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我是慈禧(重铸清华) > 六、顺而化之(二)

六、顺而化之(二)(1 / 1)

宝鋆明白恭亲王的意思,恭亲王也和自己一般,觉得左宗棠有些跋扈了,奈何左宗棠如此跋扈有自己的资本和靠山,他的靠山就是九州清晏里头的那位,光绪元年就诏令左宗棠回京,一入京,就即刻任文渊阁大学士,又入直军机,这都是慈禧太后一个人的主意,左宗棠无非是一个举人而已,居然也得授大学士,实在是可笑。但是左宗棠心直口快,办事雷厉风行,御前应对也是十分自信,较之自己那个追封为郡王的老乡的风格,是完全不同,圣宠来说,似乎左宗棠比曾国藩更为得慈禧太后喜爱,主管兵事,把俄罗斯人在北海那里,打的抬不起头,虽然班次在宝鋆和沈桂芬之后,但是时人隐隐有用“次辅”来称呼左宗棠。“把李保定叫回来,怕是军机处这潭水更混了啊。”宝鋆隐隐有些担忧。

“三国演义,总比南北朝有意思些。”恭亲王说了这么一句颇具深意的话儿,就不再说别的了,“李保定何时进京?”

“大约总是要初十左右吧。”

“那还有几日,去把翁师傅请来,”恭亲王从容不迫的笑道,“我也该过问一下皇帝的功课了。”

“王爷是要?”宝鋆才不会相信恭亲王会关心皇帝的功课,这肯定是一个借口而已。

“英国爱德华访华的仪注外头还没人知道,这也是正常,毕竟这事儿还没定,但是李保定乃是帝师,又是清流领袖,我想着总是要听一听他的意思,可李师傅还没进京,那就先告诉翁师傅,听一听他们的意思,兼听则明嘛,朝廷办事儿才有数。” ……

法国大使的名字叫做艾伯特,去年三月份才到北京来任职的。到现在如今差不多刚好是一年,他自认为是已经摸透了中国人,特别是中国官员行事的套路,但是他今天应邀到了总理衙门专门设置法国人的议事厅商谈事务。却意外的发现了没有看到应该在场主管外交的总理衙门协办大臣郭嵩焘却不在场,素日常见的法国股主事王阳冰已经站起来迎接,而边上一位六十多岁男子却还是坐着不动声色,津津有味的喝着茶,艾伯特狐疑的看了一眼王阳冰。王阳冰隐隐有些尴尬,却也不得不介绍,“这位是大清国理藩院尚书庆海大人。”

艾伯特没有见过庆海,却是知道理藩院的职责和权限,他不悦的抬起眼,对着王阳冰伸出来的手视而不见,只是傲慢的脱掉白手套,“王大人,我想您是不是脑子不清楚了?”

“我的脑子很清醒,大使先生。”

“既然是脑子清醒。”艾伯特伸出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搓了搓,“那难道不知道这里是总理衙门和我们法国进行洽谈外交事务的场所吗?”他故意把“外交”这个词发音发的特别古怪,“据我所知,这位大人,”他把手背到了身后,傲慢的用下巴点了点坐在位置上的庆海,“现在早就不是总理衙门的官员了,理藩院管的也是你们中国和藩属国之间的事情,贵国是想把法兰西共和国的地位降低到和贵国属国一样的位置吗?这种严重的外交失误。是看不起法兰西共和国还是王大人您的脑子不清醒了?”

艾伯特咄咄逼人,王阳冰尴尬的把手收了回来,把艾伯特的话转告了庆海,庆海起身。微微点头,“贵大使一直都不肯和我见面,我无奈之下,只能是借一借总理衙门的渠道了,不过我和大使先生也不会谈什么外交的事务,毕竟。我们是不会贵国在南掌和越南那里一样,越俎代庖,把我们tian朝的事务都干了。我今日过来就是想和大使先生谈一谈越南的事情。”

艾伯特看了一眼王阳冰,见到他点点头,于是走到了长条的桌子一边,对着庆海坐了下来,他是不愿意接触中国人的,因为这次和越南的协议签订还在保密之中,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条文会流出来被中国人知道,没有在既成事实之前,这样的事情很被动,但是来了,他也不怕中国人,笑话,什么时候骄傲的法兰西人会惧怕愚昧无知的中国人了?“关于越南的事情,我可以听大臣你的意见,但是只是听听而已,我们法兰西共和国的决定不会改变,正如我和郭大人说的那样:法国拥有对于越南的管辖权和统治权,这点毫无疑问。”

“越南乃是大清的藩属。”庆海说道。

“这个只是礼仪上才存在的,实际上贵国对于越南的影响力,有多少?”艾伯特伸出了一个小指头,“微乎其微,可以忽略不计,而越南阮朝的开国国王,就是靠着我们法国人的帮助,才统一了越南全国,这点是毫无疑问的,我们法国人天生就在越南存在着利益。所以我可以听大人你的意见,但我绝对是不会听进去的,而且我认为,大人您的说法都是浪费时间,越南国他们自己都已经准备好要脱离贵国的羁绊,投入到我们法兰西国的怀抱,那么,你们清国更不应该干涉了,这毕竟是越南人民自己的选择,民族的自主选择权,任何一个大国都是不能干涉的。”

“如果不是贵国侵犯了越南,兵临城下,越南是绝不会要成为贵国的被保护国的,这点毫无疑问,”庆海对着阿伯特的傲慢也不生气,按照他对付那些藩属国的性子,老早就翻脸走人,回头就和兵部商议好,怎么惩罚给脸不要脸的藩属们了,只是面对着法国人,今日他似乎性子特别好,庆海笑眯眯的说道,“所以请贵国不要睁着眼说瞎话。”

“我们就是要保证我们在越南的权利,怎么,贵国难道准备和我们因为越南打一仗吗?”阿伯特不屑的说道。

“大使您多心了,我只是想说,越南国并不是想脱离中国的管辖,”庆海从袖子里拿了一个册子出来,递给了阿伯特大使,阿古柏狐疑的盯着那个册子,庆海微微一笑,“这里面说,他们还想做中国的属国。”

热门推荐
你不爱我了,我还剩什么 徐徐图之 千金的秘密 超时空穿越 都市巅峰强少 天骄武神 超级护卫 侠与地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