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119章 未来推衍寻生机,太清秀翻苏星河

第119章 未来推衍寻生机,太清秀翻苏星河(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更新最快!

见到苏荷忽然发疯,七魄崩乱,丧失理智,苏星河神色一凛,一股青色能量猛的拍出,瞬间笼罩了苏荷。

同时,他抬手一卷,将那镇魂镜直接收到了手中,眼神阴厉而复杂。

而苏荷此时,则呼吸急促,一头长发都被自身的力量震散,散乱的披着,整个人完全处于一种类似于犯了狂犬病、癔症之类的病症之人,处于一种狂躁、暴躁的状态。

哪怕是苏星河以特殊的天机玄术镇压封镇了她,她依然没有第一时间清醒过来。

苏星河见到她这般,冷眼扫了一眼绿漪,道:“把你的灵魄砍了,献祭出去。”

绿漪吓得瑟瑟发抖,却在被苏星河呵斥的瞬间,立刻跪地磕头,然后她的身体之中,当初走出一个小女孩儿。

这小女孩儿,模样和苏荷化身的那个小女孩儿几乎一模一样。

然后,她呆呆的看着绿漪。

绿漪眼中显出了决绝之色,手一挥,手中的剑光陡然化作一道血光,猛的朝着小女孩儿的脖子砍了过去。

小女孩儿一呆,随即人头落地。

刹那之间,落地的人头化作大量的灵动气息,逐渐的没入镇魂镜之中。

镜子里,一缕缕的神秘绿气凝聚出来之后,很快涌向了癫狂、暴躁状态的苏荷。

好一会儿,苏荷彻底的稳定了下来,同时,她的双眼变得冷漠、清明了许多。

“父亲。”

苏荷看到了苏星河那无比冷漠、冰冷的眼神,浑身一颤,当场就跪在了地上。

同时,她眼瞳深处,隐藏着深深的恐惧、不安,以及懊悔神色。

苏星河点了点头,道:“垫底的货色,果然就是垫底的货色。勉强进了天骄的圈子,但还是差太多了。今次给了你表现机会,你都不行!

你看看为父怎么用这镇魂镜,看好了!”

苏星河收回冷漠的眸光,随即盯着再次淡然站定的苏离,脸色一片阴沉。

而这时候的苏荷也同样看向了苏离。

她的眼中,再没有那种源自于骨子里的高傲,有的是无尽的仇恨、狠毒,以及一丝源自于灵魂深处的忌惮!

她一辈子战斗无数,却从来没有遭遇到这样离奇的战斗之法,这简直是恶心得她差点连几年前修炼的灵气都吐出来了!

这要是隔三差五的遇到这样一个离奇而恶心的修行者来战斗,她这七魄,这辈子看样子都别想修行成功了!

这哪里是什么修行者,哪里是什么天机大师,这是纯粹恶心人的吧?

这是修行的什么功法?

不修攻击,专门精通各种速度和防御?

苏荷的心情依然是无比复杂的,哪怕是绿漪这个魂奴、药奴提供给了她一部分灵动之魄来弥补身体的不平衡,但是此时想起来,她已经有再次狂暴的冲动了。

“冷静!”

“一定要冷静!”

“一定不能狂躁,一定不能被那个小贱种气到!”

“一定要冷静我可去他娘的冷静吧,我要弄死他!今次一定要弄死他!”

“啊啊啊”

苏荷又开始狂躁了。

绿漪的灵动之魄,契合度还是远远不够。

抑或者说,这次,苏荷实在是被打击到了,特别是,这一次是一个如此难得的、在苏星河面前表现的机会,结果不仅没有表现好,反而像是个小丑似的,彻底的丢人现眼了!

