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守望黎明号 > 第五十九章 拉马西斯必须死 下

第五十九章 拉马西斯必须死 下(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守望黎明号更新最快!

深沉的夜色之中,博德之门的城门再次打开,蜿龙桥上的城门铁闸也放了下来。

在博德之门那不算短的历史上,除了兽人侵略的那段时间,入夜之后还打开城门和桥闸,这几乎没有生过。

今天很显然,惯例再次被打破。

城门官打着哈欠,指挥着两个民兵在飞快的摇着把手,将铁质的闸门一点点升高起来。

在城门里侧,是分隔成一个个团体,大致排列成延绵的方阵,正是各个神殿的武装力量和牧师。大部分人都带着马匹或者其他乘具,每个方阵还有着数辆双驾的马车。不聚在一起不知道,博德之门城内大大小小的十数座神殿和教团,竟然能聚齐上千人的武装力量来。这些可是纯粹由可以施法的牧师精锐的神殿武装构成的,绝对是一股庞大的力量。可惜这股力量就本质来说,还是临时召集的乌合之众。此时已经入夜,可人群还是出嗡嗡的、宛若飞机降落时的噪音,神殿武装毕竟不能和军队相提并论,各个神殿的负责人只能向安妮表示抱歉,实际上他们也毫无办法可言。

安妮身着全身铠甲站在城门官的边上,她微笑着和那些认识不到一个月的圣武士、牧师打着招呼。然后在城门开启后,这些各个神殿的武力,带着迤逦的队伍,集群着一批批的从城门穿过。他们向北离开了博德之门,消失在暮色里。

当然,连夜赶路是不必要的,所有的人员都会在离城不到十公里的一处农庄驻扎,在那里接受补给和整编,然后才能北上去讨伐双头巨魔卡拉——那时候卡拉反抗军还在不在真的是未知数,巨魔这种生物纪律姓太差,成不了军队。

安妮有些担忧的看向城市的方向,她知道6远今夜有一个冒险的计划,还有热爱冒险的丁沐沐……只是安妮不了解任何细节,所以才会更加的担心。

不过现在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和走在队列最后放的海姆教会诸人一一招呼,目送他们离开。

“您还有什么吩咐么?”城门官睡眼惺忪的问道。他的职位是世袭的,所谓的“城市钥匙保管者”,一辈子没有任何升职的可能,也就无需拍除四执政之外任何人的马屁。

“安”,还没等安妮回答,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来。

安妮猛的回头,看见维军官从大门的阴影里走了出来。她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安妮熟悉的那个维,那个把自己当姐姐当依靠的维,维神色踌躇,欲语还休。虽然维刚刚叫了她一下,可当她走过去的时候,维却躲闪着她的目光,不敢直视。

“请给我们一些时间,谢谢。”安妮对着城门官递过去一小袋儿金币,于是城门官笑呵呵的将钥匙丢给一边的小兵,直接走掉了。唯一比四执政还要让他觉得亲近的,那就是金币了。

“怎么了?维。”安妮温和的拍了拍她的头,询问道。随着安妮的碰触,维似乎终于有了决断,她的脸上也流露出安心的表情。

“安,求你,我需要你的帮助!”安妮的温柔让维最终抛开了顾虑,她伸手握住安妮的左手,小声却又急促的说道,“求你救救我的养父史卡!”

“史卡怎么了?!”安妮不自然的问了句,她没有多说恰恰因为安妮确实知道一些事情,不过维并没有注意到安妮的表情变化,她急促的说了下去。

“我觉得史卡他要做一些危险的事情,可我没办法去阻止他!你,根本不知道他有多么的固执!”维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维忍不住扑在安妮的怀里痛哭起来。“还有对伊尔坦大公爵那种愚蠢的忠诚”安妮无声的嘟囔了一句,有些不屑。她不是没想过救史卡,毕竟安妮不希望维受到伤害,可是……史卡这个人实在是太愚忠了,所以必然自寻死路。

“今天早晨的时候,他送我离开时,脸上流露出那种表情“,维有些失神的描述着,脸色还带着些担心和害怕,”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为什么,可是那种表情我在很多前辈的脸上都见过!他们……他们……告别之后,都再也没有回来!”

安妮着维的头,将她抱进怀里。她知道那种表情,在东方通常称为“视死如归”。

听到史卡可能猜到了什么,还是义无返顾的走下去时,就连她也忍不住对史卡产生了一些钦佩之情。对于这件事情,她可能知道的远比维要清楚。就像神殿势力今天的连夜出城,还有焰拳的各种调动,都是高层们默契的博弈。

在铁矿的阴谋失败之后,铁王座紧急的调整了自己的计划。博德之门的领导层们看起来似乎又再次犯傻,他们看起来似乎正在随着铁王座的指挥棒起舞——先是将神殿势力调出博德之门,然后焰拳的主要领导人被刺杀,铁王座安插的人选会趁机夺取焰拳至少一半的指挥权。再之后大公安塔?银盾也遭遇刺杀,博德之门陷入一片混乱,那时候谁能夺取最后的胜利?

