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070章 苏离恣意妄为,幕后黑手显身

第070章 苏离恣意妄为,幕后黑手显身(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更新最快!

月冥楼里,所有修行者,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苏离!

他们绝没有想到,竟然有人真敢在月冥楼动手,而且,还是对冥公子极其喜欢的梦思芸的弟弟梦思延动手!

这简直是捅破天了!

修行者们瞠目结舌,反应过来那梦思延死了之后,皆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梦思延,被当场杀爆了!”

“竟然,竟然连灵魂都没有遁出去!”

“一击,召唤雷霆之力?那是雷霆符印?如此纯正的雷霆符印,这天机大师什么来历?”

“那人是阙辛延,他带过来的朋友?好生嚣狂啊!”

“此人,说不得同样来历惊人,不然,来月冥城,岂不打听一下,此地是个什么势力分布?”

“或者,说不得是个分身,为所欲为,也无所谓,只要本体不曝光,遇谁都能干上一场!”

……

片刻的死寂之后,修行者们一边搂着陪酒的女修行者,一边忍不住低声的议论了起来。

对于这些,苏离却根本不甚在意。

他已经想好了接下来要走的路。

“苏大师,你快走,我帮你先应付一下,然后,我得准备跑路了!苏大师,你真是……太任性了!”

这时候,逐渐冷静下来的阙辛延,立刻压低声音传讯,然后他已经开始暗中准备了。

只不过,这时候,整个大厅里已经有一部分修行者默默的站了出来,形成了合围的趋势,以防止阙辛延和苏离逃跑。

苏离神色平静,道:“阙辛延,不用担心,放心,你死不了的,当然,我也死不了的。”

苏离说着,又看了看小乔,笑道:“你不是想当舔机大师?还想当吗?”

小乔已经惊呆了,此时回过神来,被苏离笑着问了一声,吓得一个哆嗦,腿都软了。

她一双秋波荡漾的眸子睁得大大的,里面的瞳孔有些收缩,其中蕴含着深深的恐惧之情。

她一个哆嗦,哭声道:“苏大师,小乔错了,小乔贱命一条,在月冥楼,小乔如今好不容易才靠着梦公子,混了个内门弟子的名额……苏大师,您就当小乔是个屁,放了小乔吧。”

小乔吓得不轻,当即跪在地上,磕头磕得砰砰响。

这就是普通的修行者。

活得何其的卑贱,何其的卑微。

苏离一直留意着系统面板上的信息,针对小乔的心理,他也一直在注意观察。

先前,他是没有什么时间去思考这些东西的,眼下,他已经意识到了一些情况比如说,冯芊芊取代华紫嫣的时候,系统一下子就显示出了那是冯芊芊而不是华紫嫣!

那么,他最开始推衍公乘天晟的时候,为什么不是显示的是诸葛春秋?

还是说,这些独立的人,本身就是独立的人格,像是分裂出去的独立人格,被一个主人格掌控?

当出现问题之后,舍弃其中的一部分?李代桃僵?

还有就是,系统无法锁定的存在,到底是什么存在?

除了能确定的傀儡死士之外,那另外一种生命形态又是什么?

就像是他母亲穆清雅那样,凭借一份对于孩子的守护执念,而可以强行不死?直到被那风遥强行以天道之音,破掉了内心的执念,所以忽然之间就灰飞烟灭了?

还有那傀儡死士,只是傀儡,为什么那诸葛青尘制造出来的云青萱傀儡,竟是这么真实,而且还拥有七情六欲,其杀戮、报仇的欲望竟如此强烈?

那幽冥船上的戴面具的人是谁?他为什么说幽冥穆族无法推衍?

心中太多太多的疑惑,无从破解。

但苏离知道,甚至强烈的觉得,如果把系统的这个能力堪破了,他就不需要那么被动了。

到时候,很多问题,必将迎刃而解!

更重要的是到时候,任别人化身千万,任别人狡兔三十窟,他都真的能掌控一切,运筹帷幄了!

沉思之间,苏离看了小乔一眼,任由她磕头纳拜,什么话都没说。

这人之前面对那梦思延的时候,瞬间就将他和阙辛延卖了,还说什么逢场作戏,这就不说了。

婊子无情,一向如此。

可关键是,此人以及阙辛延,甚至是梦思延,明显是被安排的,苏离还有什么同情心可言?

