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黑巫师朱鹏 > 第四十四章:吞噬诸天,炼化万物

第四十四章:吞噬诸天,炼化万物(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昔日那奢侈的金宫玉阶殿,已经伴随着欧阳家老祖宗霍璃的死去而烟消云散。

在回春岛上重新兴盛起的欧阳家,亭台楼阁、山石秋水,走得已然是碧檐红柱,湖亭灯火的玄门路数。

相比当年,减去三分豪奢与富贵,却增多七分幽静和神秘。

欧阳家的三名大管家于湖中岛上招待着诸位宗师,大派代表,能够登上这湖中岛的不是金丹宗师,就是像天涯镇海阁蓝染这样的人,筑基境修士则隔湖而坐,却要差上一个阶级。

朱鹏与欧阳红袖同坐于高台之上,男子雄伟,女子娇艳,那龙盘虎踞的隐隐气象,也镇压着各种不服。

“没道理啊,六极虽强,但那天魔童子横行多年,也并非是易与之辈,今日观六极此人的气象,毫无衰弱之感,莫非服用了一些催发潜能的丹药?”

“不可能的。朱鹏此人我再了解不过了,他是绝不会为了面子死撑着而损伤自身根基的,可能他有什么秘法,或者元始魔门有什么加速疗伤的宝药。”不仅仅是天涯镇海阁的宗师与这次的宗门代表蓝染在交谈低语而已,事实上但凡是精于观气之术的修仙者,都或多或少的有着这样的诧异。

首先,东海天魔童子绝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其凶名几可用来止小儿夜啼,不少小孩子不听话,在夜深之时哭叫不休,父母就吓唬他/她说那哭声把天魔童子招来了,然后小孩子十有八九就憋住不哭了。

能有这样的凶名,却依然在天涯镇海阁的势力笼罩范围内纵横肆虐,实力又怎么会不强。

元始魔门六极上人与之一战之后,虽然得胜,但果然也即刻回岛封剑。

不少人花大价钱来参加回春岛欧阳家的丹元夜宴,很大程度上也是打算来探听下虚实的,想要知道六极上人的伤势达到什么样的地步。

然而今日一观,宴会中央高座的那位银白袍服的道人精备神足,气象雄浑,全然不像受伤的样子。

因为正常来说,像血河元灵丹这样的魔道宝药,第一是用来增加寿元的,用来疗伤的效果并不是很好,就像虚不受补一样。其二,这种灵丹第一次服用效果最好,第二次服用时效果就要减半。

然而朱鹏的情况却不同,他是以九头海龙吞噬血河元灵丹的磅礴生命力,他自身只是个转化媒介,因为抗药性是根本不存在的,每一枚血河元灵丹的药性都可以获得最大程度的释放,而朱鹏则是在九头海龙恢复之后,再以六极秘术提取法相生命力,因此时至今日他的内伤已经恢复八成,甚至连九头海龙阳化法相也完全恢复了,天魔童子存的血河元灵丹不少……甚至已经超出了正常情况下一名修士的需求极限。

“各位肯来回春岛做客,无疑是欧阳家的荣幸,今日共享丹元,愿诸君皆奋力前行,证已之道。”

“然而,境界是一方面,实力却是另一方面,为避免有沧海遗珠之憾事,本座设立五行门,但凡可以通过者,不论其修为,皆可与我等同坐。”言说着,朱鹏伸手向前一指,他面前的池池湖水当中,受此一指之力突然有一条水龙盘旋而飞出,嘶吼着飞翔到众人之前。

那道水龙在朱鹏法术的作用下,形成一拱门,拱门之后有道道台阶直通一众宗师的宴席间。

水行转木行之时,有林叶飞舞,木行转火行之时,有九火炎龙咆哮,烈火焚烧,火行转土行之时,黄沙涌动,大地翻腾,当土行转金行之时,凌厉剑气纵横如刀轮般,势可将人凌迟切割,绞杀破碎。

然而最恐怖之处在于,这五行门转换每转一轮,威力比之刚刚就犹强三分,似乎六极上人这一指之力,可以无限增幅一般!