所以,她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又要狂暴了。

这时候,华紫嫣有所察觉,莫名的凝聚了一道紫气,萦绕了过去,同时蕴含着一缕缕特殊的灵性本源。

“嘶”

这刹那,苏荷仿佛被一股清凉的寒气席卷身心,顿时一个激灵,立刻清醒了过来。

随后,她看向华紫嫣的目光,多了一丝感激的色彩。

华紫嫣见状,微微点头,不再说话。

这就是一份因果,看似不大,但是将来用得好,苏荷将要为此付出很大的代价。

将来,如果在某一场谋划之中,那么,她将会少很多的风险而很明显,苏荷将来也是要执掌大局的。

至于苏离

既然已经得罪了,而且此人如此厉害,那就,借助于这次的机会,想尽办法将他打掉吧。

这种人,真不能存在下去了。

“可惜,时间无法倒流即便是有镇魂碑的属性是‘时间属性’,蕴含‘时间法则’,但回到的过去,也不是我所在的过去了。我终究依然是我,依然错过了那个少年。”

“那一天,沐雨兮把一个绝好的机会送给了我,而我,却自视甚高,又因为没有觉醒本我,没有复苏本源,以至于,错过了人生中最大的一场机缘。”

“悔不当初。”

“甚至,之前在壁画上,其实也还有机会。”

“但,依旧错过了。”

“如果……如果还能有一个机会”

华紫嫣心中有些悲哀的感叹。

但是这时候,她的心中,却响起了一个清淡而略显幽冷的声音:“再给你十个机会,你也一样会错过!苏星河一直没有给那苏离机会,但是他该崛起,还是崛起了。

苏星河一直在给神子苏叶机会,但是没有崛起,终究还是没有崛起。

我重新给你一次机会,你试试。”

这声音幽冷显化于华紫嫣心中,随后,她身心一颤,接着,她的眼前,视野忽然就发生了变化。

接着,她的记忆也忽然之间模糊了。

一片黑暗的虚空,华紫嫣面前,忽然站着如幽冥黑雾形成的穆清妃。

穆清妃轻声道:“我释放幽冥真虚,给你十次机会,看看你们是否有缘。”

华紫嫣道:“穆神女,为何……”

穆清妃轻叹一声,道:“挡不住了,我有预感,挡不住这苏离了。哪怕他这一次专修的是防御手段,其实也未必能挡住苏星河的攻杀之术,甚至也未必能挡住我夫君沐君逸的攻杀神术但是,我知道,这一次,我们阻止不了他。

这和推衍无关,我也不会推衍。

但是我的‘幽冥真虚神术’来自于那一块携带‘幽冥属性’的镇魂碑你知道,每一块镇魂碑,都有着对应的属性。

一旦参悟其中的属性,就在那一途,会有极其深邃的造诣。”

华紫嫣轻声点头,道:“我知道。”

穆清妃道:“你承受了整个华氏古族所有的气运、命格,乃是三千年难得一见的紫气极道体质。

先前又历经过一番蜕变,并得以以此超脱。

将来的你,是有希望超过诸葛浅韵的,因为你有机会诞生天人之魂,而她没有!

她只能谋夺南宫魅儿那一份天人之魂,而且还机会渺茫。

所以,她的路,其实已经走到了尽头。

当然,她可以在冥山府找一个更强的道侣,抑或者是将手伸到冥山府之外。”

穆清妃的话,让华紫嫣陷入了沉默之中。

好一会儿,华紫嫣才躬身行了一礼,道:“如此因果,紫嫣承受了,将来必定偿还。”

穆清妃点了点头,道:“只是为自己准备一条后路罢了。而且,这一次,我和沐君逸已经决定,给沐雨兮留一条后路因为,沐雨兮已经被苏离看上了。

虽然我不喜欢这个低贱的药奴种子后辈,甚至厌恶他身上逸散出的那股子低贱的气息,但是……

他现在,已经崛起了。”

华紫嫣忽然道:“不,穆神女您错了。”

穆清妃道:“嗯?”