“完了,走不掉了。”

阙辛延的脸色,呈现死灰色。

他悻悻然的看着苏离,一时间,欲言又止,最终,只能化作一声感叹:“算了,苏大师,我这命是你救的,机缘也是你给的,这次,就陪你一起进退好了。大不了,一死而已。”

苏离继续道:“放心,你死不了的,所以不用沮丧。更遑论,说不得,那什么冥公子,还有求我们的地方。”

“求你?你算什么东西?在我月冥楼当场杀人灭魂,如此狠毒手段,岂能留你?”

破空声响起,一道清冷、桀骜的声音传来。

人未到,声先闻。

随后,一名白色长袍青年,随同一名鹅黄纱裙少女,已经自楼阁的门口飞了进来。

这两人,正是冥公子冥潜以及梦思延的姐姐梦思芸。

梦思芸呆呆的看向弟弟梦思延的尸体,美眸瞪得大大的,整个人,完全陷入了巨大的冲击之中。

“不留我?就凭你冥潜?还是说你月冥宫那位半死不残的老祖冥坤?抑或者是那位即将魔魂复苏的老宫主?”

苏离眼神戏谑,随即抬手,拍出一道玄心奥妙咒术真火,席卷了梦思延的身体和头颅。

只刹那之间,梦思延的身体和头颅,便直接化成了劫灰,烧了个一干二净,不留一丝痕迹。

梦思芸这时候终于回过神来,随即,她一双原本美丽的眸子,此时却凝聚出滔天的恨意与杀机,死死的盯着苏离,恨不得将苏离挫骨扬灰。

而冥公子冥潜,听到苏离的话之后,反而眼瞳猛的一缩,脸上的表情都微微一抽。

他凝聚出的绝世杀机,非但没有释放出来,反而神色极其的惊疑不定的盯着苏离。

“你是谁?!”

冥潜一字一句。

同时,他侧身,挡住了梦思芸的半截身体,以防止梦思芸忽然出手。

他已经判断出,梦思芸虽达到了元婴境一重前期,复苏了殒寂之魂导致战力暴涨,但是面对眼前这位天机大师苏离,怕是根本不是对手。

更遑论,他固然心中杀意纵横,却也并非完全被仇恨蒙蔽了大脑死的是谁?

死的不过是梦思芸的弟弟梦思延而已,一个根本无足轻重的废物罢了。

反而,一个知道月冥楼、知晓月冥宫甚至敢如此强势提及他老祖、老宫主名讳之人,还依然一言不和便杀人灭魂,此人当真没什么底气?

冥潜实力不凡,同时也是月冥宫的嫡系传承者之一,自不是那种心思简单之人。

同理,他也很清楚,这世间的修行者,也没有几个是易与之辈,不可能忽然如此毛躁的就动手杀人灭魂!

更遑论,镇魂碑上发生的投影,他才刚看过没多久……当然,如这般隐秘,他自是绝不会暴露出来。

思索之间,冥潜的眼神虽依然冷厉,但是杀机已经渐渐收敛了起来。

阙辛延心中捏了一把汗,整个人的神经,都崩得极紧。

但,此时察觉到了冥潜的异常反应,他才终于微微松懈了几分。

“我?给你介绍一下也好,免得下次惹到我,一巴掌拍死你!我,苏离,幽冥穆族嫡系传承者,一位精通推衍的天机灵师,天机神算!刚刚,我灭掉了诸葛春秋,现在,前来此地,处理一些因果。”

苏离随口说道。

他语气很桀骜,仿佛眼高于顶。

同时,他浑身的气势,也确实是不怒自威。

这话说的,冥潜好几次都想出手,一掌拍死苏离,但他还是忍住了。

同样的,梦思芸此时也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之中,完全不可自拔。

她明明想要发疯似的冲上去,想要不顾一切的去杀死苏离,但心底里、灵魂深处,仿佛有一道声音在告诉她你非但不能杀他,还一定要以最真挚的感情去对待他,要对他比对你弟弟好一千倍一万倍!

