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黑巫师朱鹏 > 第三十九章:六极阳化,九黎道魔

第三十九章:六极阳化,九黎道魔(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朱鹏背后的银紫色双翼,通体光华闪耀恍若金属组成,但实际上却是由一张张符篆共同组成的强大灵器。

当他飞回之时,元始魔门方面的修士部队正在撤退中,只是四面涌出的域外邪魔依然纠缠不休,哪怕它们实力并不比修士部队更强大,但仅仅只是悍不畏死这一点就已经足够麻烦。

“有序返回,元始魔门弟子断后,附属宗门次之,散修家族修士优先退出。”在这个时候受到照顾,最后利益分润的时候自然也要受到剥削,但对于那些散修家族的修士来说,被大宗门剥削是正常的,但战场上让他们顶在一线或者断后就不行了。

附属宗门虽然被剥削时会有怨气,但有散修家族垫底,他们的怨气也会转移很多:我被剥削不要紧,只要有被剥削得比我更惨的,那就可以接受。

像这种御下心理朱鹏是门清的,更何况他的威势也足以镇压一切不服。

背后双翼挥舞,一张张灵符恍若飞刀般射落出去,四面八方数量众多的域外邪魔被割草一样迅速斩杀着,那些灵符有一些接连贯穿几头域外邪魔的身躯依然返回朱鹏的双翼内,有一些打入较强大域外邪魔的身躯要害,瞬间熄火,灵性散溢尽。

朱鹏事务繁忙,现在制符这种事都是以宗门任务的形式发布,然后再把大量灵符收上来的,连质量检测这一步都不需要自己劳神费心。

当然,可以自如驾驭这些灵符并且将威力发挥到最大,整个元始魔门乃至于整个幽州修行界,恐怕也仅仅只有朱鹏一人有这样的能力。

背后符翼的主体骨干同样也是一件灵器:附灵符盘,拥有温养符篆、统筹分类符篆、辅助驾驭符篆的效果,这件附灵符盘却是朱鹏的专利,一般的器道宗师都无法复制。

“号令,聚、汇、阵……封!”

伴随着手诀、咒法、真元法力的注入,朱鹏背后的符翼挥舞,哗啦哗啦令如雪花纸片般的符纸洒落,最后凝结成一轮轮散放着幽蓝色灵光的简易符阵,被朱鹏迅速打向四面八方龟裂的山壁当中。

随着这些符阵的力量扩散并起作用,四面八方龟裂的山壁迅速弥合挤压,甚至于其中的域外邪魔都被山石挤压得血肉成泥,两侧近百里山壁,一时间变得平滑如镜一般。

域外邪魔源源不断之势被阻,断后的元始魔门弟子哪怕还称得上断后,根本就是在肆意清杀残余的邪魔,然后收取炼材与魔晶而已。

“如此符术、阵法,运转自如、操控由心的手段,别说筑基境修士,恐怕是金丹宗师当中,也无几人可以如师兄这般举重若轻的完成,真的是太厉害了!”元始魔门的弟子一边感慨,一边退却。有一些元始魔门的弟子因为贪心于杀戮邪魔,收取魔晶、炼材而阵形稍慢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大地轰隆震荡起来,就恍若远方有汹涌的大潮被开坝放开一样,但这是不可能的,其一这是在地下,其二元始魔门选择的战场也必然规避开火脉,若是这种最基础的事情都出错,宗门的地脉阵师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都会被拽出去挨个割喉咙放血。

连宗门地下岩浆火脉都探索不出来,这样的地脉阵师只能说是通敌叛宗了,否则几乎不可能犯这种愚蠢的超低级错误。

(是域外邪魔大潮……)

“是域外邪魔大潮……”有些人恐惧至极也愚蠢至极得喊出来了,域外邪魔,无穷无尽,因此有些时候会汇聚成潮,恍若决堤一般涌出来,而一旦出现这种事情,最惨的一次,有五位金丹宗师一役尽灭!

