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我是慈禧(重铸清华) > 四十四、前度刘郎(一)

四十四、前度刘郎(一)(1 / 1)

血慢慢的渗透了那些雕栏玉宇之中,喊杀声慢慢的减弱了,睿亲王和豫亲王所仰仗的无非是一些自己府里头世代为仆人的包衣奴才,和一些宗室八旗亲贵里头当差有武力的人,遇到了武云迪几千人的围攻,早就抵抗不住了,要不是豫亲王和睿亲王咬着牙在前头督战,身先士卒,大声鼓励,这会子大约是忍不住早就投降了。

武云迪被众人拱卫着一同向前,他一道将一个拿着弯刀的士兵砍翻在地,警察署的人原本都是沙场上退下来的,旧时的武艺都还在,加上去有了密诏,怎么会不奋勇向前,不过是半个时辰就将豫亲王等人的跟随者斩杀殆尽,等到从逆者死的死,投降的投降之后,两个王爷却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即刻大索全宫,”武云迪喝道,“不许逆贼逃出去,要抓活的!还有,也不可以惊扰宫眷,桂大人呢!”

“我在这里,”后头冒出了一个人头,桂祥的脸色惨白,虽然有些战战兢兢,但是还强忍着血腥满地的不适感,单膝跪地行礼,“大帅请吩咐。”

“你在园子里熟悉,去找瑛贵妃,一定要找到她,”武云迪发号施令,“她是母后皇太后唯一的希望,绝不能有任何闪失!”

桂祥的眼睛一闪,“是!”

“岳父!”武云迪对着冯三保说道,“你去把长春仙馆围起来,不许那里的人走了一个!”

“要不要进去看管起来?”冯三保低声说道,“哪一位算是主谋了!”

“不行,她该由母后皇太后处置,”武云迪说道。

“若是她寻了自尽怎么办?”

“那就让她自尽就是,”武云迪收起了手里的长刀,“这样的人,自尽是便宜了她,不用去管她死活,只要是别再让她上蹿下跳就成。不过也不能脏了岳父的手,我去拜见皇后娘娘!”

武云迪到了镂月开云的牡丹台,牡丹台里的牡丹花依旧茂盛,在月光之下吐着芬芳的香味。宫人们又见到了士兵前来,不得不战战兢兢的前来开门,鸣翠含着泪站在檐下,见到了来人,不由得愤恨的说道。“娘娘都如了你们的愿了,怎么还不肯放过?一定要逼死娘娘吗?”

武云迪单膝跪下,“微臣武云迪奉母后皇太后懿旨入园护驾,禀告皇后娘娘,”武云迪抬起头,“逆贼们已经被打败了,万事安好,请娘娘放心。”

鸣翠听到了这个消息,却越发的痛哭了起来,边上伺候的宫人也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鸣翠边哭边说道,“万事安好?怎么可能是万事安好!娘娘昨日受了逆贼们逼迫,目睹塞尚阿大人死在自己面前,惊惧过甚,她……她……”鸣翠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了。

“皇后娘娘怎么了?”武云迪觉得不妙,顿时喝问。

合宫都是哭声,鸣翠放声大哭,“顿时就流产了!流产了!”鸣翠状若癫狂,“下了一个六个月大的男胎!已经成了形的男胎!”

“是英宗皇帝的嫡子啊!”

皇后阿鲁特氏默然躺在殿内,脸色如死灰一般。乱蓬蓬的头发毫无光泽,杂草一样凌乱的放在枕头上,她听到了外头的哭声,但似乎又没听到。因为她的表情十分宁静,十分安详,似乎万事不能惊扰了她,她的身子蜷缩在锦被之中,殿内还有浓郁的血腥味,她侧着耳朵听了外头的响动许久。但是好像没有听到耳朵里头,月光透过开着的窗棂照进了殿内,还带进了馥郁的牡丹花香,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突然裂开嘴笑了一下,可眼角也迅速得滑落了一颗晶莹的泪珠。

自己毕生追求的东西被人毁了,这辈子还有什么意思呢?

“你说,是谁在里头?”荣禄压低了声音,转过脸,他的脸色在月光的照耀下,苍白着肌肉扭曲着,显得十分可怕,他盯住了小夏子,“是六王爷?”

“是,”小夏子看到了荣禄惊怖的脸色,害怕的往后退了一步,“六王爷已经在里头和主子说了好一会子话了。”

荣禄转过了脸,呆呆的望着茅屋,月华如水,水银泄地般的无孔不入,洒满了整个庭院,院子里头只是站着两个太监和荣禄三个人,月光皎洁,把一切都照的十分鲜明,茅屋檐下的稻草,墙上的柴火堆,挂着的几个西葫芦,荣禄都看的清清楚楚,就是看不清漆黑一片的房屋,他慢慢的转过身,走到破木凳子上,背对着房屋慢慢的坐了下来,望着黑暗和光明之间的村庄,不再说话了。

荣禄就坐在凳子上守候着,守候着这一辈子一直在守候视若珍宝的东西,他一言不发,似乎有千言万语,但是眼前没人可以倾述,只有小夏子和小朱子两个人默默的站在边上,一边陪着,夜里霜露越来越厚重,荣禄的铠甲上出现了小小颗的水珠,天色开始麻麻亮了起来,林间的喜鹊画眉等鸟清脆的唱起了歌。

村庄之中出现了淡淡的薄雾,晨曦有些亮了,不再是漆黑一片,有些人家已经开始点上了灯,准备做早饭,不一会,外头响起了马蹄声,小朱子和小夏子紧张的望着荣禄,又望了望外面,一个警察署的骑兵进来单膝跪下禀告,“大帅,圆明园传来消息,逆贼已经尽数生擒!”

荣禄丝毫不动,只是开口问道,“怎么花了这么久的时间。”

“有些乱党偷偷逃了无人居住的宫室,要一个个的搜过去,所以费了些时候,眼下已经全部清点完毕,绝对没有漏网之鱼,这才敢来告诉大帅!”

“别的人呢?”荣禄还没说话,小夏子就连忙问了,“一干太妃太嫔,还有皇后和瑛贵妃!”

“皇后娘娘流产了,瑛贵妃和云贵太妃一齐躲了起来,已然找到,眼下无碍!”来人禀告道。

小朱子和小夏子喜忧参半,一个人笑了一笑,一个人却是皱着眉头没有再说话。

“小朱子,你听到了?”荣禄点点头,淡然说道,“请娘娘起身吧。”

热门推荐
你不爱我了,我还剩什么 徐徐图之 千金的秘密 超时空穿越 都市巅峰强少 天骄武神 超级护卫 侠与地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