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华夏海权 >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质询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质询(1 / 1)

战败后的胡贝将收拢部队的任务交给了下属,随后便乘坐飞机飞往巴尔干半岛,随后又和其它需要接受质询的人直接前往柏林。·在那里,他们将接受德国陆军高层的质询,以判断在战斗中胡贝是否有渎职或者失误的行为。

“我的战术安排原本是正面牵制侧翼迂回突破,对方拥有大量的高配和大口径加农炮,而我则为保罗的部队配备了大口径迫击炮和自行步兵炮,事实证明,这些自行火炮发『射』的高爆弹威力巨大,使用专门的反掩体炮弹后可以对对方的战防炮构成巨大的伤害。”胡贝说道。

“很好,既然计划没有问题,那么在突袭的最后阶段为何会失败呢?如果如你所说,在拥有优势火力支援同时两翼又安排自行反坦克炮的情况下,为何会被对方不到一个连的坦克部队一击即溃呢?”一名脸庞消瘦的少将问道。

“我们的75mm火炮根本无法击毁对方的正面装甲。虽然他们的坦克数量不多,但是在对方侧翼的部队中还有一种移动速度非常快,装备着高『射』速机关炮的装甲车。和我们在一战末期碰上的那种轮式装甲车很相似。他们应该使用的是30mm机关炮,但是威力十足,关键是『射』速极快。对付无防护或者轻防护目标比75mm火炮更好用。他们可以十分迅速的完成较『射』。而且行动速度非常灵活。我们的火炮很难命中对手,对方的装甲车在极端的时间里就摧毁了我军后方的支援火力,甚至于在近距离上可以击穿3号坦克的侧后装甲。”胡贝解释道。

“30mm机关炮击穿坦克侧后装甲?这个恐怕比较困难。”少将想了想说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意味着我们坦克侧面装甲和后面装甲也需要加强。整车重量会增加很多的。”

“没什么好疑『惑』的,华夏盛产钨矿,只要他们愿意,可以给所有反坦克武器都配上钨合金穿甲弹。”旁边的兴登堡说道,随后示意胡贝继续说。

“没错,他们的穿甲弹很不错,坦克『性』能要比我们更先进。他们在1000米就可以击毁我们的坦克,而我们的火炮甚至在500米都有可能被防住。所有反装甲武器中唯一可以保证在相同距离击毁对方的就只有加农炮。但是这种火炮数量太少了。而且作为平台的半履带车太过脆弱,对方对我们的自行火炮也十分重视,在两翼展开的时候就集中火力消灭了这些大威力武器。我们低谷了对手的战斗力。如果我们可以拥有一些坦克歼击车的话,我想情况会好一些。虽然他们没有炮塔。『射』界有限,但是75mm火炮已经不够用了,如果我们想战胜这些强大的对手,那么在底盘『性』能有限的情况下,在进攻部队中加入一些坦克歼击车是唯一的办法。”胡贝说道。

“可惜的是,因为战败,我们无法从战场上获得对方坦克的残骸。不过我认为胡贝上校说的十分可信,我们有些过于自大了。也许华夏的子系统不是最好的,但是他们历来能用并不是一流的东西整合出超越一流的装备。无论是战舰或者轻武器都是这样。嗯,还有,现在又要加上坦克了。”一旁的鲁登道夫说道。语气中透『露』出一丝沮丧。

“至少我认为在坦克『性』能和装甲部队的构成方面。华夏有自己的优势,我们过分注重坦克了,对于坦克歼击车和步兵战车太过轻视了,我认为为了对付未来可能碰上的更为先进的坦克l45级别的火炮也不一定够用。而为了掩护快速突进的装甲部队,给步兵一个良好的平台也是十分重要的。我们在这次交战中能学到很多。”胡贝最后总结道。

“好了。关于你写的报告,我们会自己研究的。这段时间没什么事情的话,你可以休息一下。”一看想知道的事情差不多了,兴登堡示意这次质询可以结束了。不过他知道这次质询只是一个开头而已,胡贝战斗群的战败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不仅仅让德国人重新评估对方的实力,更重要的是对战术和战略以及军工生产带来非常大的影响。

“胡贝那小子战败了,却把责任归咎于坦克『性』能的问题上。他把装甲部队当成了粉碎一切的重锤,而不是切开防线的利刃。这种指导思想就是错误的。”在一个德国陆军军官俱乐部中,古德里安对旁边的同僚说道。他是陆军中为数不多的几个强调坦克机动『性』的军官。在他看来,高机动『性』的装甲部队在撕开对方防线然后分割包围对方的重兵集群才是坦克的作用,撕开缺口只是开始而不是结束。如果因为机动『性』问题导致无法扩大战果,那么坦克在战略上的意义就已经消失了。所以他更喜欢20多吨的3号坦克,而不是30多吨的四号坦克。

