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069章 以情化道攻心,苏离血手屠魂

第069章 以情化道攻心,苏离血手屠魂(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更新最快!

秋风萧瑟。

镇魂碑外,虚空之上,一道麻衣长袍的邋遢身影,静静立在那里。

这世间,似无人能发现他的存在。

天空中,有穿行山林的鸟雀,还不时从他的身影之中穿透而过,而没有任何的不安与惊悸。

秋风吹过了他的幽影,却也同样没有带起半分涟漪。

他站在那里,却仿佛遁入了时间与空间之中的永恒。

“可惜了,利用云青萱,引出他的疑惑,然后给了他逃跑的机会,让他在关键时刻进行极限推衍。

他推衍出了部分结果,可惜,天枢秘术、天机洗魂术都无法渗透他的心灵。

而那隐约捕获到的一缕信息,却也只是一段神秘的语言。

这段语言,应该和七龙祭坛的秘密有关,但,这种神秘的语言,会是什么语言?”

“既然他有所察觉,说明,他终究还是有所忌惮诸葛一脉的人,他始终无法做到信任,哪怕是青尘舍命相救,都无法。

也就是说,他既然有防范之心,心中所想的这一段‘神秘语言’,只怕会反而给我带来无尽的灾祸。”

“所以,这一次,算是彻底失败了。既然失败了,这段相关记忆,便直接以天机洗魂术彻底洗去,不让其存在,以免留下破绽、弊端。”

“倘若,这神秘语言更是一种布局,抑或者来自那巡察使,我贸然去查探,一旦被卷进去,只怕是会万劫不复。”

“真正的强者,透过虚幻之身直接击杀本体的本事,还是有的。如巡察使这种,暂时不宜面对。”

“再就是,这少年背后,大有来历,终究是我看轻了他那幽冥穆族,也并不简单。此局,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彻底败了。

多少年了,没想到,此次竟是败得如此彻底。

如此也好,此事也刚好可以挫一挫青尘的锐气,让他可以借此机会好好磨砺一番。”

这麻衣长袍的邋遢身影心中喃喃,随即,他忽然出声道:“云梦。”

“族主。”

一个模样极其清秀、气质极其灵动的少女,忽然在虚空显化了出来。

她一身翠绿色的纱裙,迎风飞舞着,将她一身凸凹有致的身材,完全的勾勒了出来。

她如清水出芙蓉般,看起来极其清纯动人,同时,她隐约也有着一丝来自于魅儿的那种独特气质,以至于,让人看了一眼之后,便再也挪不开眼睛了。

“云梦,想来,接下来,他是会前往月冥城的那个地方,他脱离不了。不过,会是以什么身份前往,却也不得而知。

无论如何,你重新选择一个身份是被父母卖入勾栏的花魁,还是父母意外身亡、从小拉扯一个天才弟弟长大的、十分护弟弟的姐姐,还是一个家族里的绝世明珠,娇生惯养……

这三个身份,你选一个,然后,我为你动用最后一次天机洗魂术,为你彻底定下身份。

这天机魂石,还没有真正的破解其中的秘密,现在,能使用的机会只剩下两次,一次给你,一次给我。

然后,此物就要再次陷入沉寂之中了。

但这一次,也同样是我们的一次机会这天机魂石之中的秘密,极有可能,和那苏离有关。

你,一定要拿下他他在情感方面,确实是有些致命的弱点,这不是刻意表现出来的,而是真的。

这一点,沐雨兮、云青萱、魅儿、穆清雅她们,就是最好的佐证。

所以,只要你能做到足够的真心,足够的至死不渝,他,必定会为你所用!

另外,你要注意,他的推衍能力极强,特别是针对于心性方面的推衍能力!

所以,你所表现出的足够的真心,就是真正足够的真心,真情!

