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黑巫师朱鹏 > 第三十六章:孙家祖孙,修罗梦魇

第三十六章:孙家祖孙,修罗梦魇(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东海水族与修士厮杀较量上千年,硬是凭借水生优势始终没有被灭族,无论本身愿不愿意,双方的文明终究会彼此交融,互为影响。

当朱鹏拷问后,他对于东海水族已经从一无所知,变为有所了解,水族的体魄相对来说强于人族没错,但事实上也不至于让两个筑基期无损硬扛朱鹏的道术:阴-土流江河。

真正起作用的原来是一种被称之为“无形甲”的水族修炼法门,低阶的水族可以将高阶水族的尸骸遗蜕祭炼成无形甲,然后披覆在自己身上,随着时间的推移与经历一次又一次的血战,将无形甲与自身的血脉、肉身相融。

比如说一名鲤鱼水族获得一头蛟龙水族尸骸炼成的无形甲,理论上讲,自身与无形甲融合到极致时,它就可以进化成蛟龙。同时,蛟龙获得真龙水族尸骸炼成的无形甲,也是一样。

不过,即便是如此厉害,但因为海中生火不易,也缺乏祭炼之术的传承,因此一直以来无形甲都是东海水族至宝,秘不示人,之所以朱鹏随意逮两个鱼头人,就能碰到两件无形甲,这还是托天涯镇海阁厉若海的福。

一百多年前,那一块东海大决战,厉若海威压东海把东海水族杀得实在太惨了,死的高手多了,高阶的尸骸遗蜕自然也就多,并且种族都已经到生死危亡的时候了,原本的库存,原本的私藏,原本秘不示人的规矩等等,自然都土崩瓦解掉。

再加上这处深海绝域对于水族来说颇为的重要,因此两名巡逻兵的身上,就有两件低阶无形甲,这是一百多年前根本就不可想象的。

(法体双修的种族,祭炼无形甲的密法吗?倒是颇有意思。)因为东海水族整个种族走得几乎都是法体双修的路数,文明传承也与修者多有不同,因此这深海绝域当中也许还真的有许多药草与灵物,朱鹏就犹如幻影一般行走穿梭于山林土石之间,不时碰到好的、较为珍惜的野生药草就采摘,他深悉寻龙点穴、矿物生成之地理,因此哪怕没有蓝染,稍花时间后也成功找到一些珍惜的矿物。

银龙石、玄金铁、风铜矿脉等等,东海水族对于矿物的开采利用率无疑是很低的,哪怕在这片绝域当中有许多矿物都是露天暴露着,也没有水族来占据。

可惜,朱鹏想要寻找的青金石铜精矿过于珍惜了一些,而像银龙石、玄金铁、风铜等等矿物,虽然也珍惜昂贵,但在元始魔门的库房当中必然是有的,朱鹏没有必要为此浪费时间。

进入这绝域当中的,明显不仅仅是朱鹏与蓝染等少数几人而已,在找到风铜矿脉时,朱鹏甚至看到一名老修士带着一名年纪明显不大,炼气初期的小姑娘在这里盗矿。

那老头贼眉鼠眼的,但为人极为谨慎,先是在四周远处布置了警戒灵符,然后施展符篆之术召唤出一些道术力士,丁丁当当得开始采矿。

“丫头啊,咱老孙家能成为散修之中的炼器名家,最大的秘密就在这了。只要在咱家的炼制的法器当中掺上那么一点点的风铜。”一边说着,老修士还一边用大拇指和食指挤出米粒那么大的一小点空隙。

“就可以令法器的灵力通畅度与韧性远远超越别人家的法器,可惜这处深海绝域每过五十年才会开启一次,我们哪怕尽量多带乾坤袋,也带不走太多。”

“可是太爷爷,这处绝域水族盘踞,我们不应该把这里消息上报给镇海阁吗?”那名刚刚十几岁的小姑娘疑声问道。

“哎呀,傻丫头,你要是把这里的事情上报给镇海阁,可就丢了西瓜捡芝麻了,镇海阁能赏你多少灵石,了不起收你当个记名弟子,但咱老孙家的生意和买卖可就完了。”

“熬吧,一直熬到咱老孙家出一位炼器宗师后,那个时候有没有这里的秘密,就没那么紧要了。”孙老头算得很稳,谋得更是事关家族兴衰的百年大计,可惜他谋算太远,也太过于低估在东海水族眼皮子底下盗矿,这件事情的危险系数了。

