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104章 风浅薇勾引,幽冥船窥密

第104章 风浅薇勾引,幽冥船窥密(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更新最快!

“尽快?我当然希望啊,但是这废物能行吗?她能找到忘川河吗?这废物东西,真不知道,那诸葛春秋怎么看上她的!莫非是舔功了得?”

魅儿还没开口,就再次被那风浅薇怼了一顿。

然后,魅儿再次被骂得一脸发懵。

她眼神颇为复杂的看了华紫嫣一眼:“这人你先前就该将她拍死的。”

华紫嫣眼神回应道:“你也发现了?”

魅儿传音道:“镇魂殿也是厉害,能培养出这样一种天才来。”

华紫嫣传音道:“别看这种人各种作死,各种白痴,但你看,她这不是把我作进来了吗?以我这小暴脾气,这种人来,真是屡试不爽。”

魅儿:“……”

两人传音之间,风浅薇还再次想动用她的长鞭来抽魅儿,却是被华紫嫣一道冷漠的眼神逼退了。

只是,越是如此,华紫嫣越是发现,风浅薇对于魅儿的仇恨之意、嫉妒之意更浓了。

华紫嫣的心情也同样很是复杂,好一会儿才回了魅儿信息:“这人其实很厉害,我学习到了。”

魅儿点头回应:“确实很厉害,有时候本人越是愚蠢,其发挥的作用,越是好。毕竟不知道,往往比知道装不知道,更难能可贵。就是,这实在是有些恶心人了啊。”

华紫嫣回应道:“镇魂殿的手段,不是一向如此恶心人吗?那风遥不是这种性子吗?所以说,这两人,果然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哈哈哈,想起来就觉得好笑,我越是护着你,她越是仇恨你,越是想折磨你,好久都没有碰到这般有趣的事情了。”

魅儿无奈道:“好歹我曾经是你大小姐,你这个没良心的。”

华紫嫣回应道:“不用担心,这种情况不会太久,忍忍吧,不然还能咋的?拍死她?”

魅儿道:“别为我出头了,不然这人会越来越过分了,我若真忍不住,做出些过分的事情来,你也兜不住的。”

华紫嫣道:“镇魂殿,真是专做这种明摆着腻歪人的事儿,不过……那风晗倒是极为聪明,但估计快了。”

魅儿道:“管他作甚,赶紧把离暮雪救下来吧。”

华紫嫣微微点头,这才会赢风浅薇道:“不是很难找,不用担心。还有,你那点儿道伤,找到苏离,他出手,分分钟就解决了,别生怕自己死了似的。”

华紫嫣的语气不算好,但是因为气势足,而且隐约有心理阴影,风浅薇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她越是受气,就越是要拿魅儿出气,所以接下来的场面,简直是一言难尽。

沿途,虽然颇为周折,也有一些不太大的危险发生,但是总体上,还算是很顺利的。

只是魅儿,倒是确实是吃了一些苦。

华紫嫣也没有再出手,也没有阻止,她确实也看出来,魅儿确实是莫名的会吸引仇恨,引来各种灾难。

而这种情况,华紫嫣通过她如今的部分超脱能力,是能看清原因的那的确是被人刻意‘镇压’的结果。

如此一来,魅儿先前所说的那些,就是真的了。

“也不知道,你们最终是想做什么,不过,却也与我无关。”

“想将我拉进来吗?希望不大。”

华紫嫣心中思量着,随即神色恢复了冷静。

同时,她也没有再与魅儿有过多交流了。

这般,终于在半个时辰之后,穿过孤寂之地的禁忌区域,华紫嫣带着魅儿和风浅薇,来到了忘川河之地。

忘川河是全部都是黑水。

而且,这个地方,是有些诡异和凶险的,所以来的时候,华紫嫣已经提醒过风浅薇几次,让风浅薇适当收敛。

风浅薇虽心中不痛快,倒是也没有怎么和华紫嫣冲突。

接下来,华紫嫣也没有什么办法找人,只能等,等幽冥船主动出现。

她驾驭紫气,带着风浅薇和魅儿穿行在忘川河上。

很快,忘川河上,出现了一艘巨大的幽冥船。

幽冥船上,并没有人影,有的只是大量的血红色的灯笼。

每一只灯笼里,都是一颗颗的人头在燃烧着,而并不是幽魂。

幽冥船很奇怪,其中也有许许多多离奇诡异的事情,但是,无论是华紫嫣还是魅儿,都没有任何去探秘的想法。

只有那风浅薇,看到幽冥船之后,心中充满了好奇。

“那灯笼里,为什么会有人头?那些人头的气息看起来很强啊,好像大部分都是婴变化神境了,比我都强,怎么都被砍头了?”

