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我是慈禧(重铸清华) > 六、顺而化之(四)

六、顺而化之(四)(1 / 1)

陈文定如今四十岁不到,正是一个男人最好的年龄,他点点头,“阮师大恩,学生是绝不会忘的。⊙,今日屈膝前来迎接学生,实在是感激涕零,不知道怎么说才是了。”

“不需如此,”阮文祥温和的笑道,“我来迎一迎,也是为了问你北边的事情,等下陛下召见的时候,我也好心中有数,免得没有说辞,走,去我那里喝一杯茶,是英国人从印度带来的红茶,味道倒是和中国的茶不甚相同。”

陈文定跟在了阮文祥身后,慢慢的朝着内阁首辅的值房走去,到了值房里头,外头的骄阳已经被浮云遮蔽住了,天气有些阴沉了下来,仆人拿了茶上来,陈文定喝了一口,就垂着手准备听阮文祥的发问,阮文祥倒是淡定,慢悠悠的喝茶,没一会,乌云就慢慢的布满了半个天空,乌云之上的太阳还努力的照射出为数不多的阳光,斑驳的照在内阁首辅的值房墙壁上,陈文定虽然不说话,可这心里,却是微微的沉了下去。

阮文祥沉思了一会,“陛下要和法国人在西贡签订协议,我是不赞成的。”他慢慢的站了起来,“文定你也是知道老夫的意见,我一直都不同意割让土地给法国人,我们阮朝立国之初,当然,是受了法国人的恩惠,但是这么些年,赔了那么多钱,又割了南圻给法国人,这可是三分之一的地方,更是我们阮朝的龙兴之地!这天大的恩惠也该还清了。”阮文祥看着窗外海上有着一团巨大的乌云,正在剧烈翻滚,慢慢的朝着岸上袭来,“只是我却没法子阻拦,陛下的性子,你也知道的,颇为仁慈,”他淡漠的说了这么一个词,但是陈文定知道,登基已经三十四年的大南天子如今的嗣德帝。用妇人之仁,优柔寡断这两个词都是对他极大的褒奖了。

“镇压了天主教,又拒绝和法国以前的皇帝洽谈,在升龙府杀了法国人。这样强硬倒也是好,可是咱们没有兵啊,”阮文祥摇摇头,“小国寡民,原本对待强国。示之以弱倒也没错,可是陛下,哎,先是强硬,后来却又是极为软弱,前倨后恭,这样岂不是又叫法国人看低了吗?”

1847年,阮福时18岁即位,强化了对天主教的镇压政策,拒绝与法国拿破仑三世的来使交渉。1859年起。法国以保护传教士和天主教徒的名义,占领西贡(嘉定)、边和、美荻、永隆诸省,1862年越法签订《壬戌条约》(第一次西贡条约),越南割让边和、嘉定、定祥三省及昆仑岛,赔款400万元,允许天主教传播,开放口岸。法国此后又占领永隆、安江、河仙三省,完全控制了越南南部。嗣德帝为凑集赔款,采取开征鸦片税、调高税率、卖官鬻爵等饮鸩止渴的措施,使全国陷入政治紊乱、财源枯竭的恶性循环。

四百万元对于越南这个小国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阮文祥为了筹集赔款,这些年不知道憔悴了多少。

阮文祥想了想前尘往事,未免有些憋屈。如今顺化府以南,已经尽数被法国人侵占了,没想到他们的胃口永不知足,“还想着得陇望蜀?”阮文祥又是恼怒,又是无奈得摇头苦笑,“如今他们差不多也要成功了。我这个丧权辱国的首辅,再忍一忍,也就可以了。”阮文祥转过头,“你在升龙府那里,怎么闹了这么一出风波来?”

“按照陛下和法国人签订的协议,”陈文定镇定自如,因为他从阮文祥的话里丝毫听不出有责怪的意思,“将来我们大南国就是法国人的领土了,‘越南皇帝接受法兰西国的指导?外交事务、税收海关等事物由法国全权受理。’嘿嘿,更别说其他的什么割地通商航行之类的事了。虽然说起来,好像是法国人帮助我们独立了,可这样的条约,阮师,”陈文定痛苦的摇头,“丧权辱国,您如何能同意签订!”

陈文定声调微微高了些,这表达出了他自己强烈的不满,阮文祥不动声色,“将来大南国不存在了,自然就没什么丧权辱国的事儿,陛下他自己都愿意做亡国之君,我又何须担心什么名节的问题,大不了学潘清简自尽殉国,也就是了,哎,谁叫咱们没有援军呢。”

“谁说没有?”陈文定放下了茶盏,那茶盏还是中国景德镇出产的上好官窑,色做碧青,薄如蝉翼,放在铁木的桌子上,发出了清脆犹如玉器的声音,“天l朝自然是咱们最好的援军!”

阮文祥看了一眼陈文定,“天u朝?”

“是的,中国之大,近在比邻,国力强盛,仁义为怀,为何不让中国出面?”陈文定激烈的说道,“我在中国习得练兵之法,稍作训练,就已经将升龙府一带的贼人尽数扫空,学生也不过只是学了一点皮毛,可见中国国力强盛,昔日他们尚自顾不暇,可英宗皇帝以来,国力大盛,隐隐有中兴之象,有仁德强盛之主在侧,为何陛下不用?反而要刚愎自用,一意孤行呢?”

“文定慎言,”阮文祥低声喝了一句,“焉能如此指摘陛下!”

陈文定知道失言,低头不语,阮文祥慢慢说道,“陛下怕法国人,更怕中国人啊。”

“有何可怕的?”陈文定脸上露出的嘲讽的笑容,“可谓是夜郎自大也,大南国在中国人心中的位置,根本就无关紧要,第一不是什么大国强国,二来事天6朝不恭顺,远非苏禄琉球朝鲜等国,以前国势稍微强盛的时候还侵占高棉占婆等地,扰的四周鸡犬不宁,中国根本就不愿意搭理,我在北京城所见所闻,实在是令人惭愧,世人皆知琉球苏禄朝鲜,却不知越南之国在于何处,更不知道如今的国主是谁。陛下把大南国自视甚高,却不知道只有法国人才看得上这里。”

热门推荐
你不爱我了,我还剩什么 徐徐图之 千金的秘密 超时空穿越 都市巅峰强少 天骄武神 超级护卫 侠与地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