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我是慈禧(重铸清华) > 七、大南天子(二)

七、大南天子(二)(1 / 1)

“不是的,陛下,是天j朝传来的好消息,”阮文祥脸上露出了喜气勃勃的表情,显然十分高兴,“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陈文定有些琢磨不透,偏过头看着阮文祥,嗣德帝狐疑的看着阮文祥,“首辅你先起来,有什么大喜事要告诉我?”嗣德帝疑惑的问道,阮文祥脸上的喜色不似作伪,他直起了身子,站了起来,“陈文定就是为了这个大喜事来禀告皇上的!”

“天、朝已经有了命令,这是陈总督在中国打听到的消息,天、朝已经决定,要为我们越南和法国人交涉,确保我越南百年不拔之基业”

半空之中突然响起了炸雷声,嗣德帝刷的从宝座上站了起来,走下了丹陛,近距离的看着阮文祥,“首辅,这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殿外的狂风吹了进来,把嗣德帝和阮文祥的朝服下摆都吹乱了,宫人们连忙出来想把殿门关闭,却被嗣德帝大声的喝令“都给我退下,谁敢在这里偷听,就一概打死!”

乾成殿的大门就一直这么开着,湿漉漉狂躁的风雨一直就这样刮进了乾成殿,嗣德帝为人最是小气,他时常翻阅中国的《宣宗实录》自认为,宣宗成皇帝,这个北方的天主,和自己很像,一样的勤政,一样受到了洋人的压迫,一样的勤俭,往日里乾成殿里面的陈设都被嗣德帝视若珍宝,平时里根本就不可能会被这样接受潮湿风雨的洗礼,嗣德帝这时候无暇顾及这个,径直拉起了陈文定,“陈爱卿,首辅大人说的可是真的?”

陈文定定了定神,从刚才的错愕之中回过神,淡定自若,“是的,陛下,我昔日一起中进士的同年在总理衙门当差,他发电报到北海,告诉我了这件事,陛下,只要中国人愿意施之援手,我们大南,绝不会落入法国人的囊中!”

嗣德帝脸上露出了狂喜的表情,哈哈大笑,“好啊好啊,到底是天1朝!到底是中国!陈爱卿你说的极是,在这里,也只有中国才能和法兰西试一试力气,哈哈哈哈,我们越南有救了!”

阮文祥眯着眼看着欣喜若狂的嗣德帝,不发一言,陈文定亦是默默,嗣德帝狂笑了一番,突然停住了,对着陈文定发问:“中国若是加以援手,他们预备怎么做?”

陈文定有些紧张,只能是回答道:“微臣还不知道,总理衙门那位同年只是告诉我,理藩院汇合总理衙门一起向法国人交涉。”

“交涉?只是空口白牙?”嗣德帝怀疑的说道,“这样法国人是不会就范的,这些不懂仁义道德的强盗!”

陈文定看了一眼阮文祥,阮文祥不慌不忙的说道,“别的行动还是要慢慢推行,毕竟中国太大了,就算要和法国人开战,”嗣德帝跳了起来,“开战?”他的脸上带着惊恐却又兴奋的表情,“清国会这样做吗?”

“眼前是不一定的,但是有这个迹象了,殿下,”阮文祥对待歇斯底里的嗣德帝追问十分从容,“殿下可知道现在的两广总督是哪一位?”

“是谁?”

“是曾国荃,”他看到嗣德帝有些困惑,似乎不知道曾国荃这个人,于是又解释一番,“是清国那位逝世郡王的亲弟弟,是打仗这么一步步上来的。”

“这样说的话,中国人可能会通过战争来帮助我们?”嗣德帝一字一句的说道。

“是的,天1朝当然不会先告诉我们他们下一步的动作,”陈文定说道,窗外的风雨慢慢的小了一点,太阳顽强的从乌云之上射出金光来,“但是只要有这么一位杀神在北边,法国人就不敢过分逼迫,皇上,”陈文定又作揖行礼,“请下旨停了和法国人的谈判。”

嗣德帝这时候却有些犹豫了起来,“中国人,从来都是不关注我们的,虽然大南名义上是中国的藩属,他们却从来没有干涉过我们的内部事务,如果中国人要帮我们,那必然就会干涉起我们的内政,这样的话,不知道是福是祸啊。”

“皇上!”陈文定有些愠怒了,“天1朝人仁义为本,就算是为了和法国人对抗交涉,侵犯了大南的主权,那也绝对是暂时的,皇上难道还不知道苏禄,琉球吗?别的不说,且看看浩罕国好了,天1朝助其复国,可曾要过浩罕一寸土地?陛下何须如此担忧不会存在之事呢?再者,在法兰西威慑之下,偏安一隅都不可得,就算天1朝对越南有所图谋,也绝非法兰西之所图大也!”

热门推荐
你不爱我了,我还剩什么 徐徐图之 千金的秘密 超时空穿越 都市巅峰强少 天骄武神 超级护卫 侠与地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