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我是慈禧(重铸清华) > 十三、意在笔外(三)

十三、意在笔外(三)(1 / 1)

圆明园,勤政殿。

慈禧太后今日效率特别的高,不到一个时辰就都看完了所有的折子,她坐在书桌之后,仔细的看完了最后一本折子,想了想吩咐道:“曾国荃总督两广,第一要务,自然要安民护境,民政有巡抚藩台,刑法有臬台,学政有学台,各司其职,总督不宜插手过细政事,两广之地,广东多洋人,广西多苗壮族,更是靠近滇茴乱地区,均不能掉以轻心,铁腕治理之外,更需柔和手段安抚民心,稳定天南,第二,还需以军备军容军貌为先,后年丰台大营练兵,各地督抚均需派出精锐比武,曾督乃是平定洪杨之乱功臣,练兵必然老到,旧年钦州、廉州、太平三府贼人甚多,可以用战代练,训练地方精锐,再入京夺取天下第一军之称号,才不负众望矣!”慈禧太后想了想,“就这样罢了,别的话,就不多说了,这些话,你整理一下,明发到各地总督去,让大家伙都知道,总督不是什么事情都管的,主要还要是管着军务!”

一只纤纤玉手提着朱笔在曾国荃的折子上把慈禧太后的朱批都一一写好,这才放下了笔,对着慈禧太后笑道:“皇额娘明发天下的旨意,还是叫军机章京来写吧,儿臣可不成。”

说话的人大约是三十多岁年纪少妇模样的女子,穿着一袭墨绿色的旗装,梳着两把刀,发髻上都是点翠镶碧玺的发饰,面容淡定从容,不卑不亢,嘴角有微微的笑意,正是荣寿公主。

荣安公主离世之后,慈禧太后名义上的女儿。也就剩下这荣寿公主一位了,所以也如同军机一般,进宫侍奉慈禧太后。并帮助照料宫闱,慈禧太后也毫不客气。这几日懒得写字,于是把荣寿公主拖了来拉壮丁,叫她代为朱批。

“那就叫军机章京来就是了,”慈禧太后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明日也无妨,先把曾国荃的折子发回去吧。”她对着内奏事处的太监们吩咐,太监们把折子都报了出去。慈禧太后问荣寿:“你这会子还要去那里?还是就在此处?”

荣寿公主笑道,“儿臣想去瞧一瞧皇贵妃和大公主,有些日子没见了,倒是有些想大公主。”

慈禧太后点点头,“那你去就是,我还有事儿,英国的爱德华来了,这会子已经进园子了吧,我要去见他,这里就不留你了。”

荣寿站了起来。双手交叉,蹲膝福了福,退了几步。转身走了出去,慈禧太后吩咐李莲英,“爱德华到那里了?”

“已经由贝勒奕劻带着进园子了,这会在正大光明殿候着呢,郭大人也一起陪着。”

慈禧太后问李莲英,“小李子,你说我这身打扮怎么样?”

李莲英笑眯眯的说道,“主子自然是最漂亮的。”

“哈哈,油嘴滑舌。就不指望从你的嘴里说出什么真话来,”慈禧太后摇摇头。哈哈一笑,“走。咱们去见这位和亲王。”

正大光明殿的北边,就是前湖,隔着前湖的就是九州清晏,爱德华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四周,他对着湖畔的用几百块太湖石叠成的寿山分外着迷,特别是听说了奕劻的解释,这些太湖石都是天然形成的时候,连连点头。

“爱迪。”一个悦耳的女声在爱德华的身后响起,爱德华转过身一看,只见到穿着天青色的慈禧太后站在几棵青松下,含笑望着自己。

爱德华脸上绽放出了笑容,朝着慈禧太后走去,边上的奕劻等人又要行礼,太后一伸手,制止住了他们的行礼,也漫步走向了爱德华。

爱德华朝着慈禧太后伸出了臂膀,似乎想着要给慈禧太后一个拥抱,慈禧太后大惊失色,“no、no、!”她连连摆手表示拒绝,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笑容,“爱迪,这不是在英国,我要遵守中国的礼节,请你见谅。”

爱德华僵住了身子,伸出了手,慈禧太后视而不见,越过了爱德华亲王,威严的对着不知所措的奕劻和视而不见的郭嵩焘说道,“你们下去和英国的大臣们协商事务吧,爱德华亲王我会亲自招待。”

“是。”

不识趣的闲杂人等都已经退下了了,只有李莲英带着几个宫人远远的缀着,慈禧太后和爱德华并肩慢慢走向花木深处,这是一个奇怪的组合,一个穿着旗袍的东方女人,和一个红头发的西式服装的男子,一起在圆明园里面散步,“爱迪,你这些年过的怎么样?我知道你又有了一位小公主。”

“是的,我给你带来了她的照片,”爱德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黑白的照片递给了慈禧太后,慈禧太后看着照片上那个裂开嘴微笑的女孩子,“恩,很可爱啊,是你的小天使。”

“是的,是我的天使,子女是上帝赐给父母亲最好的礼物,不是吗?”爱德华自豪的说道,他看到了慈禧太后变得暗淡的神色,“茜茜,我知道你这些年的遭遇,很痛苦对吗?虽然我们一直都有书信往来,但是我觉得,可能你还是不快乐。”

他们边走边说,到了坦坦荡荡,这里是慈禧太后第一次见到恭亲王的地方,坦坦荡荡有着许多的金鱼,个大色艳,在碧绿色的水草之中,来回游荡,慈禧太后抓了一把鱼食,丢进了鱼池里,金鱼们争先恐后的蜂拥抢食,在水面上吐出了许多的泡泡,“我当然是不快乐的,你也知道我这里发生了许多变故,我很多亲近的人都离开了我,我是一个重感情的人,对于生和死一直都是看不开的,但是时间是解决一切问题的良药,不是吗?”慈禧太后淡然笑道,岁月的冲刷和磨难似乎没有在她的眼神之中留下痕迹,她的眼神,在爱德华看来,还是如此的明亮有力,似乎会照进人的心中。

爱德华摇摇头,“茜茜,你承担的东西太多了,我很佩服你这一点,我认为,我比不上你。”

热门推荐
你不爱我了,我还剩什么 徐徐图之 千金的秘密 超时空穿越 都市巅峰强少 天骄武神 超级护卫 侠与地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