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082章 染月断魂苏离,云梦设局收割[为盟主‘聆夜寒’加更]

第082章 染月断魂苏离,云梦设局收割[为盟主‘聆夜寒’加更](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更新最快!

元婴小女孩双眼闪烁着看似极其天真懵懂的光芒,静静的凝视着苏离的虚影,半天没有说话。

随后,她忽然飞了起来,来到了苏离的幽影所在的地方,然后伸出胖乎乎的瓷白手指,轻轻的戳了一下苏离的眉心。

这一戳,苏离的虚影,仿佛遭遇到了未知的毒药的剧烈腐蚀一样,竟是极速的颤栗了起来。

这幽影苏离,眼瞳中显出了本能的恐惧之色,俊逸却略显模糊的脸上,也显出了剧烈的挣扎、痛苦的表情。

这般情况,就像是他的灵魂在遭遇某种极其可怕的地狱酷刑一样。

这时候,元婴小女孩的双眼,直直的凝视着虚影苏离的双眼。

渐渐地,那幽影苏离的双眼之中,仿佛呈现出了一些非常奇特的、模糊不清的场景。

“嗯……是有诸多变化吗?还是,棋差一筹?不过不要紧,有挑战,才有乐趣。”

小女孩说着,身影一动,竟是朝着苏离的幽影覆盖了过去。

下一刻,那幽影剧烈的挣扎着,仿佛遭遇到了极致的折磨一般。

但这种挣扎显然是徒劳的。

很快,这种挣扎就停止了,幽影苏离,仿佛化作了一个七八岁大小的幽影少女。

他的样子,有些诡异,就像是一直刚刚凝聚出了形体的诡谲或者魑魅魍魉一般。

但是这时候,这七八岁大小的少女苏离,却抬手掐算了起来。

这一算,顿时,整个幽暗的虚空,忽然剧烈的动荡了起来。

少女苏离的眼中,显化出了无比神秘的天机之力,以及,一抹难以言喻的震撼、惊骇之色。

许久之后,少女苏离的眼眸归于平淡。

下一刻,少女苏离的身影模糊了起来,一个三四岁大小的小女孩元婴,已经重新在一旁显化了出来,而原本的幽影苏离,则蜷缩成了一团,并极其痛苦的扭曲着,像是一只被遭受过严重折磨之后,正蜷缩着舔舐伤口的野狗。

小女孩双手抱胸,看起来稚嫩幼小的她,动作却异常的成熟稳重。

她沉思了片刻之后,抬起胖乎乎的瓷白小手,朝着那蜷缩着的幽影苏离轻轻一抹。

一团紫红色的火焰,忽然凭空生出,接着熊熊燃烧了起来,很快,幽影便烧成了劫灰。

而与此同时,正在和阙辛延前往镇魂碑、已经前行到了忘川河的苏离,忽然之间一下捂住了头,在阙辛延的黑棍上蹲了下来。

“苏大师,怎么了?”

阙辛延察觉到了不对,立刻关心道。

苏离没有回答,而是双手死死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那一刻,他仿佛被某种神秘的东西一下子钉在了十字架上、然后被烈火焚烧炙烤一样!

那种被折磨的感觉,尤为强烈!

更恐怖的是,这期间,他无比清晰的感受到,自身的某种来自于‘上天的眷顾感’,在严重的衰竭,衰退!

这种感觉,就如同诸葛青尘被风遥强行夺取气数的时候的那种‘衰竭’的感觉一样苏离虽然不知道诸葛青尘是什么感觉,但是他的本能判断,其实并不差。

这一刻,苏离如心血来潮般,眼前一阵模糊,随即,他仿佛看到了一个三四岁的、看起来极其漂亮可爱的小女孩儿,在朝着他笑。

而他却隐约看到,那小女孩的双眼中的眼瞳,似乎生出了七颗瞳仁,七颗瞳仁形成了梅花状,外层六颗形成了一个圆,内部的一颗核心瞳仁,则显出无比刺眼的红色。

其余六色瞳仁,是六种不同的颜色。

这其中颜色组合起来,恰恰是七彩水晶棺的那种七彩色。

苏离看到这种瞳仁之后,心猛的一凛,随即,他恢复了正常。

但是他发现,他已经浑身无力,呼吸急促,胸闷气短,像是时刻要猝死一样。

这种情况来得很突然,而且很剧烈。

“嗡”

阙辛延立刻出手,将他的本源魂气渡了一些过来,帮苏离驱动体内的灵气运转。

足足百余个呼吸之后,苏离才渐渐的恢复了正常。

这期间,另外一边身为风遥的他,心脏也十分的不舒服,但是各种异常,还是可以克服的。

不仅如此,为了避免被察觉到自身异常,身为风遥的那边,苏离让风遥的状态一直保持在最巅峰的状态,以抵消那种不良的影响。

好一会儿之后,风遥那边彻底的恢复了正常。

而苏离本体这边,也才渐渐的扛了过来。

“噗”

苏离吐出一大口的鲜血。

鲜血喷出来之后,竟是立刻变黑,然后竟是如同硫酸喷在了铁器上一样,立刻发出了‘呲呲呲’的刺耳响声,同时冒出了大量的黑烟。

这些黑烟,带着一股令人眩晕的、烦闷欲吐的刺鼻气味。

苏离脸色有些难看。

而阙辛延,则神情凝重,他认真的、来来回回的看了苏离一眼,道:“苏大师,你得罪了天机阁的染月仙子?”

“天机阁,染月仙子?怎么说?”

