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我是慈禧(重铸清华) > 三十、殷鉴不远(七)

三十、殷鉴不远(七)(1 / 1)

“李师傅虽然能帮着改折子,但是也不合规矩,毕竟事急从权,”李鸿藻深深的俯下了身子,“皇帝的身子不太好,这几日也是强拖着病体来看折子的,今日早上还是好好的,这会子又昏睡了过去,这样能如何将养?实在是不行,你们说说看吧。”

恭亲王默然不语,惇亲王大声说道,“凡事有皇太后做主就可,奴才等没有不遵的道理。”

恭亲王不说话,李鸿藻也是不说话,但是不代表没有别人不说话,曾国藩磕了个头,“如今圣躬正逢喜事儿,政务繁忙,不能轻易搁置,臣请皇太后,”曾国藩喘着粗气,“一切章奏,凡必得请旨的事件,拟请皇太后权代皇上训示,以便遵循。”

醇郡王和塞尚阿也连忙磕头,“臣附议。”

“恭亲王的意思呢?”太后环视众人,看着恭亲王说道。

“皇上身子不好,自然要有人代为处理国事,李师傅虽然代为批阅,但仍然是臣子,不宜僭越,”恭亲王无奈的鞠躬行礼,“臣恭请皇太后在皇上养病期间,代为批阅奏章。”

“既然如此,那你们进去告诉皇帝吧,说是你们的意思,”慈禧太后点点头,“怎么和皇帝说,你们要好好想一想。”

“嗻。”

众人就在养心殿的大殿里等着,皇太后眼观鼻鼻观心,不一会,陈胜文出来禀告说是皇帝醒了,太后打头,恭亲王在后,一群人鱼贯进了西暖阁,皇帝这时候已经醒来,只是满脸通红。似乎是喝醉酒的样子,皇后和珣嫔已经避在了后头,只有慈禧皇太后坐在皇帝的榻前,恭亲王跪着和皇帝如此一说,皇帝微微沉吟,“也好。天下事不可一日松懈,李师傅代为缮折,是权宜的办法,前几日朕是怕劳累皇额娘,如今你们既然如此所请,朕自然应允,这百日内,只能是劳烦皇额娘了。只是一样,诸位定然要一如既往。恭敬太后,明白了没?”

“臣等遵旨。”

“你放心,你皇额娘不是恋栈的人,”慈禧太后给皇帝掖了掖被子,“为了就是让你安心养病,不要去想外头的烦心事儿,只要你这百日过了,身子好了。皇额娘自然就能免了这个苦差事。”

“是是,”同治皇帝感激的说道。“总是皇额娘体恤儿子,”

“你不必再烦心。”慈禧太后目光扫过,先看慈安太后,再看恭王等人,最后仍旧落在皇帝脸上,哄小孩似地说:“你放心养病好了。当着大家在这里,我答应下来就是了。”

意思是“勉徇所请”,皇上和诸臣还得表示感激慈恩。等退了下来,一面拟旨,一面商量。皇太后与皇帝到底不同。看折以及跟军机见面,固无二致,但一般官员的引见,以及祭享典礼,皇太后无法代行天子之职,得要想个章程。

“马上就过年了,年底太庙祭享,得要遣派亲王恭代。”宝鋆一一指明:“元旦朝贺,免是不免?京内外官员引见,怎么变通?各种差考,谁来出题?”

“元旦朝贺,经筵等等仪典,自然暂缓举行。郊坛祭享,临时由礼部奏请皇太后钦派人员恭代行礼。差考出题,由军机办理。只是京内外官员引见,”恭王想了想说:“改为验放如何?”

“其实也无需耽搁,只要和以往垂帘时候章程一般即可。”朱学勤说道。

“不妥当,如今算不得垂帘,”沈桂芬摇摇头,“昔日垂帘乃是定制,如今只是权宜,既然是权宜,自然和以前垂帘事情不一般,不能召见官员,亦是不可代替皇帝自行下旨,只是就折子上的事情处理罢了。”

“你怕是拦不住皇太后,”宝鋆叹道,“她要做的事儿都能做的成,你瞧见没有,咱们不开口,自然有别的人开口帮着皇太后心想事成。”

也只好如此。因为皇太后到底不便召见外廷臣子,而且看折也不是摄行皇帝之职。于是照恭王的意思拟定四条,连同沈桂芬所拟的上谕,一起送上去请旨。

旨稿很快地核可了,只改动了少许字样,拿下来立即送内阁明发,当天就是“邸钞”,是这样“通谕中外”:

“朕于本月遇有天花之喜,经惇亲王等合词吁恳,静心调摄。朕思万几至重,何敢稍耽安逸?惟朕躬现在尚难耐劳,自应俯从所请。但恐诸事无所禀承,深虞旷误;再三吁恳慈禧皇太后,俯念朕躬正资调养,所有内外各衙门陈奏事件,呈请被览裁定。仰荷慈怀曲体,俯允权宜办理,朕心实深感幸,将此通谕中外知之。”

于是从第二天起,慈禧太后便在寿康宫办事,批阅章奏,在寿康宫召见军机,裁决军国大事,把养心殿清清静静的留了出来给皇帝安心养病,这似乎又回复到垂帘的光景了。

养心殿清净了许多,只有南书房的几个侍读和后宫嫔妃们伺候着皇帝,如此几日下去,皇帝果然身子大有起色,夜里睡得安慰,用膳不甚少,脸色也好看了许多,就连最担心的皇后也不禁喜形于色,“如此看来能大好了。”

皇帝闲闲的歪在炕上翻着一本书,“那里有这么快,总还有许多日,身上的余毒才能排清,身子才算好全,这几日朕都出不去,一丝风也不能吹的,可真是闷死了。”皇帝伸着懒腰,“这宫里头也没什么好玩的东西。”

太监拿了皇帝的药上来,那药味甚是冲鼻,皇后不禁有些作呕,于是用手帕捏住了鼻子,皇帝喝了药,苦着脸,陈胜文连忙献上蜜腌山楂,皇帝用了些,见到皇后的表情有些古怪,笑道,“难为你陪着朕这个病人了,这天花是会传染的,你也少来朕这里头,免得传给了你这个后宫之主,你若是再病倒了,倒叫六宫不得安生,朕也是心疼。”

阿鲁特氏点点头,“臣妾下去给皇上瞧瞧燕窝如何了。”

热门推荐
你不爱我了,我还剩什么 徐徐图之 千金的秘密 超时空穿越 都市巅峰强少 天骄武神 超级护卫 侠与地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