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062章 三秒真男人,魂碑染情血

第062章 三秒真男人,魂碑染情血(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更新最快!

“咻”

下一刻,大量的龙气,汇聚形成了一股灵气的风暴,随后,苏离发现,他仿佛可以掌控地火风雷、云雨冰霜等一切的元素力量了。

这种感觉,十分奇怪,仿佛可以牵引天地间的力量,形成毁灭的杀机,斩灭天地间的一切罪恶般。

这种感觉生出,便尤为强烈。

是以,当苏离的口诀念出,并本能的杀出一剑的时候,灵气的风暴,在虚空形成了各种玄妙的符咒,并直接组合到了一起,竟是朝着公乘天晟猛的镇压了过去。

“嗤嗤”

这时候,炼魂幡剧烈的震荡了起来,仿佛其中有什么东西要窜出来一样,却没有能窜出来。

孙成峰见状不妙,化作幽光,陡然遁入炼魂幡之中,直接消失不见。

公乘天晟手中显化黑暗拳套,一拳震退了要去阻止云青萱的锁魂塔的清霜剑。

清霜浑身一震,一口血水已经喷出,眼中显出了难以置信之色。

似乎,她没有想到,公乘天晟竟是不相信她!

而云青萱手中的锁魂塔,却在爆发出这一股毁灭气势后,忽然就偃旗息鼓了。

反而是苏离,汇聚玄心奥妙诀,杀出一道符咒之后,猛的当头劈在了公乘天晟的脑袋上。

随后,公乘天晟逸散出来的黑暗婴儿元婴,婴魂甚至黑暗魔魂,竟是当场被这一击,震得黑烟直冒的同时,‘嘭’的一声,炸成了黑雾齑粉!

“啊”

公乘天晟惨呼一声,浑身立刻炸响连连!

哪怕,那些黑暗雾气齑粉,又尽数的回流到了他的身体里,他也极其的痛苦,极其的难受!

这样一幕,瞬间让空气中暴戾、狂躁的劲气,都停顿了下来。

然后,苏离惊呆了,清霜惊呆了。

公乘天晟既极为痛苦,却也同样惊呆了,

反而,云青萱在一阵惊愕、呆滞之后,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似乎,极其的痛快。

只是笑着笑着,她便大口喷血,整个人,已经老得像是立刻就要油尽灯枯一样。

即便是如此之老,她也一点都不丑,反而,她苍老得近乎腐朽的模样,真的很可怜。

那是一张刻满了无尽风霜与悲伤绝望的脸,就彷佛她这一被子所有的痛苦和不幸,都镌刻在了这样一张密密麻麻皱纹老脸上。

苏离错愕了足足三秒钟之后,忽然浑身猛的一震心悸,一震虚弱。

一种说不出的困意席卷而来,似乎站着都能睡着。

更凄惨的是,他发现,他浑身没有了任何力量,整个人如完全被彻底掏空了一样,空虚得腿都完全软了,无法站住。

“哧”

苏离忽然持剑刺在地上,双手压着剑柄,这才不让自己倒下。

这什么玄心奥妙诀,牛逼倒是牛逼了,但是这……三秒真男人?

介绍不是说,能连续无数次施展么?

怎么到自己手里,就只能坚持三秒了?

苏离无法想象但很快,他就意识到,是他的修为太低了!

所以,当这种‘炉火纯青’级的玄心奥妙诀一旦施展的时候,他体内那点儿龙气,当场就被吸光了。

吸光了还不止,这下没有了龙气为底蕴,他体内灵气立刻流逝,连乾坤戒指都没法打开了。

这简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苏离此时也是脸色一黑,心知将公乘天晟干成这样,自己这也是必死无疑了。

想着,喉咙一甜,随后,苏离直接吐出了大口的鲜血。

“噗噗噗”

接着,苏离立刻感受到了身体里强烈的刺痛感,这是经络之前被撑爆了,导致的结果。

也就是说,一下子耗空了潜能,他自己把自己废了!