“他们的脖子被砍得很平整,这是一刀切啊,这样的实力,怕是要化神境九重才可以做到吧?”

“是谁杀了他们,太强了吧?”

“为什么这战船是骨头打造的?这些骨头,好像都是化神境级强者的骨头啊!”

“要是把这些骨头里的本源能量收集起来,炼制成本源能量,那就真是一步登天了啊!”

风浅薇不时会对着幽冥船说一句话,她像是在和华紫嫣说,但是华紫嫣不理她。

但是她又瞧不起魅儿,觉得这人下贱,因此就在那里自言自语,像是个智障似的。

好一会儿之后,华紫嫣叹了口气,道:“我真快受不了了。”

魅儿示意一个我也很无奈的眼神。

华紫嫣深吸一口气,冷声叱道:“闭嘴!”

风浅薇一愣,随即脸色立刻冰冷了起来,叱道:“你在与我说话?用这种语气?我告诉你华紫嫣,我忍你很久了!”

华紫嫣嗤笑一声,道:“虽然有一些原因影响,但你动动脑子幽冥船是什么存在,你在那里肆意评论?幽冥船是和镇魂碑都能平起平坐的灵物,咱们都得要有敬畏之心!”

风浅薇闻言,不屑的冷哼了一声,道:“不就是怕死吗?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做什么?我议论几句就不尊敬幽冥船了?你口口声声尊敬,说不定还在心中怎么想着将这灵物据为己有呢!”

华紫嫣差点噎着,她深吸一口气,保持冷静,以免那小暴脾气炸裂,当场将风浅薇拍成齑粉。

真要拍死了,她立刻就入局了。

所以,这次答应魅儿,真的是……

算了,谁让自己欠了她一场巨大的因果呢?

“魅儿,把阙辛延喊出来吧,再这么下去,咱们都会被牵连进去,被点灯笼了。”

华紫嫣妥协了。

魅儿耸耸肩,道:“我都本来要出手了,你却偏偏忍不住。”

华紫嫣道:“好吧,都怪我嘴贱。”

魅儿道:“那就只能以定魂术,锁定他的灵魂气息,然后将他唤出来了。刚好,他也欠了一份因果,这下,就还清了。”

风浅薇闻言,眉头皱了皱,对于那所谓的‘定魂术’,她心中已经有些火热了。

这么容易锁定他们的气息,那这般功法,可是非常容易夺取别人奇遇和机缘的功法啊!

藏在暗中,等别人获取奇遇和机缘,自己再暗中锁定别人的位置,半路截杀,摘取胜利果实,岂不美哉?

风浅薇眼眸中流光闪烁,同时看向魅儿的眼神,都眼有所不同了。

魅儿如没有察觉一般,而是开始衍化殒魂茶罐的气息,并很快蔓延了出去。

果然,很快她就发现了阙辛延的灵魂气息。

是以,一番感应之后,魅儿在心中呼唤了一句。

而这时候的阙辛延,正在幽冥船内,躺在一座小型的水晶棺中,静静的休息。

此时的他,身体已经变小了很多,只有五六岁大小,像是个安静熟睡的小男孩儿一样。

受到呼唤和牵引,阙辛延睁开了眼睛,然后如僵尸一样坐了起来。

片刻之后,他眼中早已经扩散的瞳孔、早已经溃散的神采,全部的恢复了正常。

“该来的,还是来了。”

“终究是避不开啊。”

“魅儿啊,你真的是……”

阙辛延叹了一声,然后跳出了小型的透明水晶棺,然后抬手一推,那水晶棺棺盖直接封锁了起来。

棺材盖上,还不时有着杀头者在杀戮优秀的天骄奇男子奇女子的流动壁画在呈现。

只是,阙辛延看了一眼之后,默默的抬手一抹。

整个画面,立刻化作一片虚无。

就像是画好的沙画,被手掌直接推平了一样。

又过了片刻之后,五六岁的阙辛延渐渐长高,长大,然后他看了看水晶棺中的那一张骷髅头面具,迟疑了片刻之后,终究还是将面具拿了起来,并放在了水晶棺上。

他没有戴上面具,而是以原本的模样,走出了船舱。

来到幽冥船上之后,阙辛延静静的看了远处的魅儿和风浅薇一眼,神色没有什么变化。

反而,他的目光落在华紫嫣脸上片刻之后,却莫名的有些惆怅。

他轻叹了一声,道:“上来吧。”

