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守望黎明号 > 第七十七章 这是我的博德之门 下

第七十七章 这是我的博德之门 下(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守望黎明号更新最快!

感谢h7n9灭掉小鸡打赏400币!

感谢墨染十夜、紫水晶球、夜游打赏200币!

感谢懒懒的睡鼠打赏100币!

老雷求一下推荐票,请大家把免费的推荐票投给老雷吧!谢谢了!

还有,感谢打赏的各位!打赏的短信在手机客户端能看到,有留言我都有认真的看!谢谢各位!

———正———

刚刚被安妮骑士的进城方式震撼到的人们,随即又被接二连三的消息轰炸的昏昏沉沉。

博德之门最位高权重的大公爵安塔?银盾还活着!听到这个消息,许多人当场就昏倒了。他们这些天做了太多的事情,现在似乎到了被清算的时候?一想到大公那铁血的手腕,这些人就坐卧不安、寝食难宁。

随即又传来第二条消息,安塔?银盾就快死了!

那死了没有啊?无数的人都在焦急的询问,到底死了没有啊,快点儿啊!还能不能给个准信儿了!我们还想好好过仲冬节啊!

无论是盗贼行会还是各国的眼线,所有的情报组织都在急速的转动着,等待确认大公爵的生死。安塔?银盾几十年积累的威势实在太大,他要是活着,几乎所有人都会相信他是最后的胜利者,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我总是赢”。

等到海姆的大主祭急匆匆赶去之后,安塔?银盾藏身的城堡终于曝光。将无数人的目光吸引到这里。

安塔?银盾,这个博德之门最有权力的男人是生是死?

他的权力将传递给谁?

“安塔?银盾”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胸口急促的起伏着,似乎在燃烧着生命的最后力量。

他的心脏受损严重,即使最好的牧师也无法挽救他的生命——哪怕用了复活神术,也会因为心脏破损再度死去。他现在完全是依靠着银盾家的秘法维持着。

海姆的大主祭到达之后,仅仅是稍作检查,就宣布他同样无能为力。至于是不是真的,其实不重要。这个男人已经强大的太久了,久到没人希望他继续活下去。哪怕是盟友也都快被他压迫的喘不上气来。

大主祭弯下腰,低声的和他说了几句话,通过他的反应确认了安塔?银盾的身份。其实无需假扮,安塔一直不是很信任这个大主祭,绝大部分的接触都是通过替身完成的……

出去之后,看到众人殷切的目光,大主祭简单的摇了摇头。现场一片长出气的声音,竟然如此整齐响亮!安塔的女儿可儿愤怒的环视了一圈,直接拉开病房的门准备走进去,却被她的母亲拉住了。

“要进去,大家一起进去!”看着后面母亲和姐姐们怀疑的目光,可儿一阵烦躁。你们别傻了,父亲不会留给你们一个铜板的!她转过头来,向着父亲最得力的助手哈罗德抛了一个含情脉脉的注视,这时候最重要的,就是笼络好这个人。

得到示意的哈罗德走到大主祭的身边行礼。用大家都能听得见的声音问道,“不知道大公爵。能不能……留下……一些嘱托。”

“当然,”,大主祭点点头,随即走到人群间,大声的说道:“我需要老友所有的亲友都聚集在这里,等人都到齐之后,我将为老友施展神术,帮助他清晰准确的说出自己的愿望!老友的时间已经不多,请大家抓紧时间。”

安塔的夫人急急忙忙的环视周围,嘴里念叨的数着,忽然大喊起来:“史姬!史姬在那里?!”

“史姬小姐,好像和一个吟游诗人……啊不,是接受了一位吟游诗人的邀请,参与冒险旅行,可能已经不在城里。”哈罗德还是用大家都能听见的声音,似乎什么评价都没有的说着,可人人都知道这是一句深刻的挖苦。

“那还等什么?别管她了。”安塔的夫人毫不在意自己女儿的去向,现在这些都是财产的竞争对手,都是绊脚石!

“是谁说我不能参加的!是谁说我离开了博德之门的!别想抛下我,我也是银盾家的一员!”这时候门被一脚踢开,史姬穿着一身冒险者的装束冲了进来。她后面跌跌撞撞的跟着那个吟游诗人,再就是看起来似乎很闲的威廉?加斯特。

哈罗德眼神阴郁的扫了一眼威廉,对他的小算盘嗤之以鼻。他早就知道安塔?银盾的意图——全部的财产留给可儿,剩下的人全部交给可儿处理!大公爵的狠绝可见一斑。威廉的打算注定落空。

“你还有脸回来?!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你应该被赶出去!”她的妈妈大喊大叫着。

“够了!”忽然,那个一直沉默的可儿尖叫起来,“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快点开始吧!我受够了!”反正你们这些背叛父亲的、和父亲毫无血缘关系的,都会被踢出去,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分别?!

