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058章 灵魂出窍路难寻,易梵合道孙成峰

第058章 灵魂出窍路难寻,易梵合道孙成峰(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更新最快!

“哈哈哈哈哈,云仙子,还是莫要当着苏大师的面,说这种话了,你看他的脸色,都像是想要吃了你似的!”

云易梵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觉得很有趣当着苏离的面,挖他母亲的肋骨,这岂非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不过,他是一个很理性的人,当面对苏离他有着很强烈的忌惮、不安感的时候,他往往会表现得极其的谦谦君子,极为的心怀坦荡。

云青萱闻言,吃吃的笑了起来,她眼神娇媚,颇有风情的扫了苏离一样,笑道:“若是苏大师愿意吃了我,那再挖两根肋骨出来,我也是愿意的呢。苏大师,你既对这女人没感情,也不在意,那咱们,终究还是得从最有利的方向出发啊。莫非,苏大师还要感情用事?”

清霜闻言,皱眉道:“穆清雅的肋骨,有什么特殊?还能一次次的用?”

云青萱瞥了她一眼,淡淡道:“穆清雅的埋葬地点,是一处养魂地。这么说吧,在这种地方葬二十年,就能养出一只十分强大的魔魂出来。而若是穆清雅的血脉特殊的话,那就是一只绝世魔魂。

只不过,这种地方,一般很难以找到罢了。

而要说这个秘密的发现,还真得感谢沐雨兮了,不是她悄然跑那边去观察,云皇主,也不会发现了。”

云易梵笑道:“此事,和我没关系哈,只是郑天印大师和王闻远大师的推衍之术了得。对了,待会儿,苏大师,本皇为你引荐这两位天机玄师,他们很厉害的。”

苏离这时候,依然没有什么好脸色眼下,只是‘真虚体悟’,他虽也会虚与委蛇,却也无需过分谨慎。

苏离淡淡道:“好,那等会儿就见一见至于什么肋骨,你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虽不会阻止,但这份因果,你们要考虑好,是否可以承担下来。”

云青萱眼波流转,道:“这样,要不,苏大师,您亲自去挖如何?”

苏离闻言,猛的转头,双眼冷厉的盯着云青萱。

云青萱先是言笑晏晏,但随即,却被苏离那凌厉的目光,逼迫得不得不有所收敛。

“苏大师,玩笑而已,你太认真了,这样,多没意思啊!你这人呐,可真是不懂风情。”

云青萱嘀咕了一声,语气幽怨,像是个怨妇似的。

“呵,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我谈风情?”

苏离冷笑道。

云青萱被苏离这么冷笑嘲讽,脸也有些挂不住了,一张俏脸,都明显黑了下来。

清霜寒暄道:“咱们还是得同心协力,尽快完成这次的计划,就不要吵了,争吵又有什么意思呢?能让我们变得更团结么?”

云易梵打趣道:“好了,云仙子,苏大师心里多少有些怨气,你就不要再调戏他了,真喜欢他,等咱们的事情办完,你单独与他一起待几天,想怎么调教咳,想怎么交流都可以的。”

云青萱美眸中波光流转:“苏大师,云皇主这个建议,挺不错的呢,苏大师觉得如何?”

苏离心中其实非常的冷静,但表现出来的,却像是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

他没有说任何话,只是冷哼了一声,以表达自己的不满。

云青萱再次笑了,笑得花枝招展。

清霜也不由笑了,只是笑容有些勉强。

云易梵也笑了,他是看着云青萱笑的。

他的笑容,有些深邃,有些复杂。

苏离隐约从中发现,云易梵的眼睛里,仿佛有着很奇怪的怜悯、惋惜、痛快以及疯狂之意。

苏离沉思之时,云易梵下意识的看了苏离一眼,然后,两人目光接触之后,云易梵的目光微微错愕、凝滞了一下,随即再次恢复了爽朗的笑意。

幻灵舟继续飞行。

这一次,是前往天血古族的祖地。

天,已经很黑了。

清霜和云青萱,正轻声的交流着,声音不大,苏离也没有兴趣听。

云易梵背负双手,一份心思操控幻灵舟飞行,一份心思,则似在为未来的计划布局。

苏离则站在幻灵舟的尾部,双眼直直的看着远方的夜色。

黑夜里,没有星光,也看不见灯火,只能看到一片黑暗。

这样的一个世界,找不到前世的任何熟悉坐标,星星、月亮、太阳,没有任何一种,有一丝的相似性。

一种源自于心灵深处的极致孤独感,如要蚕食掉苏离的灵魂。

他忽然觉得,这个世界,他是那么的孤独,也是那么的寂寞他就仿佛被全世界抛弃在了冰冷的星空宇宙里,那种难以释怀的、蚀骨的孤独感,没有历经过的人,永远永远都不会明白。

“离开地球的第十八年,想它。”