如果这样的天赐良机、这样的心想事成,铁王座还能隐忍住不去掠取博德之门的最高权力,那它要么是领导人极度英明,要么就是脑抽了。可惜那不可能生,因为铁王座是议会制,而那本来就是他们一系列阴谋的最终目标。当他们达到目的的那一天,也同时是落入口袋的那一刻……

这些事情没办法和维说清楚,比如——为什么安塔?银盾不联合焰拳正面击溃铁王座的阴谋,而要选择被刺杀诈死这样的险招?为什么掌握着焰拳各个阶层力量的伊尔坦大公爵要选择装成重病,躲在港务局里养病,却将重担丢给了副指挥官史卡,让他处于众矢之的的位置?为什么各大神殿,宁可自己麾下的武力被消耗在不毛的北地荒原,也要配合安塔的行动,给铁王座创造机会?

以阴谋对抗更大的阴谋,似乎本来就不是正道。

更何况在这期间,有些人会被牺牲掉,比如维的养父史卡。焰拳的总指挥官伊尔坦大公爵现在“恰好”重病缠身,作为伊尔坦大公爵最信任的人,副指挥官史卡实际负责着焰拳的全面工作。他将是铁王座安插在焰拳里的人员,副指挥安其罗?都森夺取焰拳指挥权的最大障碍。史卡明知道自己已经是众矢之的,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站出来,挡在了铁王座战车的前面……想要除掉他的人多如牛毛,甚至包括他最崇敬的指挥官先生,焰拳总指挥官伊尔坦大公爵。

这一切的一切,都源于两个字——利益!

铁王座商团占据了博德之门城市,全部近四分之一的利益!在铁王座那错综复杂的名下,是各种富饶的产业——庄园、矿山、店铺、配方、航线、技工等等等等!如果能一口气吞下去,这将是博德之门建立以来,最大的一次利益再分配!涉及到的价值无法用金钱来衡量。

当然,海量的利益背后,必然牵扯着海量的相关人,那数量或许能占到博德之门高层的一半和中等的大半!如果不他们彻底的跳出来进行一次规模空间的“叛乱”,又拿什么罪名来惩罚这些人呢?直接动武的后果,或许就是延绵数年的动荡,北地的某个城市开了一个很好的范例。何况,为了这么大的利益,为了对博得之门更高的掌控,不要说牺牲史卡——就是让安塔?银盾再次牺牲一个女儿!就是让博德之门各个神殿的主祭集体裸奔!他们也会毫不犹豫!这中间牵扯的根本就不是人类能够计算清楚的利益。

所以,安妮想不出来自己有什么办法去挽救史卡——史卡就是那个必须牺牲掉,然后才能让铁王座安心跳进陷阱的诱饵。

一直以来她和6远的计划,也就是在大鳄们的嘴边抢点儿浮财而已,比如魔法物品、金币宝石这些东西大公爵们都能割舍,至于不动产什么的想都不要想。这些都不是双方的核心利益,就好像鲨鱼争斗时落下的食物残渣,不大介意。可是要救史卡就没那么简单了,那是双方力的,无异于火中取栗。

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

法师是什么?似乎我们从来没有仔细的说过这个问题,法师看起来,总是特别像一个游戏里的角色——战士用刀剑,他用法术,喝药水补魔,如此而已。

可是在费伦的国度,法师必须先、而且一直是一名学术研究者。参加冒险和施展法术进行战斗通常是少数中的少数。在法师这个体系中,无论你是传奇师,还是刚刚进门的学徒,都躲不开研究和实验的体系,为此花费了一生中大半的时光。顺便说一句,像伊尔明斯特老爷子那样四处乱跑、不再搞研究的传奇法师,基本上就是放弃治疗……是放弃进步,准备成为从神了。

通常意义上的魔法研究的范畴是非常广泛的,并不仅仅局限于魔力的运用上——只要肌子们搞不懂的都可以是魔法——因此,除了对奥术力量的运用之外,蒸汽机可以是魔法,逻辑学可以是魔法,化学反应、物理现象也可以是魔法。这个世界用魔法解释一切,所以难免科学的和魔法的都混杂在了一起。

那么法师一定要是聪明人么?就像某些人比喻的那样,在我们的世界的几十亿人里,算dnd的数值,爱因斯坦的智力也就是18。于是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所有穿越者都是废柴,根本没有从事法师这个职业的资格。

真的如此么?至少我认为不是,我认为每个正常的完成大学教育的人,都能在魔法中世纪成为一名法师。

举个例子,达芬奇要雇佣实验室助手,一个21世纪的大学生(非废柴的那种)和哥白尼竞争,他会选择谁?