“安塔?银盾”坐在床上,脸色红润的看着在他面前,站成两排的女儿和夫人,管家和幕僚等人排在第三排的位置。他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可他十分的满足,这是一次简单的交易。当他从楼上摔在冰冷的大街上时,在迷离的最后一刻,一把匕首轻轻的收走了他的灵魂。

这里坐着的并不是真正的安塔?银盾,真正的大公爵已经灰飞烟灭,他是一个表面上相似,但是心肠不够坚硬狠绝的替身。不过他是个聪明人,所以他知道要想推翻安塔的决意,该从什么地方着手。

“管家。”

“老爷”,管家走出来。鞠躬后站在他的身后,听他低声的交代着一些事情。管家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有些惊奇。但最终还是完全答应下来。他一层层的吩咐下去,这种私下的行为,让每个人都变得惴惴不安。就在大家东张西望的时候,正在向外走,路过哈罗德身边的老管家,忽然一巴掌拍在了哈罗德的小腹上。哈罗德满脸震惊的表情,他身上爆出几道防御的灵光,却根本来不及阻挡这次偷袭。

当他疼的跪在地上呕吐时。后面冲过来的两名侍卫干净利落的将他捆绑了起来。

“你们干什么?!父亲!这是怎么回事?”可儿大惊失色的尖叫着,哈罗德可是她现在最大的助力。她前后看了一眼,最终还是得向安塔求助。

哈罗德也是一头雾水,否则他一个法师,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的被擒拿。他的脑海宛如电光一闪,忽然几件事情联系了起来,他忍不住大喊道。“你不是大公爵!可儿小姐,他不是你的父亲!他的……他有问题!”尽管觉得不对,但是他又无法说明有什么不对。

可儿吓了一大跳,忍不住看看安塔?银盾,又看看哈罗德,不知道该相信谁。随即她就心一沉。暗暗的说“遭了”,因为这种犹豫才是最致命的!

果然,没等她重新选择离场,安塔?银盾的脸上,就忽然绽放出带着蔑视味道的笑容来。现场很多熟悉安塔的人都心脏一颤——这个表情太熟悉了。这是看到猎物挣扎时的笑。所有人瞬间离开哈罗德一大截距离,这一刻。再没有人怀疑床上坐着的不是安塔。因为这种游戏,就是典型的安塔?银盾风格啊。

“你为了报仇,花了十四年接近我……我也给了你十四年效忠的机会。为仇人辛辛苦苦工作十四年的感觉怎么样?可惜啊,我没有办法继续欣赏了”安塔?银盾遗憾的拍了拍手,简单的比划了一下“杀了他,就在这里。”

“不!你不是大公爵!我们没有仇!都是假的!”哈罗德叫喊着,随即被塞住嘴,一把刀从肋骨下刺了进去。

房间里的旁观者们,都胆寒的看着安塔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竟然没有一个人怀疑,哈罗德其实是被冤枉的……包括最熟悉他的老管家、女儿和夫人都是。

在他们心,安塔?银盾就该是这样的一个人。他以戏弄和折磨对手为乐,养一个仇人的孩在身边十几年,然后在绝望毁灭他,这正是安塔式的把戏。他临死前要是不拉上几个垫背的,怎么可能安心?

可儿脸上堆着笑,刻意往安塔的方向走了几步,直到夫人好姐姐们都怒视着她,这才停下来。

接下来就是一大堆的财产分类,让夫人和女儿们都惊喜连连,无他,每个人都分到个不菲的资产和大量的不动产,几乎完全按照均分的模式,和可儿之前以为的,她一个人独得的情况完全不同。

可她又能说什么,只能强笑着听着,跟着大家一起感恩戴德,等着最重要的分配——银盾家的舰队和大公爵的爵位。

安塔?银盾看了一下围在身边的这些“亲人”,嘴边忽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威廉?加斯特,我需要你娶史姬,只要你保证她一生平安快乐,我可以把我的舰队和爵位委托给你管理。”

这个决定,瞬间震的全场鸦雀无声。

唯有史姬,似乎想说一些什么。可是当安塔?银盾阴冷的目光扫过吟游诗人亚多士?克龙的脖时,亚多士?克龙吓的死死的拉住史姬的手,不停的小声哀求着她不要反对……他真的害怕安塔下一刻把他拖出去弄死!威廉看起来似乎完全没有想到,他木讷的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可是当他靠向史姬的身边时,却飞快的小声说了一句,“我喜欢的是男人。”

史姬松了口气,点头同意了下来,威廉跟着发表了一大通感恩的宣言,随即也同意下来。威廉,他不一定喜欢男人,但他一定喜欢权利!为了大公爵之位,区区一个名义上的老婆算什么?!

