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黑巫师朱鹏 > 第七十五章:妖凰灵界,凰灵天丹(今天有点懒惰,九点重修)

第七十五章:妖凰灵界,凰灵天丹(今天有点懒惰,九点重修)(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在寻仙世界,有妖凰灵界空间每一百二十八年一次,在空间的维度接近于本世界。”

“妖凰界虽然地理面积上尚不足寻仙世界一州之地域,但其中却充斥着大量的灵韵,中州龙庭天宫曾经于千年以来,两次网缚妖凰界抽取灵韵,方才有其今日之强大。”

神女峰顶,道宫之中,朱鹏一边喝着茶,一边安静聆听着寻仙世界的隐秘传说。

修者,拜入宗门之后,除打熬体魄、诵读典籍、强化精神以外,像历史课,趣闻轶事、诸般杂学也要学习,以对这个世界有一个清晰而系统的认知,并且,这也是宗门对于门徒弟子学习能力的考验。

朱鹏对于寻仙世界九州历史通读过数遍,在这门课程上不说著书立说,推广自己的学说思路,但至少在四阶元婴境修士这个群体中,朱鹏的历史学也是第一流的。

可此时此刻银月仙子言说的历史,朱鹏却听都没有听说过,这可明显是需要倾尽中州龙庭天宫一派之力的大事件。

“为尊者讳,毕竟网缚妖凰界掠夺对方灵韵,并非是什么光彩之事。六极你若不信,可以传书于法灭真人问一问,虽然此事流传不广,但老一辈的真君级修士,多多少少还是有耳闻的,当初天宫也因此战死很多很多高手,不然也不会消停这么多年。”凶豺真君对朱鹏这样言说道,而听到凶豺真君的作保,朱鹏心中就相信了大半。聪明人是不会撒容易被戳穿的谎言的,信用本身就是一大笔财富。

虽然凶豺真君这样说了,朱鹏信了,但他还是会飞剑传书向法灭真君打听此事的,若是得到确切回答还好,若是反之,凶豺在他这里的信用就会大幅贬值了。

“三位前辈特意来此,也就是说每一百二十八年一次的妖凰灵界降临,又快要到了?可是它的灵韵不是已经被天宫抽干了吗,我们还谋夺它什么呢?”

“事实上,正是因为妖凰界已经被攻陷过一次了,因此才有我们去谋夺它的余地,虽然此世界大部分的资源已经被掠夺一空,但应该还是有剩下的,至少,还有三枚‘凰灵天丹’。”

凰灵天丹,妖凰界特产的顶级宝药,是元婴境修士冲击五阶化神境界的最佳辅助丹药之一,据说,不仅仅有辅助冲击境界瓶颈,更有降低化神雷劫威能之神效。

中州祖龙,龙庭天宫与妖凰灵界之争,被寻仙世界隐没了,但在灵丹宝药的排名上,凰灵天丹却是名列前五,只是来源地一直都是“不祥”,事实上十大宝药,八个来源地不祥,剩下那两个不是超级大宗门,就是某位顶级修士的秘技。

“如果宝药,天宫会留给妖凰灵界?”

“当年龙庭天宫的主要目的是抽取灵韵,并不是攻取妖凰灵界,网缚妖凰灵界然后大量抽取灵韵,这就已经倾尽天宫全力了,不能攻入到妖凰灵界核心处,自然就得不到凰灵天丹的重宝。”

“那你们的消息是从哪里得来的?”

“当年龙庭天宫与妖凰灵界大战,有一些妖凰灵界的修士坠落下来,侥幸逃脱天宫的捕杀,其中一人与本域子民结合,并诞下后代,而她的后代偏偏就拜入到我掩月宗门下。”银月仙子这样解释言道,并不因六极过多的问题而感到不悦,有兴趣才会问这么多,怕就怕这个家伙没有探知的兴趣。

在银月的娓娓道来中,整件事情逐渐得清晰起来,那名侥幸逃脱天宫捕杀的妖凰灵界修士,最后嫁给本域男子,生下的女儿则在成年之后加入掩月宗,随着时间的推移,妖凰灵界再一次临近,因为血脉本能那名女弟子身上出现妖化反应,而就在这个时候……似乎是在掩月宗布有眼线的张解杀上门来,要平分好处,当然张解也知道自己修为有些不够,此次一去一不小心好处没捞到,被银月杀人灭口,把老命给搭进去了,那才是不值呢。

