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黑巫师朱鹏 > 第四十七章:大道五十,天衍四九

第四十七章:大道五十,天衍四九(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御令,雷鸟!”

伴随着真元与法力的注入,黄石道人手诀一催,在那颗黄石令之上蔚蓝色水波般的电芒大盛,刹那飞出千千万万只如有灵性般的雷霆电鸟,穿梭扑击,迎战着众多的邪魔与尸灵。

这里是一处残破的道宫田园,因为竹山教山门之下有一处不小的灵石矿脉,因此竹山教的低阶弟子很多都在这里开采劳作,同时吞吐炼气,强化基础。

然而当地煞幽冥劫突兀爆发之际,这些小修士几乎没有逃出生天的可能,甚至是筑基境的修士,如果见机不够快的话,也会一样会死在这次事故中。

因为这里积聚过不少人,因此过来猎食的深渊魔物也数量特别多,空气中犹余留着不甘与惨烈的气韵,来到此地朱鹏的脑海里几乎可以勾画出,众多炼气境修士退守道宫,据险死守的一幕幕画面。

他们无比渴望信赖的宗门可以派人过来救援,他们相信平日里敬若天人的师长,可以神兵天降及时出现,救他们脱出魔口……然而事实上却是不可能的,别说张解带走宗门大部分力量去参加南疆会战了,冷清丘以剩余的力量镇压着地煞幽冥魂不扩散都倾尽全力,即便是张解在,他下来成功完成救援的几率依然是不大。

这是由无尽深渊世界的流土特征决定的,那可真的是名副其实的坐地日行八万里,整个无尽深渊世界就可以视作一个强效运转中的宇宙垃圾绞碎机,不断流动撕裂的土地,也是深渊世界几乎不可能诞生真正意义上文明的重要原因。

“剑阵,起!”

“九火炎龙,炼化万物。”

冷清丘与朱鹏也各自施展手段,冷清丘以四十九柄青冥飞剑绞杀、纠缠那些高阶恶魔,朱鹏示意金丹僵尸王辅助,而他自己则施展九火炎龙清杀盘踞于此,数量众多的深渊魔物。

深渊魔物当中有许多先天抗性惊人,尤其是火抗类的更多,但朱鹏以本命法宝九黎鼎收束地煞真火为炼火之后,他火行法术的威力与灵性都是暴涨式提高,两者这一加一减间,令朱鹏的“火行,阴阳-九火炎龙”依然威力无比巨大,杀伤效率非常惊人。

虽然并不介意那些低阶小恶魔的死伤,但朱鹏术法的威力在这黑暗的世界也过于显赫夺目了,一头周身石甲披覆,狰狞异常的恶魔振翼摇尾,挥爪袭来。

成为一头气息强大恶魔的目标,然而朱鹏好像没注意到一般,依然控制着自己的九火炎龙肆虐击杀着低阶恶魔,直到那利爪几乎快要落到他的头上,一旁的冷清丘已然勃然色变之际。

“定!”

伴随着低喝,一张银底紫篆的灵符突然出现,虚空燃烧。

那头三阶大恶魔的世界就好像被按下暂停键一样,挥舞的血色利爪,凶暴的表情杀意,甚至于嘴角的涎水,都随着这张银底紫篆灵符的燃烧而被定住。

但毕竟是与朱鹏同阶的三阶大恶魔,这张定邪灵符的效用也只能发挥一瞬而已,可这对于朱鹏来说,太足够了。

“诛!”

左手食指、中指、无名指,于一瞬间变为暗金色泽,然后被朱鹏击点在面前大恶魔身上。射后不理,然后朱鹏就转头去继续去做别的事了,毫不在意的将自己的背脊冲向那头大恶魔。

然而当定邪灵符的效用结束时,那头大恶魔发动空间异能,直接扭曲空间向远处遁逃,然后身中“阴阳-分金断玉指”后又哪里能逃得掉呢,那飞仓皇飞入群体中的大恶魔身躯突然炸死爆开,有剑气漩涡扩散,将大量的低阶小恶魔都绞杀入进去。

