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我是慈禧(重铸清华) > 九、情义大者(三)

九、情义大者(三)(1 / 1)

“你怎么才知道这件事?”刘永福冷哼一声,看了看刀身,刀身上雪亮,照映出他的眼眸,“我黑旗军,从来见洋人就是杀的,你今天是客人来送礼,中国人最是讲究礼数,我们不乱来,拿着你的银子滚回升龙府吧!”

“你既然是中国人,为什么要盘踞在越南的保胜城!”那个法国人嚷嚷,“那你为什么不回中国去。●⌒,.”

“我是中国人,更是越南国王封的三宣副提督,英勇将军,怎么,你一个法国人,有意见?”刘永福慢慢站了起来,把刀咔擦一下,收回到刀鞘,“再说了越南乃是中国之藩属,怎么,我这个中国人还不能在越南呆着了?”

“越南马上就会成为法兰西的属国,刘将军,我相信这一点您不会不知道,”法国人阴险的说道,“到时候,什么中国人都不能在越南生存,”他挺起了胸膛,“特别是自以为是的中国人,绝对不能在越南继续生活下去。”

“有我一日,就不要做这样的梦,”刘永福把刀连刀鞘放在案上的架子上,转身瞥了法国人一眼,“越南这块地方,在北圻,法国人说了不算。”

“说了不算?刘将军,我相信您不是没有脑子的,干嘛说这样的气话,您虽然在越南是将军,在大清国内,可是一等一的反叛,被那个姓冯的将军像什么,对了,丧家之犬一样撵到了越南,”他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呸,你还在我们法国人面前装什么,我们早就把你的底子摸透了,我劝你还是识相一些,不然等到我们的大军开到这里,”他踢了踢地上的铁皮箱子,发出了哐当的一声巨响,“这些银子可就没有了。有的只是尸体、流血和哭喊声了呢。”

边上的亲兵大怒,纷纷都抽出了长刀,大声呼喝,法国人的脸唰的变白了。“我刘某如何去处,不劳你们费心,”刘永福坐了下来,挥挥手,让亲兵们把刀收起来。“我在这保胜城,背靠中国,领着越南国主的俸禄,已经很满足了,不想再和你们这些洋鬼子扯上关系,不过你的嘴巴也要放干净点,”刘永福拿起了茶杯喝了一口白开水,“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人吗?”

他的眼角露出了杀气,那个越南人已经瘫倒在地上,法国人还强自忍住恐惧。不过这时候也不再用强硬的手段了,“刘将军,我们通商红河,经过保胜城进入到中国,只不过是为了做生意,越南皇帝承诺给你们收税,我们也愿意交税,只要大人把红河的航道打开让我们的商船运到中国去,将来我们法国兼并越南,我们还是愿意给将军和现在一样的地位。这是升龙府领事亲自告诉我的,甚至将军可以领取我们法兰西的爵位,您的地位可以比越南国王更高。”

法国来的使节大肆许诺,刘永福不屑一顾。“说这些真是脏了老子的耳朵,老子是叛贼不假,但也不会给法兰西当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要做什么,”刘永福站了起来,抚了抚身上的马褂。“你们不就想把鸦片和军火偷运到国内?我告诉你们,不能够,快滚,不要污了我的保胜城!”

“你这个该死的黄皮猴子!”法国人大怒,破口大骂:“装什么忠臣义士呢?我们把这些东西运到中国,对你没有任何坏处,你干嘛要阻拦我们的生意。你在中国也是叛逆,谁会理会你这个东西呢!”

“干嘛阻拦?”刘永福原本已经转身要退到后堂去了,听到法国人的叫嚣,又转了过来,背着手凝视气急败坏暴跳如雷的法国人,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告诉你,我是大清国的反叛不错,但我还是中国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和朝廷怎么闹,那是我们自己个儿的事儿,我反的是大清朝,不是中国,轮不到你们这些外人来废话指指点点,少管闲事。不过你们这些洋鬼子是听不懂这些的,我就告诉你们,你们把军火偷运进去,搞那些叛乱,把鸦片偷运进去,害的都是我的骨肉同胞,害的都是我的父老乡亲,据我所知,我可还是中国人,我告诉你们,只要我刘永福,黑旗军在保胜城一天,你们法国人运这些东西的商船就别指望能进中国。”刘永福翻着怪眼,“我原本让你全须全脚的回去,但是你如此无礼,那总要留下点什么东西来吧,”到底是太平军出身,刘永福匪气十足,他淡然发令,“把这个法国佬他的耳朵割下来一只,给他一点教训,银子嘛不嫌多,咱们收下来就是。”

法国人和越南人被拖了出去,亲兵回来禀告:“耳朵已经割下来了,那个法国人还在痛骂,要不要一刀杀了。”

“杀了他算什么本事,要和昔日一样,”刘永福捡起一块银元,对着日光看着成色,上面的字是:“同治元宝”,中国的货币早就在越南使用开了,信用比越南本地的货币还要好,刘永福拿着银元,脸上不知道是什么表情,“在战场上杀了安邺,真刀真枪的,才算是本事。”

黑旗军在河内郊外罗池与法军开战,击毙了法国主将安邺这个不可一世的战争狂人,其部属百余人也成了黑旗军刀下鬼,取得了“诱斩安邺,覆其全军”的罗池大捷。法军被迫退出河内。这是刘永福捍卫国疆,支援友邦抗法的首次战功。越王擢升刘永福为三宣副督,又赐印信一颗,文曰:“山西、兴化、宣光副提督英勇将军印”。以彰表功绩,并命刘永福扼守红河两岸。

这是刘永福在越南得到官职的首功,后来陆陆续续又有平叛的功劳,越南国王这才给了刘永福保胜城,让他收税养军,黑旗军差不多是越南国内的藩镇之一。

“军主,我们没有多少火枪火炮啊,”那个亲兵首领担忧的说道,“现在法国人正在和越南国王谈判,万一到时候谈崩了,我们黑旗军是肯定要上战场的,就靠这些长枪大刀,是打不过法国人的。”

热门推荐
你不爱我了,我还剩什么 徐徐图之 千金的秘密 超时空穿越 都市巅峰强少 天骄武神 超级护卫 侠与地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