“朱师兄修为日见深厚,当年师兄未以五行混元功筑基,小妹还以为师兄放弃了……未曾想多年之后,师兄以五行继阴阳,铸不朽元神,丹法境界之深湛,连阁主都赞叹不已,蓝染敬师兄一杯,愿师兄早日踏上长生道境。”所谓长生道境,即是指化神境修为,修炼到这一步的修真者基本上就寿元无限了,从未有化神神君无劫而终的,可谓是下位面此时的寻仙世界最强生命体上限。

“染师妹也不需要如此心灰意冷,有镇海阁之助,总归是金丹大道可期的。”朱鹏举杯与蓝染相敬共饮,他一眼就看出蓝染气脉混乱体内道基受损,对于能扛过去的人来说,这叫破而后立,败而后成,是磨砺,是打磨,是资粮,但对于扛不过去的人来说,这就叫道基毁弃了。

蓝染熟悉朱鹏,朱鹏又何尝不熟悉蓝染,若是没有天涯镇海阁倚靠着,蓝染此人还有那么一线生机不破不立,自行抱丹。

然而现在,她自己都认为自己已经不成了,那么就真的不成了。

因此,朱鹏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徒增其烦恼而已。

青樽灵酒,里面有一枚枚丹药以高阶妖兽之血融化,一饮而尽后,朱鹏体魄如同金丹境龙族,因此脸色不变,而蓝染洁白的小脸陡然变得赤红,体内气血翻沸,整场丹元夜宴,她仅仅只能饮这一杯而已。

事实上,以蓝染的修为不应该来这湖中岛,她去湖对面筑基境修士中宴饮,才是刚好。

而在这个时候,眼看着五行门威力越提越强,越升越高,越来越多跃跃欲试的散修忍不住了,然而没有一个人可以走过五行门之后的法术长桥中段,便被击落入水。

好在敢往上冲的修士,多多少少都有那么两下子,虽然有被五行门重伤的,但直接因此挂掉的修士却是没有的。

随着越来越多的修士被击落,一些本来对此没什么兴趣的筑基修士,也不得不将注意力投过来了。

在他们看来,哪怕六极上人强大无匹,他一个法术试炼五到十名敢于挑战的筑基境修士也就差不多了,然而此时此刻那“五行门”的威势越来越盛,六极上人居然真的有一个法术吊打整个东海筑基境修士的意思。

而这也就是蓝染所谓的不朽元神/纯阳元神,可以于虚空当中无限提取法力,只要单位时间内法力消耗不超过一定极限,丹成绝品的朱鹏,其法力就是无限的,这是连幽州第一高手厉若海也不得不赞叹的强大!

而这道五行门法术也是一样,被朱鹏的元神加持,于虚空当中无限提取法力,只要不被一次性击溃,或者单位时间内消耗太多,它的威力就会无限增幅下去,直到达到朱鹏的承载上限,被其给解除掉。

但对于东海的筑基境修士来说,被幽州域六极上人一道法术吊着打,这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之事,一位位原本不打算出手、也不贪婪于湖中岛丹元的筑基境高手出手了,可惜他们出手的时间太晚了,若是在五行门刚刚开启之时,这些筑基境高手就肯出手,那么的确有其中一两位精英是可以强行破门上岛的。

然而此时此刻,五行门的威力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五行转轮强化增幅到了一定程度,别说是筑基境修士,现在五行门的威力已经渐渐开始令湖中岛上的那些金丹宗师为之侧目了。

“呵啊!”

伴随着一声怒喝,终于有一位东海筑基境修士凭借雄壮体魄,精湛剑术冲杀到了五行门后法术长桥的中后段处。

这名刚鬓大汉周身肌肉如钢似铁,双手持沉重大剑挥舞之时隐隐有一血狼之行奔跑咆哮,简直就是一个低魅力、削弱贫民版的筑基境朱鹏,然而即便是如此,当他冲到法术长桥中后段时,依然是无以为继了,在硬刚过一轮剑气暴风之后,紧接着就被大水冲入到桥下湖中,周身透血,然后被他一众门人弟子从湖水中捞取上来。

看着五行门法术威力越来越大,再接下去就该出人命了,朱鹏站立起身笑语言道:“罢了,罢了,却是本座以大欺小了,此事就此作罢。”

