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060章 冷云裳表白,云青萱末路

第060章 冷云裳表白,云青萱末路(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更新最快!

第060章冷云裳求欢,云青萱惨死!

好峰随处改,幽径独行迷。

曲径通幽的神秘坐忘峰内,华氏古族祖祠禁地藏匿于迷雾般的守护禁阵之中。

禁地之内,巨大的九窍石胎高达十余米,宽近四米,如战神临尘,矗立于洞天之中。

石胎是一个无比俊逸超凡的白发白眉青年男子,其浑身骨骼、肌肉,皆晶莹剔透,上面弥漫着神秘的道纹气息。

九窍石胎下,华紫嫣、华云霄两人静静的盘坐着。

便在此时,巨大的九窍石胎身上,九窍开始通灵,一缕缕的神秘符文流转了起来,大量的灰色云雾,开始于它的体内弥漫。

很快,这九窍石胎,就彷佛化作了一尊白色的糯种翡翠石胎一般,虽依然晶莹,却已经不再剔透。

九窍石胎之中,也渐渐开始充溢出了一缕缕的生机之力。

这一缕生机之力,开始衍化的时候,恰恰,也是其中的一道空间阵法激活的时候。

可惜,九窍石胎太过于巨大,因而,其中微弱的动静,无论是‘华紫嫣’还是华云霄,都没有任何察觉。

炼魂幡从中显化出来的时候,苏离便已经被一层无形的力量束缚着,并静静的释放了出来。

然后,通过这一层无形的力量,苏离发现,他的心跳,他的呼吸等等,都和九窍石胎,形成了一丝很神奇的联系。

这些,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苏离在九窍石胎之中,可以无比清晰的看到外面发生的一切。

而他眼中所见,也同样是炼魂幡所见。

炼魂幡中的另外一边,已经被采补得彻底‘死去’的孙成峰,此时也终于的恢复了过来。

殒魂茶罐的‘殒魂’之力,几乎就是不死不灭之力,留下了一缕魔魂,其余的情况再糟糕,只要殒魂茶罐不灭,只要有原本的精气魂残留,就有办法复苏。

只不过,这种复苏,付出的代价很大。

“冷云裳,你的玄阴圣魂本源,未免也太强大了吧?如此说来,你才是真正的玄阴圣体啊!”

孙成峰看向冷云裳的眼神,多了一些别的意味。

冷云裳不以为意,道:“这不是体质,而是圣魂!而且,还是第二魂殒寂之魂!明白了吗?”

孙成峰道:“第二魂,又如何?”

冷云裳冷冷的扫了孙成峰一眼,让孙成峰本能的打了个寒颤。

冷云裳道:“第二魂,代表我是有资格和你主上平等交流的即便不平等,也不会太差,地位,是要远远比你高的!所以,你的任何大胆的想法,最好收敛起来,不然,我不介意现在就弄死你!

莫非,你以为,你真的可以不死不灭?”

孙成峰闻言,心里顿时有些不痛快,但是却也隐约感觉到,这种状态下的冷云裳,怕是和疯子无疑了。

他沉思了片刻,像是在感应什么。

片刻之后,他眼中一道道的绿光浮现,接着,他脸上,也呈现出了几分骇然之色。

下一刻,他的眼神恢复清明,随即,他立刻跪在了冷云裳的面前,恭敬的道:“冷师姐,我错了。”

冷云裳戏谑道:“错了?哪里错了?”

孙成峰立刻磕头如捣蒜:“冷师姐,师弟哪里都错了。”

冷云裳淡淡的扫了孙成峰一眼,平静的道:“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开始,灵魂方面的能力,就非常强大。而这种强大,在七岁的时候,达到了极致。

而那一次,我父亲因为修炼一种很邪恶的功法,而杀死了我母亲。

然后,他意外发现了我的灵魂的‘玄阴圣魂’秘密,当时,他便要对我动手,想要利用灵魂来采补我。

不过,那一次我在极度害怕之中,灵魂复苏了,那就是第二魂殒寂之魂。

然后,我当场杀死了我的父亲,并将他活生生的炼死了。

然后,我埋葬了母亲,并一个人守着母亲的坟墓,呆了七天七夜。

七天七夜之后,我的殒寂之魂重新陷入沉睡,而我,也忘记了这一段过往。

可是,上一次,那一杯九耀问心茶,却不仅唤醒了过去的记忆,也唤醒了我沉睡的殒寂之魂。

正是如此,这一次,我才可以不用被收割。

只不过,你的主上,也未免太过于霸道了!”