因此,这一次,本族主是真的要……失去你了。可惜,我们尚未能双宿双飞,本宿主便要暂时失去你了。”

“族主,暂时的失去,只是为了永久的得到,不是吗?为族主办事,乃是云梦的最大荣幸。”

云梦的声音,格外的尊敬,也格外的轻柔。

麻衣邋遢男子轻叹了一声,微微向前踏出了一步。

这一步,不仅和二没有关系,也并不对称。

他的眉头也微微蹙起,也同样一上一下,一正一歪。

“修行一途,当真是千难万难。更难的是,与天上博弈那一线生机,一线应劫的希望。浩劫将至,魔临天下。为了天机一族的将来,魔将复生,又舍我其谁?我将为魔,便天下无魔。

为此,哪怕众叛亲离,哪怕一人走到绝颠,也无怨无悔!

云梦,如今,清霜已死,魅儿已亡,而唯有你,重新出世。

我纵再不舍,也只能动用这最后一份手段了。”

麻衣邋遢男子的声音,落寞而沉重,惆怅而寂寥。

云梦默然半晌,叹道:“族主,云梦明白了。那么,那个父母意外双亡、从小拉扯天才弟弟长大的那个姐姐,其实是一个最好的选择。父母双亡的身份,和他很相近,而他或许可以很像我弟弟,我可以像爱弟弟一样去爱他,这样转移情感,会更激烈、直接一些。

同时,爱弟弟这个性格缺陷,反而会让这个姐姐,更加有存在感。

这和云青萱这种杀弟证道的身份,恰恰截然相反。

云青萱既然是真的,那这个身份,自然可以更真实一些。”

云梦说着,忽然抬手,一掌劈在了她自己的眉心。

顿时,她七窍喷血,娇躯一颤,当场直挺挺的倒下了。

随后,一缕淡淡的幽魂,悄然的飘了起来。

“族主,这身体,都不要了,就那个姐姐的身体吧,然后我把自己的魂,融合进去族主用洗魂术融一下就行了。这样,连通过幻境改变记忆,都不需要了。

这样,就是姐姐的殒寂之魂意外复苏,将没有任何破绽可言。”

云梦明白了诸葛春秋的意思。

或者说,此时的诸葛春秋,也已经不叫诸葛春秋,而是一个邋遢的散修古天琊。

古天琊,天血古族曾经的族主,也是曾经云易梵的那位师尊。

只不过,眼下,古天琊这个身份,诸葛春秋也只是用这一下而已。

用完,这个身份,也会舍弃。

而他最后的那个身份,才是真正关键的身份。

这个身份,在他自己舍弃古天琊这个身份之前,他自己,也并不知道。

但是他知道,他还存在那样一个身份。

古天琊凝聚天机魂石,收了云梦的幽魂,柔声道:“云梦,其实你不用这样的。”

云梦语气坚决,道:“不,既然要做,就要做得彻底。今日抱有一丝侥幸,他日必定大夏将倾。雪崩的时候,最开始往往仅仅是因为一片雪花的不稳定所导致。

我既然要当那个姐姐,那我就应该是那个姐姐,而不该是扮演。

扮演,总会有被拆穿的一天,就像是傀儡死士云青萱哪怕是再真实,也永远无法真正的取代云青萱,依旧被那苏离一眼就识破了。

既然是最后一次机会,我知道族主心里是更希望云梦果断一些的,只是不舍说出来罢了。

云梦被族主培养近三千年,又岂会让族主为难?”

