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我是慈禧(重铸清华) > 十二、英人来华(四)

十二、英人来华(四)(1 / 1)

听到了爱德华的发问,左宗棠回道:“是啊,朝廷有这样的想法,但是说实话,我们的技术还是十分落后的,有些桥梁和隧道的问题,没有解决,那在山区就无法进行修建铁路,贵国还不愿意给我们最好的铁路技术……缺乏贵国的帮助,我们的铁路网无法实施。”

“对不起,中国的先生们,具体的事宜,请让我们安置之后再行洽谈,”巴扎利勋爵接过了话题,“爱德华亲王殿下旅途劳顿,需要抓紧时间休息。”

左宗棠不悦的瞥了巴扎利一眼,爱德华点点头,温和的说道,“是的,我需要抓紧时间休息一下,我迫不及待要见到茜茜殿下了。”总理衙门英国股主事谢雨农接过一行人,朝着码头外面走去,左宗棠对着惇亲王笑道:“王爷,您瞧出来了没有?”

“什么呀?”惇亲王把手伸进了袖子里,“嗨,你还跟我买什么关子?你知道我是从来不管这些,有一说一就是!”

“这个英国人的皇太子,说话不怎么好使啊?”左宗棠笑道,郭嵩焘在旁点头,“中英体制大不相同,英国人的政府权柄更大一些,女王原本也是极为勤政,只是丧夫之后就一直郁郁寡欢,权柄都交给了首相,爱德华本来就是局外人。”

“那不知道这次访华的行程,是谁了算,是爱德华还是那个外交部的次大臣?若是次大臣说了算,这位皇太子来做什么,打秋风的吗?”左宗棠来了些兴趣,“听口气,这位咱们的和亲王似乎和西圣很熟?”

郭嵩焘咳嗽一声,不再言语,惇亲王又问:“我说老郭,英国皇太子的下午茶很好喝?”

“难喝的紧,他们的喝法早就掩盖了茶的本味,喝的是糖和香料。我不过是客套而已,”郭嵩焘笑道,“我还真希望他不要邀请我去喝下午茶。”

“咱们也走吧,王爷。还要抓紧时间一同进京吧,晚上是不是还要赐宴紫光阁?”左宗棠问郭嵩焘。

“英国人提出了抗议,紫光阁是夸耀武力,接见藩属使节的地方,不能作为赐宴爱德华的场所。所以已经改到了万春园。”

“嗨,”左宗棠不以为然得摇头,“英国人可真麻烦,不过军机处的也都是酒囊饭袋,礼仪上输了一头,还想在这些小地方赢点面子回来?英国的这个阿伯特大使差不多是半个中国通了,人家可是精着呢。”

“我瞧着军机处那几个人就不顺眼,”惇亲王冷哼一声,“平日里大事情不敢干,小事儿尽弄这些暗地里做的下作手段。什么身份都不顾及了,”惇亲王也不知道哪里突然来了气,不悦的说道,“什么时候一概革了才算完!”

这话满朝大约也只有惇亲王敢讲了,以前的醇亲王也敢讲,不过如今是低调的不成样子了,左宗棠哈哈一笑,“五爷说好了,若是我撸了军机的差事,没有了衣食着落。可是要上贵府打秋风去。”

“你这个老左啊,”惇亲王指了指左宗棠,哈哈一笑,“来来来。还怕没吃的?你尽管过来,你若是下野了,第一个我就拿一万两银子出来办个工厂,让你当提调官,让你给我打工!如今这生意好做,人才难寻。我有了你这个中堂大人给我打工,必然是财源滚滚来啊”

几个人说说笑笑上了马车,跟在了爱德华车驾的后面,一同去了大沽口的火车站,几个人绝对没想到,英国人带来的麻烦,接下去会源源不断的涌现,历史的蝴蝶翅膀挥动了,原本没有存在的英国爱德华访华,带来了不仅仅是两国交往,更是带来了不少人命运的变化。

“呜呜呜”另外一处港口上,气势雄伟恢弘的邮船船队出现在了海平面之上,港口上迎接的人顿时一阵骚动,“中国的船只怎么会如此之大!”

陈文定不屑的扫视了惊恐不已的官员,对着脸上露出惊容的阮文祥说道,“阮师,是否感觉天1朝的实力了?我在天津看到的水师船只,远远比此大上不知多少。”

“天1朝若是真的有这样的实力,那么阻拦法国人,还是有可能的,”阮文祥点点头,望着越来越近的邮船,神色有些复杂,“身处巨象之旁,不知道对于大南来讲,是祸是福啊。”

“阮师,我听说圣上已经决定,不承认已经签约的条约?”陈文定问道。

“是的,你听到的流言是真的,我从学妃娘娘那里知道了皇上的心意,他对学妃娘娘说,既然中国已经派了天使来我大南,想必中国会给我们撑腰的,他准备背弃盟约,对着法国人不再履行协议。”

“这如何了得?”陈文定大为惊讶,“学生虽然极力反对和法人签约,但是已经用印换押,如何能失信于法人?要知道若是占婆南掌高棉等小国,我大南毁约毁了也就是了,法人焉有受得住这样出尔反尔的耻辱,这不是授人口实吗?可见不久之内,法国人必然会有所行动的!阮师你为何不劝谏圣上?”

“劝谏?我是不成的,”阮文祥悠悠说道,“圣上已经登基超过了三十年,乾纲独断,早就是发号施令一人做主惯了,我不过是新的首辅,如何能劝得动圣上,圣上他自己心里有谱,根本不需要我们来劝说什么,学妃受宠也不过是表面上的玩意,不然不会如今储位都没有定,咱们这位圣上,”阮文祥对着自己的得意门生,说话也肆无忌惮了许多,“大约是没有亲生儿子,所以行事不会顾及到江山社稷,一味着随心所欲就是了,我们不用管,也不能管,我可不想当替罪羊一般的潘清简,能管的人,今日不就到了?”

飘扬着黄色龙旗的邮船靠近了顺化城的码头,巨大的邮船遮住了迎接的阮朝大臣们,把太阳都遮住了,阮文祥等人就站在阴影里一动也不动,颚格顶着一顶赤红色的华盖,下了邮船,阮文祥等人一起跪下,山呼万岁,颚格环视四周,没见到自己想见的人,不悦的喝道:“越南国王呢?为何没有亲自来接!”

热门推荐
你不爱我了,我还剩什么 徐徐图之 千金的秘密 超时空穿越 都市巅峰强少 天骄武神 超级护卫 侠与地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