说着,朱鹏挥一挥衣袖,那轮横立在东海修士面前恍若天堑般的五行门与五行法术长桥,陡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与此同时,欧阳红袖招来一些弟子,吩咐下去,看刚刚一些表现出色的散修,能不能吸纳到回春岛欧阳府上来,事实上这也是朱鹏这样做的原因之一,也的确是不愿金砂入土,和光同尘。

“诸君,共饮之。”

“敬上人。”湖的对面,那众多东海散修高举酒杯,人家六极上人收回法术是给大家留脸子,人家都已经给脸了,无论这些东海散修甘与不甘,都必须给以回敬。

……………………

铁狼岛的剑修穆顺,散修郑阿牛,都是一些值得拉拢,刚刚表现出彩的人物。

然而这一次丹元夜宴毕竟并不是人才招聘大会,宴请的主体是金丹宗师而并非是那些散修,那些筑基境修士。

流觞曲水,美人轻歌曼舞。

伴随着一道道丹元盛宴奉上,长夜渡过大半,在天际将明而未明之时,朱鹏突然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然后对着角落处一名黑袍罩体的神秘修士言道:“幽老怪,你等待了这么久,无非是想等到最有利于自己的时机,现在时辰也差不多到了,难道还不出手?”

“…………”

本来已经尽兴的其它宗师,闻听此言大多又振奋起了精神,幽冥白骨城宗主幽无常,其独子死于六极上人之手,本来时隔多年,这件事已经被压下去了,但近些年来幽无常闭关突破失败,余下的寿元已经无多。

对于他这种邪派大佬来说,是怎么都不肯默默无闻的死掉的,只是还真没有人想到幽无常会潜入到这回春岛的丹元夜宴,打算行险一搏。

“……你早就发现我了?”

“你身上的杀意死气太重,我想视而不见都做不到,只是看在你并没有把目标锁定在红袖身上,因此一直放任你做准备,毕竟我这丹元夜宴的节目实在是寡淡了些,若是以你这老牌金丹宗师的性命血祭,想来也算是浓墨重彩的一笔。”手掌按在蓦然变色的红袖肩上,抚慰其情绪。

幽无常这种金丹宗师境的邪派大佬想要潜入护岛大阵完全没有开启的回春岛,不说轻而易举,也实在是没有多难,凭欧阳府的那些守备力量,如果真拦得住,那才是有鬼呢。

“你无非是想趁着我与天魔童子厮杀之后,伤势未愈,看能不能捡个便宜弄死我,现在月落而日未升,正是你秘术威力最大之时,难道还不出手吗?还是,你已经失去出手的勇气了?”一边这样说着,朱鹏一边倾倒灵酒吞服。

若是幽无常真的已经完全丧失掉出手的勇气,自己也没有必要一定杀他,冢中枯骨而已,杀之无趣。

恨恨盯视着自己面前的道袍男子,幽无常扯去面巾遮掩,显露出一张老成而清俊却异常苍白可怕的脸。

在闭关突破失败后,幽无常取出幽冥白骨城的镇宗之宝,前来东海时又听说六极上人与天魔童子死斗,身负重伤,返岛封剑,一时间真的认为天命在已,此去必可取下朱鹏的猪头,血祭孩儿。

然而扑杀一名东海金丹宗师,顶替其身份参加回春岛丹元夜宴后,却发现六极上人的气象雄浑、生机勃勃,完全不像是受过伤的样子,尤其朱鹏那一手五行门法术,一招法术吊打整个东海修士界,设立之后居然无人能破,更是令幽无常隐隐的胆寒了,他甚至想过就此隐藏下去,以后再从长计议复仇之事。

但这种自我安慰,终究是骗不过自己的,幽无常很清楚自己这一旦离去,日后就再也没有向十全道痴、六极上人出手的勇气了,自己已经是日暮西山,而对方正是突飞猛进之时,一旦被其超过,恐怕就永远再无追赶上的机会。

幽冥白骨城的幽无常如此,东海水族的龙四海也是如此,他们都曾是朱鹏一时一段的对手,但错过那个时间之后,一旦被朱鹏在修为上赶超,他们也就再无成为其对手的机会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