分金断玉指的绝对杀伤力为五行法术之首,受术之后更有五行转化效果,那头大恶魔的生命力足够强大,扛到每五轮土转金行方死亡,但也因此剑气积蓄极盛,波及极大。

(这家伙对于战斗的掌控能力真的好恐怖!一分一毫一丝半点的余地与浪费也无,难怪这些年能闯下诺大之名。)相比黄石道人只是缩在一边咕哝咽着口水,修为不俗也颇为心气高傲的冷清丘则暗自估算着直到目前为止朱鹏表现出来的战力强度。

一头加强版的炼甲尸魔,精湛娴熟的五行法术,然而最让冷清丘感到难受的却是,这个六极真的像他那名传天下的袖里乾坤神通一样,好像深不见底一般,永远都无法预测出,他那宽袍大袖当中还能甩出什么珍奇可怕的法宝、灵符!

修真者这个职业与巫师职业有着相当大的相似性,全部都相当“向钱看齐”修炼的过程中烧钱无算,哪怕是修成之后,装备也往往与实力呈正比,强大的修士往往都身价丰厚,而穷鬼则通常没有什么战力。

朱鹏修成金丹大道不过二十年,一身上上下下的法宝可以说武装到了牙齿,宝药、灵符也不缺乏,最恐怖的这些东西并非是他奇遇得来的,而是背靠宗门倾销自己的战利品,炼制法宝,倾销自己的作品,因此宝药、灵符可谓是源源不绝。

就像朱鹏、冷清丘、黄石一同入幽冥缝隙当中,一路酣战至今,按理说朱鹏丹成绝品,铸不朽元神,法力是最雄浑深厚的,但路到中途时朱鹏取出灵丹在舌下含了一粒太清氤氲丹,调整自身法力与精神的和谐。也因为这颗灵丹,直到此时此刻朱鹏的状态都保持在九成八,近乎全盛之姿。

而冷清丘与黄石的综合战力则下降到七到八成了,不是他们身上没有灵丹,而是他们舍不得,这也是朱鹏纵横天下,往往可以越阶挑战的主因之一,同时有钱人与穷鬼的鲜明区别。

哪怕是在最险恶、激烈的战场之上,朱鹏的后勤补给充足,在未遭遇强敌前自身状态始终可以保持在八九层往上,甚至即便遭遇了强敌,攻克之后他也可以凭借灵药迅速的恢复状态,像这样的家伙,其它修士哪怕战力接近,在综合实力上也是远远不如的。

击杀剿灭盘踞于此的深渊生物后,朱鹏扫视一眼略显疲惫之色的冷清丘与黄石,而后言道:“要不休息一下吧,这里其实已经与幽冥界(深渊)很类同了,我们作为非魔化生物,哪怕仅仅只是在这里长久呆着,状态也会下滑的利害,下面的地煞魔气会更浓烈,对手也会更棘手。”

“……好的,暂且休整一下吧。”冷清丘与黄石对视一眼,然后各自取出灵丹吞服,开始打坐,就像朱鹏所说的,这里的灵气混合着魔气,魔门修者在这里倒是如鱼得水,或者像朱鹏这样的金丹僵尸王傀儡那类,在这种环境下甚至会逐渐异化变强。

然而像冷清丘与黄石这样比较纯粹正派的道家修士就不行了,纯走道家路线更易精进,也不易被外魔侵袭,在大多数情况下是利大于弊的,但一旦遭遇像眼前这种情况,适应能力与兼容性差的缺点就表现出来了。

因此,镇压幽州域最大幽冥缝隙的元始魔宗选择道魔兼修路数,而朱鹏更是阴极阳生,由魔入道,修六极真魔功,铸九黎道魔金丹。

“这座青石宫,原本应在地下五百里左右处,没想到随着地煞涌动,上抬到这里来了。”相比冷清丘与黄石一路冲杀酣战,黄元整个过程中完全没出过手,固本归元、定念守神之下状态尚可,此时此刻危险已经被尽数扫去,他也自分海裂云梭上下来,观察着几乎已经认不出原来模样的道宫,黄元以手掌缓缓摩擦着残垣断壁,似在思索。

这里还仅仅只是被无尽深渊世界侵袭,还并不是完全陷入无尽深渊世界,因此哪怕大地流动,也终究是随着力道流转,隐隐间还是有其规律可循的。黄元感激朱鹏的照顾,因此也想尽可能的做出些贡献,如果能从这已经陷入一片混乱的地下世界当中,相对准确的找到座标点,那就能锁定目标点,也即是幽冥裂缝。