一个拥有着系统的教育、广博的知识和对世界有着宏观上的认知;另一个仅仅具备朴素的逻辑学和基础的数学知识,一生局限在几个小地方,提出了太阳为中心的学说。如何选择难道不是一目了然么?可单纯的比较聪明程度,哥白尼是那个时代少有的聪明人,根本不是普通大学生能比的。但是从知识的储备差距上来说,两者之间存在着仅凭聪明才智,在有生之年都无法跨越的鸿沟。

魔法中世纪的研究水准,最多就是文艺复兴时期达芬奇能够做到的水平。带刻度的量杯、能单滴液体的滴管、悬垂式水平仪等等都被认为是举世无双的秘技!数列、逻辑学、立体几何这样的知识更是属于某个学派的镇山之宝!真的能把一个穿越的肄业大学生笑残掉。

他妈的他妈的

拉马西斯同样在进行着他自己的魔法研究。

“呱呱”报警的乌鸦从窗口飞进来,冲着法师拉马西斯大声叫着。拉马西斯不耐烦的从书籍上抬起头来,伸出手一把抓住了乌鸦的脖子,狠狠的将它的叫声掐断。他随即将乌鸦丢进了一个玻璃缸子扣上盖子,阻断了那让人心烦意乱的声音。

每次他都后悔选择乌鸦作为魔宠。

拉马西斯遗憾的放下手里的书籍,舒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他伸出食指在桌面的水晶球上点了一下,一副法师塔外面的景象显露出来。

一个穿着灰色的法师袍,戴着兜帽的男子站在他的法师塔门前。

表面上看,那人只是站在那里敲响门环,规矩的仪态像贵族的管家一样无可挑剔。

可是在水晶球展开的奥术视觉里,那个男人身上升腾起厚重的、湛蓝色奥术力量,正在轻柔的碰触着法师塔的防御——没有攻击,仅仅是触警报的程度。而他那个看大门的学徒,正蜷曲的躺在门房里,生死不知。他撇了下嘴,那家伙总是喜欢挑衅正式法师,迟早会倒大霉,他知道总有这么一天。拉马西斯稍微计算了一下那个学徒家里还剩下的家底和他自身的天赋,再度撇了下嘴,一会儿还是救一下好了,这家伙还能继续榨取二十年的收益,现在死掉有些可惜。

“不过这时候来拜访?看来又一个烦人的家伙!”拉马西斯揉揉额头,惋惜的看了眼自己放下的那本书,打那个规规矩矩的麻烦家伙至少要两个小时,今天晚上是别想继续做研究了。

之所以6远让他如此烦躁,是因为6远看起来是一个古旧、死板的人。

他看到的6远所使用的,是法师中间很正式的交涉步骤——表面上是一次普通的拜访,实质上会用奥术力量来展示身份、环级、力量姓质、阵营、倾向、交涉内容等等……“可那是一百年前的礼节!是谁教出来的这种老古董啊!”拉马西斯在心里抱怨着,难道不能简单的送一封信来么?!

6远的奥术力量现在展示的讯息就是“我是一个行走在善良阵营的、传统的、掌握四环法术的魔法师。我到此地拜访法师塔的主人,并提出正式的、严正的交涉,是因为我们之间有个大麻烦。这个麻烦是在我不情愿的前提下生的,我很不开心,因此问题不解决就意味着战争”……真tmd正统和死板!可拉马西斯不得不去,威胁战争通常意味着一场谈判,不会有什么战争,我或许能从中捞一些好处。

适逢博德之门百年未有之变局,正是我辈奋起向上之时刻。为了能抓住这次历史姓的机遇,完成老师未竟的愿望——在博德之门城内,城主府的后头造一座完整的法师塔,他现在最急需的只有三样东西,金钱、金钱以及金钱。

“这里是五环法师拉马西斯,访客,请表明你的身份。”拉马西斯着水晶球,让声音传导下去。

“四环法师6远,我到此地拜访是由于刚刚遭遇的一场突然袭击。你的学徒韦伯?奥特刚刚在下城区的街边袭击了我,我需要一个解释!”6远的声音带着点怒气,传了上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勾魂儿 重生之大娱乐帝国 仙侠世界 极品美女校长 索马里大领主 大道凌天 我捉鬼的那些年 长安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