因为之前的合作,张解与万里军皇山凶豺的关系很不错,因此他在前往掩月宗之前,先去找凶豺,在凶豺听闻关系到突破化神的秘辛,犹豫一段时间后,订下绝不外传的心誓,张解才将自己知道的所有告知。

这样七转八转,最终就变成三大元婴赴青州,因为他们三个没有一个既精通空间之道又精通于阵道之术的,而没有这两方面的特长手段,连想潜入到妖凰灵界中都根本做不到。

关于龙庭天宫与妖凰灵界的秘闻,正常的史学记录中,是被抹去掩盖的,但四阶元婴境的老祖如果想要调查的话,却终究还是能够查得出来的。

银月真君是通过那名妖化弟子的状态,先是推衍出这名弟子的妖化现象与外域临近有关,然后在得知其身世后,又一点点推导指向妖凰灵界,那名妖化弟子的母亲已经死了,银月为求真相甚至挖坟掘墓去检查那名弟子母亲的尸骨,也是费不少功夫才最终锁定住妖凰界。

而张解是散修出身,他的消息渠道本身就杂七杂八,曾经听闻过妖凰灵界的一些秘闻,再同他埋伏在掩月宗的眼线一合消息,最终也推导出妖凰灵界,凰灵天丹。

张解刚刚找到凶豺时,凶豺也并不清楚这秘闻,后来是翻找许多宗门前辈的手扎笔记,才确认的,在这些方面而言朱鹏反倒是捡到一个现成便宜。

“银月仙子,掩月宗那名妖化女弟子带来了吗?”朱鹏沉吟半晌之后,这样问道。

“当然,还需要用她来引导我们前往妖凰界。”银月挥袖间甩出一道灵光,片刻之后,一名身着掩月宗白色道袍的清秀女弟子负剑走入进来,很明显,她显得很紧张惶恐,仅仅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小女修而已,甚至在掩月宗也谈不上多么受重视,现在突然间就要她站在数位老祖之间,此时此刻她还能够站得住,就已经颇不容易了。

“小姑娘,上来,不要怕,以炼气境修士的身份参与到我们这些老家伙的事情里,对你来说其实是天大的好事。”当然是好事,朱鹏、银月、张解、凶豺这些人手里稍稍漏一点出去,够眼前这名小女修积攒个十年二十年的,若是真的能够得到凰灵天丹,银月只要靠点谱,堆资源也会尽力把眼前这小姑娘堆到金丹宗师境,偿还缘法。

虽然在自身灵瞳面前,银月施展在这小姑娘身上的幻术根本就不够看,但朱鹏还是探手一挥间将她罩身的幻术抹去,下一刻,小姑娘依然还是那个小姑娘,但她的半边脸颊上已然自皮肤中长出一些红色的绒毛,难看倒是谈不上难看,但在寻仙世界的世界观而言,这tm当然就是妖怪!

“稍稍会有一点点疼,忍一忍。”说着,朱鹏将手掌按压在小姑娘的头顶之上,汹涌的法力骤然间灌入,朱鹏闭上眼睛将注入小姑娘体内的真元法力控制着灌入到她体内那部分波动的源血中。

在更高维度的视角里,朱鹏感受到一个巨大、污浊中隐隐还有着一些圣洁与火光的世界,正在一片黑暗当中飞来。片刻后,朱鹏松开已经大汗淋漓、小姑娘的脑袋,此时此刻这个女孩半妖化越发严重了,这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妖凰灵界的血统并不强悍,偏偏还会干扰她本身的功法修行。

换而言之,就是一个只受真灵之弊,却没有真灵之利的真灵修士,精进与突破的难度都比寻常修士高,但战力却并不比寻常修士强……这血脉,挺坑人的。

“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宁樱雪。”

“好名字。不过你的修道资质并不好,若是一心许道,就要多付出比别人成倍的努力,若是更愿意活得轻松些,筑基之后就去建个修士家族吧,我给你做家族挂名的长老,保你一世无忧。”说着,朱鹏在小姑娘手中放了一块灵石,挥一挥衣袖,就让她退下去了。

“的确有一个灵韵枯竭的世界,正在向我们的世界飞来,也难怪天宫不同束缚它了,这个妖凰灵界再受大的外力的话,有可能直接崩塌掉。”朱鹏以手指轻磨,这样言说道。

他仅一句话语,就让在场另外三人都脸色骤变。

……………………

“这么说,妖凰灵界已经变成绝域空间,我们已经无法降临了吗?”若真的是如此,那可就是白忙一场。最重要的是,凰灵天丹,化神机缘啊,这种层次的机缘,元婴境大修士也不是总能碰得到的。