苏离长叹了一口气,心情说不出的难受。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多愁善感之人,可这个世界,非常强硬的扭曲了他的性格,让他疲于奔波,疲于勾心斗角的算计,为的,只是活下去。

苏离抑郁了片刻,便收敛了情绪,默默的开始尝试修炼。

他允许自己一时的悲秋伤春,允许自己一时的颓废,却决不允许,一直沉浸在这种颓废和伤感之中那,只是懦夫的行为!

“这世间的修行,都是以一魂一魄为主,然后围绕这一魂一魄来修炼。他们的魂为主灵魂,魄为主体魄。”

“我目前,可以确定的是有三魂七魄,三魂为胎光、爽灵、幽精;七魄为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核心机制,完全不同。”

“但,这个世界的修行者,也能有第二魂,甚至第二魄,这第二魂,他们称之为‘殒寂之魂’,第二魄称之为‘魔魂之魄’。这其中的原因,我却完全不知。”

“那,是否我主修三魂之中的一魂,一魄,就可以拥有和他们一样的、一魂一魄的对应效果?那这三魂之中的魂,哪一个才是对应这个世界的修行者的主魂主魄?”

“更关键的是,我即便能找出其中的对应关系,也无法具体的感应到三魂啊。”

“三魂七魄之说,出自《抱朴子·地真》:‘欲得通神,宜水火水形分,形分则自见其身中之三魂七魄。’”

“《淮南子》中也说:‘食肉者勇,食谷者智,食气者神。’”

“所以,应该可以从炼体先出发……以龙气来代替灵气,冥想周身穴位,贯通全身的经络穴位,便可以真正的炼体。人体的诸多穴位,以前我无法记得,但服用潜龙丹之后,过去学习的知识,全部能牢记于心,自然不是问题!那么,这算是炼魄!”

“炼魂方面殒魂茶罐可以让人灵魂出窍,这一点,云青萱已经试验过。所以,我只需要借助‘殒魂茶罐’来‘灵魂出窍’,然后锁定这出窍之后的灵魂,想办法来壮大这一部分灵魂,那就可以炼魂!”

“这样一来,炼魂炼魄,就都有了明确的方向了,那么,强大就是一定的!”

……

苏离回忆过往诸多知识,从《山海经》、《抱朴子》、《淮南子》到诸子百家典籍,再到现代的一些生物学知识。

这也得亏他以前因为对‘气功’有兴趣,因而无比详细的查询了各方面的资料。

虽然当时的气功,他只修炼到了‘运气于脊背’便上不去了,可观看的这些‘典籍’的好处,却是在此时完全体现了出来。

一番整理之后,他确定了一个可行的、也能做到的路线。

到这一步,他整个人,确实是彻底的松了口气。

随后,他盘坐了下来,开始运转体内的龙气,尝试着打通周身的经络。

这般过程,并不顺利。

光是在大脑之中观想正十二经、奇经八脉的图象,然后感应自身,寻找正确的位置,都耗费了苏离极大的心神。

仅仅半个时辰,苏离便觉得浑身刺痛,身体像是被万千毒针给扎了一样。

但,他这般修炼之后,整个人却处于一种非常神奇的、极其亢奋的状态。

苏离拿出两颗补气丹服用了起来,随后准备继续的时候,天血古族的祖地,到了。

幻灵舟穿过一层浩瀚的虚空云雾大阵的时候,剧烈的颠簸着,让苏离的修炼,不得不中止。

一种很难受的、烦闷欲吐的感觉,油然而生。

下一刻,幻灵舟穿过了虚空大阵,出现在一片鸟语花香、恍若仙境般的地方。

外面是黑夜,可此地,却无比的光明,仿佛独立存在于这个世界一般。

苏离一眼看去,便见连绵的山,形如一条条蛰伏的真龙,蜿蜒曲折,垂拱而治。

青山绿水,水抱山灵,山凝水意,融洽自得,灵性充盈。

“这是一片真正的灵地,光看这一幕,天血古族背后,有真正的大能,能将山水布局到这般地步!”