可惜,想做并不代表就能做得到,黄元在冥思苦索一阵后,却终究还是不能确定已方四人是在地下世界的什么位置,像这种事情没有相当的把握是不能乱猜的,越是向下,随着魔雾瘴气的越是厚重,四人渐渐快连东南西北都无法分清了,若是方向走错座标迷失,最后困死在这里也并不是没有可能的。

……………………

“黄师弟,你过来看一下。”

就在黄元双眉紧皱苦苦思索之际,朱鹏突然叫喊他,黄元愣了一下然后自然走过去,却见朱师兄站在一竹丛之前,似乎也在思索着什么。

“朱师兄。”

“你来看,这金雷竹是不是已经成熟了?”被深渊魔物肆虐过的地方,别说活物,哪怕是草根树皮也往往会被吞嚼啃噬一空,当然,深渊当中也有原始丛林一样的地方,但是少,并且杀机四伏,甚至是某位超凡恶魔领主的后花园,保育区。

但似乎是因为金雷竹生成辟邪神雷的天然克制性,一路行来朱鹏发现深渊魔物所到之处,依然生灵绝灭,但一片区域中往往还有一两根金雷竹乃至于旁边的一些灵竹生存着,恶魔并没有碰触它们。

这一现象吸引了朱鹏的注意,在一段时间的观察之后,他发现这些残余的金雷竹大多已经接近成熟,甚至于已经成熟了。

“地煞幽冥劫爆发,魔气十倍强盛起来,那些还不够强壮的金雷竹就死去了,只剩下这些集聚死去金雷竹力量,大量净化魔气的金雷竹,无限接近于真正成熟。”术业有专攻,黄元在注意到朱鹏指出的现象后,思索一会就给出了答案,竹山教在建宗的初始就培育着金雷竹,期待着它的成熟,只是,黄元没想到宗门第一批成熟的金雷竹,是以这种形势。

“这根已经成熟了,黄元你不采一根回去吗?”

“不必了,金雷竹为竹山教宗站至宝,未经允许私下取用,这和叛宗也没差了。朱师兄……朱师兄您要取用的话,可以在此事之后与老祖言语一声,如果是您的话,想来老祖会答应的。”黄元这一番话说得有些磕磕巴巴,看样子是在顾全自己与六极的私交,与宗门利益之间徘徊犹豫好久。

“不用的。金雷竹虽好,但对于我来说没什么用处,天下炼材无数,我又不是专修木属性神通功法的。”在这时,身后传来脚步声,朱鹏回头却见气色大为好转的冷清丘与黄石两人联袂而来。

“二位恢复得差不多了?那我们继续吧。”虽然没有准确的座标,但朱鹏自身对于深渊魔气的敏感度很高,既然是寻找位面缝隙缺口,而深渊魔气又是自中涌出的,那当然是哪里魔气浓度高就往哪个方向走,见朱鹏颇有把握,冷清丘与黄石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

黄石与黄元都比较熟悉这里环境,不时可以找到一些熟悉的破碎地域,证明队伍的确是不断在向位面缝隙缺口处前行,随着前行的越来越深入,冷清丘与黄石也越来越不顾惜灵丹消耗了,财货再好也要有命享用才行,若是被魔气侵蚀得状态过差,甚至于不小心死掉了,留下一袋子乾坤袋财物,难道是等着便宜别人吗?

不断前行的过程中,黄石的确是渐露底力了,哪怕灵药不断吞服,也依然疲态显露战力下降,他召出的雷霆很多时候已经连三阶大恶魔那坚固的黑鳞、抗性皮肤都无法击穿了,渐渐得沦为只能杀一些杂兵,打一打下手,虽然作为老牌金丹宗师,他必然还留着一两手杀招未曾施展,但像这样图穷匕现的招式,也明显不是可以轻易动用的了。

磕药都恢复不过来,不时要求队伍停止休息,一方面是因为黄石带的灵药不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自身的功力修为较弱,甚至于是因为黄石道人已经很衰老了,消退的生命力,乃至于精气神的不足,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状态下滑的越见快速。

相形之下,冷清丘真的是强出太多太多了,随着深渊魔物的越来越多越强,这名私塾先生一般的修者掀开自己第二张底牌,傀儡机兵阵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