冷云裳说着,又道:“此间事了,我会悄然离开,不参与你们的纷争。当然,如果你们想要更多的东西,比如说炼死我,或者是针对我动手那么,不好意思,咱们就只能两败俱伤了你们可以认为我是在夸大其词。”

孙成峰立刻摇头,道:“不,主上说了,你有这样的潜力,甚至是能力只不过,你确定要让殒寂之魂、让那玄阴圣魂占主导意识么?那样的你,还是你吗?”

冷云裳道:“那样的我,至少一部分还是我。可若是不那么做,我就彻底不是我了,不是吗?所以,你们不用试探了,这一点上,不存在什么布局与算计,没必要有路走我就走,没路走,我随时都可以让殒寂之魂主宰我的意志。

所以,你们要是针对,就只能两败俱伤!”

孙成峰沉吟道:“那好,那,我们此间事了,井水不犯河水!但关键时刻,你也要出力,这一局,主上说,刚开始!”

冷云裳道:“你觉得我没出力?没出力你现在还有机会与我说话么?孙成峰,你想尽心尽力当狗,我无所谓,但不要说一些挑衅我耐性的话,我不是那废物苏离,我若是被挑衅到,我是会不顾一切直接动手的!哪怕,当时就粉身碎骨,灰飞烟灭!”

孙成峰闻言,呼吸一滞,同时心中立刻生出了强烈的危机感。

他顿时明白,如果他继续试探,抑或者继续挑衅什么,绝对会被当场吊打,甚至抹杀。

别人没这本事,甚至会顾虑什么殒魂茶罐,但是,显然,冷云裳是不太顾虑的。

沐雨兮忽然站了起来,提醒道:“你们说话便说,不要提及苏大师行么?他怎么就废物了?他不过只是一个有些推衍能力的普通人而已,只是一个才十八岁的少年而已。”

冷云裳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你想做什么,现在我虽已不想劝你,但,你这么做,一定是不值的!

苏离这种人,他不配、也不值得你的任何付出!”

沐雨兮道:“就因为他看着你动手取肋骨而没有阻止吗?那我没有阻止,我也算不忠不孝、不仁不义?!”

冷云裳道:“就这种人,你还为他开脱?我一直以为,你和我是一种人,抱歉,我错了!”

沐雨兮道:“开脱?你不是他,你也根本不知道他心中怎么想就像是别人看待你一样!你杀了你父亲,确实是有你的理由,也确实是你父亲禽兽不如,确实该死!

但,不知真相的人知道,你冷云裳,杀死了你父亲,然后,你变强了!那么,你背负上的名声就是‘杀父证道’!

这种事情,在修行界,比比皆是。

每一个修行者,都有或者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

你冷云裳,可以宽容自己,却容不下一个在元婴级强者面前没有为母亲出头的普通人?不值得?那什么又是值得?

他若当时真站出来据理力争,反抗,那,才是真的不值得!

死,远远比活着容易,这道理,你应该比我更懂。”

沐雨兮说着,又道:“还有,因为这件事,你若要与我绝交,那便绝交。你,已经不是你了,但是,我,还是那个我。”

冷云裳轻哼了一声:“你继续,便只有死路一条!”

沐雨兮道:“我愿意,以我的死,来成全他,这,便是我的宿命!”

“哈,哈哈哈哈哈。成全他?恐怕最终,还不知道会成全的是谁了但,无论成全的是谁,都,绝不可能是他!”

冷云裳说着,又摇了摇头,道:“拥有这样的推衍能力,还是普通人?连这其中的机缘也无法堪破么?便连殒魂茶罐之主宰,也只是被动应劫而已!”

沐雨兮道:“无论你说什么,我心意已决,绝不会改。剩下的,便让时间去证明吧!”

冷云裳道:“冥顽不灵。”

沐雨兮道:“你,果真已经不是你了。”

冷云裳轻哼了一声,也不再说话。

很快,现场再次陷入了死寂的状态。

孙成峰有些压抑,沉声道:“你们说,这一次,是华紫嫣先遭遇厄难,还是那华云霄,抑或者,是关在我们外层的那位苏离苏大师先被弄死啊?”

沐雨兮和冷云裳闻言,皆同时回头,眼神十分冷冽的盯着孙成峰。

孙成峰顿时只觉亡魂大冒我,我又没说什么,你们这么凶巴巴、像是要吃人一样的看着我做什么?

“闭嘴!”

“住口!”