云梦说完,幽影便完全遁入了天机魂石之中。

古天琊闻言,默默闭上眼,两行略显浑浊的泪水,不经意间淌落。

只是,这两行泪水,到底是出自于真心,还是出自于假意,大概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云梦,此次,月冥城这一局,将会完全从一个不一样的地方、以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式开启,你放心,到时候,无论你变成什么模样,本族主,都会将你救赎回来的。”

“至于清霜和魅儿,不是我出卖她们,而是她们的心,已经不在本族主身上了。

本族主,便是付出再多,终是枉然。

既然留不住,便随她们去吧。

或许,死,对于她们而言,才是一个最好的结局。”

古天琊喃喃道。

片刻后,天空中的麻衣邋遢身影,一点点的消散,就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

苏离手腕强烈的炙热和刺痛,让他先是心中一沉,随即怒意大炽。

随后,他意识到,他极有可能是被强者强行窥视内心、探索秘密了。

只是,苏离刚觉得极其糟糕、觉得自己暴露了核心机密的时候,他立刻就意识到了不对!

因为,这一切,仿佛都是刻意促成的一样,然后刻意引导他的情绪,刻意引导他的心思,从而让他暴露更多的东西。

可实际上,他心中所想的任何东西,都是华夏那边的语言所想,更遑论这还是结合系统信息的想法啊!

系统都能制造‘档案世界’了,又怎么可能被除了他之外的存在窥视到?

若真的能窥视到的话,那又何须等到现在?

那一定早就被利用、被强行弄死了啊!

更遑论,对方真的窥视到了秘密的话,此时,他就不可能还有活路,而是当场就被杀人灭口了!

苏离的心,一下沉静了下来,手腕处的炙热热流,也让他渐渐的镇定了下来。

随后,苏离才发现,他一身气血,不知何时,受到了环境的牵引,仿佛随时都会狂暴一样。

到这时候,苏离哪里还不知道,他刚刚的判断,都完全是对的?

所以,想窥视他的心思?

虽然对方差点儿成功了,但,终究还是想太多!

“轰”

阙辛延无比狼狈的带着苏离狂奔而逃,那速度,确实是快得超乎想象。

然后,两人如一道光影般,瞬间再次冲出了水龙卷,来到了忘川河上。

“跑吧。”

阙辛延喷出大一口血,喘了口气,再次道。

“不用了,没人追来。”

苏离深吸一口气,心情有些复杂。

“没想到,诸葛青尘,还算是个人物。唉,我一向不太瞧得起他,以前一直觉得,他就是漓圣女身边的走狗,没半点儿自我……如今看来,他可是比我有担当得多。”

阙辛延说着,又回头看了那巨大的水龙卷一眼,似生怕云青萱跟着杀出来。

苏离沉默不语。

若不是通过系统了解了部分因果,说实话,诸葛青尘这种舍命相救,确实是足以让人感动的。

只是,这是玩的什么?

用新一代的傀儡死士替身,来和傀儡死士替身生死相斗,死一个来舍命相救?

这操作,苏离只能说,实在太特么的骚了。

这要不是系统升级到了如今这般情况,天机值又大大的够用,他哪里能看出这样一手牛逼轰轰的操作?

所以,诸多老家伙,都是玩的一手替身走天下?

所以,我是不是要将茅山道术给弄出来,那什么替身纸人、撒豆成兵之类的手段,学到最顶级?

以后弄个十个八个分身,各种狂浪?

毕竟,狂浪是一种态度,狂浪是不被约束……

这很符合他如今的初衷与现状啊。

“苏大师,节哀顺变吧,人死不能复生,即便是天机大师,也不例外。”

阙辛延以为苏离很伤心,忍不住出声安慰道。

苏离没有解释,而是肃然道:“幽冥船,是你故意引来的?”

阙辛延闻言,直接翻了个白眼:“苏大师,你说这话阙某可就不爱听了,什么叫我故意引来的?我阙辛延在苏大师心中,就是这种人?”

苏离点了点头,道:“是。”

阙辛延呼吸一滞,嘴角抽了抽,道:“抱歉,确实是我引来的,但只是为了检测苏大师的身份是真的苏大师。因为,阙某不确定镇魂碑上的碑文是不是那诸葛青尘做的手脚,毕竟,这种‘碑文显示的未来’,本身,就很奇怪。

而若是苏大师不是苏大师的话,阙某一旦被卷入局中,怕是被炼成了劫灰,都没有翻身的余地。

不过,幽冥船既然没有对苏大师动手,没有直接抹杀苏大师,就说明,苏大师的身份是没问题的。”

苏离心中恍然,道:“看来,你知道我的身份?”