这种矛盾的心理,对于梦思芸而言,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折磨,以至于,她的脸色极速的苍白了起来。

最终,她根本无法忍住,一大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

“思芸。”

冥潜的脸色一变,随即立刻拿出一枚顶级的紫元丹,立刻就要喂梦思芸服下。

但是梦思芸本能的侧身避开,并和冥潜主动的拉远了一些距离,就仿佛要避嫌似的。

这一动作,让冥潜也不由一呆,随即脸色变得微微有些难看了起来。

冥潜收回紫元丹,然后脸色阴沉的盯着苏离,道:“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位如此嚣张跋扈之人!而且,你说你是幽冥穆族传承者?幽冥穆族乃是太初时代的势力,你觉得这个玩笑,好笑吗?

另外,你还灭掉了诸葛春秋,你知道诸葛春秋是谁吗?”

苏离嗤笑道:“我需要你信吗?冥潜,你难道不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吗?你这月冥楼建立的目的虽好,却改变不了你月冥宫的困境。

月冥宫,这一次,这毁灭一劫,必定降临!

另外,你想通过培养梦思芸的天梦灵体、利用她的天梦衍道天赋,来进行梦中推衍?

你觉得,有天机大师会帮你吗?

就算会帮你,你是打算,让梦思芸心悦诚服的与那位天机大师合道双修,入梦双修?

所以,这是你喜欢梦思芸的理由吗?”

苏离说着,又平静的道:“你想利用梦思芸的弱点也就是她弟弟来钳制她,一旦她不同意,她弟弟的下场就会无比的凄惨,那么,为了她弟弟,她肯定是会同意的。

只不过很可惜,她弟弟现在死了!

另外,我此次前来月冥城,只是来解决即将到来的毁灭灾劫,和你月冥宫无关。

别的,我暂时无法判断,但这梦思延,乃是祸患的引子,也是将来一切灾劫毁灭的根源,所以,我直接先将其灭掉。

我刚好准备去找他,结果,某些居心叵测者,就主动引导他找上我了。

那,我还不直接将他干掉?留着他引出天地浩劫?”

苏离的话,让现场众人,都不由陷入了沉默。

只不过,显然,很多修行者对于这种说法,颇为嗤之以鼻。

梦思芸缓过神来,眼神悲绝,却也没有立刻动手,而是声音冰寒道:“苏离,你作为天机灵师,你怎么能以未来定现在的罪?如果,一个婴儿生来命格是魔魂命格,就因为这个命格被判断了出来,所以,婴儿一出生就被击杀了,这岂不是很可笑?

如果隐藏这种命格,让一处充满浩荡正气之地去培养他,他将来就一定是魔魂命格吗?

我弟弟是有些任性了,但,他还小,才十六岁啊!他不就是斥责了你几句吗?他都还没动手,你竟然直接下如此毒手,你不配为天机大师!”

梦思芸的话,也引起了现场众多修行者的纷纷附和。

他们的想法,和梦思芸的想法,也几乎是完全相同的。

“不以未来定现在的罪?”

苏离笑了笑,道:“这种事情,不如,你问一下镇魂碑?”

苏离这话一出,整个月冥楼,忽然一片死寂。

镇魂碑的事情,严格说来,除了烈焰荒域那边死亡的一批人,引起了一些轰动之外,其实知道的人并不多。

但是,现在苏离随口一说,现场忽然就安静了。

这情况,就太过于有趣一群老谋深算之人,总是想着千方百计去各种算计!

但是,如果有那么一个真的二愣子,不管你什么阴谋诡计,直接给你戳破了、戳穿了呢?

那,又如何解决?

想来,这是一个极其有意思的局面。

冥潜呼吸一滞,表情微微有些僵硬,道:“你在说什么?”

梦思芸也略微迟疑,道:“你什么意思?”

苏离道:“我在说什么,你们不懂?烈焰荒域的镇魂碑,关系到了神变造化乃至于永生的秘密吧?那是第九十三块镇魂碑!

而每一块镇魂碑的降落,必定,会有镇魂命匙提前出世,镇魂命匙,可以破解镇魂碑。

而且每一个地方的镇魂碑,必定也有对应的地理位置,蕴含着特殊的养魂地,可以进行”

“够了!休要胡说八道!这些和我弟弟的死,又有什么关系?我现在不想听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只想让你,以命抵命!”

