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089章 苏离玩弄小染月,墓中婴儿不朽骨

第089章 苏离玩弄小染月,墓中婴儿不朽骨(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更新最快!

苏离盯着那残碑看了一会儿,残碑上,那些诡异的文字,仿佛逐渐的糅合到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很意气风发、很是潇洒不羁,也很是无忧无虑的年轻人。

苏离看着残碑上的那个仿佛梦幻投影般的年轻人,就像是看到了在落霞荒山埋葬父亲苏星河、激活系统之后的那个他一样。

一样的意气风发,潇洒不羁,无忧无虑。

一样的对未来充满了憧憬,认为自己会出人头地,可以左拥右抱,可以三宫六院七十二妃。

可看着看着,苏离的眼神黯然了下来。

那些诡异的文字糅合出来的年轻人,已经渐渐变得不意气风发,不再潇洒不羁,也不再无忧无虑。

随着那残碑上的环境变化,仿佛时间在极速的流逝。

年轻人变成了中年人,他有着颓废抑郁的眼神,有着唏嘘的胡渣,也有着一张布满沧桑与痛苦、却充满了绝世魅力的脸。

这张脸,镌刻出了他生命中所有的悲伤与不幸,镌刻了他生命中所有的一切,却唯独,没有了任何的情感。

他是一张木然、呆滞而饱经风霜的脸。

此时,苏离在看着他的时候,他也抬头,看向了苏离。

然后,他提起了手中的剑他手中的剑,也是一柄清霜剑。

只是,那柄清霜剑,更加的光洁、更加的锋锐,也更加的充满着氤氲的清辉。

苏离本能的闭上眼,低下头,似不想再去看那个提着剑指向他的中年人。

但,那中年男人,却一直盯着他,眼瞳之中,闪烁着一抹抹幽冷、凌厉之意。

苏离再次的抬起了头,嘴角,却露出了一抹仿佛解脱般的笑容。

而就在此时,那残碑中的中年男子,忽然以手中的剑,朝着苏离直接斩出。

“噗”

天地间,仿佛有一道刺目的血光,在这片区域炸开。

……

旌阳村内。

祁云梦、诸葛染月和冷云裳目光四顾,不断的逡巡着,神色凝重。

苏离复刻的风遥静静的跟在后面,同时不时伸手拍一拍梦思芸的小屁屁,催促她快些走。

梦思芸略显青涩,前不很突后不很翘,只要被打,从是会像是受惊的小鹿一样,本能的提臀,然后惊慌失措的加快速度小跑一段距离。

只是,这般环境,给予她的压力极大,以至于,走几步之后,她就会剧烈喘息,然后又落下了。

如此,苏离又会催促一番。

如此反复。

诸葛染月看不下去了,天机圣玉一照,直接将梦思芸收了进去,同时眼睛一瞪,道:“我真是服气了,你用得着这样吗?等出去了,我给你找十个百个,让你摸个够,睡个够行了吗?”

苏离笑道:“外面那种,十个百个,都顶不上你一个啊。而且你一个至少顶两个大的玩了可以玩小的。”

诸葛染月直翻白眼:“你是不是变态啊?!我那元婴还是小女娃儿你都能下手?疯了吧你!还有,现在这里是旌阳村啊,你能上点儿心吗?”

苏离道:“我不想上心,我想上你。”

诸葛染月闻言,俏脸都黑了下来,她只觉得,这风遥是疯了,彻底没救了!

她心中也是腹诽不已:呵,别看你现在强势,但只是在损耗潜能而已!等出了此地,待我完整恢复,彻底蜕变后,我会将你那玩意截成十段,我看到时候你还怎么玩我!

她还在自我憧憬着,苏离却忽然收敛玩闹嬉笑的神色,淡然道:“村子里是空的,目前来说,没发现什么不妥”

他的话说到一半,忽然停顿了一下,然后平静的回头,看向了远方。

那一刻,他的表情有些阴晴不定,神色变幻莫测。

接着,他的眉头皱了起来,似乎在考虑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片刻之后,他的眉头重新舒展了开来,然后,轻叹了一声,道:“走吧,不要在这个地方久留了。”

诸葛染月有些异样的道:“风遥,你到底发现了什么?此地乃是旌阳村啊,传说之中,此地无比神秘的失踪,其中极多绝世强者”

苏离直接打断了她的话,道:“走不走?不走留下来当魂食好了!反正你分身还有几个,损失得起!”