阙辛延道:“我不知道,但是你母亲的事情,不是在镇魂碑上显化出了图腾投影吗?所以那一幕,所有镇魂碑里的天骄历练者都知道了,我在镇魂碑内,自然也是看到了的。

而幽冥穆族,和幽冥船是有直接关系的,有传言,幽冥船就是幽冥穆族的核心战斗至宝。

所以,如果你是苏大师,那你就是穆清雅前辈的儿子,就拥有幽冥穆族的血脉,自然,就不会被幽冥船针对。

至于我呵呵,我把幽冥船引来,利用的恰恰是殒魂茶罐那一部分要侵蚀我的魔魂气息。

这样我确实会有危险,但是我其实和殒魂茶罐那魔魂气息没有任何关系啊,只要足够虔诚、没有敌意,幽冥船不会滥杀无辜的。”

阙辛延说着,又道:“苏大师,你说,如果你不是你而是一位居心叵测的存在,像是之前诸葛青尘化作的小贱人那样想要算计我,那么我暗中算计你一道,有错吗?你若真是你,你必然会没事的!你若不是你,那你被杀死,岂不是活该?”

阙辛延这话说得,坦坦荡荡,极有魄力。

苏离闻言,也不得不感叹这些人,果然没有一个易与之辈。

“行了,你有幻灵舟吗?镇魂碑不看了,我们现在去月冥城,以最快的速度!”

苏离催促道。

诸葛青尘的事情,苏离不想多提,阙辛延虽略显遗憾,但是也没多说这个了对于诸葛青尘,他的心情还是很复杂的,现在还依然对诸葛青尘扮女人要采补他,而耿耿于怀,但是又感恩他关键时刻冲出来,舍命相救。

毕竟,救了苏离,实际上也是救了他,不然,就云青萱那疯子,阙辛延没有任何把握能挡得住对方那无比凶悍的一击!

“幻灵舟?要什么幻灵舟?是我的大黑棍子不好用了吗?”

阙辛延有些不满的道。

苏离:???

阙辛延道:“我的棍子,最适合的就是跑路,苏大师放心,这大黑棍,好用之极,用过了的女修士都说好!”

苏离:“……”

苏离总觉得,这阙辛延,一定是在疯狂开车,毕竟,看他一脸骚包、贱兮兮的样子,就知道。

只不过,阙辛延这般说的同时,也的确是摧动了他的大黑棍,然后化作御空模式。

然后,苏离只得跟着跳了上去。

“大黑棍啊大黑棍,月冥城,走起!”

阙辛延喊了一声,然后全力开始摧动大黑棍,向着月冥城极速御空飞去。

……

月冥城,坐落在巫月城和冥巫城之间,是一座巨大而古老的古城。

同时,月冥城,也是冥山府核心十大主城之一。

靠近月冥城之后,苏离发现,虚空中御空飞行的修行者,越来越密集了。

这些修行者皆三五成群,速度都极快,同时,他们也神色匆匆,不知从何而来,要飞往何处。

沿途,没有什么冲突爆发,也没有什么修行之间的交流。

“月冥城,好像很和谐?他们如此神色匆匆,是有什么急事么?”

苏离站在阙辛延身后,忍不住询问道。

“修行者之间,正常都是如此。我们这一路来,不也是风尘仆仆么?不也是一路毫无交流么?这果然是真·邂逅一路美丽的风景啊!”

阙辛延还有些唏嘘感慨,可谓是贼心不死。

苏离想了想,便也没有过多询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我的1978小农庄 诸界之深渊恶魔 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建了一个超一线 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我的系统总想逼我表白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聊斋之问道长生 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