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我是慈禧(重铸清华) > 七、大南天子(一)

七、大南天子(一)(1 / 1)

任何一个小国都会如此,觉得自家的国土是肥沃的宝地,谁都会垂涎三尺,这是通病,嗣德帝也毫不例外,阮文祥想了想,“可天1朝若是看不上这里,”阮文祥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双手合十,淡然望着陈文定,“那我们怎么保证天1朝愿意为了我们阮朝出头和法国人闹僵呢?”

“原本我也是担心这一点的,”陈文定说道,“只是我从北京得到了消息,阮师,”他压低了声音,“天p朝已经和法国人抗议,抗议法国人借签约之名,行吞并之实。”

“这?”阮文祥微微惊讶,“可是真的?”

“绝对错不了。”

“可天、朝人如何知道我们在西贡和法国人签约的?”阮文祥盯着陈文定,“要知道陛下是让我们严格保密的。”

“是我泄露给中国的,”陈文定一脸淡然,承认了泄露机密的事实,“我只不过是一介总督,无法劝说陛下,上了许多折子也是不成,我思来想去,也只能是请中国人出马,若是中国人能逼得法国人退步就是最好,也根本不指望天、朝会发兵解救越南,只要是外交上逼得法国人退步,如此荒谬绝伦的条约就绝不可能签署。”

“那红河的法国军火商船,也是中国人叫你扣押烧毁的?”阮文祥眼睛迷了起来,神色复杂的望着陈文定。

“不,是我自己个主意,阮师,是我自作主张,北京之中传出来中国人和法国交涉的消息,我就知道中国人会帮我们出头的,所以我就在升龙府借故扣住了法国人的商船。总不能中国人都帮着咱们出面了,我们越南自己却毫无动作,阮师,我今日被陛下召见,就是想一陈此事,法国人忘我之心不死。可越南国力疲弱,无力抵抗,只能是仰仗天a朝的天威才有可能压住法国人,我想阮师也绝不是什么软骨之辈,签下这个条约,不仅仅是殿下,阮师,也会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秦桧就是前车之鉴啊。阮师!”

阮文祥站了起来,转过头看着书房外的天气,天色已经全黑,惊雷阵阵,不一会,倾盆大雨就哗哗哗的落了下来,“如今还是干季,就有这么大的雨。”阮文祥喃喃自语,他转过身。“文定,我要一句实话,你是不是和中国人有暗地里的联系?”

“是。”陈文定不回避阮文祥审视的目光,站了起来,坚定的回答道。

“那你到底是效忠中国还是效忠大南?”阮文祥一字一句的慢慢问道,似乎一字一句的敲进了陈文定的心里。

“生为大南人。死为大南鬼。”陈文定面容软和语气却是十分坚定,低沉的话语莫名的让人心安。

“好!”阮文祥点点头,“朝中大臣,基本上都是抗法的一派,但国力衰弱。无法抵抗,所以只能是让法国人为所欲为,我并非不愿意联络天p朝,只是怕正如你所说,天l朝不愿意为我越南出面和法国人闹翻,若是激怒了法国人,更是与国家无益,有了你一句准话,我有什么担心的,我早就想好了,若是此番被法国人侵吞,我还不如挂冠而去,到山林之中勤王招军,和法国人死拼到底。”越南人骨子里还是有血性的,不然不可能在中南半岛上打下偌大的一番基业,阮文祥正了正帽子,“走,老夫陪你一同去见驾!”

热带的大雨下的正急,雷声轰鸣,夹杂着狂风暴雨,顺滑皇宫里面伺候的宫人早就是躲在了干燥的地方,暴雨之中还有两个宫人努力的撑着伞,把大南国首辅和升龙府总督挡住风雨,送到了大南国皇帝的寝宫来。

两个人正了正衣冠,一前一后走了进去,到了嗣德帝的书房,内侍带着两人进了乾成殿,大南天子嗣德帝已经在宝座上候着两人了。

两个人跪下三呼万岁不提,嗣德帝留着花白的山羊胡子,身上穿着褚黄色绣满龙和花纹的龙袍,头顶带着蹼头冠,脸上有着倦容,他见到了陈文定,微微冷哼,也不叫两个人起来,“陈文定,你要做什么?”

“微臣不知陛下说的何事。”陈文定说道。

“朕问的是你在升龙府做的好事!”嗣德帝大声的说道,尖利的声音在乾成殿内回荡,他的声音似乎有些像太监,“朝廷正和法国人在西贡何谈,正是要和和气气的时候,你来搞这么一出,朕问你,你的居心何在!”

“西贡签约,断不可行。”陈文定抬起头,“陛下,大南国乃是世祖皇帝亲自手创,祖宗基业,实在难得,旧年割让南圻,已经是举国之辱,如今更是割让中圻,将外交、军事、商税等事拱手法国人,如此以来,岂不是高棉占婆之于我大南国?”

高棉占婆是越南的属国,实际上就是等同于中国的土尔扈特部这种内藩了,嗣德帝听到了陈文定的话,不免又羞又怒,脸涨得通红,“你大胆!国事焉是你能置喙的!”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陈文定毫不示弱,“为国尽忠,乃是为臣的本分。”

“别拿这些废话来搪塞我,”嗣德帝怒喝道,“你在升龙府拿了法国的商船倒是简单,西贡那里谈判就是难为,原本这关税或者是外交还能拿回一二,如今看来,这两样都要泡汤,陈文定你如此了得,不如我就授你为大都督,一举剿灭法国人如何?”嗣德帝阴沉沉的说道,“我大南异姓从未封王,只要你能打败了法国人,把法国人赶出南圻,我就封你为王,怎么样啊,陈总督?”

嗣德帝这是讽刺的意思了,陈文定乃是文官,如何能上场杀敌,陈文定正欲说些什么,却被阮文祥制止住了,“启禀陛下,老臣有天大的好消息要禀告皇上!”

“什么好消息?若是陈文定这种好消息,我倒是也不用听了,对了保胜城的提督,也和陈文定一个鼻孔出气嘛。你要说的就是这个好消息?”嗣德帝不屑的说道。

热门推荐
你不爱我了,我还剩什么 徐徐图之 千金的秘密 超时空穿越 都市巅峰强少 天骄武神 超级护卫 侠与地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