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我是慈禧(重铸清华) > 七、大南天子(三)

七、大南天子(三)(1 / 1)

陈文定话的潜台词,阮文祥知道是什么意思,无非是就算中国要对越南什么非分之想,也绝对没有法国人吃相如此难看,也不会像法国人一样存着亡国灭种的野心。

嗣德帝却是摇摇头,“法国远在天边,中国近在眼前,这两个大国,我们还要算清楚别的帐,陈爱卿你是从中国回来的,知道中国的厉害,别的不说,就单单让藩属之国入中华科举这一条,我大南国无数士子风闻而去,国内科举为之一空,中国是仁义,不错,但是他离着我们越南太近了,近的令人害怕,”嗣德帝转过身,重新坐在了宝座之上,阴沉着脸说道,“中国人绝不会有这样的好心,不仅仅是国朝,还有以前,黎朝的时候,都是一样,他们肯定有什么阴谋。”

陈文定不敢相信的看了阮文祥一眼,见到阮文祥面沉似水,“殿下!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法国之患就是近忧,天1朝最多只是远虑,法国之患,迫在眉睫,若是再思前想后,前怕狼后怕虎,我大南国,永无自主独立的时候,若是要送国土给法人,还不如送给天1朝!”

“大胆!”嗣德帝又尖声喝道,“陈文定,你放肆!”

殿外的阴雨慢慢的消散了,阳光复又照射了此地,殿内却还是十分阴沉。

陈文定一言既出,突然知道了自己的失言,连忙跪下请罪,“请陛下恕罪,”阮文祥连忙打圆场,“文定只不过是一心为国,言语太过鲁莽,请陛下恕他无心之言。”

嗣德帝摆摆手,“罢了,你起来吧,陈文定,”他有些意气萧索,“朕焉能不知道你的好意,只是这朝廷大事,不能都放在一个地方,寄托于某一人某一国的道理,法国人是无耻,但是朕起码能保住北圻,顺化府以南,都割让给法国人也无所谓,”他原本挺直的背有些弯了,气色也有些不好,“若是能缓上一缓,朕召集好国内勤王之师,再命一二大将训练好精兵,卧薪尝胆十年,必然能把法国人赶出大南,把所有的天主教徒尽数斩首!现在么,还是等着看吧。”

“陛下的意思是?”阮文祥追问道,“先等到中国那边官方的消息来吗?”

“是的,且看看中国到底是什么个主意,”嗣德帝有些懒散,“法国人那边还是继续谈着吧,将来若是能有机会,再反悔也不迟。”

陈文定还欲说什么,却被阮文祥拦住了,他拉住了陈文定的手,死命按住,“如此甚好,微臣这就下令西贡,让他继续谈判,臣等告退。”

阮文祥转过身子,退了出去,陈文定追上了阮文祥,“阮师,你怎么会?就这样退了出来,咱们应该再劝谏圣上啊!”

“有什么可劝的,你还没瞧出来?”阮文祥淡然开口,“皇上早就已经下定决心了,他被法国的军舰吓破了胆,一心就想着求和了,什么外交关税,他都可以不在乎,只要法国人没有说叫他退位,他什么事情都可以接受。”阮文祥冷笑连连,“我算是看透了咱们这位皇上的本性了,即位之初,还算是励精图治,现在么,就是一心念念怎么保住自己的皇位了,他也不想想,”阮文祥的话语里没有一点点的尊敬之意,“没有了越南国,他还怎么当这个大南皇帝?文定啊,你觉得我会不会做潘清简?”

潘清简是嗣德帝执政前期的大臣,名声手段都很是不错,法越战争后,潘清简受命与法国谈判,于1862年签订《壬戌和约》,1863年又出使法国,试图收回被割占的南圻三省。回国后继续负责法越交涉,并经略南圻,但是一直不能成功,最后在1867年法军吞并南圻全境后自杀殉国。

史载缔约之后“异论藉藉,以为事由全权大臣,非出于上意,良莠又相激,胥动浮言”,导致宗室阮福洪楫等人发动叛乱,企图杀死潘清简等主和派。南圻的义兵也高举着“潘林卖国,朝廷弃民”八字的旗帜。

“潘清简到底是听了谁的意思才会签订《壬戌和约》的?”阮文祥冷漠的说道,“还不是乾成殿的皇上,‘非特本朝罪人,千古罪人也!’潘清简在法国人面前卑躬屈膝,要求归还三省,如此中心为国,末了还把他拿出来让人羞辱,最后逼迫他自尽身亡。文定,我是做不了潘清简的,我可不想背上这样的千古骂名,走,”阮文祥脸上的阴色一闪而过,“跟我去见一个人。”

热门推荐
你不爱我了,我还剩什么 徐徐图之 千金的秘密 超时空穿越 都市巅峰强少 天骄武神 超级护卫 侠与地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