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我是慈禧(重铸清华) > 一、白马过隙(四)

一、白马过隙(四)(1 / 1)

后头做呼喊打杀声,一个内侍模样的人出来,“哎呀,且住,不知道那里来的贼人,居然围住了圆明园,安茜何在,安茜何在?”

一个宫女模样的花旦踩着碎步走了出来,这又是一位大拿,梅巧玲的大弟子,余紫云,擅演花旦,往日都是独当一面,今日居然也只是演一个配角,听到了内侍的呼喊,唱了一段西皮流水:“听他言吓得我浑身是汗,国太这时候正是昏睡口难言,原来是贼人进了园子,没法子也只好乔装打扮,行一招偷龙转凤运出长安!”

安茜于是从宫人们手里接过那件吉服披在了身上,两个内侍再三跪别,一番假扮太后,拖延时间之后,安茜终于被杀死了,看戏者无人不面容惨淡,饰演唐五福的小生扶住安茜又是唱了一段:“汉高祖起义在沛县,逐鹿中原首进关。子婴败阵把国献,约法三章万民欢。传到了孝平帝王莽谋篡,用苏献行鸩酒帝丧席前。亲国戚他尚且贪而无厌,今日里王爷与王莽一般。赵太祖后周为大将,陈桥兵变驾坐汴梁。立盟书国君要年长,兄终弟继金匾藏。到后来病卧在床上,他二弟赵光义起下不良。假意进宫将兄望。烛影摇红谋杀兄王。亲手足不耐等将来逊让,何况二亲王谋篡家邦?奸贼!”

“真是该死!”不少人朝着地上吐唾沫,幸好这一日,戏园子里头的热毛巾一概是不出售,不然这时候早就毛巾都飞到戏台子上去,两王拿着玉玺哈哈大笑:“得偿所愿玉玺得手,虽咬了耳朵心花怒放,贤弟速速下诏去勤王,到时候大军平定凡事有主张,到时候你做西帝我做东皇,平分天下各自喜洋洋,哈哈哈。”

唱念做打无一不精,只是喝彩声寥寥。两个花脸也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摆了架势,随即下场,“这些奸贼,”笔贴式吐了口唾沫。“所幸西圣还是胜了这些奸贼一筹。”

“可惜只是胜了一筹,”那个学生摇摇头,“嘉顺皇后的嗣子还是没了。”

“哎,这不也是没法子嘛,”笔贴式叹息道。“就说这戏吧,往日的戏就那么几个人唱,你瞧瞧升平署排的戏,各个配角都如此出名,余紫云的宫女儿演的实在是好,只怕接下去也要大红大紫了。”

“接下去的戏儿怕是没的好瞧了,”学生有些兴致不高,“无非是平叛的戏码而已。”

“哎呀,你也不瞧瞧,到底是谁主角?梅观音只是露了一嗓子。还有那谭天王和杨天官呢,可都还没出来呢!”笔贴式笑道,看着左右的人都是全神贯注看着台上,又附在同文馆学生的耳边神秘的说道,“听说那一夜可是有不少故事的,不仅仅就是平叛,你就等着瞧好的吧!” ……

“按着宫里头传出来的戏本子说的,错不了。”祥福茶馆里头,说书人朝着那三继续赔笑。

那三喝了一口茶,“你们这些说书人呀。就是想搞个噱头出来,搞得热热闹闹的,这收入银子就多了,我知道你们的心思。可你们也不能瞎编乱造,我告诉你们,比你高明的人多了去了,天桥说书的那个老杨头,我和他谈笑风生,他可比你们不知道高到那里去了。你们还是图样图森破!”那三拽了一句洋文,“什么风流倜傥,什么真心人,我告诉你,闷声发大财才是最好的,说这些话儿,你当真升平署和报纸署是吃素的呢?”

说书人赔笑,“旧年可是有诏书下来,为国尽忠的好人好事需要宣传,我这也是遵旨。”

“什么遵旨,你少来这一套,说西圣的这些话,我告诉你,若是传到了宣礼处的耳朵里头,你就等着被请去喝茶吧!”那三不耐烦的摇摇头,“我劝你先去看看《大保国》是怎么唱的,再回来说书,免得歪嘴何尝把经书念歪了就不好了!”

“三爷!”边上一个茶客知道那三是面冷心暖的人物,连忙叫说书人退了下去,算是给他解围,“说起来,您也是平叛的功臣,那一夜也是在圆明园里头浴血厮杀的,给大家伙说说看呗,要知道外头传的谣言总是假的,还不如您这位真勇士呢!”那个茶客艳羡的看着那三身上的那套呢衣服,“别的不说,这身衣服就是西圣娘娘亲自让尚衣局制的吧。”

“很惭愧,只是做了一点微小的事儿,”那三十分骄傲,抬头挺胸,“我那一日只是杀了几个叛逆而已,算不得什么大功。”茶客连忙请那三坐下细谈谈,几个人纷纷围了过来,目光炯炯盯着眼前的这个大活人,有个性子急的商人,叫小二连忙上雨前龙井给那三警长,那三说了一段,突然回过神来,“哎呀,我差点被你们绕进去了,”那三板着脸叫住那个准备偷偷溜走的说书人,“以后那些酸话胡话不许讲了明白吗?大人们虽然不计较,可这些话儿传了出去,可就是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说书人连忙点头哈腰,“三爷,您说的话我不敢不尊的,我这就去福满园,瞧瞧到底怎么回事,”他朝着门口指着手指头,“把这大保国都听了回来,再好好的说书,绝对不会给三爷添乱子!” ……

福满园里头,无数人目不转睛的盯着戏台上,上面正在演着西太后流落民间的故事,西太后为了躲避追兵,装疯卖傻,众人看的紧张万分,时不时的在口中发出“咦,啊!”这样的感叹词,只有在包间里头的贝子载凌神色有些心不在焉,他望着戏台穿着一袭青衣的梅巧玲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突然之间,门被轻轻敲了一下,伴当连忙去开门,一个半身隐在黑暗之中的人低着头,看不清面目,只是说道,“请贝子到隔壁包间一叙,我们家的主人已经到了。”

载凌显然就在等这个人,而不是来专门看什么戏的,这出戏,他在园子里头早就看过了,实在是没必要在这个时候到外头挤,载凌点点头,走到了隔壁写着“东,四季平安”的包厢里头,里面已经有一个人在候着了。

ps:  还是慢节奏,不过后续会加快的。

热门推荐
你不爱我了,我还剩什么 徐徐图之 千金的秘密 超时空穿越 都市巅峰强少 天骄武神 超级护卫 侠与地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