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黑巫师朱鹏 > 第六十九章:每天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头疼,没写好)

第六十九章:每天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头疼,没写好)(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如果是一百多年前,朱鹏直接参与这补天大祭,作为域外生命、巫师谍影,上承这苍天直视……恐怕会直接露馅,现场则很有可能会有可怕血案发生。

但在现今,随着自身修为的日益深厚,在历经多次天罚雷劫之后,除朱鹏自己以外,哪怕是苍天直视,也已经无法将他与本世界的土著清晰区分了。

因此虹辉罩身,朱鹏获得的福禄寿增益与旁人相比,并没有任何不同。

在场都是元婴境界大修士,他们对于空间、对于天地的感悟体察先天就远高于常人。

在补天大祭后,众多元婴境大修士的确感到四周的空间稳固度提升了,在心中隐隐间莫名生出安全感。

那种感觉,类似于离开寻仙世界,走入无尽深渊世界后,就若赤身裸体的行走于旷野一般,除极少数有这方面癖好的以外,大多数人还是会感到不安全、不适的。

返回寻仙世界,进行过补天大祭之后,这种不安全感就逐渐消除了,当然,这事实上也仅仅只是被压制住了。

只要整个寻仙世界还在无尽深渊世界,还处在下位面,毁灭的危机就始终在门外徘徊,并且它终会破门而入,到时将再也无法挽回。

寻仙世界天地界膜的加厚,这也仅仅只是治标,终究并非治本之法。

在补天大祭后,朱鹏与水遥一同返回元始魔门,对于此厉若海也并没有阻止,性命相依相托的道侣,是一种比凡间世俗夫妻间更加紧密的关系,当然,也因如此,修士世界结成道侣的几率远远要比结成世俗夫妻的几率小得多,大家通常更加谨慎,也更加耐心一些。

七日之后,元始魔门地界。

此时此刻的怒云山脉,正值午夜时分,有七十二道幽暗的光柱接连天地,正是元始魔门的护宗大阵:元始魔胎幽暗寂灭法。

在那大阵的最深处中,有一巨大的黑暗巨人明灭变化着,它似乎介于存在与不存在之间,但仅仅只是其偶然溢散的威势与压迫,就已经让青州女尊门的五大元婴强者不敢越雷池一步。

他们千锤百炼的生存本能告诉自己的主人,贸然入阵,真的很有可能会死。

元始魔门作为幽州域第一大宗门,数千上万年底蕴积累令其已经与整个怒云山脉连为一体,而这“元始魔胎幽暗寂灭法”大阵截取的动力来自于每次地煞幽冥劫的爆发与压制,大地魔气的抽取与宗门内海量灵石的填充,下涌而上压,最后汇合形成这威力几可以与化神神君一战的元始魔胎。

之前女尊门突袭,离火长老舍去性命,也不过是让魔胎初成而已,但已经很可怕,而在法灭真君与叶轻眉两人赶回后,他们以暗藏的传送阵传回宗门,法灭真君亲自接掌大阵,护山大阵的威力增幅数倍之多。

在这时,随着时间推移,渐渐到午夜两点后一天之中最黑最暗之时。

原本的黑暗巨人也随天时百渐渐变化,化为了一个清晰的,身穿着黑白道袍的道人。

这个道人,在他的脸上只有一双孕育着极度邪恶的眼睛,其余五官如鼻子、嘴巴一类的都通通没有,光塌塌一片。

只有那一双极邪极恶的双眼,瞳孔如蛇鳞般一片一片存在着,而其中孕育包含着:恐怖、狰狞、凶残、暴戾、变态、毁灭、恶毒、贪婪、扭曲、阴险、狡诈、污秽……乃至于其它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似乎,是把这天地之间,人性之恶毒的一面全部都包容入其中。

像这样的存在,因为过于庞大而无法完美控制,其力量强度是随着天时的变化而变化着的。

当天时最暗,元始魔胎,黑白道人力量最强时,恐怕能达到五阶化神神君的初期巅峰,甚至于五阶化神中期,而在元始魔胎力量最弱时,午时三刻天地之阳气最盛时,黑白道人的力量恐怕高于寻常元婴境界,却弱于化神境界。

