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我是慈禧(重铸清华) > 一、白马过隙(二)

一、白马过隙(二)(1 / 1)

“更是让少女持贱业为国筹集银钱,实在是堪怜,若是日本国天皇能够体谅民心,体察民意,想必也不会有此惨事。”

一文倒是也深入浅出的说明了为何要这么做的道理,经济之道说的透彻,一时之间洛阳纸贵,许多轻薄无赖,倒是对着文中最后一段最是感兴趣,“操持贱业”那不就是青楼吗?“嘿,要我说,这些日本女子可真是为国尽忠啊,居然到了这份上了,只可惜这北京城还没有日本女人的馆子,若是有,咱们去光顾她们的声音,怜惜怜惜,岂不是美哉?”

“这可是给日本人造军舰的钱,”边上的人笑骂道,“你到时候提着裤腰带就走了,回头,警察署就要把你抓进去,告你一个里通外国,资敌!”

“虾!东洋小鬼子算什么敌人呢?那破地方,还敢对着咱们中国呲牙?不灭他丫的,我就不算是八旗的好汉!”说话的人十分不屑,一群人哄堂大笑,“等到你出马,那就太迟了。”

“那就不用我出马,北洋水师的大铁船,”那个人比了个手势,“开过去,日本人还敢放肆,灭了丫的!”

一群人边挥着铁锹在前门大街外植树,铺路,边瞎扯淡,一个三十多岁年纪的男子,带着帽,穿着坎肩,拿着一张报纸,急匆匆越过众人,到了一处茶馆,这里的茶馆原本只有一层,五年前翻修了一番,造成了三楼的小洋房,说是小洋房,但是都用的中国的飞檐斗拱,只是把木头换成了洋灰和铁钢筋,墙壁也换成了烧成的石砖,十分结实,原本许多人见到这样西洋的物件,都不愿意再来喝茶,掌柜的亲自来请。拍着胸脯说和以前一模一样绝对没有洋鬼子的东西,这才又把生意收罗了起来。

祥福茶馆里头一切如旧,只是三楼的小洋房较之以前,宽敞明亮了许多。玻璃窗户透明洁净,中堂三楼到天花板上,来人匆匆忙忙进来,除了伙计,没有人和他打招呼。这时候人都看着中庭的位置,就连三层楼上的人也探出了楼,津津有味的看着下面。

“祖宗制度至详明,百载余黎乐太平,奸王无故起纷乱,自有贤臣大保国。”说书人摇头晃脑的说了一首定场诗,“各位看官,学生今日要说的就是《大保国》!”

“且说那一日,西圣因为思念先帝爷,玉体不甚染了风寒。正在垂危之中,谁曾想奸王作恶,居然纠集了不轨之徒,带着五鬼行搬运之术,打破了圆明园历代先王和白莲教仙师布下的结界,直奔田字房,嘉顺皇后十分贞烈,拦住了叛逆,眼神犀利,喝道。国朝未曾亏待尔等,为何擅自敢如此!奸王不停,只一下,”说书先生双手作势一推。“就把皇后娘娘推倒在地了,哎,可怜啊,皇后娘娘的皇子就这样被推得流产了!”

大家纷纷唏嘘不已,“世人都以为,这太监。无非是无根之物,算不得什么忠烈之士,我告诉各位,大错特错!”说书人讲了一通唐五福和宫女安茜的故事,精彩纷呈,扣人心弦,大家都屏住了呼吸,说到最后安茜咬下了奸王的耳朵时候,大家纷纷鼓掌哄堂叫好,“正是:起逆心奸王欲弑君,思忠义宫人捐残躯!”

“好,好好!”

小二拿着托盘转了一圈,托盘上都是铜板,还有不少银元,只是没有碎银子,如今市面上禁止流通碎银子,虽然私底下大家都在用,只是不能当面拿出来,免得犯了忌讳,说书人有了收入,越发有了精神,他咳嗽一声,也不说“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径直说了下去,“各位看官,且说这一干忠贞之士把西圣送出了圆明园,藏在了西郊的一处农户家中,西圣凤体违和,病的人事不知,如何了得?没得法子,这会如何是好?恰好,”那个说书人把惊堂木一拍,“议政王来了!”

“议政王风流倜傥,又是忠心为国的,知道奸王作乱,于是就把这富贵荣华都抛却了,一心只是为了太后的安全,悄悄换了衣服,白龙鱼服,在西郊一人一马细细的寻了起来,所幸天命垂怜!终于给议政王找到了!西圣十分感动,这终于有了一位真心为自己的人来了!两个人就趁着月色…….”那个说书人越说越来劲,大家听着也是越来越眉飞色舞的样子,茶馆内寂静一片,不妨有人在边上突然咳嗽了一声,说书人抬起了头,看见了那个假意咳嗽的人,不免声调就低了下来,身子也软绵绵了下来,陪着笑脸,“三爷,您怎么来了。”

来得人穿着一件藏青色的呢制衣服,那衣服有些古怪,十分合身,和别人的官服十分不同,双排扣在胸前,肩上有花纹和勋章模样的,闪闪发亮,胸前有一串数字的铭牌,头戴着还是往日一样的帽子,他的右脸颊有一道刀疤,双手抱胸饶有兴趣的看着说书人,袖子上有着三道白杠杠,听到说书人叫自己“三爷”,那个人嘴角勾起了笑容,“不敢当,您继续说吧,我这里头听着正津津有味呢。”

说书人连忙摆着手,满脸堆笑,“学生说的不过是野狐禅,哪里能入四爷的耳朵,没得污了,那就是学生的罪过了。”

大家有些紧张了起来,有个人不认识此人,问边上的茶客,“这位爷是哪一位?倒是眼拙。”

“是五城兵马司警察署管这一块的警长,那三,大家都叫他三爷。”

“你还叫野狐禅啊,”那三慢悠悠的说道,排开说书人,坐了下来,小二送了一碗茶来,他慢慢的打开盖碗喝了一口,“都敢编排西圣的剧本出来了,胆子真是够大的呀。”

“实在是不敢,这可是《大保国》,戏园子里头都是演这个的!”说书人赔笑,“我也不过是照猫画虎罢了,我哪里有那个胆子自己编排西圣呢?”

ps:  强势的太后,忧国的亲王,虎视眈眈的列强,风起云涌的局势,该何去何从?

热门推荐
你不爱我了,我还剩什么 徐徐图之 千金的秘密 超时空穿越 都市巅峰强少 天骄武神 超级护卫 侠与地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