“幸好这是‘真虚体悟’,不然,这就是真把自己玩死了。”

“修炼一途,谈何容易。”

苏离心中唏嘘,随即看了看天机值。

然后,他的呼吸,不由一滞。

天机值,竟然三十多万了!

而这一次,系统竟然没有自动升级!

这就奇怪了。

苏离有些疑惑,但仔细一想,就明白了这里是‘真虚体悟’世界,也就是说,系统功能不全面,所以无法自动升级了。

“浅蓝,刷新天机商城。”

【此次刷新,需要100天机值,是否确定?】

“确定!”

【消耗天机值100点,天机商城刷新成功。】

系统面板上的信息出现之后,苏离立刻看向了天机商城。

然后,他的心,一下安稳了因为,天机商城之中,再次刷新出了潜龙丹。

“浅蓝,购买潜龙丹!”

花费99000天机值,再次购买了潜龙丹之后,苏离这次直接取出,然后,当着公乘天晟、云青萱等人的面服用。

怕毛,这会儿,他们都还在震惊呢!

服用之后,苏离的糟糕情况,立刻得以改善,原本断裂的经络,也极速的恢复了起来。

这时候,公乘天晟才终于反应了过来。

他的目光,很是惊疑不定的盯着苏离,然后又看了看满脸委屈的清霜,再看了看痛快大小的云青萱,脸色变得阴晴不定了起来。

“没有想到,没有想到啊!”

公乘天晟感叹了一声。

苏离此时脑子变得更加清醒了,人也已经不再虚弱。

他嗤笑一声,直接道:“其实你早就知道云青萱已经没有反抗之力了,但依然出手,为的就是想试探一下,我们会不会有什么后手吧?又何必装作真的中招了呢?”

公乘天晟道:“若非是这样一试,老夫还真是不知道,苏小子你竟是能力如此强大!你当真是心思玲珑剔透,近乎于妖孽啊!竟是连老夫都欺骗到了!

想不到,这所有人里面,你,才是最强者!虽然,你只有一击之力嗯,或许这也是你假装的?你,果真真不是弱者!难怪,难怪你敢前往万漓圣地了。

果然,这世间,当真没有真的无能之人。若非老夫始终牢记,老夫此次极有可能有必杀一截,因而有了防备之心,恐怕这一次,还真被苏小子你一道符印拍死了!

我公乘天晟没栽在几个化神境的老杂毛手里,反而差点儿栽在你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手里!

苏小子,你厉害,厉害啊!”

苏离知道公乘天晟这么说,是已经准备将他生吞活剥、活生生炼死以泄恨了,但却还是笑道:“彼此彼此。”

公乘天晟吐了口气,吐出两口黑血,神色渐渐恢复了正常当然,此时他肯定是不正常的,因为,苏离此时已经非常清楚,玄心奥妙诀,对于这种魔魂邪魂之类的玩意,杀伤力有多么巨大!

云青萱这时候,还依然在笑。

只是,这种笑,已经变成了悲绝的笑。

她看向苏离的目光,已经变得没有任何神采和情感,木然无神。

她,像是彻底陷入了呆滞状态,陷入了悲绝和濒死的状态一样,成为了彻底的行尸走肉。

苏离看了她一眼,却也想到了那一晚她那孤独寂寥而落寞的身影,也想到了她那一晚主动抱着她如泣如诉的身影,一时间,他对她所有的仇恨、怨忿,都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苏离闭上了眼,眼中的那一丝怜悯之色,随着他合上眼,而彻底消散。

等他睁开眼的时候,眼神,已经再次变得清澈,淡漠。

而云青萱,也看到了苏离的眼神,看到了那其中的一抹怜悯。

忽然,她像是疯了一样‘啊啊啊’的嘶嚎了起来。

那声音,说不出的痛苦,说不出的……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情感,歇斯底里,疯魔,却也疯狂。

苏离转过头,不想看她。

他以为他变聪明了,变得理性了,就可以和云青萱一样,冷漠无情。

但他发现,他高估了他自己的能力这时候,哪怕是一次次的摒弃心中的杂念,他竟还是软弱的生出了同情心,同情这个本该死的女人!