苏离说完,直接祭出了赤魂战斧,浑身涌出《玄心奥妙诀》的力量,整个人仿佛笼罩着一层金红色的血光。

同时,一缕缕暗紫色的雷霆之力,萦绕着苏离全身,让他看起来如再次的化身雷霆战神一般。

诸葛染月本还想继续嘲讽几句,但是瞧见苏离这般,顿时所有的怨念都消失了,接着整个人同样笼罩了一层强大的天机之力,二话不说,当即立刻跟在了苏离的身后。

这就是明显的嘴上说不要,心里却很诚实。

祁云梦和冷云裳显然也都绝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见状,立刻化作流光,跟在了诸葛染月的身后。

刚还都不愿意离开,一见风遥动真格了,逃得那是比兔子还快。

苏离运转《玄心奥妙诀》的咒术于双眼,很快就穿过了一条幽冷的村落胡同。

胡同的上空,纷飞着大量的燃烧着的冥纸。

这些冥纸焚烧之后,有黑色的冥灰纷飞乱舞。

只是,这些东西在靠近苏离的金光雷霆之力之后,立刻就发出了‘呲呲’的声响,并被强力的弹开了。

又走了一段距离之后,漫天都是这种冥灰、冥火。

苏离停下了脚步,祭出赤魂战斧,浑身《玄心奥妙诀》的奥义爆发,以化神境的实力,全力一击。

“轰”

虚空宛如惊雷炸裂,响彻四方。

那一斧之力,劈碎了无数的冥纸火焰,无尽的冥灰被震碎成了黑暗齑粉,纷纷扬扬洒落。

诸葛染月三人立刻跟了上来,几乎都快要贴上苏离的后背了这时候,她们是一点儿都不在乎相距是不是太近,是不是会有些暧昧。

苏离停下片刻,又挥手劈砍了两斧头,而诸葛染月也祭出天机之力,震碎了诸多冥灰,清空了这一条延伸向远方的胡同。

这般之后,天空如群魔乱舞的冥灰、冥火终于渐渐稀少了起来。

苏离淡淡的看了一眼之后,收回赤魂战斧,一言不发,直接向前走。

诸葛染月三人也再次极速跟上,生怕掉队了。

百余个呼吸之后,苏离走出了那条胡同,出现在了村落之外。

村落之外,又是另外一片环境。

前方,是一片黑暗的河流、抑或者是湖泊之地。

只是这河流、湖泊很大,看不到边际。

更遥远的远方,是一座座延绵无尽的大山。

只是,无论是大山还是河流湖泊,都非常诡异。

山通体白色,像是覆盖了一层冰雪但,那并不是冰雪,就是纯粹的雪白色。

浩瀚而巍峨的大山上,所有的一切,都是雪白色的,看起来有些刺眼。

而河流湖泊,则是通体黑色的,黝黑如镇魂碑上的那黑色的壁画一样,如无比纯粹的墨水。

“白山黑水么?”

“这是祖龙战场上的子午分割线!”

“黑水,倒是很像是……忘川河。”

苏离心中思量。

此时他的判断,一部分基于阙辛延的未来七天档案里的信息,一部分,基于风遥对于这片天地的秘密的认知。

苏离看透了这片环境的部分底蕴,所以,他并不想与这黑水有任何的联系。

因为阙辛延的警告,还犹在耳边不要触碰和‘忘川河’有任何相关的东西。

所以,苏离准备,继续绕路走。

这条路,走下去,十分危险!

哪怕,他复刻了一个风遥,他也没有任何把握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了。

这镇魂秘境,远远比他想象的还要更加的危险。

甚至,苏离隐约觉得,镇魂秘境里,真有非常恐怖的秘密,而他们,其实是不该进到这种地方来的。

而且,这种地方,更像是某种时间、空间交错的混乱之地,根本不可以以常理推之,十分恐怖!