老孙头已经很谨慎了,他在风铜矿脉的四周布置下许多的警戒灵符,一旦有任何生物自外碰触,在很短的时间内老孙头就能带着她孙女隐藏起来,东海水族在陆地、天空中感知能力并不高,再加上老孙头花大力气、大价钱布置的阵盘,哪怕是金丹境的水族大将,可能也并不能发现他们祖孙的踪迹,只要别搜索得太过细致。

然而,老孙头却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祖孙这次前来盗矿时,在风铜矿坑里有一些积水,或者说这处绝域本身就湿气较重,多有雨水,利于水族生存,因此矿坑里有积水是很正常的。

但这一次,在老孙头向自己孙女唠唠叨叨的言说时,他却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孙女的小脸骤然惨白,在她的视角里,矿坑积水当中有一头头鱼脑袋的壮汉持着刀叉走出,东海水族,本就长于水行法术,化身而水,借水分身,更几乎是常备能力。

“爷爷,身后!”

眼看着爷爷就要被身后潜遁而至的鱼头人以刀叉击杀,那名孙姓小姑娘终于硬生生得挣开了对方筑基境灵压带来的压迫力。在修者的世界,当双方实力差距足够巨大时“用眼睛杀死你”并不是什么玩笑话。

不提各种大威力的瞳术、幻术,一名身经百战的高阶筑基仅仅只凭自身气势与杀意,就可以令一名低阶的炼气境修士心志崩溃,此时此刻孙姓小姑娘能够硬性地挣脱开,已经是亲情的力量与她自身颇有万柔内刚的品质了。

老孙头闻声之后头都不回的骤然甩出数张灵符,然而那名已经离得极近的鱼头人根本就不管不顾,硬以身躯扛受灵符打击,一刀斩下,仅仅只是一刀,就将仓促回身召出灵器防御的老孙头打得飞退,明显双方在修为上也有着差距,仅仅只是一件灵器根本不足以弥平。

“呵呵呵,好久没有吃到过人肉了,今日开一开荤……可惜就仅仅只有两个。”持着厚背重型刀的东海水族并不在意周身被灵符炸出的血污,而是贪婪注视着面前的孙家祖孙。在它身旁持着长叉的那名则接口言道:

“老叟之肉臭不可闻、酸不可耐力,食之无味,唯有以其人骨熬汤,辅以香料,则味浓汤香。倒是他身后的那个小姑娘,虽然白肉略多,有些腻口,但适合炼制人油。”两头鱼头人贪婪得言说着,几乎已经嘴角流涎,它们是不在乎对方的拼死反抗的,因为双方的绝对实力差距过大。

“太……太爷爷,该,该怎么办啊?”

“倩儿别怕,一会太爷爷为你挡一会,然后你先逃,一会太爷爷再去找你,记住我们来时的那处水眼,两个月后一定要及时回去,不然就要在这里呆上五十年了!”

“跑!你们一个都跑不掉,统帅发现有卑贱的人族在窃夺我族的财物,这一次你们进入东海水眼的人类,一个都别想活着出去。”咆哮着,两名杀气腾腾得鱼头人扑身而上,它们周身水灵力萦绕咆哮,相比人族的五行俱全,东海水族中只要不是水灵根的,基本上不是变异体就是畸形儿。

可能是担心自己太爷爷,也可能是已经被吓得腿软了,总之孙倩根本就没有听从老孙头的指示逃跑,祖孙俩惨着被两名鱼头人围殴,那个老孙头明显也不是什么长于战斗的修士,虽然不至于像自己孙女一样被吓得抱头蹲防以获得防御加成效果,但也只知道像一个死乌龟一样顶着一件防御型的盾状灵器死撑。

只是打着打着,孙倩就发现没声息了,继续缩了半天,终于透过鼓起勇气透过指缝向外望去。

只见那两头刚刚还凶神恶煞的鱼头人,一名已经被打爆掉脑袋,另一名则被一名银白道袍的男子虚握着,伴随着他手掌捏握成拳,鱼头人的身躯被捏成流溢的碎肉血水。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倩儿,快跪下谢谢前辈的大恩大德啊!”老孙头人老成精,在生死危机解除之后并没有立刻放松下来,而是要第一时间坐实朱鹏的救命恩人身份。