随着这个认知得扩散,本来整体而言井然有序的队伍顿时出现了混乱,元始魔门的弟子还好,许多附属宗门的弟子直接施展出自己压箱底手段狂飙,很快超越过那些散修,同时也将恐惧完全传散开了。

大家都很清楚,有秩序的退出去对于整体而言是最快的,一旦大家都混乱的狂飙,那狭窄的山道被堵上,绝大部分人都逃不出去。

清醒,更加准确的判断力是修行者有别于凡人的显著能力之一,但这一能力却也有不好的一面。

比如说那些附属宗门的弟子可以非常清醒的判断出:最先打破规则,最先遁逃出去的人,最有可能逃出生天,虽然这有极大可能会导致后面队伍的完全混乱。

但,如果后面的队伍完全混乱。抱着最恶意的想法猜想,他们是不是也不得不像一堵堤坝一样帮优先遁逃出去的人抵住域外邪魔大潮?

这,就是这些附属宗门的弟子的想法。

可惜,轰!

狂暴的攻击一瞬间就集中在这些人身上,混乱而集中,就恍若一只无形的大手一样,瞬间将这些人抹去了。

是元始魔门的弟子下手格杀的,如果仅仅只是一两名乃至于少数元始魔门的弟子这样做,那么只会促成更大的混乱,给更多人浑水摸鱼的机会。

然而并不是,而是李嫣、王忠、孙倩几乎所有元始魔门的弟子都这样做了,这说明他们是受到明确指令的。

瞬时,几乎附属宗门弟子、散修家族弟子的目光全部其中在天空中那道双翼挥舞的身影之上。

“……我说了,元始魔门弟子断后,附属宗门弟子次之,散修家族修士优先退出。违令者,格杀勿论。”在经过这一番杀戮之后,那石壁上流淌溢散的鲜血,令所有人都乖顺了。

朱鹏见此,知道指令执行暂时无忧矣。于是背后符翼挥动,他持着霸剑蛮龙钺,迎上那呼啸震荡之声越来越清晰的域外邪魔大潮。

伴随着双翼挥舞,一道巨大的战鬼虚影在朱鹏背后出现,并且是越来越见清晰了。

随着自身天煞修罗功晋升到筑基境大圆满,朱鹏六大幽冥天煞已全部温养出鬼道法相:克制鬼道、驾驭雷霆的暴雷猿,拥有噬血异能、遁速惊人的噬血魔蝠,强化杀戮、恐惧,吞噬杀戮、恐惧的修罗梦魇鬼怪,乃至于近二十五年来温养出来的第五乃至于第六法相。

第五法相,九头海蛟,鳞甲坚厚、体魄强大、命力雄浑,海战能力几乎天下无双,瀚海当中拥有炼气杀筑基,筑基杀金丹,金丹战元婴的恐怖能力。

獠牙锋锐,剧毒无双,可惜这二十五年来朱鹏都在怒云山脉之下了,这一法相诞生以来根本就没什么机会召出来使用。

第六法相,域外邪魔,或者说深渊恶魔法王法相。

很难说这一远古讯息,到底是天煞修罗功从厉血神煞中提取出来的,还是从朱鹏的血魂记忆中提取出来的,一头巨大的金红色持剑恶魔于朱鹏的背后出现,然后缓缓得与他合二为一,完全化身为深渊大恶魔的朱鹏周身魔威扩散,令远方那原本恍若奔流大潮般的域外邪魔群陡然静止下来。

正常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甚至于金丹宗师、元婴老怪的威压也不足以令已经狂飙起来的域外邪魔群停止冲击,但来自同世界的上阶大恶魔威压却可以,尤其修罗丸与朱鹏的霸剑蛮龙钺合体,梦魇丸与朱鹏的五行炼体合体形成恐惧光环。

极度的杀戮与恐惧之下,令狂飙起来几乎势不可挡的域外邪魔大潮也一时放缓。

后面尚未感受到这气息的群体,与前面的小恶魔冲撞甚至厮杀起来,唯有身躯膨胀丹劲爆发状态的朱鹏轻轻举起手中腥红灵光萦绕纠缠的巨大狰狞长剑。

“可惜啊,我还剩余一小部分寿元……通过燃元焚血的法门强行寿尽,总归不美。”话语毕,再下一刻,在那巨大的力量下空间都为之扭曲破碎,一道持握大剑的暴虐战鬼返冲入了深渊恶魔狂潮之中。

“战战战战战战战……鲜血、死亡、伤痛、恐惧,你们来让我真正感受,那生命最纯粹的浓烈吧!”法体双修,丹劲爆发,符翼燃烧,灵器嘶鸣,在这一刻朱鹏挥舞大剑手段尽施展,魔潮中哪怕是三阶的大恶魔在此时此刻他的手上都撑不过哪怕一瞬,那盛放燃烧的黑红色血火,怒放,扩散,扭曲,膨胀,肆意收割着目之所及的一切生命。

整个域外邪魔狂潮真的被朱鹏一个人硬生生得拦截下来了,无数恶魔眼目当中充斥着恐惧与疯狂,恍若飞蛾扑火一般冲入到那一片肆意的剑火当中,不计代价。

……………………

在小半个时辰后,当元始魔门的金丹境剑修叶轻眉开着剑气雷音率先狂飙而至时,剑气散去,女修现身,然而她入目看到的却已然是一片片尸山血海,残肢断刃。

“这……这是怎么回事?”