“还好你们过来找我,如果你们还按照天宫的那种方法玩,妖凰灵界可能直接就会崩溃,引天灾降临九州大陆,到时候各位都要吃不了兜着走。”在说到这里时,朱鹏停顿一下,然后他继续言道。

“不过如果在妖凰灵界飞临之际潜入,在它离开九州大陆前潜出,这样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时间上一定要把握好,否则被锁在妖凰灵界当中,就要等下一个一百二十八年,看能不能出得来了,而且,给我感觉来说,那个世界恐怕捱不到下一个一百二十八年了。”回想起在高维视角下看到的那已经被大量黑暗侵蚀的妖凰界,朱鹏摇摇头这样言说道。

“你们确定这妖凰灵界还有三枚凰灵天丹吗?还有五年此界就要掠过了,需要做不少布置,并且潜入妖凰灵界也很凶险,你们不要情报不准闹一出大乌龙,耗时耗力冒着凶险,却什么都得不到。”

“六极,这一点你放心,至少在一百二十八年前,妖凰灵界有三枚凰灵天丹,这一百二十八年来,此界应该也没有诞生出飞升上界的修者,否则的话也不至于虚弱到随时会毁灭的程度。”

妖凰灵界在某种意义上讲,就是一个超大号的空间碎片,它甚至都并不是一个完整的世界,只是在环绕着寻仙世界,在寻仙世界的法则体系庇护下,才维持不坠没有完全被无尽深渊吞噬,如果其内的生灵有成功突破到五阶的,整个空间碎片直接就飞升了,进阶难度远远没有寻仙世界这样大。

还是那句话,小有小有好处,大有大的难处。

小国寡民,各方面就易掉头,易瞅准机遇就大繁荣大发展。妖凰灵界只要诞生一位五阶化神修士,直接就上升回中位面了,可谓一步登天脱离苦海。

大型位面,成长上限高,但一旦走错路就积重难返,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能重新调整过来,并且并不是抓住一两次机遇就能腾飞起来的,寻仙世界即便厉若海身证已道,晋升五阶而飞升,他飞升带来的灵力回馈很可能也仅仅只是强化寻仙世界,无法把整个位面也带动得托举晋升。

“……只要妖凰灵界还有凰灵天丹,那么这件事就值得一做,五年时间,各位自去准备吧,潜入妖凰灵界的计划与布阵都由我来做,算是我中途加入的贡献。不过,水遥也要参与进来,否则这件事我退出。”虽然刚刚张解与银月间剑拔弩张,朱鹏相信这是真的,但他们三人毕竟是先一步联系过,很难说背地里是不是已经有什么协议。

但只要水遥参与进来,哪怕翻脸,朱鹏也有足够自信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吃亏。

“…………”

“…………”

“……好,水遥是六极你的道侣,参与进计划也是应有之意,不过六极你不能再同元始魔门的任何人联合了,我参与这件事也是独身参与的,并没有同师兄师弟们言说。”凶豺真君这样言说道,事实上他若之前没有做这样的保证,张解、银月也根本就不敢跟他和盘托出。

“这是自然,个人的事是个人的事,宗门的事是宗门的事,消息只限于我们五人,否则有关于凰灵天丹的消息一旦传开,九州都要大乱,那也并不是我想看到的。”

小半个时辰之后,三道遁光自神女峰道宫闪烁远去。

目送着三大真君远去,然后朱鹏与水遥方才一同返回六极洞府,道宫虽然华美,但终归不如自家洞府来得舒适惬意。

“水遥,这五年时间我可能要到处跑,之前给你那张化灵龙符,不要给天涯镇海阁了,你自己先祭炼打磨强化同步率吧,这五年时间,我不要求你修到同步率九十以上人符合一,但至少也要开启化劫替死效果。”

“怎么,夫君,你很担心五年后的妖凰灵界之行吗?”

“不,我担心的并不是这个,而是……凰灵天丹啊。”在这寻仙世界,能够辅助人突破五阶化神境界的宝物,实在太少了,消息一旦走漏出去,真不知道多少元婴修士要发狂啊。

五阶化神,长生道境。在修真文明体系而言,这真的是一个生命阶位上的巨大分水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