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华夏海权 > 第一千零九十章 两头下注?

第一千零九十章 两头下注?(1 / 1)

曾经有这样一句名言:“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句话很有道理。非常直白的阐明了国家之间关系的准则。如果说华夏能够和那个强国之间合作毫无芥蒂的话,那么意大利据对是唯一一个。

“林将军,没想到十年后,我们还能在一起并肩作战。”第谷亲自前往塔兰托迎接这位远道而来的贵客。言语中充满了兴奋和高兴。他实在想不到,在自己内外交困的情况下,华夏居然还会大力支持自己。

“我们永远是朋友,从1889年徐先生和维托里奥库尼伯蒂先生认识后我们就是朋友,三十年来不离不弃,我们一同走到了今天,而在未来,我们会一起拥抱更为光明的明天!”林永升笑着说道。

“真正的朋友之间没必要那么多客套,希望阁下能够介绍一下当前的局势,然后我先说一下目前华夏可以提供的帮助,再共同研究一下对策。如何?”林永升向来喜欢在讨论问题时直来直去。

“情况很不好,国内经济的不景气直接导致了失业率的持续上升,各种福利和社会保障也在下降,国内民众对『政府』的不满情绪越来越浓,在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的『操』作下,黑衫军又有死灰复燃的情况,尤其是在北部,接近奥匈的地方更是这样。不过短时间不会有什么大事,德奥虽然遭到的影响比较小。但是显然他们不具备直接『插』手一个强国的实力。我们还有时间。”第谷一边介绍着意大利国内的情况一边将一份文件交给林永升。

“听说海军的军费也被削减了,从装备采购和保养一直到人员的薪水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林永升问道。

“那是肯定的,薪水是降了一些。不过海军的情况还算稳定,毕竟现在失业的人那么多,连到了退役年限的人都不想走,在海军至少还有一碗饭。中高层的话都有自己的产业,也不指望这点薪水。”第谷自嘲道。“最大的问题是新装备的研发和采购,尤其是飞机。战舰的各种零件什么的我们还有库存,而海军航空兵正在建设的关键阶段。我们的底子很薄。又要研发又要采购压力很大啊。”

“德奥那边有什么情况吗?”林永升继续问道。

“德国在地中海的基地建设也慢了下来,很显然金融危机也影响到他们。奥匈帝国的海军虽然有一定的发展,但是因为底子差,时间短,目前还无法和我们对抗。不过德国人和奥匈之间的海军交流也越来越多。现在在亚得里亚海就有一支德国舰队常驻。而且据悉,经常有德国飞机大规模往来于德奥之间。不知道他们在训练什么。如果论空军的话,意大利肯定不如德奥,更何况,空军未必都听我们的,最终能依靠的还是我们海军航空兵。”第谷颇为无奈的说道。

“情况很不妙啊。”林永升张了张嘴就吐出这几个字。

“你是不是想劝我急流勇退?”第谷苦笑道。“或者说当局势不可控的时候,考虑把舰队带走?”第谷话锋一转。而后半句话把林永升吓了一跳!有些话可以意会不可言传,虽然在多次推演中,华夏认为只要德国自己不脑残。(比如说错过了这段金融危机期或者下不了决心什么的。)意大利几乎没有逃出升天的可能。毕竟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了,所以徐杰当年的想法也不过是能拖多久拖多久,能拉过来一些算一些。而徐杰自然不会让林永升现在就把这个结论告诉第谷。毕竟这些说这话太打击士气了,也太早了一些。

林永升没想到第谷也同时意识到了情况的严峻『性』,更想不到的是对方居然会如此坦诚的承认这个结果。如果知道抵抗没有意义,那么打下去的意义何在呢?林永升甚至开始怀疑第谷是不是打算放弃原来的立场了。要是这样,就糟了!想到这,林永升的脸『色』微微一变。

“意大利和华夏不同。或者说和任何一个一流大国不同。他没有能力单纯靠自己的力量去改变这个世界的格局,早在意大利统一之前。加富尔首相就说过,意大利必须顺势而为才可以从国际变革中获得利益。所以我们赌,我们靠法国人打败了奥地利人。随后又和德奥两国一起打败了法国人。我们很幸运,因为两次豪赌都赌对了。”第谷面『色』如常,好像在说一件毫不相关的事情。

