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我是慈禧(重铸清华) > 十二、英人来华(一)

十二、英人来华(一)(1 / 1)

左宗棠做事最是雷厉风行,虽然派遣使节是礼部和理藩院的首尾,但是他当仁不让的揽了差事过来,不过是三两日就选了一个翰林院侍读学士出来,礼部和理藩院上奏,推选颚格为出使越南的使节。

颚格,满族人,镶红旗,擅长书画,字良峰,号清羽散人,道光二十六年秀才,咸丰七年,供职翰林院授编修,同治年,任翰林院侍读学士,思想保守,对于洋务持抗拒态度,尤其反对西人教师来京授课,但背地里却时常羡慕西方新鲜事物,虽斥之为奇技淫巧,却不排斥,但毫无疑问,对着洋人是十分排斥的,礼仪之争中上蹿下跳,不仅要拒英国皇太子来京,更是要鼓吹从此禁了海关,把赫德一并赶出去才算完,“西洋之物可进天1朝,西洋之人决不可居于中国。”这是他的名言。

算得上是一个头疼的人物,但是最为关键的,他是够迂腐的人,临行陛见的时候,慈禧太后诚恳的对着颚格说道,“越南小国,疏中国久矣,不尊天威,不通教化,如今更是厚颜无耻,擅自与法人签订条约,脱离中华,罪大恶极!你此番南下,第一就是要劝服越南君臣,决不可擅自行事,自找祸事;二来就是要把本宫要和各国和平相处之意晓谕法人,让法国人退出越南,不许越南独立,最次也只能接受越南同为中法各自属国。颚格你是最擅长道德圣贤之书,外夷藩属不通道德,一定要国朝的意思晓谕再三。”

颚格称是,慈禧太后尤嫌颚格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更是煽风点火了起来,“你去越南。可是要记住自己的身份,天1朝上国的威风不要丢了,那个陈文定不过是二榜的同进士,在越南就已经是起居八座的总督了,你是士林华选,清流翘楚。决不可失了自己的身份,在越南只不过有什么法国人的领事,跟你提鞋都不配,你散漫做去就是,凡事有我撑腰。”慈禧太后就差点拍自己的胸脯保证了,又问,“如今是从四品的侍读学士?传旨,加詹事府少詹事,再加理藩院侍郎衔。”

太后甚少对着翰林院和御史如此器重。这是极为难得的时候,颚格记得这些年,御史和翰林得到太后单独召见奏对的几乎没有,董元醇算是一个,但是他是太后的心腹,自然是不同的,前几日李鸿藻起复,重新进了军机处。本朝军机处倒也和明朝的内阁差不多,都是以进军机的时间为先后排名的。李鸿藻虽然是起复,但是门生故交满天下,他自己又是正牌的进士出身,翰林华选,左宗棠虽然为人自负傲气,但到底只是个举人。面对李鸿藻是有些气势不足的,这是一种文凭自卑,就如北京大学硕士生对付三流本科生一样,都是不对等的。

颚格感激涕零,似乎大有卧龙得昭烈帝三顾茅庐之感想。半日之间就已经殿辞圆明园,坐着火车去了天津,轮船已经候在大沽口码头,上了船就南下。一路也不靠岸,颚格一心就想着要赶到越南去扬我天威。

颚格启程去越南,左宗棠也终于把爱德华访华仪注的事情弄的差不多了,或者是把这个跪拜之礼的问题给搞好了,颚格一出京,清流人物少了主力军,李慈铭也不是傻瓜,不会做愣头青的人,稍微让步也就是可以了,李鸿藻虽然极为不满跪拜之礼,但是他是宰辅身份所在不能斤斤计较,翁同龢为了给朝廷压力,让李慈铭跳出来弹劾左宗棠礼仪粗忽,醉翁之意不在酒,进了军机,这事儿也可以放一放了,英语人也让了不少步,中英舰队联合护送,这样是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跪拜之礼,大家却又被张佩伦的折子吸引去了,翁同龢是翰林院掌院学士兼任礼部侍郎,礼部的礼仪改革,他也要主抓,如此轻描淡写,又是把他的注意力分散了,余下一些御史们的小抱怨,众人都不会放在心中,因为毕竟爱德华亲王的船队已经经过了上海,马上就要到大沽口了。

四月是大沽口最好的月份,湛蓝的海水,飞翔的白鸥,雪白的浪花,和飞舞的旗帜,各色旗帜之下,穿着顶戴花翎的各色官员早就已经按照品级排好了长队,候着英国皇太子的来临,其中就有不少翰林院的学士侍读在场,起初许多人还十分惊讶为什么会有翰林院的人在场,翁同龢解释道:“外交之事,礼部亦是有责,翰林院在场,免得失了礼数。”

这又是要给某人好看了,恭亲王推荐左宗棠作为军机大臣前往天津大沽口迎接,左宗棠身上有礼部尚书,更是超品唯一在世的三孤“太子少保”,地位尊崇,最适合迎宾,左宗棠咬牙切齿,却又无法推脱,也只好硬着头皮应了下来,慈禧太后又加了惇亲王为迎接正使,命左宗棠为迎接副使,郭嵩焘为迎接参赞,又命鸿胪寺、太仆寺、詹事府御史台等头头脑脑一同迎接,横竖如今天津方便得很,一下子就到了,一来一回,就当做是去郊外春游一般的轻松写意。

两个补服绣獬豸的御史趁着四周无人,低声交谈,“你说,既然是跪拜,怎么拿了这两个人一同来了?之前说行跪拜大礼,四品以上的官员是都不来的,只拿着咱们这些小鱼小虾应付英国人。”

“那英国人肯来?”边上一个人不屑的说道,“西圣去英国,可是爱德华皇太子亲自来码头迎的,咱们大清没有皇太子,那皇上的亲叔叔和一个宰辅,加上总理衙门协理大臣,也是十分尊荣了,给足了洋人们的面子,到时候说不定咱们都要跪下,三位大佬站的笔直呢,或者是微微弯腰鞠躬罢了。”

“那我可不乐意了,”另外一个微微冷笑,“今日我来,就是不乐意,叫我跪拜,原本就是要想了想再说,若是等下英国人无礼,我是乐意当一回海瑞的!”

热门推荐
你不爱我了,我还剩什么 徐徐图之 千金的秘密 超时空穿越 都市巅峰强少 天骄武神 超级护卫 侠与地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