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084章 云梦以情玩弄,风遥神剑狂屠!

第084章 云梦以情玩弄,风遥神剑狂屠!(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更新最快!

这个时候,阙辛延其实是很想站出来,拍着胸膛说上一句很硬气的话放开苏大师,我来!

但是他知道,他不配!

因为他的命格,并不是那种超脱的命格,没有所谓的‘命格之力’来收集,更不会在收集之后,还能形成反噬!

阙辛延心里有些失落,也有些惭愧这次,又得让苏大师去冒险了,而且,还是这种很痛苦、很受折磨的冒险。

因为,这种事情,一定是有风险的。

阙辛延默默的看向了苏离,没有催促他很自私的希望苏离同意,这样,起码祁云梦就可以救回来她的殒寂之魂了,同样的,苏大师也能因此而获得解救他的道侣的希望,这难道不该同意吗?

至于自身的痛苦、自身的生死,难道,为了道侣去承受这些危险,不正是感情的一种证明吗?

阙辛延这时候,恨不得再次站出来,帮苏离答应了。

祁云梦也在等,她相信,苏离是一定会答应的因为,她已经从诸葛春秋那里详细的了解过这名少年,这是一名比较重感情的少年。

以情玩弄他,设局收割他,将绰绰有余。

在祁云梦安静的等待着的时候,苏离却没有思考太久,反而略显焦虑的道:“有几成把握?”

是的,苏离问的是把握,而不是有多大的危险。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苏离从来都没有考虑过他自己会怎么样的问题。

而这,也是祁云梦心中早已经算出来的答案,算出来的结果。

结果,十分的契合苏离,明显也十分的上道。

“把握,差不多有六成,不算很大,但是对于我们修行者而言,哪怕只有不到一成的把握,该行动的,还是得行动。因为不行动,下一次,就不会有机会了。”

祁云梦轻咬芳唇,一脸坚定的样子。

苏离当即点了点头,道:“好,那就按照你说的去做!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将魅儿复活,一定要救出沐雨兮!这是我如今最大的执念了,为此,我愿付出所有一切,无怨无悔!”

苏离的语气格外的坚定,眼神也同样格外的坚定。

“苏大师,云梦真的很羡慕魅儿和沐雨兮呢,毕竟,苏大师对她们的感情,实在是深。若是有人能对云梦如此,云梦便是死也无憾了!”

祁云梦柔声感叹道。

说着,她美眸之中,充盈着深深的向往、希冀之色,似也希望有那样一天,被人那么的宠着。

阙辛延立刻道:“云梦仙子其实不必羡慕她们的,因为,有人会比苏大师更加的至情至性、更加的深情爱慕着云梦仙子的。”

祁云梦当然能听懂阙辛延的意思,但是她却没有什么表示,反而略显失落的、礼貌的一笑,道:“希望吧。”

阙辛延还想说什么,终究是用掉了大部分的勇气,没有能说出来。

而祁云梦的美眸,则继续的凝视着苏离,似恨不得将苏离的身影,彻底的烙印到她的心灵深处,灵魂深处。

苏离沉声道:“好,那我们就试试看,我会完全的配合你!”

苏离说着,又深深看了祁云梦一眼,认真道:“祁云梦,为了魅儿和雨兮,我彻底的豁出去了!希望,祁云梦你不要欺骗我,算计我!毕竟,如果真按照你说的,我是需要付出极大的风险的!”

苏离的语气很严肃。

说着,他又看了看五帝古钱,道:“以我的手段,哪怕是魅儿如今的情况堪忧,可,一旦你欺骗我,我受到了致命危害的话,我的至宝也会形成守护,这对你也很不利的。”

祁云梦闻言,笑道:“苏大师尽管放心,云梦乃修行的乃是命格之道,乃是特殊的魂道,深深明白任何因果不可轻易亵渎的道理。

苏大师刚如此拼尽至宝,竭尽全力救云梦,云梦若是欺骗、算计苏大师,云梦的修行之路,大抵上便到此结束了。”

祁云梦语气很真诚,发自肺腑,声音极有感染力。

阙辛延皱眉,不愉道:“苏大师,这就有些太过于小人之心了!云梦仙子是真正的仙子,岂会做这种龌龊、卑鄙之事?修行者大多是非常的肮脏不堪,但却并不是所有修行者都是如此!便如我阙某,无论做任何事情,终究还是能做到无愧于心的!”

阙辛延一席话,说得正气凛然,极其振聋发聩,确实是让人感叹不已。

苏离在心中感叹说得好,祁云梦会在心里骂你一声愚不可及,可谓也算是对你有所关注了。

这般思量之时,果然,祁云梦有些‘意外’的看了阙辛延一眼,像是很受到这种正气的感化一样。

然后,她在心中说了一句:“白痴,愚不可及!”

接下来,苏离听从祁云梦的话,走上了祭坛,引动七龙枷锁过来。

随后,枷锁加身,过程确实是有些痛苦。

而祁云梦,也开始正常的引动特殊的玄气,激活祖龙壁画。

祖龙壁画上静止的画面,确实开始变化了起来,就仿佛,画面之中的世界,得以复活了一样。

苏离暗中运转了一下‘观天术’看了一眼壁画,心中不由微微一凛。

壁画上的云雾缭绕的世界,仿佛一下子变换了模样。

而后,苏离看到的是一座古老的寺庙那是殒寂古庙!

