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我是慈禧(重铸清华) > 一、白马过隙(三)

一、白马过隙(三)(1 / 1)

“大保国?”那三睨了说书先生一眼,“大保国可不是你这样唱的。”

“快快快!”一处写着“福满园”的戏楼跟前人头攒动,不少人在呼朋唤友,“今日可是有好戏可看!”

被拉住的年轻男子戴着一副圆圆的眼镜,有些无奈,“这戏文素来都是这样,有什么新鲜的,我还是看报纸比较好,”报纸上写着一行字,倒是有什么法国英国的字样,只是人来人往,看的不真,另外一个男子兴奋的喊道,“今个可是不一样,你没瞧见,”他拉住戴眼镜的男子,指了指边上的水牌。“大保国瞧见了没有?必然是新戏!”

“新戏就是新戏,有什么稀罕的,”戴眼镜的男子还是不甚感兴趣,“升平署那几日就要出新戏,这些年京戏可算是多了,比市面上的洋货还要多。”

“哎哟,你别瞧不起啊,看看,这可是那几位名角儿?”他朝着水牌下面三个巨大的名字儿喊道:“梅巧玲!梅观音!三庆班班主,谭鑫培,谭天王!杨月楼,杨天官!哎哟呵,这三位可真是天上的人物!这几年可是没多少戏儿能劳动这三位的大驾了!”

“哎哟,果然是如此,”他扶了扶眼镜,仔细的看了看,“实在是不错!快快快,咱们快进去。”

两个人挤了进去,门票早已售罄,所幸一个是同文馆的学生,一个是建设署的笔贴式,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戏园子的人眼睛毒辣,轻易不敢得罪这些人,于是又偷偷放了进去,只是吩咐两个人只能站在边上踮着脚尖瞧。“两位爷,这可是这出戏第一次在外头演,里头可有不少养心殿都能说上话的人物,可轻易不能冲撞了?”

戴眼镜的是同文馆的学生,另外一个建设署的笔贴式连忙点头答应下来,两个人走了进去。回过头,悄悄笑道,“养心殿说上话的人,早就在圆明园里头赐宴看过这戏儿了,这人打量着咱们没见识呢。”

“不过也说不定,”两个人走进了室内,里面轰的一声,才初春的天气,里头是热的让人受不了了。人声鼎沸,无数人摩肩擦踵,嗡嗡嗡的交头接耳,戴眼镜的抬起头来,福满园的戏楼也和祥福茶馆一般,用洋灰和砖块钢筋翻修重建了一遍,端的是大气恢弘,里三层。外三层,都是红墙碧瓦。大厅除外,楼上尽是包厢,那个笔贴式捅了捅戴眼镜的肋骨,“嘿,要我说,外头那个人还真的不是瞎咧咧。你瞧见没,”他悄悄伸出手,指了指东边的第三个包厢,那上面隐隐端坐着一个人影,“那不是载凌贝子吗?”

戴眼镜的同文馆学生瞥了一眼。“他来这里做什么,难得是贵脚踏贱地啊,啊,我知道了,”学生微微冷笑,伏在笔贴式的耳边上,悄悄的说,“这是来纳投名状了。”

“什么投名状?”笔贴式奇道。

“承恩公那里的投名状。”

笔贴式有些不懂,正欲再问,人群突然一声发喊,震耳欲聋,“来了来了!”

锣鼓胡琴响起,两行龙套奔驰而出,一个马头军翻滚着跟头踩着鼓点出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必然是最好的武生,后来出来了两位白脸王爵模样的人,一个白脸黑须,一个白面无须,无须的人一亮相就唱道:“喜呵呵来笑呵呵,大清江山我来坐,恰好三月十五日,领兵进那圆明园!孤王睿王也!”

“孤王豫王是也!”

两个都是京内花脸的名角,却只是在这里头演这个两个反面角色,众人静静听着,扮作豫王的白脸黑须老者唱道:“趁着夜色月黑风高,听闻西圣凤体病倒,哈哈哈与儿郎们一遭,进了圆明园登位穿龙袍!”

西皮流水继续响起,两个人做下场科,于是接下去京胡咿呀响起,里头一个女声喊道,“苦啊”

只是闻声还未露面,众人都是知道四九城第一个嗓子,青衣名角梅巧玲的架势,嗓子绵里藏针,藕断丝连,又极富有穿透力,大家轰然叫好,这是有规矩的,叫做“闷帘子”叫好,宫女们排成两排慢慢走出,一个穿着花衣的梳着旗头满头珠翠水钻的青衣踩着花盆底款款走了出来,铺一亮相,大家又是哄堂彩,那个同文馆的学生哎哟一声,不敢置信的摘下眼镜,用袖子擦了擦,又戴上仔细盯着台上瞧着,梅巧玲身上的那件花衣,色用明黄。披领及袖俱石青,片金加貂缘,肩上下袭朝褂处亦加缘,绣文金龙九,间以五色云,中无襞积,下幅八宝平水。披领行龙二,令后垂明黄绦,其饰珠宝惟宜,十分显眼。那个笔贴式得意的说道,“怎么样?梅观音怎么样?”

“我瞧着是身上那件吉服!”学生仔细的打量着,有些惊恐,又有些愤怒,“搞什么,这些戏子居然敢仿得吉服如此之像!若是警察署的人来查,怕是这些人一个都逃不了僭越之罪!”

“哎哎哎,你别咋咋呼呼的,”笔贴式拉住了学生,“我就说你不能老是呆在同文馆里头研究那些洋鬼子的玩意,这市面上的东西一点都不知道,我告诉你,梅老板身上那件吉服可是真的,怎么会是真的?是旧年入宫献艺的时候西圣亲自赏的!”

“有这件事儿?”

“是的,错不了,梅老板视若珍宝,除了旧年几次唱雁门关之外,轻易是不拿出来穿的,只是今日大约是演的前朝的故事,又是演西圣,这才拿出来,我和你说,这里头怕是不少人单单是为了这件衣服来的,你说,有多少人能见到太后穿过的吉服呢?!”

“皇帝宴驾命归西,满朝文武整华夷。多亏众卿来扶助,保定哀家立帝基。”梅巧玲已经快四十了,微微有些发福,不过演这个年纪的西圣恰如其分,他轻吐朱唇,“可怜我心内想念故人,因此上心不宁静,”她摇头坐痛苦状,“心惊肉跳却不知为何,宫娥们,”她挥了挥手衣袖,“且扶我坐定歇一歇息。”

热门推荐
你不爱我了,我还剩什么 徐徐图之 千金的秘密 超时空穿越 都市巅峰强少 天骄武神 超级护卫 侠与地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