华紫嫣道:“他身上的气息非但不低贱,还比我们所有人的气息都高贵,因为那就是大道的气息。”

穆清妃道:“他身上有自然的气息,有冷酷的气息,也有阳光、温柔、惆怅、悲绝甚至沧桑的气息,却唯独并不蕴含多少至道以及生命层次的高贵底蕴气息。”

华紫嫣摇了摇头,道:“那是因为,他把至道的气息专精了,并将其凝练到了一种极致。当他表现出那样的一种状态的时候,哪怕他没有了其余的任何实力、任何能力,但你只要看一眼他,就知道,他就是天!他就是命!他就是天枢无极!就是极道造化!

他站在哪里,哪里就是天道!”

穆清妃倒吸一口冷气,道:“你所言是真?”

华紫嫣道:“以我的底蕴,复苏之后又蜕变生命底蕴,见到他那种状态的第一眼,神女您知道我想的是什么吗?想的不是如何弄死他,而是,如何给他跪地磕头,哄着他赏我一道道韵让我去感悟生命本源!您知道,当时这想法疯狂滋生出来的时候,我是什么心情吗?

不仅是我,离暮雪都是这样!

如果只是我一个人,可能我会被魅惑,但是离暮雪啊!离暮雪是什么存在,神女您是比我还清楚的!

可是,她都这样,您想一想,那是什么存在?”

穆清妃的脸色顿时就变了,而且变得极其的精彩了起来。

“有投影图腾吗?我看看!”

穆清妃沉声道。

华紫嫣摇头,道:“没有,虽然壁画可以记录一切,但是记录不了他因为他的身影在壁画里已经不是他,而是一缕紫气!一缕极道的紫气!

那种紫气,比我紫气的品质,高了十个层次以上!

穆神女,您告诉我,我的紫气源自于生命层次,如果以生命层次对比紫气的层次,那么,他的生命层次该有多高?

这确实不能就直接断定他的生命层次非常高,也不能断定他很高贵,但是我知道,他的潜能,无限巨大,无限骇人听闻!

原本,我是不太确定这一点的,可是这一次,看他那战斗的恐怖场景,我就身心发冷。

这实在是太恐怖了,我从未见过有一个修行者会以这样的诡异、离奇、惊悚的方式战斗!

竟然精研防御之法,极道身法,然后形成一体,打中了不死,或者干脆打不中!

这是走出一条新的修行之路,然后要风靡一个时代吗?

什么分身什么本体,你打不中我,或者打中我我都没半点儿事儿,这这这匪夷所思,完全颠覆了我对于战斗的理解!

如此想想,那专精杀魂、专精战力的苏荷为什么会当场崩溃了?

这对于她凝聚的执念而言,对于她走出的修行之道而言,这完全是一场碾压性质的打击啊!

她所讲究的就是摧枯拉朽,以极致的战力,穿透一切虚妄,打穿一切虚无!

可是在苏离这里,她打不穿,也打不中。

别说她灵动之魄丢失了,换作我是她,那就相当于当场被这苏离破了道心,毁了前行的根基啊,这还不当场就崩溃了?

因为她凝聚的修行方向、至道执念等,都被苏离这一专精防御、闪避的功法给直接暴力粉碎,被当场打进深渊里了!

如此一来,原本那些蕴含‘防御’、‘身法’属性的镇魂碑,看样子立刻要成为各方势力拼死争抢的热门了。

这是以一人之力,当场将那些被认定为没什么用的镇魂碑,给直接盘活了啊!

这一下,当真是天下皆惊!”

华紫嫣说着,又道:“这一战,我当真的是大开眼界,简直颠覆了我对战斗的所有认知!”

穆清妃道:“确实是极其颠覆,极其震撼,极其的出其不意,而这般战斗的效果,也极其的好!

其实,如这般方式,也不是没有人研究过,甚至有修行者精通过,不然那些圣器防御战甲,那些守护符印就不会被研究出来了。

但是,对于拥有镇魂秘宝的真正强者而言,这些都没用,你就是套上一千层一万层,就这镇魂镜,当场一照就给你全部打穿所以,这种防御之法,所有修行者都觉得是没用的。

还有,谁会傻了吧唧的站在那让别人攻击而不反抗?