片刻之后,当另外数名金丹宗师飞遁而至时,看着眼前景象同样难以接受,无法置信。

“就如你们所看到的一样,这是域外邪魔第一被强行杀退。”从不知恐惧为何物的域外邪魔,哪怕是面对元婴老怪也奋战厮杀至最后一头的域外邪魔,今时今日在一名宗师都不是的筑基境修士剑下败退了,也难怪除率先赶到的叶轻眉以外,其它人都不可置信,接受不能。

平复心境的叶轻眉扬手开始扩散剑气漫天飞舞,朱鹏这个人,活要见人死也要见尸,炼器、制符、阵法、丹道……无一不精,无一不通,这样的人哪怕是修为全废也是宗门瑰宝,更何况这么多年相处下来,哪怕理智上分析,在这样的情况下朱鹏很难活命,但感情上,这位明犀如剑的女剑修还是希望能够有奇迹发生。

终于,一名擅于搜寻之术的符道宗师炸开一小座邪魔尸山,于其最下面一处土洞凹陷中找到了已经白发苍苍、气息奄奄的道人,那名在这二十年来名满幽州的霸剑,此时此刻残破龟裂的在他手边处。

就仅仅只是一场大战啊,却让一柄不逊色于法宝的顶级灵器损伤消耗到这种程度,可见那是何等惨烈可怕的一场血战死斗。

光亮隐隐照射在身体上,朱鹏陡然握住那浸泡在血水中的剑柄睁开眼睛,与他直面的金丹宗师身躯一僵下意识得后退两步,就恍若一只被毒蛇注视着的肥大青蛙一般,居然被其目光剑意震慑,身躯僵硬难动。

“鹏儿……”叶轻眉身形闪烁,陡然穿空越过扑过来抱扶住朱鹏,也挡住了那堪称可怕的目光视线,令这名金丹符师掩饰性得轻轻吐出一口气,但那双腥红色的双瞳却永远刻印在他记忆中,此生都无法忘却掉。

这一役,域外邪魔大潮,被正面击破,永不败退的魔潮在那一人一剑的威压下败退了。但同样也是这一役,元始魔门十全道痴朱鹏,陨落,虽然未曾死去,但身负重伤,气脉尽废,元气大损,道基崩毁,别说冲击金丹宗师境,剩下的余生连过招动手都难了。

这一役,这一次的事件,在十年中都有着巨大的影响,无数人扼腕惋惜,同时也有无数人暗自窃喜,元始魔门有法灭、白刹乃至于叶轻眉这个金丹境剑修就已经足够了,实在不需要再多出一个潜力强大到骇人的十全道痴迷,那样的元始魔门,实在太过令人绝望,令人望而生畏。

其后的十年间,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地煞幽冥劫越发强烈,一头魔神出现,白刹与其交手之后双方拼了个两败俱伤,法灭真人不得站出来再一次主持镇压地煞幽冥劫的一应事务。

足够的杀戮,足够的压力,足够的功德,虽然整个世界暗流涌动,但对于剑修来说这恐怕是最好的时代,叶轻眉获得足够的积累开始闭关化婴,以她的性子与积累,一旦决定碎丹突破,闭的就必然是生死关,成则碎丹成,元婴现,鬼神惊,不成则坐死关中身化枯骨。

这十年时间,前两年朱鹏静心养伤,其后八年他就开始主持元始魔门的地脉阵师室,虽然一身气脉封闭,修为十不存八九,苍苍白发、满面鸡皮,但这一切似乎对于这个男人并没有什么影响,他依然在阵师之间一言九鼎,保持着巨大的威望,依然在镇压地煞幽冥劫的战役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但他越是如此,就有越多的人在暗地里感慨:“道痴,可惜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