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我是慈禧(重铸清华) > 三、云龙半现(二)

三、云龙半现(二)(1 / 1)

“法国的商人们没钱赚,怎么法国的官员给他出头了?”商人的伙伴有些惊讶,“什么时候洋大人会给他们商人的生意出头了?”

“多新鲜呀,论起来,洋人们都是为了钱才来中国的!”商人嗤笑,“旧年为了鸦片不惜代价和咱们开战吗?听说他们有什么叫议会的,商人们在里面有很大的势力,可以左右一国的政策呢,所以咱们的皇太后,”他悄悄压低了声音,故作神秘,“不是巴巴的把银子花出去,为了就是白送给鸦片商人,不要再让英国人动刀动枪嘛,嘿嘿,这和宋高宗有什么区别呢?”

两个人见到身边人来人往,随即掩口不谈这件事,那个商人只是感叹,“看着洋商们有他们的大老爷来帮忙撑腰,咱们的呢?一味的盘剥咱们,什么捐什么例,什么厘金,除了那些内务府和官办的厂子,别的厂子能有多少出息?都喂了老虎咯。”

“朝廷也是难啊,这些年,水灾旱灾蝗灾一直不断,你瞧着四九城里头还是歌舞升平的,城门外,可都全是流民,幸好,这些年官府抠了一些银子出来,以工代赈,效果倒是也不错,只这也是没法子的,那里有一辈子做工人的呢?”

茶馆的伙计越过了两个人,给另外一桌上上了茶,这桌子上一个读书人模样的年轻男子放下了报纸,义愤填膺,“这些乱臣贼子!”

“怎么了年兄?”边上的一个年轻人原本在认真细致的看着一本《机械理论》,听到了边上人的抱怨抬起头看,问道。

“法国人在越南又搞事了!” ……

王恺运穿着朝服进了圆明园的大宫门,穿过了出入贤良,绕过明洞堂,进了勤政亲贤。没有进正殿保合太和殿,只是越过勤政殿前的大门,到了东边的吉祥所,这里是通政司的值房,他进了值房,里面早就已经叠满了整桌子的折子。苏拉上来沏茶,通政司知事张炳德拿了一个信封上来,“这是高章京拿来的。”

王恺运抽出信纸一看,淡然一笑,“伯足就是大惊小怪,你去军机处告诉他,就说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过一会西圣召见的时候,咱们再说话就是了。”

“是。”

张炳德转身出了吉祥所。刚刚走出了芳草丛,就见到飞云轩里头走出了一群大臣,看着服制就知道都是一品的官员,张炳德自然是认识这些军机大臣,通政司一半的折子都要送到军机处,不敢怠慢,袖着手站在边上等着军机大臣们过去,为首的恭亲王虽然亲王贵气逼人。仪态从容,但是眉宇之间有一点忧色。率先走到了保合太和殿,后面按照班次一溜烟的跟着军机大臣,还有理藩院尚书庆海,总理衙门协办大臣郭嵩焘一起,大内之中根本没有什么秘密可言,特别是勤政殿这种处理国家要事的地方。更是知道这次君臣奏对,肯定是要商议英国皇太子访华和越南之事。

张炳德进了飞云轩,见到了军机章京高心夔,说了王恺运要吩咐的话儿,就转身离开。刚刚回了吉祥所没有多久,保合太和殿那边就传来了消息,说是军机大臣们已经跪安出来了。

御前奏对议事,没有一两个时辰根本就结束不了,怎么今日这么快?张炳德微微有些惊讶,还没来得及开口,王恺运就已经起身了,把手里看过的折子收进了袖子里,整了整衣服,走出了吉祥所,到了勤政殿前高心夔也已经到了,两个人互相点点头,“你那边怎么样?”

“进展不错,”王恺运笑道,“或许有那么一点点希望罢了。不值得一提。”

“哎,”高心夔摇摇头,“这事儿有点难啊。”

梁如意出来领着两人进殿,于是两人就不再说话,进了勤政殿,正殿之上的宝座已经没有了人影,西暖阁里头有着人影绰绰,两个人进了西暖阁,跪下来行礼,“起来吧,”一个有些疲倦的女声响起,“如意,拿凳子来。”

高心夔起身,抬起了头,看着一位穿着绛紫色吉服的妇人盘膝坐在炕上,右手支撑着揉着太阳穴,显得有些憔悴,眉目之间有些煞气,正是慈禧皇太后。

如今已经是光绪七年,太后依旧垂帘七年,这七年之间,虽然小风波不断,但是大事没有,凡事外有恭亲王,内有皇太后,凡事一应处置妥当,这么几年顺风顺水的过了下来,只是治国理政,如何有一日可以安枕?特别是今日,“哎,”慈禧太后抬起头,“军机们对着这件事儿,不太赞成,特别是恭亲王,你们怎么看?”

“太后说的是越南的事儿?”

慈禧太后点点头,“恭亲王说让总理衙门去办就是了,这不是什么大事,越南人算不得恭顺的主,不值得为了他们得罪法国人。”慈禧太后吐了一口气,“法国人再怎么横,也不能横到中国来,如今总理衙门最应该紧要做的就是继续和俄罗斯打官司。”

“太后的意思呢?”

慈禧太后一声轻笑,“我若是同意了,这会子还能散了?要知道爱德华访华的仪注都还没定下来呢,我见着口气不好,于是就连忙散了,免得到时候若是军机们都有了一致的意见,反而我受窘,所以先问问你们的意思。”

“微臣在北海任职多年,颇为熟悉越南人之秉性,”王恺运说道,“越南对着中国十分具有戒心,虽然历年朝贡不绝,但内心还是想着左右逢源的,只是如今法国人欺负的狠了,这才拿着咱们抵挡一番,说不定将来局势扭转,他们还会玩那套驱狼吞虎的把戏。”

“弹丸小国,夹在大国之间,耍些心机也是正常的。”慈禧太后挑挑眉,不以为然的说道,“但是越南人求了上来,不管如何,总是有个由头来处置南边的事儿,越南的事儿,不仅是越南一地,还有高棉和老挝,法国人的法子很妙啊,慢慢蚕食,先降服这三国之中最强者,剩下的岂不就是鱼腩了?”

热门推荐
你不爱我了,我还剩什么 徐徐图之 千金的秘密 超时空穿越 都市巅峰强少 天骄武神 超级护卫 侠与地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