这是这些日子里,女尊门高手推衍出来的规律,并且,想要围而不打拖时间是没有意义的,元始魔门、天涯镇海阁、万里军皇山,这幽州三大宗随便一宗的底蕴,都足以支撑护宗守山大阵至少百年光阴。而女尊门的力量不可能压在这里上百年,别说上百年,时间拖得越久,对于青州女尊门也就越不利。

事实上青州女尊门仅仅只有三大元婴,比之元始魔门都还要弱上一些,只是这一次窥准机会打算打一场闪击战,并且几乎成功了,最后关头离火长老以命祭阵,“大金刚”怒迦接手执掌,还有宗门上下修士的一体而倾力,硬生生撑到法灭与叶轻眉返回宗门。

这一次的凶险,也真的是法灭老道漏算了,因为他以为没有哪个宗门敢在这个时候,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攻伐本宗,但没想到还真有修到四阶元婴境界,依然脑残的。

青州女尊门萧赤血,就敢于在幽州域进行补天计划的同时施以偷袭……离火长老的战死,许多门人的死伤,这损失真的是快要把法灭真君气炸了。骂了不知道多少声:“疯女人!”

这也是高阶女修少,法灭真君接触的也少,他并不清楚,女人事实上是在生理与心理上是存在缺陷的,这种先天的缺陷,令他们无法像男性一样偏于理性思维。

在很多时候,她们真的会做出许多令男性难以理解的极端情绪化行为。当然,很多感人肺腑、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其实也是这种极端情绪化行为的产物。

“赤血,此土已不宜久留,越是等待,幽州修士界汇力而返的几率也就越高。”一名模样中年,略有些银白长发反而更显沧桑风雅的男性修士这样言道。

青州散修杨遥,倾慕女尊门主萧赤血久矣,他原本也是颇有基业的一方峰主,后来因为帮助萧赤血,自己的逍遥峰被灭了,于是他干脆加入女尊门成为客卿长老,也真的是可称为痴情人了。当然,像这样的作为,青州域内也有许多对其表示不屑之人。

“我何尝不知道大阵已起,已然不利攻伐,但再等十天吧,十天之后,我们退返青州。”萧赤血一身华丽的宫装冠带,若是对历史有所了解的人,就会隐隐看出她这身宫装,非常像上古时代天命女帝的装束。

杨遥在听闻这样的答复后,并不是很满意,虽然还想说什么,但见萧赤血已然隐隐皱眉,他咬咬牙,就不再言语了。

目光俯览下视,只见除怒云山脉以外,方圆千里内的许多地方也隐隐有黑烟升起。

虽然元始魔门宗门占据着大部分的力量与财富,但毕竟还是要有三四层的力量与财富随着势力分散摊开的。

那些矿洞、那些坊市,此时此刻尽皆被攻毁掠夺着,萧赤血之所以明知道已经打不下来,但依然要占据这里拖延一段时间,为的就是抽血。

她虽然偏执,但毕竟是一方大宗之主,萧赤血实在太清楚充沛的资源对于一个宗门的意义了,修者修行:法、地、侣、财缺一不可,但不同的位面世界,这四者的重要性可能会有所调整变化,但这四者都很重要,却是确定无疑的。

法为修炼法门,地为宗门灵域,侣指道侣,未必非是男女情侣,志同道合之人也可,财则是指灵石、灵丹乃至于其它一切外在资源。现在元始魔门宗门封闭,自然就是已方大肆搜刮之时。

除萧赤血与杨遥以外,女尊门这一边的另外三位元婴期大修士,分别是千灵魔女厉霞、赤媚魔女乐姬,以及一位出身青州魔门左道的头陀僧,龙焰上人。

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两缕遁光挟带着疾速与大势,呼啸而归。

“攻我山门,杀我门人,掠我财货……青州贱婢,你们好大的胆子!”

……………………

“……你们好大的胆子!”

“……你们好大的胆子!”

