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我是慈禧(重铸清华) > 九、情义大者(一)

九、情义大者(一)(1 / 1)

醇亲王的话里似乎有那么一丝埋怨的意思,但是更多的是姿态低调,语气柔弱,“西圣明鉴,皇上是文宗皇帝的次子,英宗皇帝的胞弟,和奴才,和奴才没什么关系。”

“奴才才疏学浅,实在是担当不起大任,宣宗皇帝的裕陵我都照顾不周,那里还能担当起重任呢,议政王一直在料理军机处。太后吩咐他就是了,倒也不是奴才一味着推脱,只是怕耽误了太后的大事儿。”光绪元年,醇郡王就上折子辞去了一切差事。只留了一个照看裕陵工事,慈禧太后再三挽留,最后还是同意了,只不过是把醇郡王升为醇亲王,光绪二年。慈禧太后命醇亲王照看光绪皇帝的书房毓庆宫,醇亲王也是再三推脱,说自己“患有肝疾,不能担此重任。”慈禧太后不许,醇亲王虽然接下了毓庆宫的差事,但只是每月一进宫禁,凡事只问毓庆宫教书的师傅,极少和皇帝见面,忧谗畏讥到了这样的地步。

“这事儿,嘿。六爷他怕得罪人,不想做,所以一味着推脱,倒也正常,我呢,不宜露面这么大刀阔斧的去办,所以想一想也只有你来做了。因为大概只有你,才有这个胆色去做。”慈禧太后靠近了醇亲王,直视于他,醇亲王不敢对视只是拿着眼看地上。“不要告诉我,宣宗皇帝的第七子,以前敢怒敢言敢作敢当的醇王,这才没过了几年。就成了一个糟老头!”

“你告诉本宫,你是不是一个糟老头!”

“我……我不是,”醇亲王艰难的吐出了这么几个字。

“那你为什么要如此?”慈禧太后轻声快速的说道,“如此自甘堕落!”

“西圣!”醇亲王有些愠怒的低喝,抬起头来,看到了慈禧太后的目光。心里一凛,随即低下头,“是奴才不中用,”他的声音硬硬的,似乎没有一点点感情存在,“请西圣降罪。”

“什么不中用,你只是为了避嫌罢了,”慈禧太后微微嗤笑,“你有了个儿子当皇帝,反倒是把你自己个的雄心壮志都收起来了,怎么了,怕我提防你算计着你?天家无情,在你这里,到底是显得淋漓尽致啊。你把神机营的差事推掉,我同意了,毕竟你的身份尴尬,掌兵就不太适合了,我没有什么意见,外头的人巴不得要找些错处出来,要离间我们的关系,可你也休息这么多年了,如今可到了光绪七年,怎么,还想偷懒呢?你如今倒不是避嫌,似乎好像被我迫害了一样,杜门不出,大门不跨,二门不迈的,平时也不见客,什么人情往来也不做了,就连婉贞入宫比以前也少了,怎么了,”慈禧太后阴着脸,“怕我吃了你们?”

“奴才不敢,”醇亲王见到太后发怒,似乎反而不怎么提心吊胆了,脸色也好看了许多,“只是为了避嫌。”

“避什么嫌,你也不想想,亲戚上说,皇帝是我的内侄子更是外侄子,我只有疼他的份,只是我毕竟要料理朝政,平时没有那么多的功夫去陪他,我想着你是亲阿玛,婉贞是他的亲额娘,给别人照顾总是不放心,还是你们时时进宫看顾才好,昔日慈安在的时候,就生出了许多风波来,你却是这点苦心也不体谅,反而躲得远远的,第一个别人觉得我夺了你们父子亲情,第二个,世人也会诟病醇亲王不看顾他儿子的江山社稷!”

醇亲王又跪了下来,“请西圣不要再说皇帝是奴才的儿子,奴才担当不起。”

“担当的起,如今有了社稷攸关的事儿,不找你这个七爷,我找谁?我告诉你,不管如何,皇帝就是你的儿子,你不帮衬着他,谁帮衬着他?你知道八旗的事儿吧?”

“奴才知道一点点。”

慈禧太后转过头,准备走出偏殿,“这事儿关系着江山社稷,关系到我们大清朝的稳定和发展,若是别人去做,我第一个不放心,第二个我也怕他们徇私,事儿若是办不好,还不如就不办。我想着,这是皇帝的江山,将来总是要托付给他的,皇帝不能够得罪人,他要做仁君,凡是得罪人的事儿,咱们提早给他做了就是,到时候让他清清静静的享福,岂不是最好?八旗的事儿,就托付给你全权负责了,”慈禧太后越过跪着的醇亲王,偏过头看着他继续说道,“八旗的事儿,你去找崇绮,凡事多和王恺运高心夔二人商量,若是这事儿办好了,你再想怎么着都随你是了,不过将来这御前大臣你先当着,平时当差,能时刻见见皇帝,我自己见不到儿子,也不能让你见不到儿子。”

热门推荐
你不爱我了,我还剩什么 徐徐图之 千金的秘密 超时空穿越 都市巅峰强少 天骄武神 超级护卫 侠与地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