苏离心中微微一凛,诧异道。

“这是染月仙子的‘七瞳锁魂术’,你出现这般情况,应该是被她盯上了。苏大师,你有麻烦了。”

阙辛延的脸上,显出了深深的忌惮之色。

苏离沉默不语。

这个人,他确实知道,但是并没有怎么去了解他在档案世界的时候,就有通过其余修行者的经历和梦思芸的经历,了解过这么一位存在。

但是此人神出鬼没,平素是很难以遇到的。

怎么忽然,就被这人盯上了呢?

不过,苏离立刻想到了镇魂碑的事情,九十三号镇魂碑,不是已经将镇魂碑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传递了出去了吗?

所以,被这种人盯上,其实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只是,这人忽然遥空对自己动手?

这特么的是不是有病?

莫非,还是说,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苏离尝试通过阙辛延去搜寻其接触过的人,然后通过那些人,再去间接搜索诸葛染月,可惜,却一无所获。

见过诸葛染月的修行者,似乎,都死了。

除此之外,诸葛染月倒是有一个特殊的号称‘月冥六仙女’的组织。

只不过组织里具体是些什么人,一般人并不怎么清楚。

苏离倒是知道这月冥六仙女的具体身份,这一点,阙辛延的未来七天,因为会和此人有所牵连,因而,有所显示。

但是未来七天里的信息,是无法进行‘间接’锁定查看的。

所以,苏离眼下,判断不准,具体会发生什么。

但,他如今依然有极大的优势那就是,通过阙辛延的未来七天的详细档案,他有了更好的应对之法了。

他准备,再来一次将计就计!

“按照未来的信息档案来看,这诸葛染月,倒是和那云梦,安排得一手好算计不过可惜,风遥不是吃素的。”

“唯一有些遗憾的是,是无法阻止那个苏荷获取好处。”

“这苏荷,无论怎么跳出来,都可以截获诸多好处,而且她是明目张胆的截取好处,偏偏,各方谋划者,都无法奈何她。”

“可惜了。”

“不过,此次,倒也是一手釜底抽薪的好机会,成功了,几百万天机值,一定是妥妥的!”

苏离心中思量之后,情况已经好转了起来。

随后,他已经记住了‘诸葛染月’这个名字,这个天机奇女子、毒女人。

……

“哟,竟然还有所察觉么?这小贱种,倒是厉害啊!不过,我的好处,是那么好参与的么?”

诸葛染月从梦思芸的天梦衍道状态退了出来之后,又圣洁又妖媚的俏脸上,显出了一抹戏谑的神采。

她喃喃一声,随即轻啐了一口,道:“小东西,那,染月便和你好好玩玩好了!”

“还有,那一群白痴般的东西,镇魂秘境也是你们能觊觎的么?不知死活!”

“不过,此次算了,便宜绿漪这小贱人了,嗯,下次,要找苏荷姐姐讨些好处了,毕竟,这一次,她才是大赢家啊!我们,便免费帮她一次好了。”

“苏幼茹啊苏幼茹,那风遥,根本不值得你的另眼相待,他就是一个脑生反骨的白痴!”

诸葛染月恍若自言自语般,将这些话直接说了出来。

旁边,无论是梦思芸还是烟若曦、紫陌仙子、古妙依亦或者是幽月,都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仿佛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诸葛染月。

“染月姐,现在我们是直接前往烈焰荒域吗?”

和诸葛染月关系最好的梦思芸柔声询问道。

“不急,现在还差一点点时机,等会儿我直接带你们过去,你们,进入我的‘天机圣玉’里,就可以了。等到关键时刻,我再将你们召唤出来,形成‘七阴杀魂阵’。刚好,趁着这段时间,你们再熟悉一下。

嗯,思芸,这一次让你蜕变元婴、复苏殒寂之魂的机会,忽然就破灭了,这也和那小贱种有些关系。

原本我的推衍是不会出问题的,现在只能说,未来已经发生了某些变化。

但是不要紧,依然在我的推衍轨迹之中。

那么,接下来,我会利用七龙祭坛,帮你复苏殒寂之魂的,到时候,我帮你立两道天梦灵体分身,你储存一道在我的天机圣玉里,就可以随意行事,无所顾虑生死危机了。

另外,你弟弟的蜕变,我也放在心上了,到时候,我将他招进月冥天机阁里,当一名真传,学一些手段,然后将那小贱种的推衍之法传给他。

他虽很是放浪形骸、飞扬跋扈,但是这恰恰是他的道心需要的锐气,你可继续放任他!”

“至于冥潜,既然已经被打掉了,那就再换一位我觉得,那诸葛青尘不错,等到时候,你去与他接触接触!

此番一番收割,他必定至道缺爱,你且去滋润他一番,再收割一波。”

诸葛染月轻声说道。

梦思芸立刻躬身行礼,以表示感谢。

但是,她俏美的脸上,还是显出了疑惑之色诸葛青尘,不是天机阁的未来么,为什么……

诸葛染月仅仅只是看了梦思芸一眼,就已经看透了她的心声,不由莞尔笑道:“他的确是天机阁的重要人物,但是,确实也要一直收割!我们自己人收割他,折磨他,毒打他,算计他,他才可以好好的成长起来。

真要让其余的势力插手了,那不仅仅是资敌,更重要的是别人不会给他二次成长的机会了。

目前而言,这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

就像是我们长辈培养我们,那都是手段极其歹毒的。

若是长辈们对我们不够歹毒,我们又有谁能真正的成长起来。

这种世界,你可以表现得太真纯粹,但是不要真的去天真纯粹当然,你若是能将魂道之法修炼出花样来,然后按着天道法则在大地上摩擦的话,那你随便敞开去潇洒,不羁放纵,都无所谓。

可惜,能做到那种程度,又有几人?

更遑论,真敞开了去不羁放纵为所欲为,天道有的是办法抹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我的1978小农庄 诸界之深渊恶魔 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建了一个超一线 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我的系统总想逼我表白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聊斋之问道长生 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