大概也只有苏离这个完全没有受到过什么教导的莽汉,才会想到这么可笑而又奇葩的法子了。

关键是,这种脑子进水了的奇葩想法,竟然,竟然可以成功?!!!

这还有没有天理了?!这还有没有一点儿的大道威严了?!

这天理、这大道莫非是他苏离的吗?这么眷顾他?!”

说着说着,穆清妃激动了,甚至也开始急躁了,浑身的七魄之力剧烈的动荡了起来。

华紫嫣嘴角抽了抽,莫名的凝聚一股紫气,萦绕了过去,笼罩了穆清妃。

穆清妃的情绪很快平静了下来。

她叹了口气,无奈道:“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也太震撼了,在这种人面前,我忽然就觉得上天是真的太不公平了!

连这样的功法都有?还能在一个月内练成?

这天道、命运是将我们的灵性、智力碾压在深渊里摩擦吗?”

华紫嫣同样叹了一声,道:“这世间有一种人,名叫‘天命之主’比如说,诸葛青尘,虽然这人有诸多问题,但是命格没问题。

而有一种人,叫做‘绝世天骄’。

这种人的存在,就不是跟我们讲道理的。

我曾经好歹也是一方小圣地的圣女,本身拥有整个种族几千年累积的命格!

无数族人的死,为的就是营造出一个种族命格的命运之子,而我,侥幸成为了那样一个天选之人。

可是呢?

我如今,甚至连进入天骄的圈子的资格都没有,甚至还差得远!

可是,穆神女你看看这苏离……

他就今天这表现传出去,那个圈子,甚至估计会主动的接纳他了。

而那个圈子里的天骄,又有哪一个不是这样的存在呢?

还记得那个看了一眼天降镇魂碑,从而领悟‘天降镇魂’的极道杀魂功法的少年吗?把自己的灵魂炼制成镇魂碑,见谁杀谁,一招杀翻天,当初杀得整个冥山府鸡犬不留,血流成河,区区少年,硬生生杀出一条魂战血路,竖立赫赫威名!

还记得那个看了一眼烈日真相的少女吗?当场学会了砍头之法,一剑杀了旌阳村十万天骄,很长一段时间,所有天骄见到她都立刻绕路走,就小白兔见了猛虎似的。

还记得那个逆转血脉,把自己炼制成祖龙魔的公乘一脉的传人吗?一个人化身祖龙魔,打爆了两艘幽冥船,强行打穿了两个大府,杀了无数人,从别人手中抢走了足足两块镇魂碑!

还记得那个阙德吗?把自己的肉身炼制成了幽冥战船,把自己的灵魂炼制成了模仿祖龙魔的幽冥魔,合体之下,一船犁破天,把一干杀来冥山府的强者全部镇死,沉尸幽冥海,他们一身骨头,被他收集了,打造了足足几百艘幽冥船。

还有这一次的苏叶,诸葛浅韵这些人,也都快了。

这些,都是天才。

这些,就是我们和他们的区别。”

华紫嫣不断的回忆过往那些震撼的记忆与传说。

“阙德……”

“此人确实是……”

“我们冥山府,如今外府不敢伸手进来,也确实是归功于他那一次杀得天翻地覆,日月无光。

不然,这最后的诸多镇魂碑降临于我们这冥山府区域,别的强者早就杀过来抢了。

这是好事,但,也是……难言之事。

而且,此次阙辛延出面了,他算是阙德选中的传人,却不知要送来如何历劫,此事有些不太好处置。

杀不好杀,但也不能容忍他各种搞破坏啊。”

穆清妃沉声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我的1978小农庄 诸界之深渊恶魔 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建了一个超一线 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我的系统总想逼我表白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聊斋之问道长生 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