“我这种性子,就是性格上的致命缺陷我完全可以想一想,她先前是怎么各种陷害我,逼迫我的事情,然后对她各种仇恨,恨不得她立刻就无比凄惨的去死啊!我竟然心……软了。”

“唉!我真的……真的不是个男人!”

“原来,我真的是个圣母!”

苏离的情绪无法掩饰,他想演戏,想表现得各种冷漠,但依然表现不出来哪怕这个女人,再如何,她,曾经还是让他心动过,让他膨胀过。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可,可恨之人,也必有可怜之处。

她,仅仅只有十七岁。

十七岁,在地球那边,是个如花一般无忧无虑、追星追剧,游戏玩乐的年龄。

“可能,前世的我死了,有罪恶在身,而这里,其实就是地狱。”

苏离心中感叹,然后,他看向了公乘天晟。

公乘天晟也看到了苏离的表现,显然也看出了苏离性格上的弱点。

但是他却并不会全信这么直接的表现出你性格里重情义的致命缺陷来,你以为我信?你比我都能演,演得都更真,真信你了,我就是脑残了!

公乘天晟冷哼了一声,道:“这么做,不恶心吗?刻意制造出一些缺陷来,同时表明你性子其实很重情义?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了!”

公乘天晟说着,一挥手,天空中的天机圣玉,陡然飞落而下。

屏蔽,消除了。

虽然,这种屏蔽效果,之前就被战斗打崩了。

天机圣玉落入了公乘天晟的手中之后,公乘天晟身影一边,浑身变得无比出尘,模样也变得极其的俊逸超凡。

其年龄、模样,完全和诸葛青尘一般无二。

若非是眼眸的深邃情况不同,苏离都会认为,此人就是诸葛青尘了。

诸葛春秋变成这般模样之后,锁魂塔被他猛的一招,便抓了过来。

接着,锁魂塔对着云青萱一照,云青萱就被收了进去,被彻底镇压了。

云青萱,结局已定,再没有挣扎的机会了。

苏离的心情,已经彻底的平静。

诸葛春秋看了苏离一眼,见苏离不说话,他才对着远处道:“你们可以过来了。”

接着,华凌殇带着华紫嫣以及诸葛无为,出现在了此地。

华紫嫣此时,眼中的神采已经消失,人已经被控制住了,完全陷入了呆滞的状态。

三人到来之后,先是有些异样的看了苏离一眼,接着,便都没有说话。

苏离看到了华紫嫣的情况,心中再次想到了她的真实身份‘冯芊芊’的事情,他隐约觉得,这个局,到现在,还没有完,而且,还是在非常关键的地方。

只是,究竟具体如何,他也无法判断。

因为,他的信息量,太少了。

而且,他的‘真虚体悟’时间,只有三天,如今,只剩下最后的二十多个小时,也就是十三个时辰左右了。

如果顺利,他还能摸清一些秘密。

若是不顺,等会儿就要被诸葛春秋炼死了。

估计结局非常的凄惨。

想到这里,苏离整个人都不好了这样一个局,他都没想过,还能侥幸的活到现在。

这特么的,回去了的话,能吹一辈子了。

“九窍石胎,已经彻底练好了,现在,凌殇兄弟,你将其炼化,就行了。”

诸葛春秋道。

华凌殇道:“春秋兄,这次辛苦了。对了,你的伤势,不要紧吧?”

诸葛春秋道:“些许伤势,不要紧。”

说完,诸葛春秋没忍住,忽然又喷出一大口黑血。

但是他非常淡定的拿出白色手帕,将嘴角的血擦拭得干干净净,然后又将手帕折叠得四四方方的,再无比专注的将手帕收了起来,然后两边的衣袖一甩,一副我完全没事的样子。

若是平素,苏离反而看不出什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我的1978小农庄 诸界之深渊恶魔 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建了一个超一线 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我的系统总想逼我表白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聊斋之问道长生 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