“天知道这次陆军部会下达什么样的招标书,内部已经有了消息,据说他们打算搞出50吨级别的坦克,要求在火力、防护上彻底压制对方所有的坦克和即将出现的坦克。我很难想象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一个只能慢慢移动的钢铁堡垒?或者就是一个有炮塔的坦克歼击车?当然最有可能的会是一个麻烦不断,跑不了几公里就会抛锚的家伙。”说道这里,古德里安笑了笑。

“那么我想问一下,阁下打算如何切开对方的防线?用被对方可以轻易击穿的铁皮车?还是官兵们的血肉?即使我们能够切开对方的防线,迅速向纵深展开的装甲部队要是万一碰上对方的重装甲单位怎么办?任由对方把你的装甲矛头砸成碎片?更何况时代在不断变化,一战初期英法两国的防线缺乏纵深,只要打开一个口子就可以分割包围对方,但是现在呢?我们面对的对手将会设计多重防线,我们即将攻略的地方也将拥有极其广袤的纵深。英属印度的面积是法国的8倍左右!而印度本身没有太多的重工业,即使摧毁了城市也影响不到对方的军工生产,想利用装甲部队的机动优势在短时间内结束战场是不现实的。战争最终会演变成双方的阵地战。就像一战后期一样。”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在屋内响起。

“进攻方最大的优势就是在自己选择的时间和地点上集中优势兵力突破对方的防御。我们可以集中起来比对方某段战线防御部队多很多的部队来突破对方的防线,在这种情况下,数量的优势比『性』能的优势更大。一辆坦克不可能各个方向都防御很好,这样的代价太大了。而且我认为,一款合格的武器,最基本的要求是可靠『性』。我们这次要到遥远的南亚作战,这里可不是欧洲。任何武器的的可靠『性』在缺乏保障的环境中都会下降。到那时候我们的坦克最大的敌人可能不是对手,而恰恰是自己复杂的设备和超大的重量。”古德里安话语中带有一丝的讥讽。“莫德尔少将,我想您上的第一堂课中老师应该和您说起过集中优势兵力,快速机动的打击对手这个原则吧?我们还可以举个例子,嗯,怎么说呢?当年蒙古人横扫欧洲的时候,他们的轻骑兵就打赢了欧洲的重甲骑兵。”

“我认为,拿中世纪来类比现在战争是不合适的。我想大家都研究过1战的战史资料。法国人的重装胸甲骑兵(重型坦克和坦克歼击车)应该给各位留下过深刻的印象吧?每一次,我们都要付出比对方更大的损失来把这些硬骨头砸碎!法国人后来也学聪明了,他们把重装甲单位部署在后面,在我们暴『露』了主攻方向后再狠狠的给我们来一下。我们之所以能打穿对手,是因为我们在整体军力上的优势。我们摆脱了两线作战,可以集中力量来对付英法。在美国加入之前,我们可以承受这样的损失,但是未来情况变了。对方将战具资源和实力的优势,而我们则是劣势,每一名士兵和物资都不能轻易折损。”莫德尔回答道。

“我们讨论的不是一场战争,在上次战争中,华夏还是我们的准盟友,意大利还是我们的盟友。而这一次我们将面对4个一流强国。奥匈帝国还是一如既往的差劲,意大利的精英也被成为了我们的敌人。我们没有那么多资源可以挥霍。如果您还坚持您的看法的话,我想在不久将要召开的陆军会议中,我们还可以就整天战略问题和阁下进行一下交流。”莫德尔说完离开了屋子。留下一屋子人在哪里面面相觑。

莫德尔并没有阐述自己对未来陆军坦克选择的观点,但是他指出了一个关键『性』问题,那就是在未来敌人的国力会更强。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德国如果想赢,那就必须用尽可能少的损失来换取对方更多的损失。同等资源下,重型坦克的数量肯定比中型坦克要少很多,但是重型坦克损失可能『性』要比中型坦克小一些。在敌强我弱的战略下,该如何取舍呢?古德里安强调的快速中型坦克理论显然受到了严重的挑战,因为它太容易损失了。

感谢书友zhouyu1976的打赏,以及书友topdon、我杀杀我、猪可乐、精确定位的月票支持。

热门推荐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 重生之夫荣妻贵 武帝丹神 我是大土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