他说话之间,抬手一挥,幽冥船上的所有血红色灯笼,全部消失了。

华紫嫣看了魅儿一眼,然后抬手一卷,当场连风浅薇都卷了起来。

风浅薇立刻想要还手她以为华紫嫣要对她如何,却不想,竟是毫无还手之力,像是浑身被禁锢了似的。

她心中一惊,下一刻,异常情况就已经消失了。

然后,她已经无比顺利的站在了幽冥船上。

幽冥船上的那种神秘、强大的幽冥气息,让她忽然觉得非常的舒服,就像是身心在此地都已经通灵了一样。

她忽然就有些喜欢这艘神秘而强大的幽冥船了。

“如果可以一直生活在此地,那么就算是不修炼,光是这种强大的幽冥气息滋养,实力就可以突飞猛进!”

“难怪,幽冥船这么厉害,想来,是这异宝本身拥有极其强大的蜕变修行者的功效!”

风浅薇心中想着。

阙辛延却已经再次开口了:“魅儿,此次你拉我入局,你该知道,一旦出事,那就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了。”

魅儿笑了笑道:“我没那本事,我只是奉命行事罢了。现在,她们要找苏离、诸葛染月和云青萱,但是呢,这三人所在之地,也只有离暮雪能找到。而离暮雪已经在忘川河了。”

阙辛延道:“忘川河很大,而且存在时间洪流,我没办法帮你找她。你的因果我会偿还,但也该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

魅儿道:“紫嫣的秘术判断出,离暮雪的来历有些奇怪,而且她选择在忘川河自杀。你知道吗,如果她自杀,可能,紫嫣和云青萱,就都会受到巨大的影响。”

阙辛延闻言,道:“活生生的傀儡死士吗?新品种?融合紫嫣和云青萱的特殊作品?”

魅儿道:“不是,就是个正常的人。”

华紫嫣道:“确实是正常的修行者,天赋和命格,像是把我和云青萱融合了一样,很奇怪。”

阙辛延思索了好一会儿,才深吸一口气,道:“有些麻烦,不是不帮,若是这样的命格,我更是无能为力。”

风浅薇闻言,顿时很是不愉了,她心道:“废话连篇,行就行,不行就不行,有这么复杂吗?还是说,想要什么好处?”

想着,她不由联想到之前在幽冥船上感受到的逆天好处,立刻模仿着苏幼茹那般妩媚可爱的样子,柔声道:“阙大师,此事真的非常重要,您就帮帮浅微吧,浅微身有道伤,此时已经末路穷途,苦不堪言……阙大师,浅微会一辈子记得阙大师的好。”

风浅薇尝试着展现自己的魅力,然后去勾引阙辛延,却被阙辛延以一抹戏谑的眼神止住了她故意凑近的亲近。

“怎么,想勾引我,留在幽冥船上?你若是想留下,拿命魂点灯笼,我倒是乐意之极。

不过想拿我阙辛延当玩物?就你这种,还真不配,懂吗?”

阙辛延直接的话,让风浅薇脸色瞬间惨白,当场就下不来台。

她很想说一句狠话,但是这人,看样子是幽冥船的主人,实力怕是也深不可测,她还是得罪不起的。

她装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似极其羞愤、委屈。

不过,阙辛延却根本不在意,冷声道:“首先,以我的体质而言,就你这种,一秒我就能将你吸成干尸,懂吗?其次,我曾被人这般对待过二十余年,这些路数,我施展起来,比你精通一千倍一万倍知道吗?所以,就你这种贱女人,你得庆幸是遇到现在的我,若是早上十天八天,你现在就已经被我吸成一具干尸了!

我也知道你是镇魂殿培养出来的智障,专门恶心人来着的,但我阙辛延是无所谓的!

