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三百一十一章 有所怀疑

第三百一十一章 有所怀疑(1 / 1)

突如其来的打断,让彭府家宴戈然而止,从皇宫来了禁军卫队找苏宸,牵扯到二皇子的病情,这可不是小事了。

苏宸听过家丁的禀告后,心中觉得有些奇怪,甚至难以置信,他诊断二皇子病情后,对症下药,有些把握,若按他方法喝药的话,问题不大才对。

怎么会突然出现问题,难道有病发症不成?苏宸心中泛着合计:或许因为二皇子年纪太小,充满各种不确定性,草药效果慢,才会出现了变故,暂时还没有想到党争里阴谋诡计的方面。

韩熙载等人都有些惊讶,目光盯着他,皆是担心会有不好的事发生,一旦二皇子出事,苏宸即便能救了皇后,恐怕也美中不足了

以后李煜和皇后每次看到他,都会想起他没有救活皇子,会在心里有疙瘩,这件事需要高度重视。

韩熙载脸色沉稳,叮嘱道:“以轩,既然官家有了口谕,宣诏你入宫救治二皇子,就赶紧过去吧,争取把二皇子一定要救下来。”

苏宸点头道:“韩老,晚辈明白出事的重要性,会竭尽全力,把二皇子治好。”

“以轩,万事小心,量力而行!”彭泽良在提醒着苏宸,不要入宫把话说得太满,君前无戏言,本来皇后和二皇子就是御医束手无策,能治是奇迹,不能治则是正常,他还是担心苏宸因皇子和皇后病危出事,受到牵连,就像苏宸父亲苏明远那样,成了背锅侠。

从这几句话里,可以看出彭泽良对苏宸更多关心和维护之意,毕竟这是他准女婿了,半个亲人,彭知府不想他因为此事遭遇危险,最后让自己女儿还未嫁出去,就丧夫守寡了。

苏宸起身,微微点头,对着宴席间的诸位大人们行礼作别,然后匆匆离开后花园,去拿自己的急救箱了。

彭箐箐得知消息后,不放心他一个人入宫,执意要随行,在旁照应着,给他打下手,苏宸拗不过她,也只好答应了,带着彭箐箐再次入宫救人。

等苏宸跟着禁卫军离开彭府之后,彭家的宴席从高涨气氛变得压抑下来,毕竟正主走了,大家兴致都淡化下来,主要众人都脸色沉重,担心宫内出现意外变故。

光禄寺,少卿高远露出忧虑之色,惊讶道:“二皇子病情忽然加重……情况不妙啊,你们说,二皇子能救得好吗?”

刑部侍郎、大理寺判张易摇头叹道:“这谁能猜得到,咱们也不通医术,连尚药局的奉御、御医们都没辙,目前也只有倚靠以轩的医术了。”

翰林院校书郎徐锴捋须叹口气说道:“唉,希望能够顺利,以轩治好皇子和皇后,皆大欢喜,咱们的计划才能顺利进行下去!”

礼部侍郎钟谟点头赞同道:“是啊,一死一活,福祸难料,只有两个都救活,才能让皇宫的官家、太后等,对以轩刮目相看,真正感激,这实在有些难。”

中书舍人、翰林大学士徐铉有些忧心忡忡,眸光看向了韩熙载,这件事由韩侍郎主推促成,关键时候,还得看他如何表态了。

韩熙载感受到桌上诸人的担忧,故作镇定道:“老夫选择相信以轩的医术,他能够破腹动手术,也能治好天花病,连老夫这晕眩毛病,也被他调理得不怎么发病了。御医束手无策的事,放在苏宸的身上,或许难不倒他。”

彭泽良附和道:“彭某也选择相信以轩这孩子。”

徐铉不在沉默,开口道:“既然两位都这样信得过他医术,那我们也就不多言了,只是,接下来咱们是否要采取一些行动,以防万一,或是能帮上什么忙!”

韩熙载犹豫一下,说道:“其实我是担心,宋党那边的人,会背后使坏,你们也都知晓了,苏宸这一路上,遭遇了数次危险伏杀、追杀,那些死士连朝廷传旨的队伍都敢动手,简直丧心病狂,目中无人,对苏宸的恨意已经很大了,如今全朝文武都听说了苏宸入金陵给二皇子和皇后治病,宋党的人,不会不清楚,所以,我们要有所提防才行!”

张易说道:“苏宸途中被伏,几番周折,逃开追杀,这些事,我们也都听说了,委实凶险,不过现场留下了大宋武德司的腰牌,加上他们死前的喊话,也疑似承认了他们的秘谍身份,所以,这件事已经接近定论,不过牵扯到大宋武德司秘谍,咱们官家可能不会让继续查下去了,担心影响邦交。”

高越摇头愤慨道:“还有劳什子的邦交!人家派秘谍过来杀人了,难道还不能查吗?再说宋军在江北屯兵储量,在扬州一带修造战船,训练水师,目的显而易见,就是以后要攻打我唐国,注定了是敌人,不能顾及这些,还是要把案情查清楚才好,即便不朝大宋兴师问罪,但也能查清武德司秘谍在唐国的布局和活动范围,拔掉这些钉子,对唐国局势也会有帮助!”

韩熙载捋了捋胡须,冷静说道:“大理寺、刑部、江宁府衙,三方也要加快对刺杀案件真相的侦破,不知为何,老夫总觉得这件事存在蹊跷,很可能跟宋国武德司关系不大,毕竟大宋兵强马壮,跟苏宸无冤无仇,还到不了行刺苏宸的程度!”

“那你是怀疑,这件事可能幕后另有其人,甚至跟党争有关?”李德瓒愕然问道。

韩熙载点头道:“最怕苏宸入宫救人的,当属宋党的人,一旦苏宸出事,最搞笑的也莫过于宋党,因此,宋党的嫌疑最大,只需找人把刺客尸首的画像给画出来,张贴在各地,有认出者可以犒赏,这样一来,如果这些刺客是江南的人,那么总会有人能够认出来。”

彭泽良受教,拱手道:“好,可以试试这个法子!”

韩熙载犹豫一下,然后继续交代道:“这次启动咱们的暗桩和情报人手,想办法打听到宋党的几个人,魏岑、冯延鲁、陈觉他们在密谋什么,是否打算搅局,破坏这次苏宸救人治病?此外,宫内的贵人也要稳住情绪,发动咱们这一方收买的尚药局御医、太监、宫女等,把宫内治病救人,平时照顾病号的人和事,都做好记录,多检查一下药液是否被人动过手脚。第三嘛,咱们也要经常入宫,提前让官家做好心理准备,不能出事了怪到苏宸身上。”

“有道理!”众人听韩熙载分析在理儿,皆是点头应承下来。

热门推荐
魔域九重天 红楼春 练习生从徒手劈砖开始 现在我想做个好人 环球挖土党 三界劳改局 超可靠的洪荒小师叔 这医生太懂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