苏离如今的眼界极高,是以,一眼就看出这片灵地的了不起。

“云皇主。”

正在这时,郑天印和王闻远御空而来,两人身后流淌着淡淡的氤氲辉光,让两人看起来极其不凡。

两人身着黑色符文长袍和白色符文长袍,一黑一白,在此时,给了苏离一种难言的冲击就彷佛,这两人是黑白无常似的。

这种感觉很古怪。

“郑玄师,王玄师。”

云易梵笑着,和两人打了个招呼,然后第一时间,就对苏离道:“两位玄师,这位苏大师,便是你们经常提到的那位天机少年大师了。”

郑天印和王闻远闻言,双眼同时一亮。

郑天印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苏大师之名,如雷贯耳。”

王闻远道:“不错,苏大师能推衍出天降巨碑之事,还让我们吃了个暗亏,确实是实力非凡。只不过,苏大师应该知道我们的目的吧,竟然还敢来此地?苏大师,当真是好魄力!”

苏离微微点头,道:“反正已经在劫难逃,那就先与你们一起,弄死华凌殇那批人再说了。”

郑天印和王闻远一怔,随即眼中毫不掩饰那一份‘赞叹’之色。

不说别的,光是这种心性、魄力,确实非同一般!

“云皇主,此行,应该是还差了一线机缘,以至于,华凌殇逃了吧?”

郑天印回过神来,不再与苏离寒暄,道。

云易梵点了点头,道:“郑玄师,不愧是天机玄师。”

王闻远道:“那华凌殇,命格变化无常,但并未中断,所以只能消磨他的命格,而无法做到一次将其截断。不过,经过这一番消磨之后,也快了。”

王闻远说完,看了看苏离。

苏离对于两人的说法,能听懂,但是却不是很能理解因为,双方的推衍方式、逆转因果的方式,是完全不同的。

按照这两人的说法,难道,命格太强,还能一点点的消磨掉不成?

苏离留意了一下郑天印和云易梵等人,然后发现,他们显然也都是这么认为的。

苏离心中若有所思这种时刻,对方应该不至于算计,那么,此法,若是可行,对于他而言,好处多多!

因为,他可以无限次的查看档案,一次次的出手消磨对方的命格。

……

天血古族,天血峰。

一夜的时间流逝。

苏离收回体内流转的龙气,骨头里发出了轻微的、如炒豆子般的响声。

效果的确有一些,但并不夸张,远远达不到他想要的那种一步登天的结果。

但,这确实是一个好的开始。

“笃笃笃”

敲门声响起。

苏离不用看,都感应到,应该是云青萱来了。

当然,他的房间,也只有云青萱会来。

“苏大师,云皇主还是准备动手了,我特意带你过去看看。有没有想过,在这种情况下,再见你母亲一面,会是什么感受?”

云青萱有些兴奋的道。

苏离站了起来,舒展了一下筋骨,道:“好,那就去看看。”

随后,苏离跟着云青萱,来到了天血古族的禁地区域。

在这里,云易梵、清霜和郑天印、王闻远四人,都已经在了。

除此之外,还有六名老者,他们气势深邃,实力深不可测,像是木桩一样钉在地面上。

六名老者,站在了两边,每一边三名,刚好将一座巨大的七彩色水晶棺守护了起来。

七彩色的水晶棺下方,是一面以鲜血、祭坛组合起来的玄奥、神秘阵法。

“过来了?来看看,这般情况,还真是惊人啊!”

云易梵眼中显出了几分赞叹、感慨之意。

似乎,这是他见过的、最为离奇的尸体。

苏离跟着靠近了那水晶棺,然后,他忽然就感应到,一种源自于灵魂深处的呼唤,似乎不断的在心中响起。

苏离心中一动,当即看向了那水晶棺中的女尸。

女尸一身七彩色的霓裳羽衣,像是陷入了熟睡一样,十分的恬静安详。

只是,看到她的容貌,苏离的心,不由有些心悸他的脑海之中,电光火石般闪过了他前世在地球上的母亲的容貌。

虽然说,前世的母亲,没有这样绝美,但是脸型轮廓上,竟是有八成相似!

那一刻,苏离的心,都颤栗了起来。

随后,一种说不清的情绪,油然而生,以至于,他身体里的血液流速,都加快了很多很多。

好一会儿,苏离才收敛了情绪,再次的变得冷静了下来这一世,他的记忆中,没有和这个女子的任何相关记忆。

因为,从产生记忆开始,这位母亲,就已经不在人世了。

只不过,他没有想到,他母亲竟是比华紫嫣之流,看起来还要逆天。

“浅蓝,锁定此人,打开此人的人生档案。”

苏离尝试了一下,去锁定这沉睡中的女子的人生档案。

但是,这一次,系统竟如同失灵了一般,完全没有反应。

这,只有两种可能第一,是此人已经死了,所以没有了当前的档案可以锁定了。

第二,那就是,此人超出了系统的权限能力,以至于,连锁定都无法锁定。

但很显然,在苏离看来,这基本是不可能的。

也就是说,这沉睡在水晶棺中的女人,早就已经死了。

“苏大师,要不要,帮她推衍一番?看看她接下来,会有何种机缘、机遇?因为,郑玄师和王玄师一直推衍,觉得,她还没有死透,但,具体是依靠什么而活着,又无法检测出来。

你是他的儿子,血脉相连,想来,应该能比较轻松推衍出来吧?”