所有人忽略了,本该发挥重要作用的海姆大主祭,此时却脸色煞白的站在屋角落里,看到有人注视过来。就僵硬的假笑着示意。

当听到是威廉?加斯特继承了爵位时,他吓的寒毛都快竖起来了!有问题。这个安塔一定有问题!可是现在揭穿还有意义么?只能是给自己、给神殿竖起了一个强大的敌人,让神殿无法在城市立足……想想威廉、安妮和史卡之间的联系,简直不寒而栗,这样大的一个阴谋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所有人都各有所思,没人在意大吵大闹的可儿,她直接被拖了出去。

听到妮妮的汇报,陆远本该觉得高兴,一时间却有一些萧索。提不起精神来。

“哈巴瑟大师,陪我去一个地方吧,我们尽快把这些事情了结掉,让城市恢复运转。看看这些”他指了指重新紧闭的城门和港口,“都乱成什么样了!这样的博德之门一点儿价值都没有。”

已经从自己的渠道得到消息的哈巴瑟?德林,一直在沉默着,似乎在消化着情报的内容。听到陆远的提议后。那张冰封的脸居然露出了毫不做作的笑容,“当然,盟友的邀请,乐意奉陪。”

……

铁王座商业联盟。

“这是怎么了?!”当安其罗?都森走进铁王座,彻底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大厅里横七竖八的躺着不少的尸体,不少都是铁王座内有身份和地位的人。现在都变成了冰冷的尸体。“是敌人的进攻么?”他拔出剑,满心疑惑的往里面走着。

尸体越来越多,这几乎是将铁王座的高层除了去烛堡之外的人,都一网打尽的节奏。

怎么会这样?

当他走近大厅时,看到了另一幅让他震撼的画面。

在尸山血海。沙佛洛克、丁沐沐和其他的几名年轻的幕僚,正在把酒言欢!他们围坐在那个最高的王座边上。没有人坐上去,仅仅只是围在一起。他们不顾身边就躺着尸体,肆无忌惮的饮酒,他们无视楼梯上流淌下来的血流,大声的谈论喧哗。

安其罗?都森觉得一股热血填满他的胸膛,热泪渐渐充盈了他的眼眶,是的!我们败了!可我们依旧豪情万丈!这才是我们的铁王座!这才是我的沙佛洛克大哥!

沙佛洛克就坐在王座的台阶上,他正在摸着自己大光头,哈哈大笑着。看到安其罗?都森进来,立刻招手喊道,“小安,快来快来!今天终于把这些烦人的家伙都砍了,必须庆祝一下!”

“大哥!我……我没能……”安其罗?都森哽咽着哭了出来。

“啪”的一下,一张大手拍在他的后背上,“哭个鸟毛!来喝酒!你做的很好,辛苦了!”

说着塞给他一大杯烈酒,“输了就输了!一起,敬失败者!”

“敬失败者!”几个年轻的幕僚一起举杯应和着,丁沐沐笑着跟着喝了一口。

“大哥,我们杀出去吧!只要大哥在,我们还有重来的机会!”

“没啦”,沙佛洛克摸着自己的大光头,笑呵呵的说着,“争夺博德之门的机会或许有,但封神的机会是没啦!那再争下去还有什么意思!我在这儿,就是想看看谁是胜利者。输,也不能输的糊涂啊!”

“是啊,是啊”几个年轻的幕僚纷纷点头,安塔?银盾死了,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女大公爵莉拉?珍娜斯死了,伊尔坦大公爵风,铁王座也失败了,那到底谁成功了?现在这乱七八糟的局面,根本看不到成功者啊!

安妮虽然带领神殿武装击败了铁王座,可是她是一个外来者,想整合神殿武装,仅仅凭借森林教会的支持肯定是不够的。至于博德安的权威,那个只能呵呵了。在普通市民眼里高大上的东西,在权贵眼里一不值,就是个名声而已。

焰拳的史卡存在同样的问题,现在是危机时刻,他顺利的整合了焰拳,可这样的统治依旧非常的脆弱。只要有庞大的势力插手,焰拳很可能又会四分五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勾魂儿 重生之大娱乐帝国 仙侠世界 极品美女校长 索马里大领主 大道凌天 我捉鬼的那些年 长安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