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黑巫师朱鹏 > 第三十四章:阴极灵瞳,药人阴阳(已重修)

第三十四章:阴极灵瞳,药人阴阳(已重修)(1 / 2)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看书」地址:www.0dks.com  黑巫师朱鹏更新最快!

“香!”

“好香啊!这是什么?”

“紫金蛟龙涎……不愧是欧阳家,真的是大手笔啊!”

金宫玉阶,十万众生贺仙寿。

随着青鼎香炉的点燃,银色的香气犹如实质的浪潮般弥散涌来,金宫玉壁映照下,满室生辉。

修士酒宴,本就妙趣无穷,尤其是金丹宗师的五百岁大寿,在回春府倾力施为之下,富丽堂皇、奢侈糜迷之处,便是人间帝王也远远难以企及比拟。

众多修士置身的金宫当中,玉阶之上,四周有潺潺酒泉流淌,有烹茶佳果奉上,天上半空中更有一位位窈窕天女着纱衣薄裙漫天飞舞,绮丽香艳。

众生迷醉间,有一名一身银白道袍的青年男子冷眼旁观着这一切,看似也是在与众人宴饮作乐,但他的心灵却始终没有沉浸此中。

朱鹏能够看出,欧阳家真的是把家族老祖宗当作是活神仙来伺候的,此等孝心可嘉,但这却也难怪,因为回春岛回春府的兴盛几乎尽数寄托在欧阳老夫人霍璃的身上。

欧阳家积累的财富庞大,但筑基修士却并不多,并且绝大多数还都是拿丹药硬顶上去的筑基境修士,连一个真正拿得出手的苦修士也无。

楚王好细腰,宫中多有饿死者。

上行下效,欧阳老夫人霍璃这五百年来太过沉迷于奢靡享乐了,以至于欧阳家的子弟也都多是如此。

灵丹妙药,这称之为修者修行路上的最大助力也不为过,但也仅仅只是助力而已,修行的主体终究还是自身与心灵的修持啊。

看着身边四周那些欧阳家的弟子与散修完全投入到饮宴作乐中的景象,看着那金宫之中台上高坐嘴角含笑的欧阳老夫人,朱鹏则在心中暗自评估着:这回春岛上的兴盛繁荣,还能再撑多少年?

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既然现在是元始魔门的修士,朱鹏就会把宗门交代的任务做好。自己前来回春岛不仅仅是保护欧阳红袖,不仅仅是拜寿而已,更要考察这个合作者的底蕴与资格。

修道,即是修心,若是心灵修养不济,左手灵丹妙药,右手顶级法器,这也仅仅只是幼子捧千金行于闹市当中,坐等着出事而已。暗自记录下这样的评估,朱鹏注视着这满室生辉,内心平静近乎冰冷。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这一夜,回春岛上华灯与烟火未曾断绝,这一座,举岛欢歌,令整个回春岛恍如白昼。

夜宴之上,有天女散花,有白鹤飞舞,有灵猿献果……还好以欧阳家的财力势力还弄不到麒麟,不然今晚朱鹏估计自己连麒麟俯首这一幕奇景都能看到。

然而即便有如此些微的不足,今晚这场“极乐之宴”其奢华与纵意恐怕依然会成为许许多多修士永生难以忘怀的美好,甚至连追求长生与自在的道心也会因此发生偏移也说不定的。

毕竟,五音使人眼迷,五色使人耳惑。看到、听到的太多,看似你看到听到了,但实际上你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了。

银白色的气雾向四周弥散着,如云如雾的紫金蛟龙涎有令人意志松懈,提神怯燥之神效,本是辅以打坐的,如今却被欧阳家当作宴饮助兴的用品,这点的哪里是香,那点燃得分明是一颗颗的灵石。

幽州三大宗的代表里面,最先放松下来的却是万里军皇山的那名筑基修士,万里军皇山的修行法门太苦太难熬了,因此一直绷着倒也还罢了,若是稍稍松懈下来,往往会比旁人更加快速得沉沦的。

然后是朱鹏身旁的蓝染,历经师父的背弃、宗门的压力、家族的冷漠,自身苦苦的支撑与坚持,在这一刻,蓝染渐渐放下这一切,她举杯畅饮,纵意欢娱,对酒高歌,人生几何……姑且畅饮,姑且尽欢愉吧。

蓝染本能的选择,其实是对她有利的,一直紧张着神经,人、精神终究会受不了的,偶尔松懈、偶尔欢娱,也符合一张一弛之道。

但朱鹏的眼中却因此浮现出一抹异样的光华,天煞修罗功是阴极魔功,朱鹏完美筑基,在这一刻的全力运转之下,四周的世界似乎都脱去了光彩,整个世界变成了黑白般的颜色,唯有朱鹏的灵神漫步于这金殿玉阶之上,这里的布置是金丹宗师欧阳老祖宗霍璃与飞云岛莫大先生高坐于上,当然是霍璃坐主位,而莫大先生坐次席。

下手方是幽州大宗的代表弟子,接着是中小宗门的代表弟子、有头有脸的散修,原本是排列在序暗含法度的,然而随着宴饮的高潮,在四面青鼎香炉中紫金蛟龙涎的作用之下,众修士纵意欢歌间隐隐失去秩序,甚至有些不大在意脸面的散修起身飞扑那些轻纱罩体的天女,犹如饿狗扑食般的姿态引起四周修士的哄堂大笑。

然而这些修士,在朱鹏阴神出窍的状态下尽皆是黑白灰色的,高处的金丹宗师莫大先生周身散放着强烈的色彩光华,他身旁高坐着的那名霍璃都逊色得多。

(这是,在阴神状态下我所看到的修者寿元?正常情况下,修者的修为越高,阳气越强,寿元也就越旺盛,越有光彩。那么……)阴神陡然飞腾而起,朱鹏也就在这一刻终于找到了令自己心中隐隐不安,以至于魔功运行,令阴神出窍的原因。

只见在这金宫玉阶之内,除莫大先生与欧阳老祖宗霍璃以外,还有六个身上透射出强烈的光彩!