……………………

夜晚,篝火燃烧,在一件小型鼎器当中鱼头汤在咕噜咕噜得熬炖着。

“老人家,您远远比我更熟悉这处绝域的情况,因此我想雇佣您帮我寻找青金石铜精矿,当然,报酬不会少您的,耽误您少挖多少风铜,我按市价给您补上,另外找到并开采出足够的青金石铜精矿之后,我再加一笔酬谢。”灵石,灵丹朱鹏并不缺,只要能达到目标,他并不介意雇佣一位地头蛇。

“唉呀,不用不用。这位上宗师兄啊,刚刚那两个东海水族的话您应该也都听到了,不是小老儿不想帮您,而是东海水族的统领这一次要有大行动了,我们现在考虑的不应该是挖矿,而是应该考虑怎么撑过两个月后再回到水眼逃出去。”

“我倚老卖老的说一句,这宝物虽好,但怎么也没有命重要啊。”老孙头滔滔不绝的言说着,然而说得口干舌燥了,喝了一口香浓的鱼汤,却发现对面那个年轻人的表情微笑,眼神冰冷。

那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目光看得老孙头心都一颤,他掩饰性得又喝了一口鱼汤,这个时候听到那名男子说话了。

“两位的命都是我救的,那么我也就说一句不中听的话了……找到青金石铜精矿,开采出我需要的分量,大家好聚好散,我之前答应的报酬,无论是灵丹还是灵石两位都可以挑。”

“但……若是找不到青金石铜精矿,两位就当作是自己没遇到我吧。”没遇到我,你们两个就已经被东海水族炖了。

一旁的孙倩初涉修仙世界,她傻乎乎得没听出来,但老孙头却已经很清晰得明白对方的意思了,如果找不到对方想要的矿,那自己祖孙俩就要都死这里了。

“其实,我倒真的知道一条青金石铜精矿的小矿脉,虽然是小矿,但如果仅仅只是一个人用的话,您的法宝哪怕是打算通体用青金石打造也足够了。只是,只是那里距离东海水族的饲育区实在太近了,一个不小心……”话说到这里时,老孙头是多么的希望对方能够知难而退,然而他想多了,等待半晌,等到的仅仅只是对方一句:“明日一早启程。”

尽管,几乎进入到这处绝域水眼的人族修士,无论出于何种原因都会竭力隐瞒这里,就比如当年天涯镇海阁的金丹宗师白云子并没有像宗门汇报这里,就比如孙家世代都视此地为宝藏。

但事实上,知道这处绝域的人族修士不但数量不少,并且还质量颇高的样子。

由老孙头指引着,朱鹏等一行三人前往青金石铜精矿的小矿区,一路上不断发现修士与东海水族争斗厮杀的痕迹,其中几次甚至碰到,人族修士或胜或负,但无论胜负结果如何,都侧面说明着这里的东海水族已经全部都动员起来了。

“完了,完了……这下子算是彻底完了。就算这次能够出去,以后也不要指望着还能再进来了。”老孙头真的是痛心疾首,难受至极啊,这处几乎取之不尽,用之不绝的大宝藏自今以后算是不用再指望着了。老孙头眼珠子转了转,看了看朱鹏,又看了看自己身旁的重孙女。

“倩倩啊,找机会拜入元始魔门吧。这一次太爷爷全力帮你,没有这处水眼矿脉,指望孙家自己出一位炼器宗师是没什么指望了,你若是能拜入幽州三大宗之一,倒也是很好的事情。”朱鹏并没有向孙家祖孙两人说明自己的情况,但元始魔门核心弟子的道袍,孙老头眼睛又不瞎,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爷爷,人家也得肯收我才行啊。”

不理会祖孙俩的小小算计,一路有惊无险之后,三人总算成功摸到了地方。

最危险的地方,也许反而是最安全的地方,这里靠近东海水族的饲育区,因此在以往是守备最为森然之处,然而这一次东海水族的统帅在整个水眼绝域内清杀人族修士,因为大量兵源的抽调与灯下黑的原因,这里相对来说反而显得较为安全了。

在朱鹏看来,这位下令清杀人族修士的东海水族统帅就是脑子进水了,拎不清大形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