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我是慈禧(重铸清华) > 十七、指东打西(三)

十七、指东打西(三)(1 / 1)

郭嵩焘一挥手,苏拉把一大张牛皮纸拿了出来,摊在了长条桌子上,“请大使您看,”郭嵩焘指了指上面的山川和河流,“我们准备按着这里,”一条弯弯曲曲的河流朝着南边流去,这是印度河的一条支流,“按照这条河流的分界线来进行两国边境的划分。”

果然不出英国人的意料,两国的分界线果然是按照南北走向来进行的,韦贝拿起了放大镜,仔仔细细的对着那个地图看了看,中国人西疆和西藏的边境,朝着印度隆起了一部分,留给俄罗斯的是一块细长的地段,一端指向印度河,一端连着中亚,西边有着阿富汗,东北角还有浩罕国的存在,韦贝放下了放大镜,对着这个分配结果不甚满意,“我可以认为这次克什米尔的领土划分,在一定程度上算是我们两国之间互换领土,而贵国在克什米尔的地图也是看到,这一块地方既是高原又是峡谷,根本没有任何经济用途,而贵国想给我们就这么一点点的领土,”韦贝在地图上比划了一个巴掌大的地方,“就想把贝加尔湖周围的领土都划走?这对于俄罗斯来说,不是一个合算的买卖。”

“北海一带的领土已经在中国的实际统治之下了,”总理衙门一个章京冷笑着说道,“贵国现在能拿克什米尔已经是意外之喜了。”还要得陇望蜀觉得不够多?

“没有经过我们沙皇殿下签字确定的条约不会生效,当然,没有经过我们官方承认的占领都不能成为贵国正式拥有领土,”韦贝也不生意,优哉游哉的说道,“所以就算是贵国侵占了贝加尔湖的领土一百年。没有经过我们俄罗斯的确认,贵国也是非法占有。”

郭嵩焘点点头,“我们承认这种说法。所以做好了长时间谈判的准备,”两个人又交涉了一番。发现短时间之内无法靠拢双方的意见,于是今日也就搁置不谈,郭嵩焘邀请韦贝来总理衙门谈判的原因大部分是为了刺激英国人而已,英国大使韦德已经看到了,刺激的目的也达到了,所以就不急在一时,谈判原本也是急不得。

郭嵩焘提议今日的谈判就先到此为止,双方起身。随意的交谈了起来,苏拉们送进来了茶水酒和一些点心,知道俄罗斯人的口味,特别送上了伏特加和抹着鱼子酱的面包,几个俄罗斯人果然是十分喜欢,左宗棠今日似乎十分的空闲,谈判结束还在这里盘桓不去,他端着高挑的玻璃酒杯,狐疑的看着琥珀色的伏特加夹杂着冰块,闻了闻。大口喝了一口,脸色涨的通红,咳嗽了几下。才把高浓度伏特加咽了下去。

“我们俄罗斯的伏特加很烈吧?宰相大人。”韦贝端着玻璃杯,出现在了左宗棠的身边。

俄罗斯从康熙朝开始就在中国派驻有公使馆,这是大清的外交在藩属时期唯一一个平起平坐的外国,所以慈禧太后知道这段历史之后分外的感觉不可思议,说起洋人驻京,这都百多年的历史了,怎么还会有人一味着固执闭关锁国,难道这些俄罗斯人的存在都是选择性失明吗?

所以俄罗斯驻华大使一般来说都会讲中文,特别是眼前的韦贝。有时候还能讲一些成语,他举起酒杯对着左宗棠敬了敬。“我们的酒就像是我们的民族,干脆激烈重感情。”

还有脸吗?重感情?左宗棠心里冷笑。“哈,是的,第一次喝伏特加,还有些不适应呢,大使先生喝过中国的美酒吗?味道比这个好。”

“我可不这么认为,”韦贝摇摇头,“每种酒都有自己的特性,但是我认为我们的伏特加是独一无二的。”

左宗棠不置可否,“我以前在浩罕的时候,倒是缴获过几箱伏特加,不过都拿给底下的人喝了。这些年,贵国也进口了不少伏特加来中国,不过我怎么瞧着,都是做苦力的人喝的?喝这个能暖身嘛。”

韦贝的眼中闪过一丝怒色,“我想到了中堂大人和俄罗斯的渊源,在中亚,大概中国没有比您更有发言权的了,所以这就是您来总理衙门谈判的原因吧?”

“不,不是这个,大使您说错了,”左宗棠把手里的杯子递给了亲随,亲随换了一盏茶过来,左宗棠伸伸手,邀请韦贝走向一边的沙发和茶几处,两个人坐下,“我今日来,是为了表示两国之间的友好,然后对总理衙门谈判表示支持,然后如果贵国有什么疑问,我们可以从中枢的角度来解释一下,这样也有利于两国的谈判。”

“克什米尔已经在贵国的实际有效统治之下,为什么会突然好心把这块地方让一部分给我们俄罗斯?”韦贝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我知道中国有一句古话,天下没有白吃的宴席,为什么中国要给我们好处?”

“这个原因很多,有关于北海的问题,我就回答一个,那就是我们的慈禧皇太后看上了北海的景致,想在那边建一个行宫,但是如果离着贵国的边境太近,那不就是不安全了吗?”左宗棠抹了抹自己白花花的胡子,笑道,“太后想要,所以将士总是要用命的,第二嘛,也是为了和贵国的友好关系,我们也不能得罪了这近处最大的邻居,不然以后日子不好过。”

“第三嘛,也是效仿连吴抗曹的招数,不妨和贵大使直说了,现在英国人咄咄逼人,我们没法子,总是要找盟友了,克什米尔地区我们一个国家守不住,与其白白便宜了英国人,还不如拿出来和贵国分享,”左宗棠笑道,“这样贵国也会在北海这里让步的,对不对?”

左宗棠拿起了一块抹着鱼子酱的面包看了看,没有尝试,还是放了回去,拍拍手,“我个人认为,除却一些小矛盾之外,我们两个国家并没有别的冲突,所以我们应该,”左宗棠把自己的景德镇官窑青花团龙茶盏拿起来,伸到若有所思的韦贝跟前,“我们两国是可以联合一起的。”

韦贝看了看左宗棠,伸出了手里的玻璃酒杯,和瓷制的茶盏碰了碰,发出了清脆的响声,“中堂大人,我同意你的观点。”

热门推荐
你不爱我了,我还剩什么 徐徐图之 千金的秘密 超时空穿越 都市巅峰强少 天骄武神 超级护卫 侠与地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