沐雨兮和冷云裳几乎一前一后的呵斥道。

然后,孙成峰老实了起来果然,先前哪怕是吵得再凶,似乎,两人对于苏离的看重程度,都极高。

孙成峰完全是一脸懵逼。

冷云裳又沉默了半晌,随即目光凝视着外面已经开始即将参悟完成的华紫嫣,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再次开口,柔声道:“沐师姐,我们年龄相差无几,而且你的体质,与我的灵魂,你不觉得,我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吗?”

沐雨兮一点都不奇怪冷云裳的表现,闻言只是淡淡的道:“你可以死心了!我这一生,心付一人!”

冷云裳道:“你若是失败了,而他也没有挣扎之力的话,我会想办法保下他!不过,我也会对他动手,拿走不属于他的那些东西。我说过了,无论最后你成就了谁,都成就不了他他,不值!”

沐雨兮只是平静的看了冷云裳一眼,没有再多解释。

冷云裳又道:“到时候,你放心,如果他真的能侥幸活下来,我会废掉他的天机能力,在给他找一名妙龄少女当妻子,让他安心的当个普通人过完这辈子。这,岂非比被人炼死或者夺舍,更加幸福?”

沐雨兮依然没有说话。

冷云裳见状,也就不再多说,只是神色更显冷漠,更显烦躁。

……

炼魂幡中,苏离看着那足足19万的天机值,心情虽激动,却依然非常的镇定。

他几乎忍不住就要当场购买《玄心奥妙诀》然后再刷新几次系统商品了。

可是,他却忍住了。

眼下并不是时候,一旦融合《玄心奥妙诀》出了异常,导致炼魂幡发生异变,破坏了整个计划,一切就都不好办了。

他只有在这个局顺利的进行的时候,才有足够的把握进行引导、牵引,可若是直接脱离布局,那么,他对未来,便一无所知。

到时候,任何场面,他都无法控制。

沉思之间,苏离当下利用系统,将华紫嫣锁定,然后扫了一眼他的人生档案系统。

那一刻,苏离整个人,都差点懵逼了!

华紫嫣,竟是冯芊芊取代的?

而且,查看其过去的经历,苏离又一次察觉到了殒魂茶罐那逆天的‘幕后黑手’的恐怖手段。

他心里一番思量之后,隐约看清,在这一次的布局之后,还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应该和七彩水晶棺中的穆清雅,有所牵连。

也就是说,这件事,仅仅只是掀起了冰山一角!

突然间,苏离有些担心一旦这一次,公乘天晟不出手,那会如何?

……

“呼”

在苏离沉思之中,华紫嫣完成了最后一步对于九窍石胎的感悟,随后,默默的闭上眼睛,完成那一步的悟道。

九窍石胎上,流光溢彩闪烁着,整个石胎,仿佛更加的出神入化了。

同时,一缕缕的道痕,仿佛完全的活过来了一样,开始在石胎的身上游动了起来。

这一幕,十分的惊艳。

华紫嫣仿佛没有看到一样,凝聚出自身的元婴,并开始去感悟那些道痕。

可,就在此时,禁地之外,华凌殇和诸葛无为两人,已经到来。

“嫣儿。”

华凌殇神色慈祥,笑容满面。

华紫嫣睁开眼,随即立刻露出了欣喜之色,亲昵的道:“老祖,您来了。”

“嗯,你快蜕变有成了,走,老祖带你去禁地深处悟道,加以巩固。剩下的,让你父亲感悟就行了,这样,他刚好可以蜕变元婴成功。”

华凌殇笑道。

华云霄闻言,当即也满脸欣慰,先是感谢了老祖的栽培,然后才苦口婆心的道:“嫣儿,这次,是你的天大机缘,禁地悟道的机会十分难得,尤为珍贵,你一定要用心感悟啊。”

“父亲放心,嫣儿省得。”

华紫嫣柔声道。

随后,华紫嫣便被华凌霄和诸葛无为一起带走了。

而华云霄,则准备开始蜕变元婴。

在盘坐下来之后,他想起了诸葛无为灵师的提醒,将天机圣玉激活了出来,以防止有未知的危机干扰。

天机圣玉,便在此时,开始释放天机之力,将四方的能量,开始尽数屏蔽。

便在这时候,炼魂幡忽然轻轻一震,云易梵一行人,忽然全部都出现在了苏离的身边也就是,炼魂幡原本的‘内层空间’。

而通过这一点,苏离已经确定,炼魂幡有两层空间,眼下的内层空间,实则是外层,真正的内层,应该是冷云裳三人所存在的空间。

而那个空间里的一切,他都无法查看档案。

“不是说取代我吗?怎么,你们都过来了?”