而古庙那里的那些破旧的雕像,仿佛全部真正的复苏了,每一个雕像,都是一位绝世的存在,从远古的沉寂之中,复苏醒来。

那些魑魅魍魉的雕像,也如同魔魂复苏一样,形成了成群结队的幽魂魂兵、魔魂战士。

苏离眼睛莫名开始有些酸胀、刺痛,他立刻收敛了观天术,并恢复了正常的视野。

而那般画面,也忽然之间截断,仿佛从来都没有发生一般。

接下来,祖龙壁画不断的发生着奇奇怪怪的变化,苏离没有动用‘观天术’的情况下,同样也无法看明白。

哪怕,他有着风遥的阅历和认知,也依然无法弄清云梦打的是什么主意。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半个时辰之后,关键时刻,终于还是来了。

苏离原本是准备让风遥提前杀过来的,不过他仔细判断了一下阙辛延的未来七天档案之后,作出了部分延伸推衍,因而放弃了这般举措,准备继续等一等。

“苏大师,现在,需要你进行一番全力推衍了,苏大师你看这壁画,你要先向这壁画跪下,虔诚的三跪九叩,以先表示诚意……”

祁云梦准备开始收割了。

所以,她提出了,让苏离全力推衍。

苏离没有立刻答应,而是皱眉道:“我如今已经丧失了大部分的推衍之力,自身的能力也不足以支撑一次全力施为的大推衍了!

而且,即便能支撑一次大推衍,以我目前的能力而言,推衍出来的信心,也会大量出错,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这,只能是误导!”

祁云梦闻言,莞尔一笑,声音无比温柔道:“苏大师莫要焦虑,你且三跪九叩试试,便知道。

到时候,我会先引导一部分特殊的神秘壁画之力,加持到苏大师身上,那时候,苏大师的推衍,便如有神助,一切,会水到渠成的推衍完成,会非常顺利,非常精准!

同时,苏大师的损失的能力,还极有可能可以弥补回来!

苏大师,到这一步了,这要是中断、放弃,就实在可惜了!

苏大师,难道不想救活魅儿,不想复活沐雨兮吗?”

祁云梦一边说,一边释放魅力魅惑,诱惑,如催眠一般,去影响苏离的决定。

苏离渐渐的被说动了心,一咬牙,道:“我本不跪天不跪地,连父母都不曾跪过,这次,我便信你一次!”

说着,苏离就要跪下。

可这时候,整个祭坛区域,忽然猛的一震。

接着,一个白衣纱裙、浑身萦绕着无比神秘的天机气息的恬静少女,仿佛幽灵般,忽然在虚空凝聚、显化了出来。

此人,正是诸葛染月。

是的,诸葛染月忽然就来到了此地,而且,非常非常的突兀。

而她出现之后,根本没有去看祁云梦,反而,抬手凝聚出一道无比神秘的天机之力,凝聚成了一柄玉质长剑。

那一刻,她仿佛整个人和剑形成了一个整体,她就是剑,剑就是她!

是以,她如完全真正的变成了剑人一般。

“咻”

这般变化,极其的快捷。

而且,这般变化发生的刹那,她手中的玉质长剑,便猛的刺向了苏离。

那一击,又快又狠,而且杀机暗藏,丝毫没有半分留手。

这一击,一旦击中,苏离将必死无疑!

苏离眉头一皱,体内灵气运转,玄学之力蕴含的玄气摧动,他直接扣下一枚五帝古钱,激活之后催了出去。

这时候,阙辛延也有所察觉,猛的冲出,就想要出手阻拦。

“轰”

诸葛染月纱裙衣袖一挥,顿时,一股破空般的力量震荡虚空,直接将阙辛延狠狠震飞了出去,并在虚空炸成一片血雾。

秒杀!

这是当场秒杀!

好在,阙辛延虽炸成血雾,却又很快凝聚一团,重新化作完好无损的他,脸色苍白的自虚空落下。

“噗”

阙辛延手持黑铁棍,一下子插在地上,支撑着不断淌血的身体,眼神一片灰暗。

这是他第二次认识到自身的实力奇差无比了。

他不甘心,他愤怒,疯狂,绝望,却也无力。

他的眼神彻底的黯淡了下来,觉得自己太失败,太一无是处……

“轰”

苏离的五帝古钱震荡虚空,衍化如磨盘大小,狠狠撞向了那一柄玉质长剑。

两者碰撞,五帝古钱当场炸裂,化作一片赤金色的玄气齑粉。

玉质长剑仅仅只是被震退了,却没有受到太大的干扰。

苏离脸色一沉,又扣下一枚五帝古钱币,以同样的方式朝着诸葛染月再次打出。

但这一次,五帝古钱更快的炸开,化作一片赤金色的齑粉。

这一次,苏离还受到了一重反震,喷了一口血水。

血水染红了剩下的一枚五帝古钱。

五帝古钱,陡然亮起一片金光,接着,其中的魅儿的身影终于显化了出来。

她仿佛十分的虚弱,十分的孱弱,却又表现出,誓死守护苏离的模样。

看起来,她对苏离的感情,是多么的深厚啊!

诸葛染月手中的玉质长剑,再次凶猛的杀出。

魅儿衍化五帝古钱,摧动殒魂茶罐,与那玉质长剑激烈的拼斗在了一起。

可惜,区区三招之后,茶罐就被再次的打碎了,那剩下的最后一枚五帝古钱币,也终究破碎了,化作一片赤金齑粉,纷纷散落。

魅儿大口吐血,更显虚弱了。

苏离仿佛是歇斯底里一般,喉咙发出痛苦的咆哮声,双眼血红的盯着诸葛染月,似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一样。

魅儿挡在苏离的面前,不时咳血,幽影甚至开始虚无化了这就像是随时都会消散一般。

这一情况,无比说明,魅儿随时都可能烟消云散了。

这给苏离的冲击,自然极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我的1978小农庄 诸界之深渊恶魔 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建了一个超一线 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我的系统总想逼我表白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聊斋之问道长生 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