“但是凡是赌博就一定会有输有赢,我们时常需要考虑万一赌输了该怎么办?我们不像其它国家,输了一把还有第二次起来的机会,但是意大利不行,所以我们绝对不能彻底输掉一场战争。因此,我们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留有后手。我可以明确的告诉阁下,如果第一次世界大战同盟国陷入绝境的话,那么意大利一定会在局势彻底明朗之前发生一场动『乱』,所以参与和支持过对协约国作战的高层都会被清洗。然后会转过身来向德奥宣战,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把自己的损失降到最低,这个计划早在参战前就制定了,不过我很幸运,我们又一次赌对了,我成了英雄而不是战犯。”第谷笑着抿了一口咖啡说道。

“这有点像两边下注的意思。”林永升仔细的琢磨了一下说道。“不管结果如何,意大利都不会输的太多,一个国家确实可以这样做,局面不利换掉一批领导人,然后改用一个新的政策,虽然对某些人残酷了一些,但是对于国家来说是有利的,我可以理解。”

“这次也是这样,其实意大利政坛中对于是否继续作为同盟国的一员是分歧的,只不过在此之前是中立派占了上风,随着现在形势的变化,亲德奥的一派又开始蠢蠢欲动,他们认为和同盟国一起会获得更多的好处,当然了,那个叫墨索里尼的家伙不算这一派,它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傀儡。为了以后无论双方谁赢谁输意大利都不至于输的太惨,我和一些人专门考虑过这个问题。然后想出来一个办法,您能猜猜看吗?”第谷问道。

“在现在的情况下,既然意大利无力组织德奥,那么建立一个亲德奥的『政府』就是必然,但是本着两边下注的原则,新『政府』投靠同盟国,那么就必须有一批人投靠协约国和华夏。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和您手下的舰队将选择华夏,甚至有可能成立一个流亡『政府』,如果同盟国最终赢了,那么你们注定将是叛国者,而如果华夏和协约国赢了,那么你的流亡『政府』也可以作为战胜者为意大利提供庇护。是这样吗?”林永升反应不慢,很明显的猜到了对方的想法。

“可以这样理解,正因为我们的高层同样处于『迷』茫之中,现在固然是同盟国占优,但是论总体实力肯定是华夏与协约国联手更强!所以这一次我们依然两头下注,倾向于同盟国的人会组成『政府』,而我们则会扮演流亡者的角『色』。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输的太惨。”第谷有些得意的说道。

“很不错的想法,但是想法终归和现实有一定差距。因为我感觉,德国要的不是一个盟友,而是一个奴隶!根据我们的消息,德国似乎对贵国内部的亲同盟国势力并不上心,他们还是在努力的扶持一个傀儡,毕竟后者完全听命于德国,他们会拿出意大利的一切交给德国人,然后换取个人的荣华富贵。他们是真正的叛国者,无论从哪个方面讲都是这样,因为没有了德国人的刺刀,也许一夜之间他们就会被从官邸拖出来枪毙。”林永升『露』出一个遗憾的表情。

“所以您想说这次两头下注无法实现吗?我承认这一点。所以我才会和您说这些事情。”第谷略带难堪的说道:“无论如何,意大利都不会作为一个傀儡!不管是同盟国、协约国亦或者是华夏,都不可能成为意大利的主人!我们可以做朋友,但是绝不做奴隶!”

“所以我们想好了,我们会尽可能的把一切可以搬走的东西搬走,让同盟国什么也拿不到!当然,这只是我和一部分的想法,总有一些人对德奥抱有幻想。我们不去管它。所以,我认为现在我们可以开诚布公的谈谈了,如果事情真到了不可收拾的程度,我们应该怎么办?至少意大利海军如何从同盟国的围堵中冲出去!”第谷直白的说道。

“我们会转移走一切东西,比如黄金储备、一些重要的设备和人员、还有我们的家人。墨索里尼是个恶魔,他不会放过那些无辜的人。而安置这些人,并且保证意大利国家资产的安全是我们最关心的,但是你知道,世界上国与国直接的保证并不是很靠谱,因为强国往往不会顾及法律或者道德。我认为华夏会遵守,但是有些同伴不这样认为。另外就是我们如何离开这里,在离开之前,我还想多杀几个黑衫党。”第谷说道。

“看来你还是对未来抱有一丝侥幸啊。”林永升摇了摇头道。

“毕竟不到万不得已,没人愿意背井离乡。”第谷认真的说道。

感谢书友philipluo的月票支持,今年最后一天,双更奉上,祝愿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心想事成,万事如意。侧位在这里给大家拜年了。

热门推荐
如果毁灭 武步登天 盛婚密爱 棺人,不可以 狂医武神 重生之夫荣妻贵 武帝丹神 我是大土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