“可惜,阙辛延未来的档案信息里,也没有太多相关的核心信息。而到了这里面之后,档案都不可用了。”

“想要弄清楚原因,恐怕一定得弄明白系统的存在机制,以及天机之道的屏蔽手段,到底是通过什么来屏蔽,屏蔽的又到底是什么才行!”

“再就是,一定要弄清,这种所谓的‘天机’其本质具体是什么。”

“或许这样,可以解开诸多核心的秘密。”

苏离沉思之间,已经停下脚步,然后朝着侧面走去。

侧面没有白山,也没有黑水,只是一望无垠的黑暗荒原。

诸葛染月、祁云梦和冷云裳三人相视一眼,终究还是都没有说话,反而老老实实的跟上了风遥在她们的眼中,风遥虽然无耻而好色到了极致,但是绝不是白痴,其任何决定,那一定是最优的选择!

这不是信任,而是风遥此人聪明得有些过分了!

所以,她们甚至觉得,风遥表现出来的好色,是他故意表现出来的性格弱点。

或者是以真当假,以假当真,这些,都很难真的去判定。

苏离转换了方向之后,一路便平静了很多,也再没有什么凶险气息呈现,也没有什么凶险的危机爆发。

似乎,所有的危险,都随之而远去了。

……

烈焰荒域,镇魂碑第二层区域,七龙祭坛、祖龙壁画之地。

风浅薇汇聚一道神奕力的光圈,将苏幼茹和采薇笼罩在了其中,让两人根本动弹不得。

“你倒是不错,差那么一点点就成功了!可惜,终究是棋差一招,落在我的手中。”

风浅薇雪白的脸上,一片冰寒之色。

想到先前苦心凝练的分身被风遥当场打爆,杀得连灵魂都烧成了劫灰的一幕,风浅薇俏脸上的肌肉便不受控制的抽动了两下。

她眼中的凌厉杀机以及炽烈的恨意,已经完全无法隐藏。

在这之前,她虽名义上是风遥的族妹,甚至镇魂殿有意让他们成为道侣。

但实际上,在风浅薇的眼中,风遥就是天生的贱骨头!

或者说,在她的眼中,男修行者都像是凡人养的狗一样,越是呵斥打骂他们,他们就越是会跟在她的身后摇着尾巴讨好,哪怕,打断了他们的狗骨,他们这次怕了、逃开了,下次看到她便又会亲热的凑过来,继续摇尾乞怜!

风遥在这一方面,就做到了极致。

所以,风浅薇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卑贱的、完全被她所掌控的男人,竟敢如此疯狂的杀了她的本源分身,让她损失惨重!

这,简直是不可原谅!

她倾泻了所有的恨意,一定要将那风遥斩尽杀绝,绝不手软!

而此时,她镇压的两人,一人便是风遥的那该死的姘头苏幼茹,一个一心想巴结风遥、想上位的心机女修行者,表现得格外的纯洁,格外的温柔,让她觉得十分的恶心!

而另外一位少女,明眸皓齿,美得简直是不像话,还取名叫‘采薇’,实际上,这就是风遥的分身!

而这个名字的意思就是,要采摘‘风浅薇’这朵仙葩!

风浅薇弄懂这其中的意思之后,差点恶心得吐了!

此时,她以毁灭的神奕力席卷苏幼茹和采薇,当场就要将两人直接炼死。

“风浅薇,风遥哥哥已经进入了镇魂秘境,出来了就是绝世的不朽神子!是镇魂殿最大的扛鼎人物!你曾经极其有价值,镇魂殿确实会培养你,但是你现在算什么?你现在也废了,没价值了!

一旦风遥哥哥有了价值,你就什么都算不上!到时候,你怎么毁灭采薇,那么,风遥哥哥就会怎么镇压你!”

苏幼茹脸色极其难看,厉声叱道。

风浅薇嗤笑,冰冷的脸上满是不屑之色:“那又如何?反正,你们两个小贱人,此次,必死无疑!必死无疑!”