苏离装作有些不愉的问道。

“取代你去动手,然后,你看着不就行了?这等盛况,不亲眼看到,如何死得瞑目,对吧?”

云易梵嘿嘿怪笑道。

苏离道:“云皇主的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云易梵哈哈大笑道:“还以为苏大师会被吓到,果然,真有本事的人,遇事一点儿都不慌。”

云易梵的心情,显然极好。

因为,一切都顺利的进行了,而且,所有的隐患,他都已经拔除!

更遑论,他背后的那位师尊,还在等着他的最终结果呢。

而知道他部分来历的郑天印、王闻远,是绝不敢对他有丝毫的冒犯之心的!

至于一些小心思,云易梵知道,却也从来都不会当回事。

以王闻远、郑天印等人的能力和实力而言,没点儿小心思,那,反而不正常了。

“苏大师,现在,不如为本皇主推衍一番,看看本皇主的气运命格如何?”

云易梵笑道。

苏离早就知道,他的命格是即将殒落,但是此时,却摇了摇头,道:“算不出来了,我已经入局了,算出来的,也是被天道所紊乱的天机幻象,徒耗心神罢了。”

苏离说着,为了狂赚天机值,他还是在脑海之中给此人卜了一卦结果,一如既往的那么喜人,大凶之卦。

反正,死路一条,没希望了。

这对于苏离而言,自然就是大喜之卦了。

毕竟,幸灾乐祸这种事情,苏离现在是最喜欢的。

他终究还是变成了他曾经很讨厌的那种小人。

但,他偏偏觉得,这般滋味,很是不错。

“哈哈哈,苏大师谦虚了。不过,本皇从小到大,诸多天机大师都言说,本皇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可惜,说这些话的天机大师,如今坟头长的大树都几百米高了,但本皇,还依然逍遥如意,福寿无疆。

若如此便是命比纸薄,那,便让这种纸,再薄一些吧!”

云易梵确实是飘了。

或者说,他故意营造一种,他已经飘了的错觉哪怕,他此时的心里也一定是这么想的。

可,自欺欺人这种手段,到了金丹境的天骄修行者,基本都是人手必备的本事了。

所以,真以为他飘了,而看轻他那么,恭喜,下一秒,很可能在你转身的时候,就会被他一击必杀!

因为,你的利用价值,已经榨干了。

所谓兔死狗烹,鸟尽弓藏,不外如是。

苏离谄媚道:“云皇主,乃是‘我命由我不由天’之帝皇大象,所谓大象无形,因而看起来命比纸薄。”

苏离这话,说得云易梵表情一滞,随即顿时舒服到了骨子里。

他知道这是讨好,是在拍马屁,但,他爱听这种话!

因为,没有任何修行者会嫌弃这种拥有道韵、灵性而气势十足的马屁!

特别是,当说这话的人,乃是一等一的天机妖孽天骄的时候。

“你很会来事,好了,接下来看好了!这是一场真正的厮杀,惨烈的厮杀,但,我一定会成功!”

华云霄看了郑天印、王闻远一眼。

这两人,一直冷眼看着苏离拍马瞳深处,充斥着轻蔑、讥讽神色。

这种轻蔑桀骜的姿态,没有特别明显表现出来,但是也没有刻意遮掩,完全是一副眼高于顶的样子。

清霜和云青萱,则一直静静的观看着,倒是难得的安静。

“时间快到了。”

云易梵正色道。

他说完这句话,整个炼魂幡里的环境,忽然变得静谧而压抑了起来。

哪怕是之前飘飘然、自认为运筹帷幄的云易梵,也没有半点的掉以轻心。

华云霄的元婴,吸纳了所有的九窍灵胎的道痕气息,元婴一举极致蜕变,并如升华一般,绽放出了无比灼目的色彩。

而就在此时,他自我抹杀的记忆,竟是忽然之间恢复了。

他的眼瞳深处,一抹抹幽暗的绿光,弥漫了出来,极速的侵蚀着他的大脑。

那一抹抹的绿色食脑虫般的绿条,极速的窜入他的灵魂之中,他的身体僵硬了刹那,然后,云易梵杀了出来。

与此同时,炼魂幡猛然从九窍石胎内化作血光,冲了出来。

孙成峰本能的再次冲出,结合炼魂幡化作绝世凶魔,笼罩了整个九窍石胎,朝着华云霄的元婴,一口鲸吞了过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我的1978小农庄 诸界之深渊恶魔 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建了一个超一线 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我的系统总想逼我表白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聊斋之问道长生 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