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我是慈禧(重铸清华) > 四十、祸起萧墙(三)

四十、祸起萧墙(三)(1 / 1)

李鸿藻怒目圆睁,强忍着怒气,他知道好歹,按照慈安太后的说法,一夜之间,皇太后宾天,皇后流产,这绝对不是一件小事,在这深宫之中稍有不慎,必遭大难,“遗诏”李鸿藻慢慢的说道,他环视了勤政殿四周,“塞尚阿和礼亲王在园中值夜,若是有遗诏,也必然是这两位军机大臣承旨,不知道两位去了那里倒是烦劳两位王爷着急上火的跳出来,自己给自己宣旨了”

“你”睿亲王大怒,他原本站在丹陛之下,上前一步,就要揪住李鸿藻,豫亲王拦住,“哎,五弟,不要鲁莽,李师傅要看遗诏,给他就是了,咱们都是奉召入宫的,半点差错都是没有,”他皱起了眉头,对着默然不语的军机大臣们喝道,“恭亲王呢他胆敢不来请安”

“恭亲王夜里突发急病,”沈桂芬冷冰冰的说道,“这会子躺在府里头歇息,托我等进园子告假。『≤, 移动网”

“哼,无妨,遗诏在这里,你们拿去看就是,就算是恭亲王在府里头,躺在床上,见到遗诏也不得不要低头臣服。”太监们把遗诏递给了军机大臣,李鸿藻当仁不让的抢了过来,连忙摊开,几位军机大臣和醇郡王不顾及礼仪,也就连忙凑了上去,上面说着母后皇太后驾崩,把身后事都托付给慈安并两位亲王的旨意,大家只见字迹歪曲,就知道是礼亲王的手笔,又看到后头朱红色的慈禧太后之印,众人均是心中一凉,面面相觑,醇郡王大怒,他涨红了脸,一把抢过了那遗诏,想用力撕碎,诏书都是用织锦制成,急切之间。焉能撕碎,睿亲王哈哈一笑,“怎么着,见到了遗诏还不死心”

胡林翼拦住醇郡王。这时候必须要处之以静沈桂芬微微思索,问道,“敢问两位王爷,塞尚阿呢塞尚阿乃是老臣,又在礼亲王之前。为何是礼亲王拟诏”

豫亲王冷然开口,“塞尚阿昨夜心悸突发,也逝世了。”

李鸿藻怒极反笑,“好,好,好的很一夜之间,圆明园内一下子皇太后,皇后腹中之子,塞尚阿接连去世,我倒是要瞧瞧三位如何和天下人交代”

“不用说这些废话。”睿亲王不耐烦的说道,“遗诏在此,有印玺,又有皇太后,如今如何快快签署吧”

通过军机处下发的旨意,都需要在值的军机大臣签字画押,醇郡王大喝,“你们这些乱臣贼子太后”他又对着慈安太后喝道,“母后皇太后对你不薄英宗皇帝视你如同生母你居然任凭这些乱臣贼子欺凌英宗皇帝的子嗣”

慈安太后默默,只是凭醇郡王怒骂。睿亲王大怒,“老七,我看你还年轻,犯浑也不见怪。若是再聒噪,送你去见英宗皇帝如何”

沈桂芬用力拉住醇郡王,悄悄在他耳边说了一个字,“拖”

醇郡王这才醒悟过来,面上还是装成了被威胁的样子,不满的冷哼一声。文祥咳嗽一声,“论理,若是有遗诏和印玺,我们几个自然应该画押,”睿亲王喜形于色,“但母后皇太后原本临朝称制,但我等未曾瞻仰遗容,以表哀思,实在是大不敬,监国若是要我等签署,还需让我们见过大行皇太后才是。”

豫亲王皱眉,睿亲王在他的左耳边说了几句,豫亲王点点头,“就停灵在后头的偏殿,你们去看就是。”

睿亲王招招手,门外的侍卫一股脑的涌了起来,“送各位军机大臣去后头”

一行人含恨忍悲走到了后殿,侍卫们看守的严密,几个人也无法传递消息给自己的亲随,也不得不老老实实去后殿,只见芳草丛的寝殿之内,躺着一位穿着红色吉服的女子,面上盖着一方锦帕,几个人磕了磕头,心里惨然,想必这没有任何逆转之机了,李鸿藻双眼通红,文祥长叹一声,慢慢的瘫倒在地上,胡林翼连忙扶住,在文祥的耳边悄悄说道,“这是不是太后娘娘,还要看过才算数。”

文祥明悟,只是他不方便亲自去看,“七爷,您去看看太后吧。”醇郡王忍不住,他是慈禧太后的小叔子,算是家里人,也不忌讳,上前跪在了塌前,侍卫们喝道:“干什么”正欲上前阻拦,却一时被跪在殿内的军机大臣们绊住了,醇郡王掀开了盖在太后脸上的锦帕,侍卫们阻拦不及,只听到醇郡王“啊”的一声叫喊,叫喊里头透着惊吓,随即又喊了一声,“啊”这却是透着一股喜气劲儿了。

几位军机大臣抬起头来,看着醇郡王,醇郡王刷的站了起来,转过头看着几位军机,丝毫没有把那些剑拔弩张的侍卫们放在眼里,“不是西太后”

文祥整个人都软了下来,胡林翼也喜形于色,“是哪一位”

“是西太后宫里头的贴身宫女”醇郡王对着几个人说道,“不管如何,母后皇太后必然是无恙”他不屑的对着那些侍卫们喝道,“叫你们的主子过来”

“若是母后皇太后未死,那她去了那里”宝鋆问道。

“圆明园夜间被短暂打开过,这么说来,或许是出园子了,或许是躲在某一处,”沈桂芬冷静的分析道,“这下可”

沈桂芬见到还有侍卫在守着,随即掩口不言,军机处那个不知道沈桂芬的意思,接下来可就有意思了恭亲王在外头,母后皇太后又下落不明,就算两个亲王和东太后有了遗诏和玉玺,也不是一锤定音的事儿,只要恭亲王在外头能召来大军,或是慈禧太后再度出现,这些人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

几个人定下心来,朱学勤的脸上还露出了一丝笑容,只是如今还有一些困难

“可咱们还在里头”宝鋆有些胆小,低声说了这么一句,“咱们自己个的性命也是顶重要的”

就是这个意思,沈桂芬连忙说道,“遗诏咱们绝不能签”几个人还来不及商量,豫亲王和睿亲王就一起走了进来,见到众人似乎对着两人不屑一顾,特别是醇郡王,没有暴怒,只是微微冷笑,“豫亲王,你拿一个宫女当太后,想做什么”未完待续。

热门推荐
你不爱我了,我还剩什么 徐徐图之 千金的秘密 超时空穿越 都市巅峰强少 天骄武神 超级护卫 侠与地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