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我是慈禧(重铸清华) > 十一、威逼利诱(二)

十一、威逼利诱(二)(1 / 1)

这又是让出来了推荐军机的机会,诚意不可谓不大,左宗棠见到了宝鋆脸上得意的笑容,脑中犹如闪电闪过,照亮了自己的思绪,“议政王的意思,不会是想让李保定回军机处吧?”

宝鋆笑而不语,左宗棠嗤笑,“真是用的好心思,李保定刚刚回京,李慈铭就上了这个折子,一来示威,二来搅黄英人访华,三又让我丢了大脸,议政王顺水推舟把李保定又抬进了军机处,真是下的好棋啊。”

“朴存公说笑了,论起弈道,那里比得上您这位国手啊。”

“如今瞧着似乎是抬了他进来,可配蘅公不会不知道,按照他的架势,每天里头在军机处里头给大家挑刺,这可不是闹着玩了,看来议政王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过了这么三年,也忘了疼了,罢了,议政王是领班军机不担心,我担心什么,”左宗棠原本十分不悦,这时候却不得不承认,沈桂芬还在病中,居然也能打出这么好的牌,果然是恭亲王一党的智囊。

“那是自然,国事都有议政王主持着,咱们只是帮衬着就罢了,”宝鋆笑道,“别的不用多操心。”

“沈小山还在病者,看来议政王是不愿意省心过日子咯。”左宗棠转身离去,“那就日后见分晓罢了。”

宝鋆站了起来,喊住了左宗棠,“朴存公,”左宗棠转过身来,宝鋆朝着他微笑点头,“天黑路滑,可要小心些。”

“多谢提醒。”左宗棠冷冷的抛下这么一句话,拂袖而去。

两个人出了宝鋆的宅子,上了马车,左宗棠披着披风坐在软布包着的位置上。叹了一口气闭上眼,一脸疲惫,“季高兄。那个云南来的是什么消息?”怎么会让左宗棠如此脸色大变,还承诺让王文韶不仅退出军机处。还要甚至病休?做出了这样大的让步?

“是云南报销的事儿,”左宗棠有些愠怒,“云南的茴教教徒叛乱,好不容易才平定了下去,地方上的废物点心门侵吞军需,到兵部来通关节,这原本也是寻常旧例之事,若是别人在料理。我根本不惧,王文韶也是安然无恙,奈何阎敬铭新任户部尚书,眼里揉不得沙子,这事儿若是被他这个官屠知道,谁都没的好,王文韶全身而退只怕都难,也只好让他先休息一番了,今日之事,算起来。还是我亏了!”

军机处之内少了一个奥援,将来左宗棠可以预见到自己的处境会和李鸿藻一样,在军机处的日子难过了起来。“罢了,我的性子,原本就不适合当军机大臣,还是在地方上领兵才合自己的心意,若是什么时候得了机会,我还是外出罢了,”左宗棠有些意冷,“曾公仙逝,湘人大部分还是不听我的。”

继承曾国藩衣钵的。世人都认为是在浙闽的李鸿章,而绝不会是昔日的死对头左宗棠。郭嵩焘知道内由。却不知道如何劝慰,所幸左宗棠也是积极乐天之人。“阎敬铭到了户部,别瞧着宝鋆今日给了我一个回击,将来有的是他头疼的时候儿,我又何须担心他呢?现在先把这事儿办好,恭亲王喜欢躲着事儿,我却和他不同,既然做了就要做好。筠仙,明日你去找江忠源,他知道轻重,对付英国人的行动不需要直说,我就不去了,你再套套英国人的话,我去找庆海。”

“好。”

“他有御史,我自然也有,”左宗棠冷笑,“走着瞧吧。”

第二日王文韶就上折子祈求病休,王文韶身子康健,如何有病休一说?其中必然有所隐情。慈禧太后十分惊讶,不免垂问于左宗棠,左宗棠也只好说了实话,慈禧太后知道许久旧例无法一时之间除之,于是就当做不知此事,王文韶如此三番几次,去意已决,于是太后下诏,王文韶开去一切差事,“居京养疾”。

过了几日,李鸿藻起复,入直军机,分管礼部和理教院。

与此同时,和英国人的进展却一直不大,英国人对于军舰的购买和关税的提高的反击,似乎十分愤怒,关于爱德华访华的礼仪问题绝不让步,眼看着爱德华访华的日子越发近了,郭嵩焘联系英国国中的消息灵通人士,终于知道了一点,为什么英国人这次如此蛮横。

“他们担忧着中国强大了?”慈禧太后微微惊讶,“这是什么鬼话?”

“英国女王的意思,对于中国在北海的战争,和越南问题上咄咄逼人的架势表示担心,认为我们在远东太过强势了,所以要在这一次的访华问题上,看看我们的态度?”左宗棠、郭嵩焘和庆海这一日一同递牌子求见了,还有一个王恺运。

“英国人,嘿嘿,玩大陆均衡那一套是不是玩的脑子都不清楚了?”慈禧太后挑眉,“他们不是对着沙俄在巴尔干半岛上的动作十分不满吗?我在这里给俄罗斯人压力,西边就少了一分压力,怎么这时候还要看看我们的态度,也就是说,”太后似乎明白了什么,“若是我们在礼仪上低头,再从苏伊士运河里头退出来,英国人就可以把我们当做无害的盟友,或者是属下?”

郭嵩焘点点头,“大约是这个意思,英国人也担心法国人的实力过分被削弱,这样让德国在欧洲大陆太过强大,英国虽然和奥匈国在巴尔干半岛上的意见一致,但也不愿意俄罗斯人太过衰落,让奥匈国在土耳其一带过分强大。”

“英国人,啧啧啧,这样的心思,若是筠仙你不说,我是半点都猜不到的,但是你这么一说出来,配上英国人的国策,就全都明白了,英国人既不希望我们太强,也不喜欢俄国人太弱,不希望我们太弱,也不希望俄国人太强,”慈禧太后微微冷笑,“真是绕口令一般,说到底就是不希望我们在亚洲独大,我可以猜得到,爱德华一旦到了中国,这些礼仪上的事情,只会是开始,而且和以后的让步来看,这些根本就不算什么。”

热门推荐
你不爱我了,我还剩什么 徐徐图之 千金的秘密 超时空穿越 都市巅峰强少 天骄武神 超级护卫 侠与地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