隐藏修为,乘回春岛欧阳老祖宗霍璃大寿潜伏而至,他们的敌意已然是不言自明。刹那间,朱鹏想到了许多,这个时候自己一招剑气雷音狂飙出去,冲出金殿,再取灵梭,以分海裂云梭的威力自己应该是逃得掉的,这也是最为理智的选择作法。

六打一,虽然飞云岛莫大先生成名久矣,但朱鹏依然不觉得他有胜算。至于丹成九品的霍璃,那恐怕根本就不能算作是助力,不算作是破绽弱点就已经不错了。

然而,目光扫了霍璃身旁的欧阳红袖一眼,却是轻轻得叹。自己跑得掉,这小丫头却是必死无疑了。

“莫大先生,敌袭!”阴神陡然回归,当朱鹏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伴随着精芒刺出的,还有他的仰头低啸声。

听到来自于朱鹏的提示声,本来抚着胡须饮酒的莫大先生神色一变,然而几乎与此同时六道庞大的气息同时爆发了,他们的人还没有抵达到最为合适的合击位置,但因为突然被人叫破了形藏,却不得提前出手了。

“小辈,你们敢!”

“轰!”

“轰!”

“轰!”

“轰!”

“轰!”

大殿之上一瞬间人影交错,五名金丹宗师气息爆发,同时合击莫大先生,然而莫大先生也不愧是自己准备开宗立派的强者,受此突然袭击硬扛不倒,刚刚的五道空气轰鸣声可并不是交手时的动静,而是那五名金丹修士气息猛烈扩散,与四周空气产生小规模爆炸般的反应。

莫大先生上前一步,整个人的身躯挡在霍璃的身前,利用五名金丹宗师的出手时差与他们各自换手一记,五击过后,那名金丹初境的宗师尽数被他压回原位,莫大先生此时手握着一柄未曾出鞘的古剑,虽然嘴角处隐隐溢血,但整个人周身升腾而起的暴烈气息,却恍若猛虎出柙般。

……………………

“啪啪啪……”

“好,真是好。莫大,我本以为你这些年沉迷于那霍璃老妖妇的美色,修为精进会变得缓慢,没想到英雄气概不减当年,看得人家好生欢喜。”伴随着手掌轻拍声,那六名潜伏而来的金丹宗师中,唯一并未出手的那一名越众而出。

那是一道遍体漆黑的身影,长长得袍衣罩落下来,就连足踝也一并覆盖上了,上下一体的兜帽遮盖着,面孔之处有层层黑气如幕布隔绝外界视线,只有一双恍若碧火燃烧般的双瞳明亮闪烁着,却令人望之心生寒意,便如若凡人于坟场之中直视到鬼火。

更令人奇异的是他/她的声音,刚刚那一句话语在说到前半句时,声若洪钟老牛,令人闭上眼睛只凭想象,就能恍惚般看到一位拳上站人,臂上跑马的大汉。

然而话语说到后半句时,却变成了妖异娇媚至极的女声,一句“看得人家好生欢喜”令人周身鸡皮疙瘩直冒,无它,实在是前后对比实在太强烈了,令正常人都能感到一种强烈的扭曲错乱感。

“阴阳?没想到这百年来你不但没死,并且还真的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邪门魔功,不过你这贺寿的法子未免也太过别致了一些,老姐姐我可承受不起。”

“五位宗师,今日是我老太太的寿辰,幽州大大小小的宗门使者都在,各位高抬贵手,一同坐下共饮一杯,事后回春府为每位宗师奉上四万灵石的回赠,以酬谢今日恩情如何?”每位四万中品灵石,五位金丹宗师就是二十万,要买的仅仅只是这五人作壁上观不再出手而已,霍璃立身于世五百年,真的是人老成精了,一番话软硬兼施,既扯出幽州各大宗门的虎皮,又许以重利。

然而那名被唤作“阴阳”的修士就那么淡然的随霍璃言语,而阴阳身旁四周的五名金丹宗师,果然是动也没动一下,明显是完全以阴阳马首是瞻的姿态。

这五人皆是金丹初阶,唯独阴阳气焰升腾,可以与状态全开的飞云岛莫大先生抗衡,明显他也是结丹中期,虽然不知道丹成几品,但肯定不会弱就是了。

欧阳老夫人霍璃下血本,滔滔不绝地言说着,想要在这金丹宗师气焰充斥封锁的金殿内,为欧阳家争取到一线生机,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她白费唇舌了。最后霍璃开出的条件,已经非常令人心动了,也差不多是掏尽了欧阳家的底子血本,然而阴阳四周环绕的那五名金丹宗师就好像木头人一样,连一丝半点的反应都不看,真的是应了“充耳不闻”四个字。

渐渐得,霍璃闭嘴了,开始启动丹火内温养多年的本命法宝,这是她最不想选择的一条结局。

“说呀,你怎么不说了?哈哈哈哈,你霍璃当年不是巧舌如簧,天大仇恨都能被你这嘴给舔干净吗?现在你再说啊……就像你当年带走这负心薄性人一样,也把他们五个从我身边带走!”陈年旧账,一通晚八点档狗血剧情,在阴阳恍若癫狂的言语当中,当年回春府兴盛之前的那一幕幕恩怨情仇,恍若画卷一般在金殿内众人的面前缓缓铺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