忽然,梦思芸怒喝一声,强行打断了苏离的话。

苏离笑了,眼神很是冷漠的扫了梦思芸一眼,道:“我现在有理由怀疑,你已经成为了棋子,而你所前往的孤寂之地,想来也一定会出现一系列非常诡异的事情,这些事情,必定牵扯到类似于魔魂复苏之类的事情,最终引来镇魂碑降临。

那镇魂碑,就是第九十四块镇魂碑!

每一块镇魂碑,在即将降临和降临之后的某一段时间里,是最容易挖掘秘密的。

不然,第九十三块镇魂碑,诸葛春秋也不会耗费巨大的代价牵引而来。”

苏离肆无忌惮,话语振聋发聩,他将他所知道的、推衍出来的秘密,全盘掀开。

此时是真虚体悟,时间也快到了,所以,他要最大限度的打草惊蛇!

他直接将这还没有开始的局,掀翻在这里,然后曝光大量的秘密,就一定会引来相应的一系列关注者。

所以,苏离此时,当真是一心多用,一边不断的锁定着修行者,查看人生档案,一边,则继续曝光更多的秘密。

在现实里,他当然不能打草惊蛇,不然会引来无法想象的后患!

但是在此地,他最不怕的就是后患,后患越多,他抽丝剥茧、顺藤摸瓜的几率就越大,摸到的瓜就越多。

果然,苏离这句话一出,整个月冥楼,都像是炸了一样,现场,一片哗然。

然后,不少修行者脸上都显出了异色,似不相信,难以置信,也有些将信将疑。

“你如此大言不惭,谁知道你有什么目的?多半是你发现了镇魂碑的真正秘密,所以先让大家充当替死之人,先让大家以命填满那些罪恶的需求,从而可以让你从中获利吧!”

冥潜也是脸色难看,甚至,他的心情是极其复杂的,是以,他忍不住质疑苏离的话。

可,这话质疑声一出,反而也从侧面证实了,其中的某些情况是极其有可能的!

这种事情,别说十成的真实度,就算只有万分之一成,那都是值得去尝试的啊?

此时,冥潜身边的阙辛延,彻底懵逼了卧槽,苏大师这是发什么疯了,这是做什么?

祸从口出啊!

这样的核心秘密,岂能如此大庭广众的说出来,这是……彻底疯了吧?

苏大师,可也不像是愚蠢之人啊,这这这……

阙辛延也彻底的昏了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阙辛延身边的小乔,还跪在地上,低着头。

但是她的眼瞳里,带着深深的忌惮、愤怒、惊慌以及不安之色。

或者说,不仅仅是她,所有人,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这一幕,太直接了,太疯狂了,这简直是将高层的核心计划、最终的棋盘,当场给掀翻了!

不知何时,月冥楼九十九层,一位名为离暮雪的花魁,美眸之中,闪烁着淡淡的氤氲辉光。

“巧儿,下面是怎么回事?忽然动静闹得如此之大。”

离暮雪轻声询问道。

名为巧儿的丫鬟躬身行了一礼,恭敬的道:“小姐,下面,三十三楼楼阁之中,一位天机大师……”

离暮雪点了点头,道:“这倒是颇为有趣,这样,你将三十三楼的投影显化出来,我倒是要看看,这位天机大师,到底有什么本事。若是他所言皆是事实,便不与他计较,若是信口胡诌……”

离暮雪的语气,很是随意。

只是,这句话说出之后,她不由微微一愣这句话,似乎有些熟悉,似曾相识,就好像,曾经也有那么一个场景,她对身边的丫鬟说过一般。

“以我的身份,也不可能有人冒充天机大师来欺骗于我。多半是近来修炼,劳心耗神,以至于生出了诸多幻象错觉吧。”

离暮雪不以为意,随即继续在心中破解紫气浩然的天赋修炼之法。

……

“作为一位天机大师,有些话,既然敢说出来,自然也是需要负责任的。你们可以不信,但一旦事情发生,到时候丧失了机会,可别再去后悔!”

苏离说着,又看了一眼冥潜,道:“还有,你想做什么,我都清楚。所以,我可以帮你,而且保证一定成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我的1978小农庄 诸界之深渊恶魔 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建了一个超一线 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我的系统总想逼我表白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聊斋之问道长生 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