好了,别叽叽歪歪,再啰嗦,我当场把你幽魂抓出来,当灯笼点了。”

阙辛延的霸气的话,说得华紫嫣像是热天喝了一口冰泉似的,身心都爽透了。

而魅儿虽没说什么,却也莫名有种舒爽感生出这对于一直自觉很苦逼的她而言,却是一番难得的收获了。

反而是风浅薇,真的是被镇住了。

然后,她想到了那灯笼里凄惨的一幕,打了个冷颤,立刻卑躬屈膝的、满脸谄媚讨好的,小心翼翼的退后,不敢有半点儿造次。

华紫嫣见到这一幕,也算是见识了。

早知道,直接不抹除记忆,那还哪里那么多屁事!

果然是恶人还需恶人磨。

想到恶人华紫嫣忽然就想到了苏离。

这时候的苏离,已经成长太多太多了,她忽然很想见见这位如今的苏大师。

但是,她知道,见到离暮雪之后,她必须得离开,不然,一见,就出不来了。

“魅儿,你将那最后一线希望放在他身上,等待他破茧成蝶,又岂止,他或许早就将你当成了棋子、鼎炉,你即便是将他养成了,那,也仅仅是另外一个诸葛浅韵而已。”

“魅儿,他也不会有太多的不同。”

“以他的黑暗经历,将来,他,必定也一样,是一样的罪恶之源,也一样会让你永生为奴。”

华紫嫣怔然刹那,心中的凝聚的念头又很快消失。

阙辛延将那风浅薇警告了一番之后,见这风浅薇彻底老实了起来,才神色极其难看的盯着华紫嫣,厉声道:“华紫嫣,你什么意思?”

华紫嫣脸色微微一沉,道:“就是这意思!”

阙辛延道:“你真是疯了,这样的信息你在你心里想,还凝聚执念,还在我面前,还在幽冥船上,还在这忘川河上想!”

阙辛延这话一出,魅儿的脸色不由一沉,道:“你背叛我?”

华紫嫣道:“不,我只是要跳出去,不关我事!我父亲都可以卖,何况是你?这些信息我当然要拉几个重要的垫背。”

魅儿道:“我是故意的!”

华紫嫣道:“我知道,所以我也是顺你心意,只是谁知道这阙辛延真缺心眼了,当场捅穿了。”

阙辛延瞪了华紫嫣一眼:“给老子玩你娘的心机呢?你知道这么做什么后果吗?忘川河就是幽冥海的表层!你们一个个都他娘的是疯子,老子不陪你们玩了!”

阙辛延说完,立刻就要化作幽冥粒子消失。

华紫嫣道:“你不玩,你师尊也会玩啊,你以为你们能独善其身吗?”

阙辛延离开的步伐一顿,随即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随后,他才转过身来,深吸一口气,道:“无所不用其极,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都疯了,挣扎什么?还挣扎什么啊?有希望吗?没有希望的,最终一定会一败涂地!”

华紫嫣道:“我管不了那么多,魅儿有这意思,我帮她推进一把,再刚好把自己跳出去。你们也是被影响的,怎么可能脱离出去?你是脱离了,但是真脱离了吗?别人让你以为你脱离了而已!

你这走了一步,才是真废,臣服,真是活该!真是浪费了魅儿一份造化问心圣源!

所以,我说,乔莲儿玩弄你这种人,那是你真活该!”

阙辛延闻言,瞪大了双眼,死死的盯着华紫嫣好一会儿之后,他才深吸一口气,道:“你还真是恶毒!”

华紫嫣道:“谢谢夸奖,你们玩的太大,我才是真不愿意玩的人,真是的如果不是这份因果,我现在已经完全脱离了,蜕凡了!我没怪你多事,都算是不错了!你师尊缺德,你缺心眼,懂吗?弄出个离暮雪,不就是这意思?

她自杀,不就是逼我过来引局?

所以你们这些人,是真脏,臭不可闻!”

阙辛延沉声道:“我师尊的事情,我不知道,记忆早就没了!”

华紫嫣道:“那去找他,要快,反正离暮雪要是死了,我绝不会参与,到时候直接蜕凡,自我毁灭。”

魅儿道:“你这又是何必?”

华紫嫣道:“我不相信任何人,我也不觉得他能破茧成蝶。但,说到底,我感激你那一份造化问心圣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我的1978小农庄 诸界之深渊恶魔 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建了一个超一线 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我的系统总想逼我表白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聊斋之问道长生 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