来了?

这些,都不提。”

“我只说一点,所谓的镇魂碑具体是什么,我就不说了,你们自己去想。

而我要说的是,我们现在,活在别人的推衍之中。

什么推衍呢?

幽冥真虚!

华紫嫣,你不是让穆清妃推衍了十次我的未来经历吗?

那么,比穆清妃厉害的人,比如说穆清颜,她可以推衍一百次。

而在镇魂碑上记载这种秘法的人,他可能能推衍一万次。

那么,创造出这种秘法的存在,那就能推衍百万次!

假设,我作为一个绝世的至尊级存在,我想以一个凡人完整的活出下一世,但是在走到下一世复苏至尊级本源体之前,我如何保证自己一直活着呢?

来,我们来一场幽冥真虚,我将未来的所有可能全部凝练进去,然后让未来在幽冥真虚之中进行。

那么,只要我一死!

幽冥真虚就重新来过。

一直反复推衍,推衍出无数的结果,并在其中选择出一条一直完整活到‘至尊觉醒’的路,然后开启第二步计划!

第二步计划,就是测试计划。

就是测试第一个计划是否可以顺利完成!

而这个计划会测试多少次呢?

可能是十万次。

也可能是十亿次!

总之,这一次测试的具体过程,就是那唯一的一个‘从凡人活到至尊觉醒’的那条路的安全性。

这样,在无数次的测试之中,所有出现问题的结果,都会被舍弃。

然后通过这样的手段,算出没有丝毫风险的一条路来。

这样一来,就可以真正的按照这种方式,放心的去斩掉自我记忆,并活出下一世、直到安全的至尊觉醒了!”

“怎么样,这个计划的真实性如何?”

苏离淡淡讲述完,现场,如落针可闻。

这一次,所有人早已经被震惊得麻木了。

但,还是为这样滔天的恐怖计划,而口干舌燥。

而不得不说,灵魂处于这种非常有逼格的状态,苏离如言出法随,哪怕是华紫嫣,都被震住了。

苏离看着不断飞涨的天机值,心中感慨连连。

以理服人不是不好用,而是,要学会怎么去用。

这个一直被他当成是鸡肋的技能,在他没有天机值、又无法锁定他人人生档案的时候,才大放异彩。

也就是说,这种能力,非但不弱,其实非常强,而且还是个超级白嫖的技能,只要你口活好,那你想怎么嫖都可以。

而且别人还无力抵抗,甚至被嫖了还心生感激!

“你所说,简直匪夷所思,但,这些都只是霍乱我们心智的手段罢了。

如你所说,我们皆是卑微的棋子,而且还是那种行尸走肉般的工具。可实际上,我们是不是工具,难道我们自己不知道吗?”

华紫嫣沉默半晌之后,说出的话,根本就没什么威慑力。

苏星河这时候就看不下去了,冷笑一声道:“你是工具人的时候,你自己知道吗?在万漓圣地的时候,你还是个十七岁的少女,还带着命劫呢!你自己知道吗?”

华紫嫣呼吸一滞,脸色有些不好看,却也没说话。

离暮雪无比冷静的道:“理论上,确实有这种可能如此一来,这场杀局忽然变得没任何意义了啊,所以,苏离你这为自己脱离的手段,当真是精彩之极。

可惜,即便是真的,我们活在当下,也一定会为了自己前行的路,继续这么走下去。

对于我们而言,未来出现任何变化,或者是局外如何残酷,都没有任何意义。

我们只要做好当下该做的,完成自己既定的计划,就行了。”

穆清妃迟疑道:“幽冥真虚确实有这种推衍的能力,但是不可能创造如此诸多拥有造化、本源级的存在吧?!毕竟,我们也是拥有魂和魄的啊!也是拥有自我的啊!像是我创立的幽冥真虚之中,那是以我们自己的部分气息投影进去,进行推衍的。”

苏离一看穆清妃就知道,这就是开始被忽悠进去了。

不过,这种说法,其实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反正眼下有没有道理,都不用管,先全部忽悠一通,狂刷天机值,然后再把杀局掀翻再说!

至于未来,未来的事情未来再去处理。

眼下如此绝境之境,肯定是要抗争的!

“是啊,所以,我们都是真实的存在,但是又不完全是!因为本体的玩法之上,不是还有本源吗?汇聚一缕本源,形成本体,打入幽冥真虚之中不难吧?

而且,这等大人物,抓一些低层次的天骄什么的来,布置这些,岂不是很简单?

或者,那些大人物也都遇到了什么大事情,一定要都活出下一世,所以一起商议布局,大家降下来的都是这种‘本源’?

这样一来,自然拥有自我!

更遑论,你们的幽冥真虚里,华紫嫣固然是真的华紫嫣,可是里面的沐雨兮和我苏离,和真实的沐雨兮和苏离没有任何区别啊!你都能推衍一个圣地,别人推衍一个世界又有何难?”

苏离的话,让穆清妃都无力反驳。

华紫嫣叹了一声,道:“无论如何,今次的布局,依然是会持续下去,我虽赞叹于你的说法,却也不会因此而受到什么影响,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便是我的道与法。”

华紫嫣说着,又道:“苏大师,既然如此,看样子我是知道你的选择了。你两种都不想选择,对吗?但是,这在我的领域,我是不可能放过你的了。”

苏离点了点头,道:“该说的我都说了,但是不急,我再说最后一句话无论你们信不信,我都会说。”

苏离说着,往后微微退了一步,又道:“华紫嫣,你无需动手,我乃灵魂状态,你除非魂战,不然无法伤我灵魂的。

我的灵魂层次比你还高,还圆满。

至少,短时间你镇压不死我,也无法阻止我做任何事情。”

苏离以眼神阻止华紫嫣出手。

但,华紫嫣还是动手了。

一道毁灭劫雷,当场劈向苏离。

苏离没有防备,任由这毁灭劫雷劈在了他七彩玄光萦绕的灵魂上。

灵魂微微一震,大量的彩光溢出,冒出大量的青烟。

但,也仅仅如此罢了。

苏离的灵魂确实是孱弱了十分之一。

但是这般结果并不难受,因为此时他既有上清的随意,又有玉清的冷酷淡漠,还有太清的绝世道韵萦绕。

就这雷霆劈得他灵魂虚弱了十分之一,但是也对于他的灵魂有了一定的淬炼效果。

就像是紫霄神雷炼魂一样。

如果是以分身的那种无限刷的情况,此时倒是可以让华紫嫣一直劈,一直这么炼魂。

如果是之前,苏离一定会想办法这么去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我的1978小农庄 诸界之深渊恶魔 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建了一个超一线 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我的系统总想逼我表白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聊斋之问道长生 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