人尚未至,千山呼啸,怒云舒展,强大到足以令人窒息的恐怖威势铺天盖地涌来,便仿佛有千万山峦,在这刹那间倾倒砸落,当面倒来一般。

伴随着喝声一周而至的,是恍若实质般狂涌扩散的阵阵音波包裹,那道暗金色的身影金光。

与此同时的,元始魔门那一边也出现呼应,相比女尊门的一众高手,法灭真人明显更加知道赶回来援手的人是谁。

那七十二道幽暗光柱一时而散,元始魔门这一边在那金光身影袭来之后,居然直接选择放弃宗门护山大阵地利,这是要摆明车马,一决雌雄之势头。

朱鹏杀到的速度,太快,太急,便恍若空间瞬移而挟带着磅礴声波一般,刹那就落入到众人之间,方圆数千丈内,所有的山林树木尽皆被绞成粉末状,洋洋洒洒得散于空中,观之就若被搅浑的水一样,使一切都现出朦朦胧胧、水月镜光之感。

这恐怕是朱鹏第一次超遁空龙蝠的时空天赋、音波异能施展到极致,以至于威力大得几乎都有些超乎自身的想象,女尊门的一众高手被这跨空间磅礴打击,攻杀得措手不及。

在那一片白蒙蒙音波绞乱的空气中,所有人都本能得选择退避防守,护盾全开,本命法宝也祭出,将自身笼罩于各色光气护盾当中。

目光在在场五人身上一扫而过,下一刻朱鹏就将攻击的主要目标集中在五人中颜值最低的那名头陀身上。

倒并不是长相星人偏执到这种程度,而是这家伙一身魔焰隐隐,同女尊门这群家伙明显不是一路人,与其伤其五指,不如断其一指,而想要断其一指,自然要挑那最不会被保护的。

如果朱鹏将主要的攻击集中在萧赤血身上,用膝盖想也可以知道,其它几人定然会全力出手救援,并且一门之主,也绝非是那么好杀的角色。

此时此刻朱鹏挟带千里奔袭,跃空攻杀的余波还没有散去,或者说正是威力最猛烈之时。

隐隐间感到那强袭而来的男子横扫自己一眼,头陀也是常与人斗法交手经验极丰富之人,心中瞬间就是一惊。

“呔!”

完全不及多想,他的两手便急忙掐诀,刹那一连数道暗红色法决打进了四周火幕护盾中,顿时这些毒焰邪火凭空间高涨数倍,一下化为一片青红色的火焰旋风,怕是足有二三十丈之高,笼罩保护这头陀僧,声势惊人无比。

然而就是这样,想起对方那目光横扫的凶厉决绝,头陀僧还是不放心的单手往腰间一拍,想要再取出另一件护身宝物出来叠加防护。

但也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头陀身体一侧虚空数丈之处,有绵密身形幻影着,紧接着两条表面覆盖着暗金鳞同时有火焰甲衣部分包裹地手臂闪电般自中探出,径直插进到那片旋转火幕之中,竟是丝毫畏惧之意都没有。

(什么!?)

这名青州域的魔道头陀僧一见此景,心中一寒。他嘴唇一张间,蓦然大片金霞从其口中喷出,眨眼间凝结成一面光盾挡在了身前,同时他身形一颤,就要向一旁远远遁开。

“刺啦”在火力、剑气、劲力的联合作用下,一声轻响,那面金灿灿光盾就如同是纸糊一般,被朱鹏双手炎爪一击而破,在那头陀身形方一动间,其胸膛与丹田处就同时被洞穿了两个血淋淋空洞。

紧接着两只手臂凶悍地左右一分,在朱鹏周身肌肉起伏,劲力勃发之下,顿时那头陀僧整个身躯竟然直接被自中撕裂成了两片,一时间,五脏六腑和大片大片的血雨从半空中洒落而下,沐浴得下方的男子若妖若魔般……虽然从某种本质而言,这一认知也没有错。

如果是普通凡人,身躯都被中分了,那自然是死得不能再死了,然而元婴境的修者却还有一次机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