云易梵提议道。

苏离深深看了那七彩色的水晶棺一眼,脑海之中,念头汇聚六根蓍草,当场卜了一卦。

结果,竟是‘乾为天卦’,也就是,乾卦!

这卦象,未免太好了吧?

苏离思索了一番,忽然意识到,乾卦,代表了阳气达到了,极致!

但是偏偏,七彩水晶棺、包括其中的女尸,所代表的是至阴啊!

至阴女尸,生出极道纯阳之卦象,代表了什么?

这代表了,要变卦,女尸要翻身了!

苏离瞬间推衍了出来,但是却并没有直接说明,而是道:“抱歉,正是因为因果关联太密切,反而无法推衍。”

郑天印笑了笑,道:“是吗?”

王闻远道:“不会是推衍出来了,故意不说吧?”

苏离瞥了王闻远一眼,道:“王玄师这话,是承认你的推衍能力不如我了?既然你们推衍不出,我推衍不出很奇怪么?推衍一途,若真那么容易,这世间天机大师,还不得多如牛毛了?”

王闻远被激了一句,脸色有些难看,但却也并没有多说什么。

“无法推衍就无法推衍吧武旭宏,你去将冷云裳押过来。”

云易梵沉声道。

顿时,一名如木桩般的黑袍老者,立刻躬身领命。

片刻后,冷云裳就被羁押了过来。

她一身白衣纱裙上,全部被鲜血染红,一身骨头,大部分都被敲碎了。

若非是一身修为没有被废掉,此时,她连站都无法站立。

冷云裳被押过来之后,一双灰暗、冰冷的眸子平静的看了在场众人一眼,然后便收回了目光。

可苏离清晰的感应到,现场所有人,都被她记在了心中。

那刹那,就彷佛被毒蛇盯住了一样。

苏离调出冷云裳的档案信息看了看,却发现,此人为人冷漠,孤傲,不近人情,但实则人生凄苦,往事悲哀,而且,此人还有着很严重的心理障碍。

她的修为是金丹境六重,年龄是23岁,本命武器是一柄六星级的灵器霜雪刀。

这样一个人,严格说来,是远远谈不上让他生出心悸感的可,服用潜龙丹之后,苏离对于自己的特殊感应,非常的看重。

“对了,她服用了九耀问心茶,也被控制了吗?”

苏离思索了片刻,打开了冷云裳更详细的档案信息。

在服用九耀问心茶之后的那一系列的档案信息。

然后,苏离看到了一些隐藏在普通档案信息之中的一些特殊信息。

在服用完九耀问心茶之后的那一晚,冷云裳做了一个噩梦。

梦中,一只异兽,正在一点点的蚕食她的灵魂,并告诉她,只有更加的强势,才有出头之日。

这段信息,在档案之中,是很平常的提及的一句,但是苏离却意识到,这一点,非常非常关键!

也就是说,冷云裳,明显是没有被九耀问心茶控制的!

那份茶水,似乎被她梦境之中的那只异兽吞噬了!

另外,她的命格显示是‘渐进’,也就是说,不是即将殒落!

苏离沉思之时,云易梵的声音已经响起。

“这是炼魂幡,你拿着,然后用你的霜雪刀,取一块肋骨出来,以炼魂幡炼制。”

云易梵看了冷云裳一眼,命令道。

冷云裳没有动作。

武旭宏一抬手,手中出现了一道闪烁着灰黑色电弧弧光的鞭子。

接着,他一鞭子抽在了冷云裳的脸上。

冷云裳的脸,直接破裂,血肉翻开,大量的灰黑色电弧窜了进去。

冷云裳浑身剧烈抽搐,剧烈的痛苦让她当场忍不住,跪在了地上。

“冥顽不灵的东西,皇主给了你机会,还不知道珍惜?!”

武旭宏说着,又一鞭子抽出,冷云裳再也无法忍住,惨呼一声,倒在地上,如死狗般的抽搐。

这场景,对于苏离的冲击,确实有些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我的1978小农庄 诸界之深渊恶魔 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建了一个超一线 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我的系统总想逼我表白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聊斋之问道长生 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