风浅薇说着,毁灭的神奕力狠狠砸向了苏幼茹和采薇。

那采薇俏脸阴沉,如要滴出水来一般。

她反复感应风遥这一尊本体,却无论如何都断了联系。

她心情也十分糟糕。

所以,她在关键时刻,终究是一咬牙,喷出一口血水到了祖龙壁画上,然后直接冲向了祭坛。

这时候,那毁灭的杀机已经汹涌而来。

可就在此时,远处虚空中,诸葛春秋的身影一闪即逝,接着,一道恐怖的天极之力,当场击中了祭坛上的某处禁制。

禁制巨震,爆发出一团毁灭的七彩玄光。

七彩玄光喷出,照耀在了那一股毁灭的神奕力杀机上。

那一股杀机,竟是瞬间崩碎,化作能量齑粉,汹涌四方。

这时候,采薇喷出的血水,竟是忽然引动了祖龙壁画上的黑海翻滚,黑海上空,竟是出现了一片撕裂的虚空。

采薇一见,当即拉住苏幼茹,当即化作流光冲了进去。

而风浅薇见状,当即毫不犹豫,同样化作流光,追杀了进去。

“想逃?你们便是逃到镇魂秘境里,也必死无疑!必死无疑!

刚好,连本体和分身,一并全部杀了!烧成劫灰,挫骨扬灰!”

风浅薇的声音尖锐,然后渐渐的隐没到了祖龙壁画的黑海虚空之中。

虚空淹没,壁画再次化作一片黑暗。

而此时,诸葛春秋的身影,才重新凝聚了出来。

他的眼瞳之中,闪烁着一抹抹玄奥的天机图腾变化,浑身闪烁着神秘的天机符文辉光。

同时,他看向祖龙壁画的时候,那壁画上的黑暗黑海,终于逐渐的消失,重新化作了各种奇奇怪怪的画面。

这些画面之中,有的是旌阳村、苏离站在残碑前被残碑中的中年男人斩杀的画面。

有的是风遥走在旌阳村的胡同里,漫天飞舞着的冥火冥灰的画面。

每一个画面,都像是定格了一样,一动都不动。

但是实际上,当隔了一段时间再去看这画面的时候,就会发现,画面上的人物的神态、动作甚至是站立的地方,都有了毫厘的移动和变化。

就仿佛,壁画里的世界里的所有场景,时间放慢了千倍、万倍一样。

那所有的一切,在诸葛春秋眼中,都成为了极其缓慢的慢镜头。

诸葛春秋拿出一块天机圣印,仔细的观看着,对比着什么。

好一会儿之后,他的身影又逐渐的隐没虚空。

这一次,他离开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虚空中,祭坛处,壁画处,他留下的所有气息,仿佛忽然之间,被直接抹除了。

甚至,现实之中,很多原本对诸葛春秋记忆深刻的修行者,都在潜意识里,逐渐的遗忘了这样一位存在。

就如果发生了某种记忆的错觉一样,明明会记得这样一个人,可是在仔细回忆之后,才发现,原来是自己记错了,是错觉,生出了幻象。

烈焰荒域,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先前造成的所有破坏,很快又完好的恢复如初,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七龙祭坛之地,再次复原,上面的雕像,一座座的、很神奇的重新生了出来。

只是这些雕像里,渐渐多了一些其他人的雕像。

比如说诸葛染月、诸葛青尘,风遥、风浅薇、苏幼茹、采薇、冷云裳、祁云梦、苏离,清霜以及云青萱等等。

但凡此次从此地进入过祭坛之中的修行者,祭坛上,都自发的生出了他们的雕像。

只是他们的雕像虽栩栩如生,但是每一个人,都似乎是其惨死的恐怖狰狞模样,看起来,倒是极其诡异。

如果苏离在此地再次看到这些雕像,一定会很惊讶的发现,这些‘魑魅魍魉’的雕像,和殒寂古庙里堆积如山的‘魑魅魍魉’的雕像,竟是如出一辙,各方面都极其的神似!

可惜,苏离此时,注定是看不到这一幕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我的1978小农庄 诸界之深渊恶魔 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建了一个超一线 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我的系统总想逼我表白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聊斋之问道长生 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